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八十六章喬遠山板臉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八十六章喬遠山板臉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些我當然知道。」喬報國有些鬱悶的點了點頭。

「內部也需要一段時間,我看,也可以從外部來分化。」喬遠山說道。

「爸的意思是從橫空經濟區入手?」葉凡一聽就明白了。

「沒錯,一旦橫空經濟區成立。華夏機械差不多就成了經濟區的一個下屬企業罷了。

不管華夏機械集團的同志怎麼樣想法,事實如此。而橫空經濟區管委會對華夏機械有著不爭的管理權。

哪位同志真搞得過火的話葉凡你可以出手整治一下。這樣一來也是名正言順。

而且,可以通過管委會對華夏機械黨委班子進行適當的調整。就是國資委那邊也不好講什麼。

如果連一點權力都不肯下放給管委會了,那這管委會還設來幹什麼。

更何況,你跟高一天主任的關係擺在那裡的。其實,部里大部分工作都是高一天這個常務副主任在主持著的。」喬遠山那是薑是老的辣。

「爸,橫空經濟區的成立現在遇上麻煩了。」葉凡說道。

「志和同志不同意?」喬遠山一愣,問道。

「不是,寧叔倒是很支持。就是滇南省那邊的同志有些想法。」葉凡講道。

「嗯。」喬遠山應了一聲。

「要不爸給滇南的同志打聲招呼,相信他們還是會聽幾句進去的是不是?」葉凡問道。葉凡是不想跟滇南的同志撕破臉皮,那樣子大家擱檯面上都沒意思。

「有志和同志支持著你還有什麼辦不下來的,你就別指望著我能開口了。

這些話我不好講得,我是干組織工作的,干涉這一塊上有些不合時宜。

而且,不小心就會落人口矢。」喬遠山說著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笑道,「這事估計你已經有想法了是不是?」

「呵呵,爸也看出來了。我只是不想用這極端的手段罷了。」葉凡把抬出董事會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你呀你,顧慮太多了。常委會上為什麼經常會出現舉手表決的結果。

這就是因為意見不統一嘛。事事都能協商出結果了的話這世上就太平了。

滇南省的同志有他們的想法,而你們有自己的想法。其實,說直接點。

他們只看到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你們的利益了。而建立橫空經濟區是大局,既然他們不仁,你們還義什麼?

好多事都是相對來講的,同志們都過得去。一旦利益之爭走向尖銳之時,只能用既定的規則來解決了。」喬遠山說道,「而且,你也不要把滇南的同志的心胸看得如此的淺顯了。

就是你抬出什麼來把這事硬性的敲定了下來,相信他們也會想通的。

至於說你講的撕破臉皮,那是不可能發生的。滇南省的陳楊兩位同志這點胸襟都沒有的話也不可能能走到今天了。

葉凡,不要盲目低估領導的胸懷。如果低估了那隻能說明你自己的胸懷還不夠大。」

「呵呵呵,我如果有爸的胸懷的話豈不是早到高位了。」葉凡笑道。

「你小子也真是的。」喬遠山也給逗樂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不過,報國剛下去,是要做出點不同於以往的成績來才行。這一點你是體會最深的。不然,會讓人瞧不起的。」

「這事我已經有些眉目了……」葉凡把津門港的事說了一遍。

「平峰同志講得沒錯,要爭取到津門那批訂單。橫空經濟區成立要走在前面。

而且,最好是能走在橫空大規劃的前面就更為完美了。一旦橫空經濟區成立,你們的氣勢又將上一個新的台階。

去競標或者人家想對口支援你們,當然也有個合理的理由是不是?」喬遠山說道。

「我儘力。」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大舅哥一眼,說道,「大舅哥,對於三家集團納入橫空大規劃,華夏機械那邊有什麼想法?」

