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背後的利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八十五章背後的利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已經上過省常委會了。現在我是正式的通知你我們這邊不同意搞橫空經濟區。因為條件跟時機都不成熟。這事我看你也沒必要再去操作了。我們這邊的態度很明確很堅決。」楊省長說道。

掛了電話後葉老大十分的鬱悶。

想了一陣子后掛了電話給寧志和談了這件事。

「滇南的同志不同意這件事還真有些棘手。」寧志和說道。

「我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如此的堅決著要阻礙橫空經濟區的誕生。這對大家來講都百利而無害的事為什麼他們不想干?」葉凡有些憤然。

「呵呵,那是你看問題的角度跟他們不同罷了。你想想,滇南省在橫空集團持有多少股份?」寧志和笑道。

「四成1葉凡說道。

「這就對了嘛,其實。你還是沒看透。橫空大規劃現在的發展喜人。

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橫空大規劃將徹底改變橫空集團的現狀。

而華夏機械跟西南電子氣現在老了,他們求穩當但想跟上你們的發展腳步那是不可能的。

五年後,估計他們就得拖你們的後腿了。你明白其中的道理了嗎?」寧志和說道。

「寧叔的意思是到時沾『仙氣』的是他們而不是咱們。而對於滇南省來講他們只持有橫空集團40%的股份而華夏機械跟西南電氣跟他們都沒關係。

那兩個集團直接上級是國資委。這其中就涉及到一個利益的競爭了。

滇南省那邊不想讓這兩個集團拿走了本該屬於滇南省的一些得益?

確切來講,還有國資委得到了好處。」葉凡講道。

「不錯,小葉同志的眼光長遠了很多埃不過,還有一點你沒看到。」寧志和笑道。

「還有?」葉凡問道。

「沒錯,你忘了我們天雲省是不是?」寧志和說道。

「可你們也是受害者啊,你們跟滇南省一樣不是也給他們兩家集團拿走了一部分利益了嗎?當然。目前這個只是假設五年後我們橫空集團發展到了令他們倆家都要沾邊的地步這個。」葉凡問道。

「呵呵呵,我問你。橫空經濟區如果真成立了,管委會總部會設在什麼地方?」寧志和笑問。

「那肯定會設在現在的橫空鎮將來的橫空縣了是不是?」葉凡隨口說道,「我明白了,這樣一來,天雲省可是佔了大便宜。而滇南省佔到的利益更少了。而且,橫空經濟區成立過後肯定得有管理班子,也就是橫空經濟區管委會。

而這個管委會的組成成員大部分都是天雲省的同志來接當。而國資委也有人員進入班子之中。

相對來講,滇南省在管委會中佔有的權力更小了。跟他們在橫空集團的話語權相比是大大縮水。」

「哈哈哈。講得好,就是這麼個理兒。滇南的同志不會無緣無故的不同意橫空經濟區的建立。

而其中牽扯著的無非就是利益之爭罷了。橫空經濟區的建立,反倒是減弱了滇南那邊同志的話語權。

如果沒有橫空經濟區只有橫空大規劃。至少,國資委那邊沒多少話語權。

而一旦加入華夏機械跟西南電氣,國資委的話語權增加了。而滇南省的話語權減弱了。

你說,他們不反對那才怪了。而且,相對於天雲省來講,國資委的加入雖說也分走了我們一杯羹。

但是,因為橫空經濟區絕大部分地盤建設在天雲剩就是華夏機械跟西志電氣兩個集團的地盤也在天雲省省內。

這個,是不是肥了天雲剩」寧志和大笑道。

「那這事寧叔肯定是要上馬的是不是?」葉凡笑問道。

「那肯定,橫空經濟區的成立有助於拉動天雲省經濟的發展。我們肯定是要促成的。

當然。先前還是以協商為主。希望滇南的同志會想通。如果他們實在不肯,我們只能動用我們佔有的股份優勢來拍板這事了。

當然,這樣一來,相當於咱們兩個省撕破了臉皮子。我當然是不希望看到如此狀況發生的。

但有些事總是協商無果的話只能如此了。」寧叔和說道。

「寧叔的意思是動用董事會否決滇南省的決定。而天雲省是橫空集團的控股方,有這權力決定橫空集團決定下來的大事?」葉凡問道。

「呵呵,你想是不是這個理兒。而且,在這件事上國資委也是既得利方。肯定會支持我們的決定的。」寧志和笑道。

「但願如此吧,不過。明天上午我們三家集團將在國資委的協調下坐一起談談合作的事了。

這又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橫空集團想當老大,另外兩家必然不服氣。

因為,他們有不服氣的理兒。因為,現在他們的發展得比我們還好。

怎麼樣說服他們又是一件麻煩事。」葉凡講道。

「生活工作,其實就是逐步的解決掉一個個麻煩的過程。這也是人生的一大樂趣。

其實,人活在世上,要不怕麻煩。有麻煩咱們解開就是了。如果都沒有了麻煩,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這個,也是好多精神方面空虛的人生活空洞的道理。」寧志和說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帶著喬圓圓去了喬家大院。

