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越鬧越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越鬧越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抽了,實在是抽不爽。」趙向雲擺了擺手,真給氣著了。意么多人打他臉子,這事一傳開,估計趙向雲會成為全省的笑柄的。葉凡這是把他跟趙向雲的矛盾公開化了。

「這樣吧老趙,我先打個電話問問曲省長的意思再說。」為了顯示信任,布華清當作趙向雲的面打起了電話。

「曲省長,友光同志下去聽說葉凡同志向他當面提了些關於項目申請小組人員安排的一些要求。關於這事兒友光同志不曉得向你通報了沒有?」布華清問道。

「剛打來了電話。」曲省長說道。

「關於這事兒,曲省長你是怎麼個看法?」布華清問道。

「這事我也是剛知道,所以,一時還沒想到怎麼樣個答覆。我想,項目申請小組人員的問題是個大問題。

它關係到項目申請能否順利成功。所以,一定要慎重安排才行。

這是省政府的一件大事,我想,等有空時還得招集同志們在班子會議上討論一下。

至於說占友光同志先下去是前期的安排一下。而蓋紹中同志本來就是橫空集團董事長,他跟著占友光同志下去也是配合工作是不是?」曲省長說道。

「既然考察團就要下來了,這省里安排的同志名單還沒敲定下來,是不是不利於下邊開展工作。

這事既然如此的慎重,是不是得抓緊點招開班子會議討論一下,儘早把人員名單敲定下來,好下去指揮橫空集團開展工作。不然,這事一拖要是拖了項目申請的後腿。這責任就大了。」布華清知道曲志國想拖,拖到最後把趙向雲自然就排除在外了。

所以,當然,布華清就要逼了。這件事上,布華清必須要為趙向雲掙回一個面子來。

因為。葉凡打滴不光是趙向雲的臉,而連帶著把布華清這個推薦者的面子也給全打盡了。

更重要的就是,布華清當然不願意看到這麼大的事跟自己沒屁關係了,那到時論功行賞時不就是沒自己啥事了。

這裡頭的巨大機會布華清是不會放過的。

「這次的事得重新安排一下,政務院肯派同志下來,那說明這次的事機會很大。這其實派同志下來就是一個先兆。

所以。省委省政府都得重新考慮。所以,等下子我先向寧書記彙報一下具體的情況。

那天我跟寧書記也談過了,寧書記的指示就是同志們下去要客氣些。

要盡量尊重下邊同志的一些想法。因為,畢竟申請的事是以橫空集團為主的。」曲志國抬出寧志和出來了。

麻痹滴!布華清不由得在心裡罵了一句。

「既然寧書記有這樣的指示那就等等看了。」布華清無奈的說道掛了電話。

「怎麼樣?」趙向雲問道。

「這事你先別急,等曲省長向寧書記彙報過後再談。不過不管怎麼樣,我不會讓你吃虧的。」布華清說道。「該爭取的還是一定要爭取的,能否爭取到手另當別論是不是?」

當然,布華清也不敢把話講得太滿了。如果陰溝里翻了船,那面子豈不掉得大了。

只是,布華清註定是要鬱悶的。

在第二天招開的省常會上專門的討論了橫空集團項目申請小組的事。

先是省裡布置相關單位的工作安排,見火候差不多了時布華清說道:「橫空集團現在發展勢頭的確喜人,不過。這也助長了某些企業領導人的專橫跟霸道。甚至蔑視一切,居然公然反對省政府的決定,要搞自己的小團體。」

「是啊,作出了成績自然有光彩。而上級的誇獎更是讓某些同志也許是一時驕傲而致使得不能正確的認識自己而迷失了方向。」宣傳部長劉興國跟布華清交情還不錯,在會上推了一把。

「這種同志省委省政府就應該適當的批評一下才對。不然,長此下去都是這樣子干,那省委省政府的威信何在?