「我當然沒意見,不過,我發現納書記好像有些想法。而且,聽說納書記最近跟西南電氣那邊聯繫緊密。

他還親自跑了一趟,當然名頭都是幌子。我在想,他是去西南電氣跟顧友全以及烏雲山商量事兒。

我叫人暗中打聽了一下,估計就是跟咱們三家集團合作有關係。

對於納入橫空大規劃之中,他們有想法。而且,一旦納入,必將以橫空集團為主。

因為,橫空大規劃是你們搞出來的。這是不爭的現實。」喬報國說道。

「烏雲山以前跟吳中寶關係很鐵,他們兩個跟我打過多次交道。

不過,最終他們都很鬱悶。強烈反對納入橫空大規劃之中烏雲山絕對是個強勁的阻力。

而納買提林的態度估計還會趨向軟化一些。當然,這並不是講納買提林態度有變化,而是指此人的行事做事風格跟烏雲山是不一樣的。

至於說西南電氣的黨委書記顧友全我倒是很陌生,跟他基本上沒打過什麼交道。此人倒是個什麼路數,我是不清楚。」葉凡講道。

「你雖說跟他沒交道,可是別人卻是恨你如骨。」喬報國哼了一聲。

「這倒怪了,即便是兩個集團利益之爭也沒必要對我恨得如此吧?都是工作嘛。」葉凡有些疑惑看了大舅哥一眼。

「你別以為我是在聳人聽聞,你估計還不清楚顧友全是什麼人了。」喬報國略顯得意的還摸了一下沒毛的下巴。

「噢?」葉凡看著他。

「京城那個顧天龍顧家你應該不會陌生吧?」喬報國說道。

「當然,那段梁子結得很深。難道顧友全跟他們有關係?」葉凡總算是明白了一點。

以前顧天龍給自己搞得由大軍區司令位置下提前退了下來,而孫子顧俊飛現在成了不能『人道』的癱瘓人。

就是顧天龍的大兒子顧峰山,當時時任南福省黨委副書記的顧峰山也因為兒子的事整進了國家宗教部門工作,當了一閑官。

「沒錯,顧友全就是顧峰山的隔代堂弟。顧友全的父親顧遠亭是顧天龍的親弟弟。

這事兒我本來是不怎麼清楚的,後來納書記往他們那邊跑了一趟過後我就上心了。

託人捋順顧友全家裡的一些關係,這一捋還真捋出個大消息出來。」喬報國說道。

「那這樣子看來,顧友全才是你們納入橫空大規劃的最大阻力了。而烏雲山納買提林都有自己的一些利益方面的想法。」葉凡點頭道。

「那是肯定的,明天上午的協商會議估計有一場好『斗』的了。你要做好準備。估計,這事真要納入的話阻力太大了。我覺得希望不是很大。」喬報國說道。

「誰要阻了我的希望,我不介意踢了他。」葉凡氣勢大作。

「踢不完啊妹夫,他們三個是兩大集團的掌舵人。就我一個人支持太力薄了。而且我剛到那邊,話語權很弱。關於這事我本來也跟納書記溝通過。不過,那隻老狐狸是藏得滴水漏的。」喬報國說道。

「你是怕事了吧。」葉凡忍不住譏諷道。

「我怕什麼?」喬報國惱了,雖說近來跟葉凡的關係有所改善。但喬報國心裡還是有些堵得慌。自然是葉老大的光華讓喬報國有著很大的壓力感。

「你就怕自己屁股坐不穩當而不敢得罪那些傢伙罷了,這事不管怎麼說,橫空經濟區成立也是為了你好。所以,你得旗幟鮮明的支持我的工作。」葉凡大氣勢上來了,壓制著喬報國。

「我無所謂,你們成不成立關我屁事。而且,你也別講得太好聽。

為我,為你自己才是最主要的。這橫空經濟區成立了,你葉凡同志坐上了管委會主任位置,高高在上。

我喬報國到時就是你的手下了。怎麼樣,痛快了是不是?」喬報國大惱了。

「痛快了,那當然。不過,這橫空集團我已經呆了快兩年了。我走後還不是你的,我葉凡為你鋪路,你居然不識好歹。

大不了一拍兩散,我也不想成立經濟區,我搞的橫空大規劃已經夠充實我的政績了。」葉凡冷哼道。

發現喬遠山居然在一旁不作聲,也不曉得自家這個老岳父心裡要想些啥兒。

「那是你的事,我無所謂。」喬報國哼道,好像以前給葉凡壓下的火氣兒今天又暴發了。

「爸,既然咱們的喬大公子這種態度,我也沒必要再談下去了。

有什麼意思,一點屁事不敢站出來支持我。難道我葉凡天生就該為大舅哥奔忙著。

喬家大院的威風哪裡去了,我覺得他也沒必要如此的過於小心。

高調又怎麼樣,就要讓那三隻老狐狸看到喬家大院的大炮不是虛設的才是。

雖說我講的話有些過激了一些,但這是事實。如果在明天上午的事上你喬報國同志都不支持我了,我一個人單挑三隻老狐狸。那有得玩了。」葉凡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講著講著又來氣兒了。我實在想不通,你們兩個這脾氣怎麼能走到今天。

你看看,這符合你們兩個現在的身份嗎?像兩個街頭混混似的還對哼了起來。

一拍兩散,誰得利益了?誰也甭想給老子撂了挑子。報國明天的事必須齊心支持葉凡。

你們兩個齊心威力才能發揮出最大來。不然,喬家大院還真給人看笑話了。

外人尚能齊心,你們兩個居然如此的內鬥。你們這是想幹什麼?」喬遠山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