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張師長,你在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張師長,你在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夢想將要變成現實,當然大家都興奮了。」占友光笑道。

「幾位領導,任重還道遠埃」葉凡笑道。

「良好的開頭預示著成功了一半嘛,今天就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只要基礎打得好,橫空的騰飛不是夢想。」安平峰笑道。

「安省長能掐會算埃」風湖寧笑道。

「我也想啊,可惜一生下來就沒有做『神棍』的特殊本領。」安平峰的話逗得大家都哈笑了起來。

今天『迎客團』陣容龐大,兩省的專家工作人員加起來足足有一百多號人馬。

再加上橫空集團以及兩地市的人馬,光是幹部們不下三百來號人。

正在大家說說笑笑時,包毅滿頭大汗跑了過來湊葉凡耳旁說道:「情況不好,考察團的車隊在通過跟咱們項南市接壤的鐵河市冒東縣鐵錢鎮時發現有二百來人正扭纏在一起。

棍棒鋤頭板磚尿瓢全都上場成了兵器。而車隊過來時打架的人居然打進了車隊。

致使得車隊不得不停了下來。」

「亂彈琴,省公安廳不是有派得有專人跟著車隊嗎?怎麼不及早避讓,居然還讓人打進車隊了?」葉凡差點要發脾氣了。

「本來按原先的安排是沒有走鐵錢鎮那條路的,不過,車隊正在路上時a16國道在勞山縣那一段早上時突然發生了山體滑坡,致使得路面塌方到了下邊的河裡。

雖說公路部門正在搶修,但至少也得二三天時間才能搞好。沒辦法,臨時頭又制定了另一條路線,就是從鐵錢鎮過了。

想不到居然發生這種事。而當時省廳的同志雖說發現了這一反常現象,但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打架的群眾是突然從另一條道打到了省道上來的。而且,像磚頭石塊可以飛砸的東西。直接就砸進了車隊。

而護送的公安人員也不是很多,臨時頭給搞了個措手不及。」包毅陰沉著臉說道。

「現在情況怎麼樣?」葉凡哼道。

「車隊被迫停下來了,省廳的同志下去要把人趕開。不過,打架的群眾太多了,省廳人手不夠。

而有的群眾估計是看到有警車護送,肯氖譴蠊偈裁吹摹

所以,有些人衝進車隊大聲的叫喊。這樣一來,張秘書長只好下車指示,叫群眾過來說話。

後來一了解。才曉得是因為地界糾紛。」包毅說道。

「一件普通的事嘛。」葉凡稍微輕鬆了一下。

「普通是普通,不過,最後一扯居然跟咱們扯上了關係。」包毅嘆了口氣。

「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鐵錢鎮跟咱們坑頭鎮是接壤的,而坑頭鎮是皇崗縣所屬的鄉鎮。

雖說後來省政府把它還給了項南鎮。但也是要求我們橫空集團大力扶持的12個鄉鎮之一。

而這兩天省委省政府的口徑又變了,重新把項南市划拔回了橫空集團。

實際上咱們就成了主管上級了。而鐵錢鎮的群眾說坑頭鎮正在大搞建設的『土王爺』本來就是鐵錢鎮的。是被坑頭鎮強佔的。現在他們要求拿回去。兩個鎮在『土王爺』附近覺得自己都有份頭的群眾這一糾結。

