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夜見喬橫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夜見喬橫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教書的是教育系統,估計沒什麼咱們能打擦邊球的了。而且,人家需要什麼鄭松錢都能解決掉。

至於說他小女兒剛參加工作,更是不需要咱們解決什麼了。倒是老大鄭澤國是在軍隊系統工作,副師職幹部。

這裡頭是不是預埋著咱們可以『破開』的玄機?」葉凡一聽,頓時上了心頭了。

「呵呵呵,可以查查嘛。」鐵占雄笑道。這傢伙也不曉得用了什麼手段,僅僅二個小時后就打來了電話,當然,老鐵以前在a組工作,也認識了不少軍隊系統的同志。

這傢伙笑道:「還真找到機會了。」

「快說快說。」葉凡有些心急了,這二個多月下來背負的壓力也著實太大了。

「鄭澤國今年三十好幾了,而軍銜是大校,職務是副師長。在西南xxx師任副師長。

不過,他們師里可是沒有師長。據說是病在床上都快一年了。而上頭估計有意思叫鄭澤國接手xxx師。

只不過鄭澤國到現在還缺了一次大露臉的機會。而機會也降臨了,該師居然接到上級命令搬到另外一個地方駐軍。

搬走可是需要大筆的錢的。這對鄭澤國來講當然就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如果能順利搬走,而且,把新的駐地搞得像模像樣的話那就是他的政績了。

當然,基本的像營房和一些必要的設施上頭會安排好的。但是,這隻能顯示普通的師配備嘛。

要搞得出彩,那就得另想輒了。」鐵占雄笑道。

「有他老子在怕啥,手指一抬找個由頭給他弄幾個億有什麼困難?」葉凡哼道。

「不一定,鄭松錢雖說是委員。但他並不屬於軍隊系統,這隔著系統給錢可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如果是給上一二千萬搞個什麼軍民共建支持國防大業還講得過去。

如果給上幾個億。這錢可是國家的,並不是鄭松錢自家能『生產』的。

外邊多少雙眼在盯著的,鄭委員是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鐵占雄笑道。

「嗯,倒有道理。既然這樣子,現在咱們的鄭副師長肯定正困擾在錢錢上面了?」葉凡笑道。

「那當然了,你想,軍隊系統誰管錢啦?倒是正撞在你家那位手上了是不是?」鐵占雄笑道。

「呵呵呵,我找大伯去。」葉凡笑道。

「對了嘛。喬副部長可是總後第一副部長,財神爺兒。在軍隊幹部眼中,他比財政部部長更吃香了。」鐵占雄笑道。

第二天,打聽到喬橫山正在粵州軍區考察。這傢伙馬上就屁顛著直飛粵州市而去。

晚上的省軍區招待所還是挺安靜的。

有了狼破天這個省軍區司令員一路紅燈,葉凡是順利進到了招待所里。

喬橫山還沒睡,正在看電視。接到葉凡電話后打開了門。頭句話就是這樣的,道:「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是不是?」

「沒有,還是東邊出來的。」葉凡笑著進到了客廳里。

「你深更半夜的不睡跑來幹什麼?最近我可是在考察,很多雙眼盯著的。你小了別亂跑來給老子添亂。到時,給傳出走後門什麼還麻煩。」關上門后喬橫山沒好氣的哼道。

「哪能呢?我們公司在這裡也有分公司。我也是出差過來的,後來聽狼司令說明您到了,我總得過來問候一下是不是。

不然,大伯又得怪我不拿您老人家當回事兒了。晚輩給長輩請安,這是古來就有的是不是?」葉凡笑著一屁股就坐在了沙發上。

「你啥時拿我當回事兒過了。再說,我有哪么老嗎?還您老您老的。」喬橫山笑罵道。

「天天都記著大伯的,大伯當然不老了是不是?你看,我這次給你帶來了生命潛力丸。服下后保准讓你再年輕上幾歲。而且,這玩意兒對於男性來講還有提高性生活的好處。」葉凡很恭敬的從公文包里掏出三個玉瓶子擱在了桌上。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小子以前咋沒這麼好心過,還著藥丸。肯定有事到頭上了才想到你大伯我。不過,這藥丸是不是就是那種?」喬橫山看著藥瓶子,倒是蠻有興趣的。

「沒錯。前次就幾顆。給了趙老爺子。畢竟,拜了個干爺爺。總得拿點襯手的。這次又弄了點藥材就配好了第二批,聽說大伯在這裡,我專程趕過來孝敬的。」葉凡說道。

「說吧,有啥事要求我?」喬橫山才不上當,從鼻腔里哼出這話來的。

「話不要講得那麼難聽嘛,大伯你可是我的大伯,總不能看著小侄兒我倒霉是不是?」葉凡說道。

「呵呵呵,現在知道大伯啦。你小子好像一年到頭也沒叫上幾聲的。不過嘛,是不是橫空大規劃出問題啦?」喬橫空拉長聲音譏諷著某位同志。

「大伯也知道這事兒,那就好辦了。」葉凡順竿子就爬。

「知道跟好辦是兩碼事,你小子搞的事動靜這麼大,真以為喬家大院成了聾子的耳朵——擺設是不是?

