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位置是人弄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位置是人弄出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能說沒有合適的位置?位置是人弄出來的,調整一下就出來了。

關鍵的問題是你現在年齡還是太小了一些啊,提個副省長,的確太扎人眼球。

三十歲的副省,難啊,唉……」趙昌山嘆了口氣,「如今你在橫空集團也是擦著邊兒來了個參照副部。這個,是不是心裡也有些不痛快著了?」

「那當然了,如果說心裡痛快著,那是講假話。不痛快也沒辦法,誰叫我不能多長上幾歲呢?」葉凡笑道。

「我們粵東也有副部級企業,要不過來轉悠轉悠?」趙昌山笑道。

「還是算啦,一樣的。而且,風聞趙哥估計也快走了吧?到時你一走,我擱這裡熬著就麻煩了是不是?」葉凡直白的說道。

「呵呵,也是。我在粵東呆的時間也不短了。走是遲早的事。不過,不管我去什麼地方。老弟的事我會記著的。」趙昌山今天表現很積極。

「多謝趙哥了。」葉凡說道。

晚餐董鶯鶯這個『地主』請客。

董鶯鶯翩翩而來,晚上穿的是開口很低的晚禮服樣式衣服。董鶯鶯微一低身就能看到那一大片的雪白來,還有那深不可測的溝子。

「這好像是情侶包廂吧?」葉凡環顧了周圍一眼,笑問道。

「咱們倆不像嗎?」董鶯鶯翹皮的白了某君一眼。

「我倒也想,不過,家裡還擱著一位,剛結婚。不敢有此想法。」葉凡斜瞄了她那高挺的胸脯一眼,半色色樣子笑道。

「這好像不像是你葉大老闆的性格吧?」董鶯鶯妖笑道。

「你眼中的我就是那種人嗎?」葉凡似笑非笑。

「差不多吧,人不風流枉少年嘛。你葉大老闆可不是一個呆板貨的。」董鶯鶯一席話出,差點噎著這貨了,不由得有些鬱悶。說道,「原來我在你們心裡就是這種貨色?」

「不好么?」董鶯鶯笑著淺酌進去半杯紅酒。頓時,臉上爬上了一朵桃紅。

「對不起鶯鶯妹子,我來晚了。」這進,門居然被人推開,一個很有紳士風度的年輕人大步進來了。

葉凡一愣。有些給搞糊塗了。

此人見到葉凡貌似坐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頓時也是一愣。那滿面笑容頓時不見了,代之的卻是滿臉的憤怒。

「你是誰,滾開1那傢伙張口就來了。

「別這樣進重,他是我朋友葉凡。」董鶯鶯還嫣嫣的一笑,迷人極了。

葉凡感覺好像背後被人捅了一刀似的。頓時脊背上有些寒意。看了董鶯鶯一眼,董鶯鶯漠然樣子,這女人肯定是在裝了。

「小姐,再擺一幅筷子。」董鶯鶯指著長桌子中央橫著的那面說道。

「叫我坐這裡,是不是當觀眾看你們表演?」丁進重冷笑道。

「進重,別這麼說。葉總是橫空集團老總,你也曉得。我們公司跟他們是有合資的。

就造船廠就是我們共同合股的。葉總從總部下來。我總得招待是不是?」董鶯鶯說道。

貌似還有點委屈,轉爾指著丁進重介紹道,「葉總,這位就是粵州市審計局的丁進重局長,丁局長的父親丁良生可是咱們粵州市副市長。分管的就是稅務等方面工作。以後我們船廠在稅務一塊上還需要他們照顧著呢?」

