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就是曲也不給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就是曲也不給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回去好事就到了,在政務院辦公廳工作的王龍東打來電話,說是政務院已經通過了對橫空大規劃申請十一五國家重點工程的上馬的可能性。估計不久就要派考察組下來核實一下了。

無獨有偶。

葉凡屁股剛坐老闆椅上,曲省長電話就到了,說道:「聽說你最近去粵東了?」

「嗯,去了幾天,看看兩個子公司的發展情況。」葉凡答道。

「現在回來沒有?」曲省長問道。

「剛回來。」葉凡答道。

「那就好,你要作好準備。省委省政府重新招開了會議。覺得還是維持原來的想法比較好。」曲省長說道。

「原來的想法,啥意思我有些不明白?」葉凡故意的裝傻,早就琢磨出省里估計又想回來組建申請項目組了。這個大蛋糕省里不可能眼見著全給橫空集團霸佔了。

不然,怎麼體現省里的指揮權以及重視。

「就是前段時間搞的申請項目組的事,占友光同志已經趕下來了。原來的申請項目小組不但要恢復,而且還要加大規模。這次配備的人員估計會更多更齊全。」曲省長說道。

「撤都撤了還組建什麼,而且,我們橫空集團的班底還在。雖說人馬少了些,但申請也能順利完成了是不是?這些,也沒必要再麻煩省里了。」葉凡故意要刁難一下曲省長了。

「你看看你這位同志,橫空集團的上級主管單位是誰?葉凡同志,你可是要搞清楚。

雖說我們給了橫空集團很大的自主權,但我們省政府還是橫空集團的主管單位是不是。

對於上級的決定你們集團要不折不扣的執行才是。怎麼現在跟我討價還價了起來。」曲省長顯然有些惱了,估計也琢磨出一點什麼味兒來了。

「執行當然要執行,不過,有句話我可得講清楚。我們橫空集團也不是一個擺地攤的貨色。

不能說省里想把人員撤走就撤,想回來就回來。那把我們集團公司當什麼了。

當初你們要撤走,我們是百倍挽留,可是趙向雲同志還下來逼著蓋紹中藍存鈞等人要撤走。

省里說是給了我們很大的自主權,可是我們集團公司要搞一個自己的申請項目小組省里都有意見。

結果我們堅持下來頂住了。現在倒好,你們說回來又要回來了。

真不拿我們企業當回事了是不是?」葉凡言詞也開始犀利,這次就是要難為曲省長一回。

「看看,你又來了。不是跟你講過要服從省里大局嗎?前次的決定也是省里因形勢而改變的大局。現在的決定也是因為形勢變化而決定的大局。葉凡同志,作為下級單位,要有領導意識,大局觀念才行。」曲省長也有些火了。

「我們自己能解決。不需要麻煩省里。以前你們講了下來的省里領導都有工作,只是兼職著,不能擔擱了省里的工作。

所以,我們集團體諒省里的難處。為此,我們決定我們集團自己單獨搞下來就是了。

到時審批真能下來的話請曲省長以及省里領導下來剪綵就是了。

我們不麻煩省里了。」葉凡哼聲道,態度強硬。

「你呀你,怎麼就講不通呢?」曲省長哼道。

「我就是這種態度。」葉凡哼道,啪地一聲,曲省長氣得掛了電話。

而占友光同志車子剛走到半路。居然接到曲省長電話叫他回去。

老占同志是一臉的疑惑回到了省里。匆匆到了省政府小會議室,發現趙向雲風湖寧蓋紹中等原班人馬全在常

了解完情況后占友光也是心裡憤怒,臉上卻是一臉的苦笑。

「葉凡同志也太翹皮了是不是,這橫空集團是省政府直管的下屬企業。居然不報從省政府的指揮。他們想幹什麼,是不是想『單幹』。是不是想脫離省政府自搞了?」趙向雲一臉憤怒。

老傢伙舉了舉手想拍桌子,才想起幾位領導都在,趕緊又裝著手臂酸麻樣子還甩了甩把手擱了下去。

「難道他們的規劃真的批下來就不通過省里這一關了嗎?」風湖寧副省長冷哼道。

「他是不是想脫離省里管控去巴上國資委的邊。到時,跟咱們還真沒什麼事了。」占友光說道。

「是啊,借著申請成功旗子完全可以這樣子搞。而且。相信國資委的領導也樂於見到橫空集團回歸部里成為直管企業。這種陰謀絕對不能讓他得逞的。」趙向雲差點口沫橫飛了。

「這些也不能全怪人家,咱們前段時間做得是有些過火了一些。」曲省長倒是嘆了口氣。

「不是過火,根本就是背後拆台,用句土話講就是『忒不地道』,葉凡同志會發火,正常嘛。這泥人也有三分氣是不是?」蓋紹中接著話茬說道。

「蓋助理,你這話可是有些過了。什麼叫背後拆牆,省政府有那麼陰險嗎?

