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八十七章狂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八十七章狂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爸,我有些上火了。」喬報國頭微微有些低下了。

「我也過火了一點。」葉凡說道。

「你們得好好商量一下怎麼樣對付三隻老狐狸才對頭。而且,現在的顧家已經從當初顧天龍退下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顧峰山時任省長,顧友綱升南海艦隊副司令員,中將軍銜。顧家在軍政兩塊都有人。

已經漸漸的重新擠身於京城二流家族頂峰了。咱們喬家有人講得好,擠進了第一流家族。

其實,咱們在一流家族中也是處於最底層的。跟顧家相比也強不了多少。

跟頂層家族相比咱們還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喬遠山口氣平和了下來。

「這個我們清楚,我們也不會妄自尊大的。」喬報國說道。

「你能明白就好,當然,該有的氣勢還得有。為什麼說權威官威,威信也是一種潛在的能力。一個軟軟乎乎的人是很難成就大業的。縱觀古今,凡能成大事者都是有著大霸氣的人。」喬遠山說道。

「難怪爸的霸氣這麼足。」葉凡笑道。

「別在這裡亂拍馬屁,我乾的這工作就不允許我有太多的霸氣顯露。」喬遠山笑哼道。

「我們可是面對你就發怵,還說沒霸氣。真再來點霸氣的話我們還不得尿流了。」葉凡笑道開起了玩笑,輕鬆一下嘛。

哈哈哈,三人都笑了。

幾人又扯了一陣子,吃了夜宵後葉凡全家回紅葉堡。

不過,剛回到紅葉堡李強就過來了。

「看你臉色,好像有事是不是?」葉凡問道。

「先生,你快去看看那條小蛇。」李強說道。

「怎麼個情況。」葉凡一邊往千生缽走去一邊問道。

「小蛇突然好像發瘋了似的,急得海霸都暴跳如雷了。」李強講道,二個匆匆進了建在千生缽上的房子里。

發現厲無崖兩老也早就到了。

「怪事了。」紅邪摸著下巴上的鬍子相當納悶的看著池子里。

葉凡發現,有著四條腿的那條小蛇好像狂燥了起來。在水池裡左右折騰著好像不想呆水池裡了。

「是不是你們給它吃了什麼吃壞了肚子?」葉凡看了看問道。

「沒有。以前喂什麼今天也是喂什麼。如果說是吃壞了以前怎麼沒事兒?這事還真是邪乎了。」紅邪搖了搖頭。

「它好像很不安,一直要出水池。到底是什麼原因,真是怪了。」厲無涯也是滿腦門的疑惑不解狀。

葉凡施展開鷹眼的透視功能全面的掃描著小蛇,發現其蛇身體內並沒有什麼異狀。

就在這時候,見葉凡站水池邊。小蛇又狂燥了起來,拚命的掙扎著要撲過來。而海霸愣是用它的腿兒把小蛇又壓了回來不讓它亂爬。

葉凡心裡一動,內氣一出把海霸的腿給壓住了。小蛇失去了控制,尾巴跟後腿在水池裡一鏟,居然整隻蛇跳將了過來。

眼前一晃就到了葉凡面前。

葉凡伸手一吸就把這傢伙給拿捏在了手中。

又發生怪事了,小蛇居然一下子像纏麻花身子在葉凡的手腕上繞了幾個圈。而蛇頭居然在葉老大的手掌上舔著。

「它好像對你並無惡意。」厲無涯說道。

「嗯。難道是想我了?」葉老大自得的說了一句。爾後手放開了小蛇,小蛇居然在葉老大身上爬了起來,像壁虎一般.

而且,不時的伸出舌捻子在葉凡身上舔著,好像葉凡就是一可口的美食似的。

「寶貝,安靜些。」葉凡摸了摸小蛇腦袋,這傢伙好像真的安靜了下來,居然在葉凡的腰部圍了一轉過後腦袋別在葉老大皮帶上貌似要睡覺了似的。

「嗷嗷……」海霸這個稱職的『母親』可是不幹了,朝著葉老大憤怒的叫了起來。

這傢伙塊頭大。叫起來聲音是很響亮的,幸好葉老大這水池周遭有隔音措施,不然還真會嚇壞了人的。

「叫叫叫,叫個屁。再叫老子修牢。」葉凡揚起掌來,海霸一看,嚇得趕緊把頭埋進了水裡不敢吭聲了。

因為,它可是知道葉老大的厲害的。當初可是差點被葉老大整死。

一個小時后,小蛇給葉凡擱在了海霸身上才離開的。

「呵呵呵,這畜牧不會人語。心裡有什麼想法講不出來。不過。這小蛇好像跟你蠻親密的。

我想,這隻小蛇是費青山從水晶島上弄回來的蛇蛋孵出來的。而當初你又相助它從蛋殼裡出來了。

是不是頭個看見你產生了親密感。」厲無涯笑道。

「我想會不會葉凡也去過水晶島,所以,帶有水晶島的氣息。讓這小蛇有種認同感。」紅邪有自己的看法。

「這蛇會不會是那隻傳說中被九指神道偷走的蛇魅下的蛋?」李強突然冒出一句話,頓時,葉凡三人。

「哎呀,還真有可能埃」紅邪一拍腦袋瓜。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你說,如果那隻蛇魅如果還沒死的話,是不是跟這隻小蛇有著一些心靈上的感應。沒準兒靠著它還能找到九指神道的九妙島。這倒不失為一條很重大的線索。」厲無涯說道。

