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車隊護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車隊護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被堵的車輛趕緊往邊靠去,而鐵家人一看,也不敢再折騰。趕緊閃到了公路邊。

這個,跟這些兵蛋子有啥好折騰的。而張強的車隊順利到了張秘書長等人面前。

「解放軍同志,能不能幫我們一下。」這時,天雲省省政法委副書記姜東亭同志上前攔住了打頭的車子。

軍人們一看居然是個二級警監,也不敢怠慢。馬上下車敬了個禮,爾後把這事上報給了坐在指揮車裡的張強。

張強也下了車,跟姜副書記握了握手。聽說過情況后道:「你們夾在我們車隊中間吧。」

姜東亭趕緊點了點頭,指揮著車隊夾進了軍車中間跟著前進了。

鐵家人一看有幾個膽大的年青人想上前,不過,被張強兩個手下一瞪眼,哼道,「你們幾個想幹什麼?想破壞軍隊正常拉練嗎?」

「我……我們想找張秘書長。」有個傢伙特大膽居然還敢講話。

「軍事拉練,閑雜人等馬上退開百米範圍。」士兵威武的吼道。

「你想找張秘書長是不是,可以啊,進來吧,我帶你去找。」這時,張強的頭從車窗冒了出來,一臉和氣的朝著那個傢伙說道。

那傢伙一看,我的娘,少將,那腿兒馬上打閃,哪還敢嗦。在旁邊人扶著下趕緊離開了。

終於把張秘書長的車隊護進了橫空鎮的地盤。

「謝謝了張師長,咱們還是本家埃」張秘書長一臉和氣的跟張強握手。

「沒啥,本家嘛。」張強笑了笑,說,「張秘書長。等下了碰到橫空集團的葉總,代我問候一下。好久不見面了,怪想念他的。」

「你跟葉凡同志是?」張秘書長一愣。

「呵呵,我曾經是他的下屬。」張強聳了聳肩,爾後。張強一個乾脆轉身,一臉嚴肅,喊道:「上路1

軍車轟鳴而去。

「這肯定是葉書記安排的,了不起埃葉書記的手下居然都當將軍了。」姜東亭看著車隊遠去,有些感慨。

「咱們今天可是很威風啊,由將軍帶隊護送。」這時。一個老專家開了句玩笑,大家都笑了起來。不過,張古慶的心裡好像突然被什麼扎了一下似的有點痛。

「這倒是奇怪了,葉書記在政府部門工作,怎麼會有一個將軍手下。」坐進車裡后,省廳刑偵總隊隊長楊志超有些疑惑。

「我也覺得奇怪。難道張師長以前在政府部門工作過?」姜東亭說道。

「也有可能,比如,張師長以前在軍分區工作過。後來轉到了部隊,軍分區的同志調任正規部隊工作也正常。也許那個時候葉書記在什麼地方任職吧。」楊志超有些悟到了似的說道。

「今天的事有些反常埃」姜東亭冷下了臉。

「嗯,我覺得其中是不是是人為搞的。不然,哪會這麼巧居然在半路上打架。」楊志超說道,「這事要不要查查?」

「查。不查的話咱們兩難咽下這口氣。雖說此人未必是針對咱們倆而來的。

不過,咱們倆今天可是成了冤大頭。在護送一塊上就要負責任了。

估計,回到省里咱們倆還真脫不了干係。到時省里領導問起來,麻煩。」姜軍亭敏銳的想到這事的嚴重後果。

「如果橫空大規劃能申請成功估計還好一些,如果不能成功。有些人要用此事搞咱們,還真有說法了。」楊志超也是一臉的鬱悶,看了姜東亭一眼,說,「這件事很可能是針對橫空集團的,特別是葉凡同志。剛才那些群眾有些指名道姓了。那此人很有可能是跟葉書記同一個級數的同志。」