「呵呵,丁局長,初次認識。」葉凡站了起來伸出了手。

「噢,葉總好像有許多的業務好像都在粵東吧。像最近抄得很熱的燕月灘山莊,還有造船廠。」丁進重不伸手,只是象徵性的點了點頭。爾後,這話可是含有點威脅的味兒了。

當然是你如果不聽話,以後這些公司就要怎麼怎麼滴了。

「燕月灘山莊的確是我們公司開發的,還有造船廠我們也是第二大股東。」葉凡一看這貨如此的顯擺,也就收回了手毫不客氣的坐回了原位上。

丁進重進了衛生間。良久才出來。居然一臉若無其事的坐在了新添加的位置上。

「小姐,給我來瓶XXX年份的路易十六。」丁進重像個主人。

葉凡一聽,頓時大樂。這種酒可是不便宜,一瓶五六萬塊。他瞄了董鶯鶯一眼心說這讓你肉痛一下。

那想到董鶯鶯笑道:「上上,多上幾瓶。今天我們公司作東。葉總下來,當然要上最好的紅酒最好的菜了。」

葉凡一聽,差點氣歪了鼻子。你董鶯鶯請客這下子變成了公司請客,豈不是橫空集團也得為晚上的紅酒而埋單了。而董鶯鶯卻是臉上掛著勝利者的微笑。

三人各懷心事的喝了起來,而丁進重專找葉凡PK紅酒了。葉老大自然是淡然——來者不拒。

「葉總海量埃」丁進重哼道。

「馬馬虎虎了,跟丁局長相比差得遠了。」葉凡說道。

就在這時候,居然有兩個傢伙拿著酒杯進來了。老遠就笑眯眯的沖丁進重喊道:「丁局也在這裡啊?」

「是應局長啊,你們在幾號間?」丁進重笑著站了起來。

「我們88號,丁局,我敬你一杯。」應局長進來貌似很客氣的敬了丁進重一杯后又瞄了董鶯鶯一眼,笑道,「這位是?」

「我朋友,帝都皇朝的董總。」丁進重笑道。

「哎呀,名人埃董總,我敬你一杯。」應局長笑著跟董鶯鶯來了搞了一口。

「丁局,這位也是你朋友?」應局看了葉凡一眼,笑問道。

「算不上,是董總叫來的。」丁進重的口吻貌似葉凡今天是來打擦邊球蹭飯的。

「兄弟那裡高就?」應局看了葉凡一眼。

「人家是橫空集團的大老闆,比咱們牛氣得多。」丁進重語里含著絲絲酸味兒。

「橫空集團。沒聽說過。」應局長哼了一聲跟丁進重點了點頭轉身走了,自然是把葉凡撂在一旁了。

而跟應局一起進來的那個傢伙居然也重演了應局的過程,最後也是擱下葉凡扭頭就走了。

後來又連來了三四個傢伙都是如此態度,葉凡當然明白了,人家就是特地過來羞辱自己的。

不過。這貨卻是一幅沒心沒肺樣子自個兒在跟桌上的佳肴『較勁』著。

董鶯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旁觀著。

丁進重出彩啊,有人叫『丁哥』,有人『丁局』,甚至還有人『丁公子』都叫出來了。他是推杯換盞,喝得熱熱鬧鬧的。

而葉老大當然被冷遇了。此刻就是董鶯鶯也故意的冷落葉凡,這娘們要看葉凡的笑話。

「進重。你怎麼在這裡?」這時,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丁進重跟董鶯鶯一看都笑著打招呼道,「是丁市埃」

「爸,今天是帝都皇朝的董總請我吃飯。」丁進重更為得瑟,這邊講著話。那邊還拿眼斜瞄了葉凡一眼。

「噢,我跟於書記一起吃飯。等下子你有空時進來一趟。桌上有好幾個領導在,認識一下也好。」丁良生說道。

「那好,我稍等一下就過來。」丁進重倒是正經的點了點頭。

「丁市長,你是大忙人,難得見到你一回,鶯鶯我敬你一杯?」這時。董鶯鶯早倒好酒了,一手拿著一杯。

「呵呵,董總可是咱們粵東省的名流。」丁良生笑說著接過了杯子。

「在丁市長面前哪能稱名流是不是?要數風流人物,非丁市長莫屬了。」董鶯鶯笑著,被美女當面相捧,丁良生覺得還是相當受用的,看了兒子一眼,貌似明白了一些什麼,嘴裡卻是笑道,「老老。不過。進重倒是有我當年的風采了。」

而這時又有幾個傢伙進來丁市長丁局長的叫著,喝得正歡。

而丁良生笑著跟每位進來的都碰了一下杯子,算是給兒子一個面子吧。

爾後擱下了手中的杯子正想轉身離去時眼神不由得滑過葉凡面上,頓時一愣。

他再看了看,嘴裡有些不確定。問道:「你……對了,你是不是?」

聽丁良生一說,頓時,現場七八雙眼都盯著葉凡了。

「丁市長,他是橫空集團的葉凡總裁。以前在粵東魚桐工作過。」董鶯鶯笑道。

「哎呀,真是葉部長埃」丁良生一愣,馬上拿起桌上杯子往葉凡這裡而來了。

「葉部長這個稱號那是前幾年的事了,我現在只是一個企業老總罷了。」葉凡淡淡一笑。

「葉部長說笑了,當年你在省委組織部任副部長時我從省里到魚桐金馬縣任書記。而考核人正是葉部長你了。」丁良生還頗為感嘆。

「是嗎,好久的事了,都忘了。」葉凡淡然一笑。

「我敬你一杯葉總。」丁良生熱情的拿杯過來了。

葉凡舉杯跟他輕輕碰了一下小泯了一口,而丁進重的表情都快呈豬肝色了。

「進重,過來敬葉總一杯。當年葉總在省委組織部時頗為照顧著我了。」丁良生笑道。

丁進重漲紅了臉,不過,父親的話不得不聽,只好磨磨蹭蹭的拿著杯子跟葉凡極為尷尬的碰了一下。

而剛才進來的幾個傢伙一看,也全都向葉凡敬起酒來。

「老丁,你怎麼到這裡來了。」這時,一道聲音又從門口傳來。葉凡一聽,知道是粵東省紀委常務副書記於志海了。

感謝『書友130323175405719』『agdhaha』『古道柔情』三位兄弟打賞,狗子謝啦。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