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這個畜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這個畜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根舌頭終於『大戰』在了一起。

而兩具身體倒在了沙發上糾結在了一塊,火龍翔天爆發了。葉老大那般堅毅之人也禁不住了。

不過,葉凡還有點清醒,知道這裡不是適合干這事兒。於是抱起董鶯鶯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候,地一聲巨響。

門居然被人用暴力撞開了,一下子就衝進來好幾個傢伙,有人大叫道:「捉姦捉姦1

而閃光燈嚓響著在包廂里特別的刺眼。

葉凡氣不打一處來,他娘的正想干好事要脫衣時居然遇上這種事,一腳過去,拿著鐵棍的一個傢伙被葉老大踹得撞到電視上直冒煙了。

「捉姦,捉你麻痹的奸1葉凡爆著粗話。

順手一巴掌煽去,一個傢伙慘叫一聲嘴裡噴出帶血的幾顆門牙飛到了牆角。

葉老大長身而起,那是大展拳腳,根本就沒用內氣,硬是用拳頭來打人。這就是維基斯群島的納西米族人創造的「狼術」。

狼術重在於練習體力,而內氣蘊藏在皮膚肌肉當中。

叭……

「啊,我的相機1有人慘叫道,感覺眼前一黑,臉上著了一拳,頓時就腫起一個旺仔大饅頭。

「拍,老子讓你拍個夠1旺仔大饅頭又給葉老大一腳踢到了角落處,跟他那已經碎成碎片的高檔相機作伴去了。

一時間,還有五個拿著鐵棍,身上描著龍虎老鷹的兇悍傢伙嚇得潮水般的想往門口逃走。

因為。他們知道今天遇上了硬把了,根本就不是自己幾人能收拾得了的。

又是的雜亂響聲響起……

夾雜著屋子裡一些痛苦的慘叫聲……

「孔助理,我是葉凡。這裡是阿森歌廳,我剛才遭到了一夥不明人的圍攻……」葉凡打通了電話。

孔東望葉凡在粵東時還幫助過了,當時的孔東望就是葉系的一員了。只不過並沒能進入倚娜ψ又邪樟恕

不過。當時孔東望時任省國安廳長。現在已經升為粵東省省長助理、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廳長。

孔助理正在跟朋友一起喝小酒。

一接到葉凡電話后馬上站了起來匆匆而去。

「怎麼好久沒出來?事應該辦成了吧,這個三眼仔他娘的估計是想揩油是不是?

他也不想想,董鶯鶯再怎麼騷臭也輪不到他去揩油。」秋長貴跟丁進重正站在阿森歌廳的對面一個咖啡館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盯著對面。發現並沒有什麼動靜,心裡倒是疑惑得很。

像這種小歌廳包廂里打架砸桌子的事是時有發生的,而歌廳老闆一般來講都會裝著不知,打得差不多時才會出面的。

「打電話也不接。嗎滴,我看他翅膀長硬了是不是?」秋長貴惱了,說,「要不我進去看看情況如何?」

「別急嘛,估計是三眼仔要慢慢收拾這對狗男女。就讓他們再折騰一段時間吧。」丁進重臉上閃著猙獰的笑。

「對對,最好是脫光了扔大街上去。」秋長貴一臉諂媚的笑道。

「笨蛋。咱們是偷偷干。幹完馬上叫他們跑路。不過,歌廳的監控弄掉了沒有?」丁進重說道。

「那個太容易了,這歌廳在老子場地。」秋長貴臉上閃過一絲得瑟。

不過,就在這時候,吱嘎一聲,來了兩輛吉普和一輛奧迪a6。a6里鑽出一個大高子來匆匆進去了,後邊跟著十幾個人。

「怪了。他來幹什麼?」丁進重一驚,人都站了起來。

「這有啥奇怪,這阿歌廳雖小,但也有30個包廂。說它小是因為跟頂級的歌廳相比而言的。來來往往的客人還是不少,奧迪a6也算不上什麼,你看,旁邊不是還有寶馬停著嗎?」秋長貴說道。

