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擺著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擺著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了,報國現在情況怎麼樣?」葉凡一邊喝湯,一邊問。

「還行,工作基本上能順利開展了。」蘇香玲點頭道,只不過蘇香玲的一絲憂鬱還是被葉凡鷹眼感覺到了。

估計,喬報國在德平的日子未必好過得很。只能算是馬馬虎虎了。

「他去德平也有五六年了,是不是該換地兒了?」葉凡問道。

「換是想換,可是難找准位置。」蘇香玲嘆了口氣。這的確是個問題。

喬報國再上去估計就得副省部級了。可是喬報國今年還不到四十歲,而喬遠山快到六十了,最多再任職幾年如果上不去差不多就得退居二線了。

在退居二線前總得把兒子推上去。可是喬報國不但是年齡不夠,就是政績也是平平。

如果他有葉凡的政績加上他那個年齡的話憑著喬遠山的能力,完全可以推兒子上馬副省部了。

這對喬家來講也是一個大問題。

「呵呵,慢慢來吧。相信這也只是遲早的事是不是?」葉凡笑道。

「報國最近很焦灼,不過,也沒辦法。」蘇香玲說道。

丁進重被關了一個星期才放了出來,不過,幸好葉凡饒過了他。所以,主使者變得不是他了。

而丁良生當然也要作出點什麼來,所以,丁良生扛著他這個副市長頭銜去了燕月灘,並且作了一定的指使。對於燕月灘山莊來講還是有些好處的。畢竟,人家是副市長。

國務委員鄭松錢當然也有資格住進了共和國西園別墅群。

大兒子鄭澤國夾著個公文包匆匆回家了,連衣服都沒換,一身筆挺的大校服。

「澤國,你不是說晚上要請總後領導吃飯嗎?怎麼這麼早就結束了不成?」鄭松錢摘下了眼鏡,擱下手中黨報。看了鄭澤國一眼。

「不請了。」鄭澤國一臉的疲憊,而且,臉上明顯的帶著些許憤怒。

「怎麼啦?」鄭松錢有些疑惑的看著兒子。

「本來這次部隊搬遷總後的萬部長答應再給我們師8000萬的特別補助性資金用於添置一些訓練器材的,而我們的申請報告也遞上去了。

萬部長跟爸你的關係不錯,所以,答應得很乾脆。一個月會把錢批下來甚至更快一些也行。

想不到才過了幾天,態度居然變了。晚上都講好了一起吃頓飯的,結果說是有事沒來。

我打聽過了,萬部長根本就沒事。只是推罷托罷了。」鄭澤國憤然說道。一把戴下頭上帽子擱在了茶几上。

「老萬講過原因了嗎?」鄭松錢一愣,臉有些沉了下來。

「沒有。」鄭澤國搖了搖頭,看了父親一眼,「要不爸打電話問問,我是沒輒了。這京里的衙門門檻就是高。咱們下邊的同志想進去都難。」

「那我問問。」鄭松錢想了想打起了電話,笑道,「老萬,最近忙不忙啊?」

「忙,很忙。你也知道的老鄭,雖說在部里,但下邊來要錢的同志太多了。我是七躲八閃埃最近來的人特別的多。嚇得我都不敢出門了。」萬一雄嘆了口氣,估計也琢磨到了鄭松錢打電話來的原因了。

