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鬥法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八章鬥法開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你忘了我的另一個身份。沒事,到時看情況,我暗示一到,你就當場抓了他。看他們能整出什麼來,我想,這賤賣紅谷電站的事崔站長肯定知曉內情。沒準兒這還是一個突破口。」葉凡笑道。

「倒真忘了,哈哈哈,有葉書記你這副督察長出面,我看檢察院那些個傢伙還怎麼講閑話?」包毅哈笑了起來。

「只是臨時頭採取必要措施罷了,也不要太過份。一旦抓了人馬上向檢察院申請逮捕手續。咱們要讓崔站長同志進得來出不去。到時,估計各方面壓力都會過來,你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葉凡說道。

「不怕,就是丟了帽子我也不怕。」包毅堅決的表了態,其實就是唯葉老大馬首是瞻的再次表現罷了。

二個小時後葉凡一行人趕到紅谷電站。

陳旭一伙人在郭副總和崔站長的陪同下正到處走逛,指指點點著。葉凡一行人大步迎了過去。

「陳省長,來遲了,不好意思?」葉凡打招呼道。

「沒啥,這次下來本來是打算先到同嶺的。想不到路上遇上了萬勝集團的郭總和崔站長,他們一直要求我們到電站來走走。聽說紅谷電站這邊風景還不錯,大家在省里也憋得相當久了,就順道著來走走了。」陳旭一臉親和的笑著,伸出一隻手來跟葉凡象徵性的握了握。態度並不親熱。儼然自己就是領導,架子那是十足的。

轉爾,陳旭指著郭陽介紹道:「葉書記,這位就是紅谷電站上級集團公司的副總郭陽。」

「陳省長。你們這位葉書記很厲害著,我郭陽不敢相認。」想不到當著上百人的面郭陽居然直接就甩臉子了。

葉凡曉得,這貨根本就是在找茬扯起陳省長大旗唰自己面子的。於是說道:「這位郭副總前幾天我見過。相當的囂張埃」

想不到葉老大居然如此不給面子,在自己的地盤上居然用了『囂張』這個詞。郭陽差點抓狂了。

他冷冷哼道:「葉書記,我郭陽哪點囂張了?我郭陽就萬勝的一個部門經理罷了,有哪膽量在咱們同嶺市堂堂的葉大書記面前囂張嗎?我郭陽還要在同嶺混口飯吃的,惹著了葉大書記,我郭陽估計就得『下課』了。」

一開始火藥味相當的濃。

「下課,不不不,我葉凡可以管著同嶺市幾萬官員的帽子。但是,卻是管不了你郭副總。咱這書記。不如萬勝一個副總嘛1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葉書記,我是省廳的胡貴天。剛才你說郭總囂張,能不能舉個例子證明一下。

再怎麼講,郭總在你的地盤上也不能如此的囂張是不是?如果真是如此,我胡貴天也不會答應的。

這還了得,企業爬政府頭上了。」胡貴天貌似想相助葉凡,但是,葉凡心裡明白。這貨根本就是在干火上添油的騷包事。

「胡廳長,我是同嶺市公安局負責人包毅。葉書記講得沒錯,萬勝集團下屬的子公司紅谷電站的確囂張。

甚至囂張到了沒邊的地步,根本就沒把咱們同嶺市委市政府擱眼中。

為了紅谷寨的群眾,葉書記只是要求紅谷電站還他們一小部分水。幾天後就是年底了。

可是他們怎麼……」不過,包毅話還沒講完就被胡貴天霸道的打斷了,這貨哼道「沒問你,打什麼岔。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嗎?站一邊去。」

胡貴天如此表現,那是直接在打葉老大的臉。這個,全同嶺人都曉得包毅是葉凡的鐵竿下屬,打狗還看主人面。自然,孔端和遲浩強兩人目光有些閃爍,自然心裡痛快著。

「呵呵,包毅同志,省廳胡廳長問話。你就代表同嶺市委繼續說下去吧。」葉凡淡淡笑著,雖說口氣溫和,胡貴天聽在耳里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你胡貴天剛訓叱包毅不要打岔插話,轉過來葉書記又指示包毅向你彙報。

這不是直擊回擊了你胡貴天,而且,葉老大也相當厲害,叫包毅代表市委繼續講話,你胡貴天難道連同嶺市委的話都不讓講了不成?