告訴你,為了你的事,你那岳父一直都在盯著的。前次又跟我講了這事兒,這事兒啊,能幫你的我們當然要幫,都是自家人。這次的事對你來講也是一個很大的機會。也許你下一程要去任職的地方就跟這一次的大規劃有關係的。

搞得成功的話你小子下一程就得叭起嘴笑了,幹不成功的話你小子就焉了。」喬橫山說道。

「可是我那岳父說是沒辦法了。」葉凡賭氣似說道。

「你呀你,他是叫你自己去想辦法處理。你都這麼大人了,現在都快副部了。

有些事總得自己想辦法解決掉。玉不琢不成器,這下邊也是一個大染缸。

這個染缸能把人給污染了。但如果你能脫身而出,那你就成功了。」喬橫山說道。遞給了葉凡一根煙,爺兒倆像兄弟般的聊了起來。

反正葉老大是面掛著微笑走出喬橫山的房間的。

「怎麼樣兄弟,事辦成沒有?」這麼冷的天氣狼破天這個省軍區的大司令員居然守在樓梯旁正一個人蹲著抽著悶煙。

嚇得有幾個晚上值班的兵蛋子老遠瞅見后都不敢過來了,還以為狼司令要去找喬部長走後門啥滴。

「兄弟你這是?」葉凡看了看狼破天,有些感動。

「呵呵,我整了點小菜,咱們到食堂喝幾口。好久沒見到葉大你了,怪想念的。」狼破天說道。

「呵呵,老狼,我這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葉凡笑道。

兩人聊著到了食堂里一個包間里,不久,整上了一點山貨湯幾碟小菜。

「老狼,最近還順利吧?」兩人干進去幾杯五糧液後葉凡問道。

「工作的話還馬馬虎虎的。」狼破天說道。

「西門東洪司令員是咱們那地兒出來的,他知道你的底細。都是同一個地方出身的,應該會照顧著你一點是不是?」葉凡笑道。

「照顧都照顧點,不過,也有限。原本我們倆的關係也不咋的,你想要他多照顧著你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知道我跟你的關係。」狼破天說道。

「倒是我讓你難作了,以前我跟他還有些小糾葛。不過,都是過眼雲煙的事了。他的肚皮應該不會這麼『攜吧。」葉凡點頭道。

「那當然,堂堂大軍區司令員怎麼可能如此的沒有胸襟。不過,估計是退役了心裡不怎麼痛快。

而你現在在那一頭方面更是風光著。人嘛,都是有些忌妒心的。

再偉大的人也逃不開這兩個字的。」狼破天說道,「我也無所謂了,反正干好本職工作熬資歷就是了。

一下子想升到中將那也應該不可能,這裡雖說什麼都好,跟a組相比沒有了生命上的危險。人也活得舒坦著。

但是,還是有不足之處的。比如,組裡雖說危險,但是,出一次大任務就立功了。

而在這裡,能立什麼大功。這省軍分區就是招招兵安排一下退伍軍人就業問題,乾的全是打雜的活計。

生活安逸了,人也賴了下去。這功也立不來了,想升職就得等著熬資歷了。

我敢打賭,老弟你升得絕對比我要快。」狼破天頗有些感嘆。

「那不一定,你不也守著昌背山。而且,你現在不是還沒退出組裡嗎?什麼時候遇上大任務時我叫你一聲,咱們哥倆立大功去。」葉凡乾笑了一聲。

「少來,我還想多活上幾年。功勞都是提頭拿來的,太危險了。」狼破天開玩笑似笑道,這傢伙,其實骨子裡還是想著那種浴血奮戰的行動場面的。

「對了,我想去昌背山看一看。」葉凡說道。

「那有什麼好看的,一個巨大的玩偶,加上一口巨大的棺槨。組裡來人都研究過n遍了,不過,最後是啥都沒發現。白白浪費了一個團駐守著,麻煩。」狼破天搖了搖頭。

「那個地方是我第一次遇上旦非子的地方,我想發現點什麼不同的東西。

旦非子此人太神秘,而且,我總是感覺有些不安埃這傢伙好像無處不在,既然如此那就得研究此人。

找出對付他的法子才行。不然,咱們都很被動是不是?」葉凡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