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章一葉上勾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章一葉上勾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就好!既然華夏機械集團兩位負責同志都答應了。臨來之時相信關於這個問題你們也上過集團班子討論過了。那相當於現場拍板了是不是?」高一天還真是厲害,逼了過去。

「沒錯,是上過黨委班子了。咱們兩位都同意,相信同志們也能想得通的。」喬報國點頭道。

「那華夏機械集團納入橫空大規劃之中就這樣敲定下來了,部里會在這二天內正式發文公布此事了。」高一天抓住時機馬上定拍,讓納買提林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

而顧友全跟烏雲山不吭聲。

「你們兩位同志呢?」高一天又問顧友全烏雲山兩人道。

「這事我們現在沒辦法答應,我們覺得還是我們集團自己dl干來得好。而且也相信,某些同志一定會後悔的。不過,後悔這世上可是沒有後悔葯吃的。」顧友全這話當然是沖著納買提林說道。

三人都商量好了的,納買提林居然臨時頭沒頂祝自然讓顧友全心裡相當的惱火。

不過,納買提林心裡有愧也不敢反駁這話。只好鬱悶的微微低頭裝著沒聽見。

「呵呵,我希望橫空大規劃能幹出成績,也希望華夏機械的決定是正確的。不過嘛,我們也認為自己是正確的。」烏雲山的話有兩面平和的意思,不如顧友全犀利。

爾後,在高一天主持之下兩家集團簽定了一些合作協議。

「哈哈哈,顧友全這條老狗晚上不曉得會不會回去吐血了。」走出國資委后蓋紹中意氣風發。

「吐吐更健康嘛。」葉凡拉長聲音笑道。

「老弟,既然西南電氣如此的不識好歹,哪咱們就要狠狠的『痛打』他們才行。咱們要讓他們看到,失去了橫空集團這顆大樹依靠,他們會越來越慘的。」蓋紹中冷冷哼道。

「相信他們難過的日子不久就會來到了,這次談判他們連高主任也得罪了。國資委那邊稍微動點手腳,減掉他們一些配額還是有這個權力的是不是?」葉凡乾笑了幾聲。

「減得好埃」蓋紹中臉一板,這傢伙的狠礪面又顯現出來了。

「報國,我最近身體很不舒服。估計是老毛病又患了。剛才我已經向高主任請了假,這段時間集團就由你照看著。你作決定吧。」納買提林不想眼看著集團跟橫空集團掛牌納入的那一天,乾脆施了個『病術』回家『休息』一段時間。當然,也是不想見到顧友全跟烏雲山。

「那納書記可得多注意身子啊,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不過,放心,你回家這段時間我會隨時打電話向您彙報工作的。」此刻的喬報國當然是狂喜,你丫滴不在時老子就好整理班子了。不過,這貨臉上表現得很尊敬樣子。

「大事給我講講就是了,彙報談不上。」納買提林應著鑽進車子走了。

「慢走啊納書記。」喬報國親自過去給他開的車門。這當然屬於高級別享受了。納買提林心氣兒也舒坦了一點。

晚上一回去,葉凡把兩老招了過來。

笑道:「這事成了1

「演戲定在什麼時候?」厲無涯居然十分的興奮。

「我是騙張倩倩說青雲山晚霞特別好看,我們下午就得趕到青雲山候著。估計黃昏前就可以『演戲』了。」葉凡笑道。

「呵呵呵,葉凡,你這騙小姑娘的本事還不賴嘛。」紅邪邪笑道

「人家是此道中高手。」一旁的朱真真的譏諷著笑道。

「馬馬虎虎,馬馬虎虎啦。」葉老大臉皮一僵,尷尬的笑了笑。

第二天下午,青雲山的景色著實很迷人。

一個中年很有風韻的尼姑帶著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帶髮漂亮女子緩緩往青雲山山頂而去。中年尼姑就是峨嵋派的一葉師太,而那年青女子就是其徒弟張倩倩。