由著下邊的同志胡來,很可能會搞出一些不必要麻煩的。而且,關鍵是個態度問題。

是服從省政府大局還是不服從,這是一個很嚴肅的態度問題。」布華清說道。

「呵呵。華清同志,你這某些同志到底是指誰?能不能講明白一點。咱們在坐的都有些迷乎,畢竟,好像沒見到如此專橫的同志嘛,居然敢公然反對省政府的指示?」省委秘書長杜劍笑著問道。

「我講的就是橫空集團的葉凡同志。關於迎接政務院考察組下來考察的項目申請小組人員名單省政府已經敲定了下來。

想不到葉凡同志當作下去指導工作開展的占友光同志的面拒絕了某些省政府領導進入小組之中。

這是種什麼行為?簡直就是在胡鬧,省政府敲定人員名單是經過慎重考慮過才定下來的。

安排這些同志下去有利於指導橫空集團開展工作。讓考察團順利下來滿意而去,以便於申請能順利成功。

可是想不到葉凡同志驕橫跋扈到了如此地步。占書記的話不聽了,省政府的安排也反對。

他這是想幹什麼,我實在是搞不明白他到底想幹什麼?是不是想脫離省政府的領導成立橫空集團『獨立王國』。

此風絕不可漲,絕對要大力壓下來才行。我覺得,省委省政府給葉凡一定的警告是必須的。」布華清一臉嚴肅。

「布省長是說省政府已經敲定下來名單了,這個,好像還沒正式公布吧?」這時,杜劍問道。

「這事是還沒正式公布下來,而人員名單也正在蘊量之中。當然,初步的人員方面省政府也也有個大概了。

占友光同志下去後葉凡同志是提出了說是趙向雲同志不適合干申請小組的工作。

要求省政府重新安排。關於這事我覺得也的確需要酌情考慮一下。

抓緊時間開政府班子會議把人員名單正式的確定下來。」曲志國說道。

布華清一聽,臉微微有些紅了,說道:「雖說還沒正式公布,但省政府的初意就是按原來項目申請小組的人員名單恢復組建。這樣一來是節約了時間,二來原來的人員對於項目申請方面也熟悉。

畢竟他們在橫空集團駐點也有一段時間了,而政務院下派的考察團即將下來,咱們如果臨陣換了主要領導之一。

這個,對於迎接以及項目申請的順利成功是很不利的。葉凡同志根本就沒有看到這一點,甚至有著相當大的抵觸情緒。

這種情緒對於開展工作是很不利的,要是因為葉凡同志的草率抵觸致使得橫空集團項目申請十一五國家重點工程項目的事成為了泡影,那不光是一個橫空集團的事了。

它輻射開來的影響將波及整個天雲剩而直接受影響最重的就是項南市了,

在坐的各位同志都知道,項南市雖說是大市,但經濟發展水平等各項指標在全省排名只是處於中流水準。

這跟項南大市的規模是不相吻合的。橫空集團帶來了千載難逢的契機,咱們不能讓它出任何的差錯。

要剔除一切可能倒致項目申請失敗的不利因素。有些同志眼界太低,過於專註於個人的權力了。

好像認為橫空集團就是他個人的私有財產,這種想法是極為要不得的。」

「這個是不是講得太嚴重了一些,只不過換一位同志罷了。趙向雲同志的重要性當然不言而喻,如果缺了他但我看也沒重要到能倒致申失敗的地步吧?」金仁遠說道,因為前次葉凡把蓋紹中推進了申請小組,金仁遠要還葉凡一個人情。

「趙向雲同志可是原來安排的項目申請小組主要省里領導之一。其重要性在項目申請中占的比重肯定大。

而且,趙向雲同志對這一塊工作熟悉。葉凡同志這樣子無端的提出一些不正當的理由,我看他根本就是在公報私仇。

前次趙向雲同志下去調查過橫空集團,而且他是調查組的負責人。就因為此事致使得某些同志心裡有些怨氣。

可是,這也不能怪趙向雲同志是不是?派他下去調查也是省委省政府的決定。

更何況,趙向雲同志彙報回來的事都是實事求是並沒半點虛假的,所以,葉凡同志的胸襟我看是不是得提高一些了。

為此,省委省政府給予一定的警告還是適當的。」劉興國說道,看曲省長一眼,說道,「聽說關於這事葉凡同志還跟曲省長交流過,結果怎麼樣曲省長能不能說說?」

「關於這事葉凡同志的確向我彙報過,而且,的確是有些抵觸情緒。

甚至可以講是很激烈,不過,葉凡同志也講出了他的看法跟見解。

在這個節骨眼上雖說省委省政府都安排得有同志下去指導開展工作。

但是具體的事還得葉凡同志去干是不是?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警告葉凡,是不是會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到時,我是有些擔心葉凡同志帶著情緒迎接考察團,後果相當的嚴重。

所以,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宜於警告葉凡同志。而且,今天占友光同志下去時葉凡同志的態度有著很大的轉變。

其它方面全聽省政府安排,只是提出了趙向雲同志不適合干項目申請工作這一想法罷了。」曲省長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