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抓到一條大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抓到一條大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度擺正了姿勢並且扣好了扣子。木月兒手一吸連披肩都搭上了,整個滴就是一幅淑女相坐在葉凡身側。

這個,倒是不用迴避什麼。

這當然就是武林高手的本事了,普通人是難以如此快速的。

「木總也到了?」包毅得到暗示后當然也是停頓了一下讓裡頭人有準備后才進來了,後邊還跟著姜軍,張強居然也來了。

「這旅遊景點建設出問題了,木總可是旅遊景區開發公司總載。急得不行了,想及時的了解情況。」葉凡講道。

這個理兒倒是也充分,當然,對於三位同志來講。你葉老大即便是身邊伴上十個美女他們也會裝作沒看見的。

「情況查得怎麼樣了?」葉凡招呼他們坐下來,杜衛國趕緊進來收拾了桌子重新擺好了筷子。只是面對五個人,這菜就顯得太寒酸了。

而木月兒問道,「杜秘書,廚房有菜嗎?」

「有,冰箱里有。我馬上去再炒些。」杜衛國點頭道。

「我去吧,你們坐著商量事兒就是了。」木月兒此刻像個小女人進了廚房。

兵兵乒乒,不久,端上來了幾盤菜。

「木總,一起坐,我們也得向你彙報一下是不是?」包毅招呼木月兒道。

「我只是旁聽,可不敢搶了葉大老闆的風頭。人家嘛,大男子主義嘛。」木月兒笑了笑溫順的坐在了葉凡的身側。

「經過幾天努力,居然查出一條『大魚』來。」張強笑道。

「噢,有多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葉總,你絕想不到。這次搞事的主子居然是你們橫空集團的老對頭。」張強笑道。

「我的老對頭可是不少。」葉凡笑道。

「華夏機械集團總裁吳中寶同志。你想到沒有?」張強笑道。

「是他1葉凡臉馬上板了起來。

「沒錯,這次煽動兩鎮姓鐵的人家鬧事的就是他主使的。估計是想攪黃了你們大規劃的申請的事兒了。」張強說道。

「如果說是省內的同志搞事兒估計沒這膽子,畢竟這是天雲省的大事。

心裡總是有些發怵,如果說是吳中寶那就可以解釋了。因為,他的企業雖說在天雲剩但他是國資委直管的幹部。

跟天雲省挨不上邊。這估計是促成了他膽大包天的原因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沒錯,我們配合強哥當天晚上就展開了全面的調查。正好了,強哥那邊部隊正在進行拉練,強哥的手下可是身手也不低。這個,就當是夜間突襲演習了。當然,事急從權。我們採取了一些非常規手段。