所以,胡貴天同志面色一僵。咂巴了一下嘴最終沒再開口。

「謹聽領導指示。」包毅沖葉老大一個標準立正,轉爾看了胡貴天一眼,說道「我繼續彙報,也就是昨天上午,葉書記帶著我們一行人到了谷溪壩。這谷溪壩子是截流谷溪的壩子……」

「包局長,這種幼稚的故事你也編得出來。可笑1郭陽冷冷哼道,一雙眼兇巴巴的盯著包毅。

「幼稚,那個只屬於你郭總。本人是就事論事,擺事實講道理,沒一句話是虛假的。」包毅當然也毫不客氣**塞還給了郭陽。

「你說我們紅谷電站請的保安是假保安,拿出證據來。不然,你就是公然污衊我們公司。今天剛好胡廳長和檢察院的烏檢長也在,還有……你這話不講清楚,我正好可以當面上訴了。」崔站長可是急了,大聲的喊了起來。

「別急崔站長,還有包局長。我們今天下來的同志都可以聽聽。到底誰是誰非,大家心中自有公論。而且,真涉及到違法犯罪的事的話,我陳旭會提去政法部門的相關領導處。」陳旭貌似公平正義。其實,怎麼聽好像都有鼓勵崔站長大膽指正的意思了。

「呵呵,我包毅敢出口,當然有鐵的證據。各位領導,這就是證據。當時那伙假保安是紅谷電站的崔站長請自叫來的。

其實,這夥人是紅嶺縣的一群混混。領頭的叫李順牛,此人號稱為紅嶺二虎,他手下有兩個得力幹將,一個叫二狗子,另一位叫三愣子。

這些傢伙糾結在一起共有四五十人之多,其實都是李順牛養的小弟。

那天在崔站長指使下,居然公然抗法,而且,拿起武器公然攻擊正在執行市委市政府命令的公安幹警。

就連去要求還水的葉書記他們也敢動刀子攻擊。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典型的黑惡。

我們當機立斷抓了人,不抓還行嗎?並且立即立案偵查。再加上紅嶺縣公安局的幹警們提供的先前搜集到的證據等。

咱們一舉拿下了李順牛黑惡集團。共抓獲黑惡份子三十人。這些人,簡直無法無天了。

強盜婦女,打人致殘,霸佔人家的房屋田地,什麼壞事都干。紅嶺縣城許多攤販都深受其害。

因為,不交保護費的話就得挨打,搞得攤販們連生意都做不下去了……」包毅一邊示意手下分發材料,一邊義正詞嚴。

「你胡說,這地材料全是假造的。別以為我們不曉得,你們干這個有一手。今天胡廳長在,我要求省廳出面調查同嶺市公安局的胡作非為行為。不能再讓他們這樣子胡搞下去了,再搞下去會弄得來同嶺投資的企業老總們都人心惶惶。這後果,相當的嚴重。」崔站長喊道。

「呵呵,是非論斷自有公理。我們歡迎省廳插手此案進行調查。不過,今天我代表同嶺市公安局對你崔新遠同志進行傳喚。

其實,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證明崔新遠同志有著支使夥同李順牛一夥殘害紅谷寨老百姓的事實。

經過調查,紅谷寨有十幾個老百姓都被李順牛一夥打傷甚至致殘。而這一切的根原就在於他們到紅谷電站要求還水。

而紅谷電站當然不還,寨民們的正義要求當然也鬧騰得紅谷電站的管理層冒火。

他們不走正規的法律渠道,而是採取的是極端手段。居然出錢雇傭了李順牛一夥打要恐嚇人。

他們用的手段極其的惡劣。就拿紅谷寨的馬四公來講,他的兒子馬樹林就是被這夥人打殘的,到現在馬樹林還躺在床上,雙腿為了保命只好截了。

一切的證據顯示,這裡頭崔新遠等人有著重大的嫌疑。本來是要求檢察院指示逮捕證的,因為時間匆忙一時來不及辦理了。

所以,我們先傳喚崔新遠。」包毅講到這裡,突然臉一板,下命令道「楊義陳雄,馬上請崔新遠同志到局裡問話。」

「慢著,陳省長,胡廳長,他們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包毅,你這點小伎量難道瞞得住陳省長和胡廳長他們嗎?

笑話,你憑什麼傳喚崔站長?以為我們不曉得,還不是那天你們帶人來搶水,我們不給,你們打擊報復我們企業罷了。

陳省長,胡廳長,不能再讓包毅這樣蠻幹胡幹下去了。再這樣幹下去,還有我們老百姓和企業的活路嗎?

而且,他們這樣子干我們萬勝集團絕不服。這事,就是上訴到省里,甚至中央我們也要去。堅決要打擊這種歪風邪風。」郭陽一臉正義,哼道。

「上訴是你們的權力,立案破案那是包局長他們應該乾的事。不過,你郭總如果要執意包庇、甚至阻攔公安機關正常執法的話,這是個什麼性質,包局長,你給郭總解釋一下。」葉凡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按同案犯論處,我相信郭總是個明白人。絕對不會幹這傻事兒的。」包毅答道,眉頭一皺,說道「楊義陳雄,怎麼還站那裡,怎麼,我的話沒人聽了嗎?」

「我們馬上辦事1楊義答著,跟陳雄上前,說道「我們還是很尊重你們這些企業老總的,手銬就不必要了。不過,崔站長,希望你配合公安機關。不然,少不得我們不得不用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