「有道理。」葉凡點了點頭,看著那隻小蛇眼神火熱了起來。

「二位前輩, 一旦有空瑕,我們去勃海一行,到時帶上這隻小蛇。

不過,到目前能承受兩位前輩打鬥的假腿材料還是找不到。即便是發現了九妙島,我想,也太危險了。

沒有二位前輩相助,我們力量太弱了。」葉凡講道。

「嗯,而且,維基斯那邊的拱陰教又蠢蠢欲動。現在咱們大批高手都在那邊,只有等那邊的事解決掉把高手抽回來,爾後才有力量去九妙島。」厲無涯說道。

「材料材料啊,到哪兒找去?」葉凡十分的苦惱,這個,一點線索都沒,還真是難以下手了。

「這事咱們坐一起商量一下,反正天也不晚。」厲無涯說道,於是,朱真真當起了泡酒女,三個大老爺們大馬金刀坐在竹椅上擱了一圓桌子在樹林子里喝起小酒來。

朱真真現在跟厲無涯的關係漸入以前的佳境之中,頗有股子新婚夫妻味兒。

「材料的事沒有線索,我看暫時就不聊這個了。不過,現在紅前輩交待我的事還沒完成,這事我一直牽挂著也煩人。前段時間一直在想這事兒,我想,咱們不如演場戲怎麼樣?」葉凡喝了一小杯酒,說道。

「演戲,怎麼演?」厲無涯一愣,問道。

「一葉大師不是有個徒弟叫張倩倩,還是帶髮修行的。長得也蠻漂亮的,前次跟橫斷家比武時她有跟著師傅來一趟,所以,那個時候就認識她了。而且,走時還留得有電話。」葉凡笑道。

「哈哈哈,你是想通過她把一葉給勾出來。爾後演場戲給一葉看。不過,這戲怎麼演?」厲無涯一臉的曖昧。

紅邪這老傢伙覺得有些尷尬,坐一旁裝著喝酒,其實,葉凡早看到這傢伙耳朵都快豎起來了。

「我出面邀請她們到橫空的通天山玩玩,那邊不是出了個古墓。

故意的透露說裡面可能有關武功一塊的事。勢必引起一葉師徒倆興趣。

到時套出她們過來的路徑圖。而且,故意的整出個地點來講那個地方好玩什麼。

到時,張倩倩肯定會纏著師傅經過那地兒。咱們的好戲就上場了,到時,嘿嘿,你們倆老前輩不是可以出場了。

整個女滴出來裝著對紅邪前輩感興趣似的追殺。如果給一葉大師看到心裡會怎麼想。

如果一葉大師不理睬,說明她對紅邪前輩已經死心。如果理睬必會相救。到時不就圓滿啦。」葉凡笑道。

「不妥不妥1想不到紅邪馬上搖手。

「怎麼不妥當了,我覺得這法子好像不錯嘛。到時,沒準兒一葉還會吃醋。這麼一來,你們的好事兒不就成啦。」厲無崖居然乾笑了一聲。

「真是個餿主意。」一旁正倒酒的朱真真白了兩人一眼,說,「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只不過高手女子可是難找埃」

「找啥,裝就是了。」厲無涯說道。

「不能用女滴,我不同意。」紅邪態度堅決。

「只有用女子才更能準確的試出一葉大師的心是不是?」葉凡問道。

「你們不曉得……」紅邪居然臉紅了。

「噢,這其中難道還有故事?」厲無崖問道。

「你們不知道,這事如果演成了當然可行。不過,事後的話估計一葉會跟我計較好長時間的。會講我不相信她,還用女子來試什麼。到時,我這,呵呵,也難受是不是?」紅邪嘶嘶吐吐的講了出來。

哈哈哈……

咯咯咯……

就連朱真真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算啦,不用女滴就不用,乾脆我自己上常你我不是有仇嗎?到時你被我干倒在地滿身鮮血。而且,真真跟我一起上陣。這樣子也能激起一葉的憤怒是不是?」厲無涯說道。

「不要那麼慘吧?」紅邪居然用了哀求口吻。

「不慘不行埃」厲無涯說道。

「那多丟人,到時,這個,不好向一葉交待是不是?」紅邪說道。

「有啥不好交待的,到時她救了你過後早晚會明白了是在演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