「呵呵呵,這倒是個現實問題。部里嘛,管著全軍的後勤調控。全國幾百萬的軍隊,事當然多了。」鄭松錢笑了笑,轉爾問道,「老萬。是不是最近部里經費緊張?」

「老鄭,我知道你是想問部里答應給國澤那個師的8000萬是不是?」萬一雄說道。

「嗯。這事,國澤的師部搬遷早就開始了。上頭雖說是拔了不少的錢,但那也只是蓋營房、以及一些基本的設施所用的。

國澤是想趁著這個機會把整個師武裝得更好。營房檔次要提一些,而一些設施想搞理更完備一些。

老萬,咱們一家人就不說二家話了。國澤的現狀你是清楚的,現在代師長,這個『代』啊沒有成績可是沒辦法轉正的。

而決定權又在軍委方面,我是鞭長莫及埃」鄭松錢說道。

「唉……呃……」萬一雄好像牙齒痛似的。

「老萬,咱們什麼交情了,怎麼講話還吞吞吐吐的,有什麼話直說就是了,難道你還不相信我這個人?都幾十年的老交情了。」鄭松錢說道。

「這事本來是不難辦的,就我這個副部長批幾千萬也能辦到的。

不過,這次的事又不一樣了。這審批報告我是批了,只是,遞上去后某些同志說是該師部里已經給了配額。

而現在全軍都需要錢,應該把額外的補助款子用在刀刃上。比如,藏西那邊的條件更艱苦,跟澤國的師相比人家更需要錢。

還有海上一塊,海軍現在正在跟陸軍結合搞多兵種訓練等等。」萬一雄終於硬著頭皮扯出來了。

鄭松錢一聽就琢磨出一些味兒來了,萬一雄在總後副部裡面排名第四,而上頭還有三位同志。

如果論有份量的同志的話除了呂旭陽部長就是喬橫空這個第一副部長了。

而排名第三的同志就不用考慮了。

「是呂部長不同意是不是?」鄭松錢直白的問道。

「呂部長出國還沒回來。」萬一雄說道。

「那就是喬橫山同志了是不是?」鄭松錢問道。

「老鄭,這事,我也不好說得。不然,別人會講我萬一雄在背後嚼人舌頭根子。」萬一雄說道,基本上等於肯定了鄭松錢的問話了。

鄭松錢寒暄了幾句后掛了電話,臉色有些陰沉。

「爸,問出原因了嗎?」鄭澤國忙著問道。

「唉,這事,本來是跟咱們沒關係的。現在倒是扯上關係了。」鄭松錢嘆了口氣。

「怎麼沒關係又扯上關係了,爸,你講明白一點嘛。我可是等不及了,我真是需要這筆錢。」鄭澤國說道,「而且,前次軍長下來我已經給他保證過了。

說是要把我們師建設成軍里的王牌。這些不光是人才的問題,錢更重要。

軍長走前還拍了我肩膀,叫我好好乾。我看這次轉正的事大有希望的。」

「唉,你是知道的,天雲的老省長張洪東同志跟我關係還是不錯的。

而張古慶後來到政務院任副秘書長。老張一直叫我帶著他,所以,古慶就專門的協助我開展工作了。」鄭松錢嘆了口氣,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跟我們師有啥關係,好像八竿子打不著吧?」鄭澤國還是沒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

「本來是沒關係,可是現在又扯上關係了。」鄭松錢說道。

「我還是沒聽懂。」鄭澤國搖了搖頭。

「橫空集團你是沒聽說過,不過,橫空集團正在搞一個大規劃。而負責的那位同志叫葉凡。只不過因為一些事張家對葉凡有些意見。」鄭松錢說道。

「這大規劃估計正落你手上了,所以,就卡殼了是不是?」鄭澤國有些憤怒。

「倒不是卡殼了,只是拖一拖罷了。張家的意思當然是想卡殼,不過,因為有些原因這個項目是絕不能卡殼的。這是上頭的意思,我只是答應給拖上一拖就是了。」鄭松錢說道。

「難道這個葉凡跟總後某領導有關係是不是,所以,打聽清楚后反過來掐了我的脖子?」鄭澤國可不笨,一轉彎子終於繞回來了。

「呵呵,前次喬遠山委員嫁女你總聽說過。我還去喝過喜酒,而他的女婿就是葉凡。你現在明白了嗎?」鄭松錢笑了笑。

「明白了,喬家出手了。喬橫山一張口,我的事給黃了。」鄭澤中說道。

「估計他們也不是想讓你給黃了,只是在跟我們擺著一交易罷了。我這邊一通,他們那邊也會通的。」鄭松錢倒是淡然了下來。

「那就快通啊,張省長雖說跟你交情不錯,但你總不能拿你兒子的事去做賭注。這個,不一樣。」鄭澤國有些急了。

「呵呵呵,我看也拖得差不多了,該是通的時候了。這個,我也算是對得起老張了。」鄭松錢笑了笑,看了兒子一眼,說道,「不過,你小子膽子也太小了吧?」

「我膽大著呢,怎麼會小?」鄭澤國有些不理解。

「把申請報告馬上撤回來。」鄭松錢說道。

「撤回來,爸你不是說要通了嗎?現在還撤回來,那再要往上報即便是喬橫山部長同意的話也得一關一關的來,那更得需要時間了。」鄭澤國差點叫了起來。

「要通就要通個大點的,小打小鬧有什麼意思。」鄭松錢臉一板,哼道。

「爸的意思是再遞報告改數字?」鄭澤國有些拿不定樣子問道。

「翻一倍,馬上改,馬上再請萬部長遞上去。這次准通。」鄭松錢一哼,霸氣十足。

「這個,是不是太多了。一點五個億埃部里可是已經給了不少了。」鄭澤國可有些猶豫了。

「一點五個億算什麼,我們給他們的是十幾個億。你以為十一五國家重點工程國家對它們的扶持只是個擺設是不是?

這些還不是一個扶持力度的問題罷了。他們對你的扶持力度大,我們這邊當然也大了。」鄭松錢哼了一聲,鄭澤國當然屁顛著去再搞材料了。

葉凡轉悠了一圈回到了橫空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