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章蘇家的後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章蘇家的後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那當然了。你董鶯鶯是什麼人,全國人大代表,省政協委員,粵東省的名流。丁良生真要跟你較勁的話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夠不夠是不是?」葉凡哈笑道。

「別捧我,我可沒你講得那麼威風。丁良生畢竟是我的父母官,古來都是民不與官斗。

當然,我不怕他最重要的原因嘛就是因為有你嘛。難道你肯眼見著我倒霉而不伸手。

你出來跟他鬥鬥那就差不多了。這叫勢均力敵是不是?」董鶯鶯在電話那頭咯咯的妖笑開了。

葉老大被狠狠的噎了一下。這貨有些悻悻然掛了電話,心說幸好沒再干好事兒,不然,這女人還真是難纏了。

董鶯鶯第一時間把葉凡的答覆轉給了丁良生。

「唉,遠芳,這事我是沒輒了。本來是不想去麻煩蘇家的,現在看來不行了。」丁良生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坐在沙發上。

「那個葉凡不就是一個老總嗎?老丁你怎麼會一點輒都沒有。蘇家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都退下的人了,再去麻煩人家也不好。」蘇遠芳說道。

「你以為他就是一個老總那麼容易嗎?人家是國家直管企業,跟副省長同個級別的。最主要的就是他跟咱們省一號關係不錯。你說,他會怕咱們嗎?」丁良生伸指頭指了指天花板說道。

「一號?」蘇遠芳頓時是坐不住了,站起來說道,「那怎麼辦,這怎麼辦啊?」

「你去蘇家,沒辦法了。這張老臉不要了。雖說都退了,但總是有些影響力的。」丁良生烏黑著臉說道。

蘇青雲到點退休了。

現在在家裡休養著,過著所有官員們都要經過的退休前的陣痛這一段空白日子。

雖說退休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蘇青雲在粵東幹了幾十年『革命工作』,當然也積累下了豐厚的人脈。

蘇遠芳跟蘇家有親戚。丁良生不敢半夜跑人家家裡去,只好揪著心挨到了早上一大早帶著老婆往蘇家而去了。

不過,聽說兒子在半夜送進了醫院,丁良生也放下了一點心思。不過,不準探望。

丁良生擱下的心思又懸挂了起來,天曉得這些傢伙在醫院會幹出什麼來。要是給整出個植物人出來的話那可不就慘到底了。

「你們都幹了什麼,混賬東西。自己兒子不去管好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不管不管1蘇青雲可是惱了,一聽完這話后一拍桌子罵開了。

這段時間因為退休,往昔門庭若市,而現在門可落雀,自然心裡正不痛快著。

這次丁良生正好撞上了『槍眼』了。而丁良生也不敢隱瞞著。倒是一五一十的把情況講了一遍下來。

「叔,我們也是沒辦法了。」蘇遠芳紅著臉硬著頭皮。

「叔放心,等那畜牧回來我會打他個半死。這個畜牧,太不是個東西了。」丁良生難堪得很,狠罵起兒子來了。

「你們的事我管不了,你還是另想辦法吧?」蘇青雲擺了擺手。

「嬸1蘇遠芳趕緊到蘇青雲老婆處打起了痛哭牌。

「姐,誰欺負你了。怎麼哭了。」這時,樓梯上傳來了蘇香玲的聲音,她是蘇遠芳的隔代堂妹。而且歲數相差了近一代人,不過,兩人雖說隔著『代』但姐妹關係還不錯。

蘇香玲正好昨天回娘家看父母親,老公喬報國說是岳父剛退下來生活有著不適應,叫蘇香玲回去多陪陪他們解解悶兒。

「妹子,你侄兒現在醫院躺著的,都快沒命了。」蘇遠芳趕緊哭得更凶了起來。

「那怎麼還不去看看。」蘇香玲急著問道。

「不讓看埃」蘇遠芳一臉的可憐相。

「怎麼會不讓看,這醫院又不是監獄。」蘇香玲可是給搞糊塗了。

「你管他們幹什麼。自作孽不可活。」蘇青雲臉一板,哼聲道。

「老蘇,也得想想辦法是不是?總不能眼見著進重『進去』吧?」老伴葉慧在一旁勸道。

「怎麼幫?」蘇青雲瞪了老婆一眼。

「爸,到底怎麼回事兒?」蘇香玲問道。

「怎麼回事兒,你姐生出的好兒子蘇進重同志把人給打了。」蘇青雲哼道。

「既然都打了賠藥費就是了。不對啊,他自已怎麼進了醫院?不是他打別人嗎?」蘇香玲問道。

「打不過反被人打了唄。」蘇青雲給氣得笑了起來。

「唉,這事,姐,你出面賠些錢就是了。好好給人家道個歉讓人家消消氣就是了。你們首先打人不對是不是?再說了,進重那性格,大家都是曉得的。一向囂張得很。」蘇香玲嘆了口氣。