你自己還是省政府組成成員之一,怎麼能講這種話出來。當時也是因為需要省里才考慮如此的是不是?

現在也是因為需要才如此決定的是不是?時代在變,時間在變,某些決定也不可能一成不變是不是?」趙向雲向蓋紹中開炮了。

火力還挺猛的。因為,當初作出這個決定時趙向雲是最強力的倡導者。這次最令他難堪的當然就是他了。

「我講得有錯嗎?咱們在坐的同志都摸著良心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有些事就沒必要擱在檯面上講了,大家面子都不好過。你知我知大家心裡都明白,這年月誰也不會是傻瓜。」蓋紹中哼聲道。

現場一時倒是沉默了。

良久,占友光才說道:「這事,如果葉凡同志一直頂著咱們還真不怎麼好辦。」

「頂著,他有幾斤幾量想跟省政府『叫板』,簡直就是猖狂。此風不可漲,這種風氣要堅決打壓下去。不然的話長此下來下邊的同志全都效仿,哪省政府還怎麼樣管理下邊?」趙向雲冷哼道。

「趙省長的意思是?」風湖寧問道。

「撤了他,橫空集團不是省政府直管企業嗎?省政府班子會議討論通過後就有權撤了他葉凡這個老總。

撤了他橫空集團還會跟咱們較勁嗎?就要殺一敬佰才行。狠狠壓一壓這種不良風氣。

不然,下邊的同志做出點成績就翹尾巴,這是典型的嚴重的自我狂妄的行為,自我英雄主義行為。

這是權力**在沒有節制下的一種泛濫的膨脹。這樣子搞下去會出大事的。」趙向雲說道。

「撤,你趙向雲同志下個指示撤了就是了。」蓋紹中冷笑道。

「老趙,這橫空集團的東家可不止咱們一家。」風湖寧說道。

「可以聯手滇南省嘛,再向國資委通報一下就是了。」趙向雲說道。

「要是滇南的同志不同意呢?也許葉凡會邀請他們的同志進入項目申請組,他們有什麼理由出面要摘葉凡帽子?」風湖寧問道。

「咱們天雲是大股東,有權決定這個。不過,我相信葉凡同志那脾氣,滇南當初可是比咱們撤走得更快,葉凡會給他們好臉色看嗎?不如聯繫一下滇南那邊就可以合拍了。」趙向雲說道。

「算啦,別談這些『沒眼』的東西了。」曲省長擺了擺手,一臉嚴肅的掃了眾人一眼,說,「葉凡同志有怨氣也純屬正常。

咱們前段時間的做法的確有些欠妥當。現在關鍵是要做通葉凡同志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事而不是動不動就撤職什麼。

撤職不是那麼容易的,即便咱們是橫空集團的上級主管部門也不容易。

要不要經過省委批准,要不要經過國資委批一下。這樣即便是能成功,但一兜轉,那政務院派來專家組由誰去接待。

還有,到時人家點名要葉凡同志講講橫空大規劃,咱們去啥地方找去?

所以,這些都是不現實的。更何況,葉凡同志一點怨氣咱們就要撤他職,這個,也是一種相當不妥當的看法。

葉凡同志對橫空集團的貢獻在場的哪一位同志沒看在眼中記在心頭。

這磨還沒卸就殺驢,那是一種什麼行為?」

曲省的的話里可是隱晦的批評了趙向雲的言論,這老傢伙一時臉漲得有些紅了。

「葉凡如此的不識大體,省政府給予一定的處理總是要的。不然,何以服下。

我建設給予葉凡同志記大過處分。如果堅決不執行省政府關於申請項目組的決定的話那就更要嚴肅處理。」趙向雲總得講兩句掙點面子回來。

「處理處理,你就懂得處理。政務院考察組即將到來,咱們坐一塊兒不是討論如何能促進橫空集團把項目順利拿下來,而是在談處理橫空集團的負責人。

葉凡哪裡又錯了,有牢騷就不能發一句是不是?葉凡同志是人,咱們都是人,都有發牢騷的時候。

更何況是咱們首先做得不妥當是不是?而且,都不讓同志講話了,哪咱們黨一向倡導的民主又從何談起。」蓋紹中哼聲道。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