因為明天早上三家集團要進行協談,喬報國肯定得回家了。一見到外孫寶貝回來,喬遠山夫妻樂得不行了。

玩樂了一陣子,三人才進了書房。

「大舅哥,下去感覺怎麼樣了?」葉凡問道。現在跟喬報國關係改善了不少,葉凡也肯叫出這個『大舅哥』來了。

「馬馬虎虎還行。」喬報國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說道。

「什麼叫馬馬虎虎,不行就不行,行就行。」喬遠山臉一板哼道,「現在你是在跟你妹夫聊天,有什麼困難什麼問題提出來。畢竟在搞企業一塊上他比你有經驗。」

葉凡知道喬報國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吳中寶的班底還在,而華夏機械的黨委書記納買提林卻是只成精的老狐狸。

即便是看在喬家大院的份頭上暫時讓你舒服一點,估計小麻煩還是會搗鼓出來的。這天下事都是為了一個利益跟權力之爭。

而且,納買提林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上。其後台未必會遜了喬家大院多少。

果然,被訓了一句后的喬報國臉一陰,面現尷尬,想了想說道:「才下去不久,有些事總是有的。」

「講嘛報國,都是自家人。」喬遠山說道。

「這事講出來也解決不了。集團黨委班子中有七成的人都是吳中寶以前的班底。

集團在班子方面並沒有多大的調整,只是換了副帥罷了。如果要全面的按壓下來,我覺得應該適當的調整班子成員才行。

以前吳中寶很強勢,就是納買提林這個黨委書記都得讓著他三分。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這些人估計都會看納賣提林的臉色了。」喬報國說道。

「估計是納買提林這隻老狐狸又想著權力的事兒了。而且認為大舅哥你沒在企業工作過。以此來『麻煩』你了。」葉凡說道。

「刁難」不說改『麻煩』了。給喬報國留點面子。

「這的確是個現實問題,納買提林即便是老了,但是再老的人也不會放下權力的。」喬報國點了點頭,臉微微有點紅了。

「暫時來說吳中寶那批人應該不敢輕舉妄動吧,畢竟那天下去時也讓他們看到了喬家大院的隱性力量。」葉凡說道。

「不一定。」喬遠山突然微微搖了搖頭。

「也是,喬家大院的力量在上層。對於下邊倒是鞭長莫及。更何況,吳中寶那批人如果不是明顯的對抗。你也很難找到整治他們的理由。我是擔心這批人是不是有相當多的同志已經跟納買提林走在一塊了。」葉凡講道。

「個別應該有吧,不過,喬家大院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相信某些同志在選擇的時候總是要通盤考慮一下。而估計大部分同志現在還處於觀望階段。他們估計還存在著幻想,幻想著吳中寶還能東山再起。」喬遠山說道。

「要不然妹夫給說一下。通過吳中寶的嘴把這批人收攏過來。那樣一來,我對華夏機械掌控也會提速一些。不然,這需要時間。」喬報國終於還是講出了心中的話。

都到這份頭了,藏著掖著也沒必要了。

「這件事我再出頭就太不地道了。畢竟,吳中寶事件跟橫空集團有關係。

以前在國資委的調停之下已經解決了。再重提舊事不但吳中寶會惱羞成怒。

他倒沒什麼。關鍵是到時這事是國資委兩大巨頭跟我聊著協商解決的。這樣一來,我葉凡豈不成了無信的小人。

國資委對橫空集團的管理雖說只是業務上的一些監督跟指導。

但是,每年也能從他們那邊弄到一些配額。真鬧僵了的話今後還想要支持就麻煩了。

而且,他們還會影響到大舅哥你的企業。所以,吳中寶那一頭沒必要了。

再說了,人一走茶主涼。那批人暫時只是觀望,也未必會真肯聽吳中寶這個過氣的同志的話了。

所以,從內部入手說動他們才是最關鍵的。」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