「嗯。咱們的對手很強大埃志超,你有心理準備了嗎?」姜東亭居然還笑了笑。

「麻痹的,既然連咱們都給整了,不管他多強大,都得碰一碰再看。」楊志超也給激起了真火。

「張強。這事就交待給你了。」葉凡又進了衛生間。

「放心,我的部隊拉練就在這周圍二百里範圍之內。這一次主要是檢驗部隊遠程拉練以及快速反應能力。主要是檢驗部隊在交通運輸一塊上是否會掉鏈子。」張強說道。

下午一點,張秘書長一行人終於是餓著肚皮到了橫空集團總部。

中途姜東亭提議吃點飯,不過,怕遇上今天這種事給取消了。而包毅也帶著人在中途接到了張秘長一行人。

因為發生了這種事,這迎接儀式最後是草草收常大家肚子都餓了,搞太久誰受得了。

吃了飯後專家團一行人休息到了三點鐘。爾後集中會議室開了個碰頭會,會議並沒講多少實質性的內容。張秘書長的意思等考察到一定的時間段有了現場第一手資料再細談。

吃過晚飯後專家團都休息了,估計也真是累了。

不過,他們休息有人卻是沒有休息。

半夜,三十來個黑衣人出動了。在鐵錢鎮跟坑頭鎮範圍內展開了。

不久,悶哼聲中扛著好多個麻袋飛跑出去了。這些黑衣人好像身手都敏捷。

張古慶帶著考察團的專家一個點一個點的調查著。兩天過去了,考察團的專家還在繼續考察。

第四天的凌晨兩點,葉凡還沒睡。他坐在大廳,秘書杜衛國見如此情況。自己跑食堂整了幾碟小菜端了過來。

「來瓶二鍋頭吧,紅興牌的。」葉凡說道,杜衛國點著頭去拿了。

葉凡往嘴裡丟進去一粒油炸花生米開始吱嘎了起來。

一瓶酒從葉凡肩膀側面伸了過來。

「倒上。」葉凡說道。

不過,那酒瓶就是在肩膀處沒動靜。

「不是叫你倒上嗎?」葉凡有些惱了,口氣重了一些,不過,偏頭一看,有些傻眼了,居然是木月兒拿著酒瓶子。正一臉笑嫣嫣的站著。

「你……你怎麼來了?」葉凡有些『口吃』了。

「我不能來么,你這裡又不是龍潭虎穴?」木月兒臉一板冷哼道。

「唉,坐吧,陪我喝幾杯。」葉凡嘆了口氣示意木月兒坐對面。

杜衛國當然知趣的到門外『站崗』去了。木月兒沒坐,還是站葉凡身側輕輕的給倒上了酒。

「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所以過來陪你喝幾杯。你別嫌我就是了。」木月兒有些憂怨的眼神看了葉凡一眼,說,「如果你覺得我礙你事了,我馬上就走好不好?」

「別走,陪我喝幾杯吧。」葉凡輕輕一伸手攬住了木月兒的細腰。

「呃……」木月兒晚上特別的溫柔,不像她以前的性格。好像是水化的一樣。她挪了挪椅子坐在了葉凡身側。

而葉老大一支手還是輕輕攬在她的腰側,她很順從。

「姜軍跟包局長都趕過去了,這些人太可惡了。」木月兒說道。

「那些人只是小嘍羅罷了。」葉凡說道。

「咯咯咯,我可是通天山旅遊公司的老總。這事也涉及到了我的利益嘛。」木月兒妖笑了一下,頭往側一靠,輕輕的依在了葉老大的身側。

那一口一口的口氣打在葉老大脖子處,有些麻酥酥的。

「月兒,你這樣子可是會讓我有種犯罪的衝動。」葉凡笑著,輕輕一伸手,托起了木月兒的下巴。

「那我豈不成了犯罪之源?」木月兒輕輕笑道,兩條彎眉翹皮的顫慄著。葉老大不由得往下一瞧,頓時有些呆了。

因為,下邊的溝壑太深了。此刻的木月兒是側靠著葉老大的,而身子胸脯正面差不多整個露在葉老大的狼眼之下。

再加上人是坐著的,雙臂一收緊,那胸溝子更是凸顯得令人噴血。基本上在葉老大的狼眼下能看到百分之八十的山峰子了。

鬼使神差。

葉老大攬在她腰間的手往上一提到了胸前,兩指一夾拈住了木月兒上衣最上頭的一顆扣子。

因為,木月兒今天穿著的是一件低開口的真棉黃色短袖。上邊有搭著一件薄薄的白色披肩的。

不過,到屋裡后披肩被木月兒擱在了椅子上。所以,就剩下低開口的黃色短袖。

木月兒半眯上了眼。

這個動作太誘人了,這可是在暗示葉老大,我批准了,你要解扣子就解,我是絕不會反對嘀。

葉老大此刻特別的興奮,真有種雞血上頭的感覺。他夾著扣子的手指頭居然微微有些顫慄。

他娘的,真丟人啊,老子大風大浪也經過不少,怎麼滴今天晚上居然如此的不爭氣兒……

「沒種就收手,磨磨蹭蹭的像個娘們。」見葉老大的手在顫慄著居然半天沒動靜,木月兒哼哼道。

「老子會沒種吧,解了又咋滴啦?」葉老大火氣上頭了,再加上最近發生的事的確相當的鬱悶。這貨手往外一罩,整個乾脆罩在了山峰上,當然,扣子並沒去解。

「這叫解嗎?」木月兒輕輕的哧一笑。

「罩比解不是更厲害嗎?」葉凡乾笑了一聲。

「『解』能看透裡面的內質,而『罩』只能看到外在表現。你只敢看外在而不敢通內質。你還是男人嗎?」木月兒羞紅著臉,今天晚上好像要跟葉老大PK一下這個問題。

「老子通給你看。」葉老大火了,手指頭一動,扣子一動解開了。頓時露出大半個雪白來。

不過,正想仔細欣賞一下之時,外邊傳來杜衛國的打招呼聲道:「包局回來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