「你懂個屁,知道剛才從a6里鑽出的是什麼人嗎?」丁進重發火了。

「丁哥,難道那人有來頭?」秋長貴一縮脖子。

「來頭大了,省公安廳廳長孔東望你說大不大?而且。我看你整天吹牛說是在道上怎麼怎麼滴,我看也不怎麼樣。這三輛車的車牌你都沒發現什麼,你白混了。」丁進重說道。

秋長貴相當疑惑的看了看那車牌,頓時一驚,說道:「好像是警牌。」

「你現在才發現。笨蛋。他們進去幹什麼,你趕緊溜進去看看。」丁進重說道。

「應該不會跟我們的事有關係的,他們倆都被打暈了哪還會打電話。而且,我們的人還沒出來。如果幹好了早就該出來了。」秋長貴說著,不過,還是往歌廳而去。

不過,這傢伙很衰氣。剛進門就給幾個便衣壓在了地下。

孔東望可是老國安了,當然曉得有人對葉凡跟董鶯鶯下手肯定是有預謀的。

而事發時估計會有人進來『看風』的,想不到還真是逮到了一條『小魚』。

為了怕引起媒體注意,所以孔東望是帶著便衣警察過來的。

葉凡檢查過,發現監控壞了。這個,倒是方便了葉老大,從後邊的安全通道把董鶯鶯送了出去。

爾後才回到了包廂。

在孔東望海量的審訊『經驗』之下,葉老大根本就沒用分筋錯骨手這些傢伙全竹筒里倒豆子——招了。

「葉總,這事幕後主使是丁進重,而秋長貴是帶頭人。據說剛才秋長貴跟丁進重正在對面的咖啡館里喝咖啡,現在估計早嚇得溜了。不過,既然他敢做出這種事來,我馬上安排人查找。」孔東望說道。

「他就在一里多地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子里。這傢伙嚇著了,連計程車都不敢打。」葉凡哼道。孔東望倒是一愣,但也沒再說什麼,馬上指示人追去了。

「什麼,在公安局,怎麼可能1丁良生接到電話后差點把手機掉地下了。

「帶頭鬧事。合夥攻擊阿森歌廳客人,差點把人打殘了。他指使的人全是一夥混混,都招了。而且,在被公安人員的追捕過程中還攻擊公安人員,結果當場被人打……」裡頭說道。

「這個混賬東西。」丁良生忍不住罵了一句。

「不過,攻擊誰了?」丁良生冷靜了下來。問道。

「聽說是橫空集團大老闆葉凡,孔廳長親自帶人過去的。」裡頭說道。

當,這一次丁良生的手機是真的掉地下了。裡面傳來『喂喂』的聲音來。

「劉主任,你馬上過去先把人保出來。」丁良生撿起手機,發現幸好沒摔壞了還能講。

爾後,丁良生在屋裡轉起了圈圈來。

不久電話響了。裡頭傳來劉主任那憤怒的聲音道:「丁市長,那邊不讓人保釋。

而且,我提出說是丁局長受傷了要先送醫院。可是他們說是正在審訊,已經簡單的處理過傷口了,等審訊一完馬上送醫院。我看他們就是故意的折磨丁局長,明擺著的。我託了熟人問過了,聽說是孔廳長親自下的指示。一定要嚴懲。

而且,還外帶上了聚眾鬧事,打砸歌廳等一些莫須有的名頭。」

「我知道了。」丁良生冷哼了一聲掛了電話,爾後就是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整個臉黑得像是包公。

「老丁,聽說進重被抓了是不是?你趕緊給給公安局打個電話把人弄出來。」丁良生的老婆蘇遠芳剛剛到好姐妹家打完麻將回來,有內部熟人向她講了這事,嚇得她趕緊回到家裡找老公解決事了。

「弄,弄個屁。這個畜牧1丁良生實在是忍不住了,狠罵了。而且。一巴掌就把桌上的報紙跟茶杯給掃到了地下。

「你這大市長不好意思出面我去,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想顧著你那張老臉,老臉有兒子重要嗎?」蘇遠芳說著就要走人。

「回來1丁良生一把拽住了老婆,「你就別添亂了,你以為那麼簡單是不是?你兒子乾的好事。把人家副部級的老總給打了。省廳的孔廳長親自帶人抓的人。你叫我去能有用嗎?我啥級別,人家啥級別。」

「那怎麼辦老丁,怎麼辦?」蘇遠芳嚇得臉馬上就白了,聲音都在顫慄著哭了起來。

「我想辦法。」丁良生說道。

葉凡剛回到賓館,這時,董鶯鶯打來了電話,笑道:「丁良生坐不住了。」

「噢,他找到你門上了?」葉凡笑道。

「嗯,暗中給我們公司許下了許多的好處。比如,稅收一塊上給最大的優惠。還有,可以利用他的影響力幫我們拉些客戶,還有……」董鶯鶯笑嘻嘻的。

「你答應啦?」葉凡拉長聲音哼道。

「本來是不想答應的,這個混蛋只會壞事。不過,想想也就答應了。

而且,我還提出。給我們的優惠也得給燕月灘這方面的政策是不是。

他暗示也算是答應了,怎麼樣,我看丁進重也被你整得夠慘了,是不是就此算啦。

不過,那天晚上我看你還真是神勇。你是不是練過?」董鶯鶯說道。

「你就這麼容易滿足?」葉凡哼了一聲。

「我還能怎麼樣,一個商人,怎麼跟官斗。我跟你可是沒辦比的。更何況,你在天雲那邊混得風聲水起的。而我董鶯鶯還要在人家的地盤上討食。」董鶯鶯頗為有些憂怨。

「這事不能這麼輕易的饒過他,你就說我不答應。你的人情做到就是了,要不是我練得有幾手,豈不是全完了。看他們那股子狠勁頭,不把人打殘甚至打死絕不會罷休的。」葉凡哼道。

「嗯,那幫人的確狠,丁進重也實在是太過份了,狠治一下也應該。至於說人情幫助嘛,他丁良生真要來的話我也不是善良之輩。」董鶯鶯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