在暗中抓了那天鬧事的十幾個傢伙后一審,終於審出了這次事件鐵家幾個帶頭人來。

我們又動手再抓,再審。這樣子層層剝解開來,經過幾道轉才查到是一個叫木方雄的傢伙身上。

此人居然是華夏機械集團下屬的紅江公司老總。不過,此人卻是不在國內,吳中寶留得有後手。

把此人支使到國外學習去了。至少得半年左右時間才會回來。真到那個時候估計你們的事也給攪黃了。

就是咱們查到他身上也無法考證是不是?而且,紅江公司只是掛靠在華夏機械集團旗下的,算不上是華夏機械集團的真正的子公司。

就是有責任也跟吳中寶這個總裁搞不上關係的。而且,木方雄的家裡人都搬到國外去了,想拿他們家裡人弄事也沒辦法下手。

吳中寶搞的好手段。只不過這次吳中寶註定要失算了,因為他遇上了他不能惹的主兒。

張強馬上把這事跟張雄談了,張雄利用一些特殊手段。呵呵,木方雄已經被我們抓回來了。

當然是逼著他回來的。因為嘛,既然他們要搞事兒,我們當然也得採取一定的手段。

除非這傢伙不想要家人了。國外又怎麼樣,咱們照樣子能辦到。

而木方雄認為自己只是慫恿了一些人罷了。而且,『土王爺』的事本來就是一個事實。

只是以前兩個鎮的鐵家人並沒拿這事當回事兒。木方雄在其中只是起到催發劑的作用罷了。

就是按法律論處他也最多來個輕判,而且,家人太重要了,所以,就回來了。

在我們強大攻勢之下。這傢伙最後沒頂住招出了吳中寶才是主使人。

只不過暫時我們還沒對吳中寶下手。畢竟這事挺大,吳中寶可是參照副部的高級幹部。

這事上我們得聽葉大你的意思了。」包毅說道。

「對了,你們整出這麼大動靜來,吳中寶會不會事先有覺察到了。如果沒有鐵的證據,你就是把木方雄給扯出來到時吳中寶也會矢口否認的。」葉凡問道。

「我們做得很秘密。在事沒有宣布前那些群眾我們派得有專人盯著的。

而那些人也害怕了,答應保密。至於說木方雄被我們拿下了自然不敢泄密了。

不過,吳中寶太狡猾了,木方雄手裡沒有一點證據。不過,咱們也不是傻子。採取了設套的辦法。」包毅呵呵笑道。

「噢,吳中寶可是一隻老狐狸。什麼『套子』能讓他鑽進來?」木月兒倒是好奇得很。

「反正不是那種『套套兒』。」姜軍居然開了句玩笑。

「哈哈哈……」葉老大帶頭髮笑,全笑開了。

「不正經1木月兒微紅著臉狠狠瞪了姜軍一眼。

「我沒啥不正經啊,我講啥了。」姜軍同志一臉的委屈埃

「姜軍,想不到你現在翅膀長硬了是不是?這事我得跟我的好姐姐珠麗提提醒兒了。不然,別被人什麼時候踹了就可慘了。」木月兒哼哼道,姜軍一聽,頓時啞火。臉上有些尷尬相看了葉老大一眼。

「不就是一個『套子』的問題嘛,講給珠麗聽也沒啥。反正該用時都要用的,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葉凡乾笑了一聲。公然支持起姜軍來。

「一群狼1木月兒羞紅了臉,一拳擂了葉老大一把。

哈哈哈……

群狼共舞。

「包毅,繼續講你的『套子』問題。」葉凡一擺手。大家停了笑。

「我們逼著木方雄打了電話給吳中寶,這邊自然做好了一切準備錄了音了。

吳中寶也沒想到只不過兩天時間就出事了。所以,在電話裡頭一直叮囑木方雄安心學習。

這邊並沒什麼事兒。只不過是一件普通人了一些利益之爭罷了……」包毅說道,順手拿出磁帶來,不久就傳來了吳中寶的聲音來。

「葉大,你說。有這個是不是吳中寶肯定脫不了干係了?雖說事並不是很大,但是,這事說大就大,說小就校把吳中寶搞臭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了。」包毅笑道。

「明天上午10點鐘張秘書長說是要開個會,歸納一下這兩天考察的一些間段性的問題。你們做好準備,把這事亮出來就是了。這次。絕不能再饒過吳中寶了。既然要搞事兒,就要把他揪出來才是。」葉凡臉色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葉大,我的任務完成了。晚上我就先告辭了。而部隊也要開走了。」張強說道。

「謝謝啦兄弟。」葉凡緊緊的握住了張強的手,說,「這一碗酒我敬你。」

「不,葉大敬我酒我不敢喝。這是我張強應該做的事,不管葉大在什麼地方工作。我張強永遠是葉大的手下。只要葉大一個招呼,張強天涯海角都會趕過來。」張強一臉的堅毅。

因為,葉凡幫他的太多了。就是肩上這少將扛扛也是葉凡差點拍了龔開河桌子才弄到手的。

「好,咱們兄弟倆共飲就是了。」葉凡一拍張強肩膀,兩人共飲一碗。

第二天上午10點,項目申請小組全體人員以及考察團的工作人員總計一百來號人濟濟一堂。

「在開會之前我先談談那天張秘書長下來之時發生了一些意外情況,使得我們的領導專家們餓著肚皮到下邊來考察。

我代表橫空集團向政務院領導以及下來的專家們表示歉意。同時,也為各位領導以及專家們的敬業精神所感動。」葉凡首先說道,站起來一個深躬身。

「意外倒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這些意外所產生的一些延展影響。

葉凡同志。雖說只是『土王爺』一個景點的小問題。但從這些小問題中也看到了橫空大規劃還是存在著一些急待解決的現實問題的。

就拿那天的事來說吧,如果鬧大了肯定會影響景點建設的。而景點建設也會影響到整個橫空大規劃順利進行。

所以,在規劃建設之前就要處理好這些事。不然的話,就怕這事越糾越大最後影響到整個大規劃建設。」張古慶一臉嚴肅,貌似有批評的意思了。

而且。也認為該是下手讓葉凡難受一下的時候了。張古慶憋了這麼久,為的就是今天。

「是啊,我們是下來考察的。從那天的突發情況看,橫空集團的大規劃的確存在著一些問題。

我想,像類似的問題估計還有吧。搞建設,土地糾紛,利益糾紛從來都是存在著的。

關鍵的就是處理,怎麼樣處理。在大規劃之時就要有這方面的涉及的內容才是。

不然,你們的大規劃就不完善。」專家組代表,工程院院士龔良成同志說道,直接的批駁起來了。

「呵呵,剛才龔院士也講了這是突發情況。什麼叫突發情況,意思就是不可預見性的。

而橫空大規劃涉及的內容,範圍之廣也是空前的。這麼大的建設出現這樣哪樣的問題也正常。

當然,我這樣子講並不是想推卸責任。領導跟專家們的建議是促進我們工作的催發劑。

出現問題並不可怕,我們可以根據問題隨時的修改我們的大規劃,完善我們的大規劃。」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