「師傅快點嘛,要不就錯過了看晚霞了。」張倩倩可是有些急了。

「你呀你,都二十幾的人了還是長不大。以咱們的腳力,看上去慢實則快,有什麼趕不上的。你看,不是馬上就到了。」一葉大師指著山頂笑道。

「我著急嘛。」張倩倩嘟了一下嘴。

「你可能是著急著去瞧你那葉哥哥吧?」一葉師太疼愛的摸了一下徒弟腦袋,笑道。

「我不來了,師傅又取笑我了。」張倩倩俏臉兒微微有些紅了。

「沒鬼的話就別東張西望的,這周圍沒有人。」一葉大師笑道。

我不是人嗎,躲在不遠處的葉老大看著這師徒倆不由得心裡有些鬱悶。

以葉老大現在的功力,再加上水功在身上裝扮了一下,一葉師太十二段位的身手根本就發現不了他的。

「我哪有鬼,心裡敞亮著。」張倩倩特地挺了挺她那對發育良好的堅挺胸脯,雖說下邊『底盤』不是特別的大,但上頭可是很尖挺的。頂得上衣都快被戳穿了。

咕嚕,葉老大不由得吞了把口水。

「你看你,像做賊一樣。不過,那個葉凡聽說是橫空集團總裁,人家可是結婚有老婆孩子的人了。

你可別給他騙了。現在的男人啊跟我們那個年代是不一樣了。面對姑娘,特別是漂亮的姑娘,那嘴甜得如像是擦了蜜一般。

別以為他會有多好心叫你去欣賞通天山景色,還有那什麼精絕古墓有什麼秘笈,真有秘笈的話人家早自個兒留下了。

哪還會讓你去學習。除非是一些沒用的破爛貨。」一葉大師說道。

老子人品有那麼差嗎,葉老大又被鬱悶了回。

「不會的師傅,葉哥哥很好滴。人家長得帥氣武功又高,連橫斷天河這種人都給他干倒了,真英雄埃張無塵大師完成不了的事他居然完成了。而且,人家還那麼年輕。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年青一輩人中的第一高手了。」張倩倩可是不樂意了。

「你還真有些危險了。」一葉大師說道。

「有啥危險的?」張倩倩不解的問道。

「你看你這說詞可就有些問題了,什麼帥,那個葉凡也敢稱為帥嗎?就他那長相,普普通通一張臉嘛。跟張學友相比差得遠啦。」一葉大師說道。

老子真比張學友差太多嗎?葉老大繼續鬱悶。

「他就是帥嘛,張學友算什麼?人家葉哥哥可是大高手,那氣質,估計是個姑娘都喜歡。」張倩倩哼哼道。

「厲前輩,目標快進圈了,可以開始『演戲』了。」葉凡跟在這師徒後邊用的是傳音入密,這玩意兒還真是好。隔著二三里都能傳音過去,而且,不用擔心被外人截聽去。

「紅邪,今天看你還往哪裡跑。還不交出一水尺來,這裡今天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厲無涯的聲音特別的響亮,自然是講給一葉大師聽的。

接著就傳來啪啪劇烈的打鬥聲。

「姓厲的,愧你還稱什麼儒士。我看狗屁不是,我紅邪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那東西的。作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要不是你們兩聯手,老子會這樣子嗎?一對狗男女,哈哈哈……」紅邪好像受傷很重,在作垂死掙扎。

叭地一聲震響,樹林子里頓時倒下了兩顆大樹。

「還敢嘴硬1厲無崖冷笑著,估計是在連連出手了。

「師傅,好像有人在打架。」張倩倩臉上表現的並不是驚慌而是興奮,好像打了雞血一般小臉兒都紅了。

哪曉得一葉大師沒應早就身影一閃進了樹林了里。

「等等我師傅。」張倩倩叫道。

一葉大師突然轉身說道:「你別過來,林中那個人很厲害,師傅過去偷看一下。」

張倩倩一聽,是停下了腳步。不過,一葉大師身影剛沒在樹林子里,張倩倩躡手躡腳跟進去了,看得葉老大直想發笑。

「真真,咱們再斷他一隻手再說。」厲無崖此刻猙獰著臉,跟朱真真抬腿又往滿身是血的紅邪身上蹬去。

紅邪還真是天生的演員,那身狗血給搞得全身都是。而且,蓬頭散發的像個瘋子,葉凡都快捂著鼻子了,肯定臭嘛。

一葉大師靠近了在觀察著。

叭叭叭叭……

紅邪好像失去了反手之力,不過,還在拚死的掙扎著。不過,被厲無涯夫妻給踢得七撞八跌的饒是可憐。

,葉老大出手扯了紅邪一把,這傢伙一屁股就摔砸在了一顆大樹下。

紅邪心裡正惱火了,心說這演戲也得注意著點,別變成真打了,對了,誰偷襲老子。

而一葉大師藏身之地離紅邪就幾米遠,她是專註著盯著紅邪,估計是在鑒別是不是她以前的情人紅邪。畢竟兩人幾十年沒見了,再加上紅邪現在的慘狀,一時不好看出來。

「一葉,我保護不了你送的東西了,就讓它碎了吧。」紅邪從身上摸出一玉件爾後就要擊碎。

「真是紅邪,埃」一葉大師再沒猶豫,身影一晃拿起兩個石頭狠狠的攻擊向了厲無涯。

這邊一扯就把紅邪給扯著往樹林外跑逃去。她曉得厲無涯的厲害,幸好他們一對也受傷了,不然,鐵定連自個兒也給栽進去了。

「快跑。」見張倩倩跟來了,一葉大師也帶了一把,抱著紅邪狂逃而去。

「嗯,人呢,追。」厲無涯夫妻追了出來,瞎找了一陣子爾後朱真真說可能下山了,於是,兩人朝山下狂追而去。

「紅邪,真是你嗎?」一葉大師抱著雙腿已斷的紅邪,悲痛的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