由小吵變成了大吵,發展到今天的群體性糾結了。」包毅說道。

「土王爺是個什麼東西?」葉凡相當的納悶。

「什麼東西,實際上就是一個假墳堆罷了。」包毅哼哼道。

「假墳堆幾百人在爭,是不是有些來頭?」葉凡若有所思了。

「當然有來頭了,雖說是個假墳堆,但這個墳堆傳說中可不簡單。

據說其歷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時期。在那個時代還是百霸爭強。

有瓦崗塞英雄,有隋唐十三條好漢。而在這鐵錢鎮跟坑頭鎮兩地交界的地帶就出現了一個土霸王。

此人叫鐵東雄。據說跟隨的就是唐朝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秦叔寶。

是秦手下左膀右臂。死後被封為『鐵河候』。當年鐵東雄征戰時有講過死後要回家鄉安葬。

所以。老早就安排人把自己的墓地搞好了。不過,鐵東雄死後其後代不肯回來,所以,最後並沒有安葬在那裡。

當然在什麼地方鬼知道了。而這個修來沒人進去的墓當地人稱之為『土王爺』。

鐵東雄生前不過一個副刺史的角色。鐵錢鎮跟坑頭鎮的人不過是抬舉他罷了,居然想封土王爺。

他們根本就不曉得什麼叫『王爺』。而坑頭鎮不是被納入了橫空大規劃之中的旅遊開發鎮之一。

而在調查期間調查人員就聽說了這事後覺得這『土王爺』完全可以操作一下。

本來這土王爺歷經千多年後基本上沒人再提起了,它就是一個孤零零的黃土堆罷了。

後來被調查后一納入旅遊開發景點之一后,兩個鎮里姓鐵的人家當然都不是傻子。一個個看有利可圖當然就站出來了。

都爭搶著說這黃土堆是他們家的老祖宗墓地云云。先前還是小打打吵。

想不到今天發展到了百人打架的規模。而鐵錢鎮的鐵雄人家告到張秘書長處,說是橫空大規劃搞得太亂了。橫空集團太霸道了。

要建景點居然不通知他們這些後代。這是什麼行為?反正是七嘴八舌的講了一通亂七八糟的東西。

張秘書長當然也叫人記錄下來了。」包毅說道。

「他們現在車隊到了哪裡?」葉凡皺了下眉頭。

「給攔著了,張秘書長指示說是叫他們兩個鎮中鐵家代奔團解決這些問題。

不過,兩家代表人集團他們惹不起,特別是那個『土霸王』葉凡更是霸道。

據說還會動拳頭打人,他們根本就不敢去。還說橫空集團有公安局,一去肯定被抓了。

如果張秘書長不給解決掉這個問題他們就不走。這事兩地鎮里負責人一聽說后也是趕緊趕過去勸說了。

不過,鐵家人是越來越多。發展到現在已經聚集到了好幾百人。

兩個鎮的幹部以及省廳的同志也怕事鬧大,所以,也不敢強行通過。就怕傷著張秘書長。」包毅說道。

「難道現在還被圍在車裡不成?」葉凡問道。

「車裡倒沒有,就是被圍在路上了。而過路的車子都給攔了,現在都堵了幾十輛了。省廳人員圍著張秘書長,人倒是沒什麼事兒。就是,再不放行的話就怕事越搞越大越來越亂了。」包毅一臉的憂鬱。

「包毅,這裡頭難道真是這麼巧合嗎?」葉凡哼道。

「葉大的意思是其中有鬼?」包毅問道。

「早不吵晚不吵的,偏偏張秘書長下來就吵。這是吵給誰看的。而且,居然還指名道姓的提到我了。我葉凡跟你鐵錢鎮有屁的關係。這不是有些奇巧嗎?」葉凡說道。

「嗯,是有些可疑,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可疑。不過。不管怎麼樣,得馬上把張秘書長一行人解出來。

給他們這樣一折騰,考察團的專家們心裡肯定會落下點什麼了。

會覺得咱們的橫空大規劃很不完善,連基本上的糾紛都沒解決上就匆匆上馬。」包毅說道。

葉凡到安平峰處跟占友光處彙報了這件事,幾位主要負責人一聽也是色變,馬上匆匆進了會議室。

「怎麼搞的會弄成這樣子?」占友光眉頭緊鎖。安平峰也差不多樣子。包毅快速把情況又彙報了一遍下來。

葉凡閃進衛生間打起了電話,問:「張強。你的部隊離鐵河市冒東縣的錢鐵鎮有多遠?」

因為,張強最近說是要開展全師拉練工作。地帶就在項南市那一帶。

「我查查。」張強說道,不久說道,「有二十來里。不過,葉大,你問這個幹嘛?」

「能不能通過鐵錢鎮?」葉凡問道,撿重點把事講了一遍。

「本來是按行進路線是沒有經過這兩個鎮的。不過,既然發生這種事。我馬上命令他們改道從鐵錢鎮過去。」張強二話不說。

「要注意,你們只是路過。把車輛疏散開就是了。這樣一來,張秘書長的車隊可以跟在你們後頭了。」葉凡說道。

「我明白,我們只是拉練路過嘛。」張強笑道。葉凡回到了會議室,發現一個個都沉著個臉。

「亂彈琴嘛,馬上通知冒東縣的領導下去把群眾先弄走。這樣子搞什麼搞?」占友光氣得臉都有些黑了。

「他們下去了,不過,聽說人太多。不好弄散。」包毅說道。

「唉,真是,這麼順利的事又給搞成這個樣子。這樣一來影響很不好埃咱們的大規劃可就有些麻煩了。」安平峰也差不多神情。

「據說專家們倒是興緻很高,馬上就地展開了調研。說這就是現場第一手材料。張秘書長倒是在了解情況。」包毅說道。

「調武警下去。」占友光說道。

「不必了占書記,相信不久他們就會過來的。」葉凡說道。

「你已經有安排了?」占友光一愕,問道。

「安排倒是沒有,不過,我一個朋友的師正遠程拉練要路過鐵錢鎮。到時,車隊被堵。他們肯定得想辦法疏通公路的。到時,張秘書不就可以跟著出來了。」葉凡說道。

「你確定嗎?」占友光問道。

「當然確定。」葉凡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朋友在師里擔任什麼職務?」安平峰忍不住問道。

「師長。」葉凡說道,現場再沒人嗦了。這個,大家都聞出點什麼味兒來了。

張強的部隊全速前進,僅僅十五分鐘就到了地點。

「部隊拉練,所有車輛停邊讓車隊通過。所有人不準站在公路上防礙了車隊正常前進。」兩個士兵沖在前頭,拿起擴話筒一路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