「人家不接受埃」蘇遠芳可憐兮兮。

「這個也太欺負人了是不是,既然事都發生了總得解決掉。」蘇香玲有些惱了。

「解決掉,怎麼解決。你知道他打誰了嗎?」蘇青雲譏諷道。

「打誰了,是不是對方很有來頭。」蘇香玲聞出什麼味兒來了。

「來頭,他打的是報國的妹夫葉凡。這混賬小子,居然叫人要殘了葉凡,你說說,這事叫我怎麼開口?」蘇青雲惱火的講道。

「妹夫,葉凡是報國的妹夫,怎麼可能?」蘇遠芳跟老公頓時目瞪口呆。

以前雖說葉凡到粵東工作過,但跟蘇遠芳這些人並沒有交集。而當時喬報國跟葉凡有矛盾,自然不想把自己跟葉凡的關係亮出來。

這倒致了丁良生都不知道葉凡跟喬報國的關係。

「是不是橫空集團那個葉凡?」蘇香玲問堂姐道。

「就是他,難道他還真是報國的妹夫?」蘇遠芳不死心,補問了一句。

「唉,這事,還真是麻煩了。」蘇香玲是眉頭緊皺著了。

「這事要不叫報國給葉凡通口氣。咱們都是親戚是不是?」蘇遠芳試著問道。

「唉,姐,你不曉得。報國跟他這個妹夫好像仇人一樣。平時很難得說上幾句話。

要不是因為有事的話,幾年都難得見上一回。兩人都心高氣傲的,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

而且。葉凡這個人你們不曉得他的脾氣。以前就是報國的父親他也不怎麼理的。

偶爾的時候還會頂嘴。你說,他會聽報國的嗎?而且,報國也不可能出面的。

這事,你叫報國怎麼開口。」蘇香玲嘆了口氣,看了可憐相的堂姐一眼,問道。「葉凡現在還在粵州市吧?」

「還在,就住在黑天鵝賓館。」丁良生說道。

「妹妹,你救救進重吧,姐求你了。報國不敢說,你說說好不好。你們是連襟,葉凡總得給你一點面子是不是?」突然。蘇遠芳居然朝著蘇香玲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別這樣姐,起來起來1蘇香玲趕緊過去扶人,眉頭可是皺得緊緊的,這事真是難為她了埃

這一整天,葉凡都在燕月灘忙著。

晚上的時候居然接到了蘇香玲的電話,說是聽說葉凡在粵州。特地請他吃飯。

「對不起了香玲,本來是想過去看看伯父的,這幾天忙給耽擱了。晚上一定過來拜訪伯父。」葉凡說道。

蘇青雲雖說退休了,但住的地方還不錯。副省級幹部的退休樓。

不過,當一進去時發現在大廳里居然還站著丁良生夫婦,葉凡立即就明白了。

「葉……葉書記,犬子不懂事,這個畜牧,我恨不得打死他。我代犬子向您陪禮道歉。葉書記您請放心,一旦他回來我會好好的教訓他的。這個畜牧。真不是個東西,不是個牙西。」丁良生只能甩狠話了。連自己都給一起罵進去了。

「葉書記,進重不對不起你。我這個當媽的都沒臉見你了。不過,他也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塊肉,求你高抬貴手放過他吧。您就饒過他吧?」蘇遠芳說道。

「唉。她是我堂姐。這事,本來我是沒臉說的。可是頂不住,進重的確太不懂事了。這個混蛋,我會狠狠抽他的。這事,還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他一回。」蘇香玲也是一臉尷尬,說道。

「這種混賬東西就應該讓他進大牢好好反醒一下,都幹了什麼混賬事。」蘇老爺子也在一旁湊熱鬧。

「呵呵,幸好我以前在公安部門工作過,練了點小身手,不然,就得到殘疾人協會報道了。」葉凡冷笑了幾聲。

「對不起葉書記,對不起!良生教子無方。」丁良生夫妻同時深彎腰一直不肯直起腰來。

「葉凡,你們造船廠跟燕月灘現在幹得都常火紅埃開局不錯。」這時,蘇青雲扯到別的地方了。

葉凡一聽當然就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當初在這兩個地方蘇青雲可是都特別的關照過自己的。

「呵呵,還不錯,多謝伯父的支持了。」葉凡笑道,轉爾朝著還彎著腰的丁良生夫妻說道,「這次的事就算啦。

希望不要有下次。而且,我跟董鶯鶯也只是生意上的合作關係,沒有丁進重想象中的那般複雜。

不過,一點小懲還是要的。丁進重估計還得在裡面呆上幾天才能出來。」

「謝謝,謝謝……多關幾天沒事,讓這畜牧長長記性。」丁良生連說了七八個『謝謝』。爾後告辭著先走了,自己坐在這裡吃飯可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葉凡,給你添麻煩了。」蘇青雲看著丁良生夫妻的背影,嘆了口氣。

「呵呵,一點小事罷了。」葉凡笑道。

幾人洗手吃飯。

感謝『hmyong』『書友130323175405719』『agdhaha』等兄弟打賞,狗子謝謝你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