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一章火冒三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一章火冒三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啊,是……你是誰?」紅邪睜開了眼。

「我是一葉啊,羅一葉埃」一葉師太哭著說道,這邊手忙腳亂的從包里掏出葯來包紮著。

「唉,真是一葉,唉,我老了,我不行了,你還是趕緊走吧。不然,厲無涯那狗賊回來連你都跑不掉了。」紅邪嘆了口氣,嘴裡吐出一口狗血來。那當然是葉凡借用了電影技術用小包包藏在他嘴裡的。

「紅邪,邪哥,你別這樣講,要死咱們一起死去。」一葉師太說道,把一旁嚇呆著了的張倩倩一推,說,「你趕緊跑,有多遠跑多遠,最好是回到你家裡去。」

「我不走師傅,我打電話叫爸帶兵過來抓了那個什麼狗賊子厲無崖。」張倩倩說著就掏出了電話,晃了晃差點要把電話給砸了,因為,這裡沒信號。

「快走。」一葉師太臉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不走,要走一起走,不然,全死在一塊也好。」張倩倩這女子還真是執著。

「那趕緊送醫院。」一葉師太說道抱起紅邪就要跑。

這當然不能去醫院了,一去不就穿幫了。

「哼,還想跑。」厲無涯夫妻從下邊冒了出來,前後夾擊站著。

「厲無涯,你跟紅邪打了這麼多年,你放過他吧。你要什麼都拿去,拿去。」一葉師太哭著說道,知道打不過他們兩個的。

「別跟這對狗男女講屁話,你就是給他他們也會殺人滅口的。你還是趕緊走,我拖住他們。」紅邪掙扎著。

「要死一起死。」一葉師太叫道。

「我跟你們拚啦。」張倩倩居然先沖了過去。不過,被厲無涯一巴掌就給甩得暈倒在了外邊的草地上。

「倩倩。」一葉師太痛苦的叫著,撲向了厲無涯。

不過,被人一扯就回來了。

「啊,是葉大師,你來得正好了?」一葉師太睜眼一看居然是葉凡這個連橫斷天河都打殘了的高手。臉上頓時是狂喜。

「大師,呵呵,剛才……這個……」葉凡有些不好意思,準備揭秘底了嘛。

「有什麼事先把厲無涯料理掉再說,此人太可惡了。」一葉師太急道。

哈哈哈……

葉凡厲無涯朱真真全豪笑了起來。

一葉師太一看,貌似明白了,指著葉凡道:「你們是一夥的?而你騙倩倩過來就是為了這些?你們懷疑那一水尺在我身上是不是?」

「大師誤會了……」葉凡把話乾脆全挑明了。

「紅邪,他們講的是真的?」一葉師太臉通紅著,憤怒的看著紅邪。

「這個……那個,呃……」紅邪摸著腦袋。一臉的尷尬相。

「這好像不像你紅邪的風格吧?」一葉師太鐵青著臉。

「對不起一葉,他們硬是要說要試試你。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你無情我也沒必要再記掛著了。所以,所以……」紅邪吶吶道,「都是我的錯,我錯了行不行?」

「混蛋。」一葉師太氣得叭地一聲甩了紅邪一巴掌抱起張倩倩就要離開。

「你還真是無情之人,紅邪前輩看錯你了。」葉凡突然冷哼道。

「我無情,你們合夥來騙我。我一葉苦等了他多少年。從二十歲到現在都成老太婆了,你們還敢講我無情。你們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一葉師太激動了起來。

「唉。你不知道。我也在一個山洞中發現他們倆的……」葉凡把當時的慘狀講了講,「你說一葉大師,以紅邪那種狀況有臉來見你嗎?

他是不想害了你,所以。我們三人一直勸都沒用。這次我是硬逼著他『演戲』試試你的。

如果你認為我們作得不對,我們三個向你賠禮道歉。不過,希望你能諒解他。

其實,這麼多年下來。他過得很苦。現在連雙腿都沒了,唉……」

一葉師太轉身過來了,雙眼流淚了狠狠的瞪著紅邪。

嗚嗚……

一葉師太再也忍不住了。哭著衝到紅邪面前雙拳敲打著紅邪那寬厚的胸脯。而紅邪早就穿上假肢了。

良久一葉師太才停止了下來,相當不好意思的擦巴著臉上的淚珠子。

「太精彩了。」一旁的張倩倩興奮的拍起了手掌。

「鬼丫頭,拍什麼掌。」一葉師太不好意思的訓了徒弟一句。

「不過師傅,這個殘廢老頭,長得又這麼難看,滿臉刀疤的,咱們走,不理他。」張倩倩轉爾一句話差點氣炸了紅邪的肺。

「我們有精絕國的武功秘笈埃」葉凡趕緊說道。

「鬼才信了,你葉哥哥也是個大騙子。肯定就是騙我們來看戲的。哼哼。」張倩倩氣得跑到葉凡跟著,一腳踩下,葉老大直呲牙,可是連痛都不好意思叫。

「看你還騙人,騙子。」張倩倩連踩了好幾下才泄了氣回到師傅身旁,看得一葉師太直冒汗,要是真惹毛了這個年輕人還了得,自己師徒倆可是不夠看滴。

完啦,不曉得腳腫了沒有,葉老大在心裡悲哀的想著看了看腳。頓時放心了,幸好有內氣護著,不然,還真會給張倩倩給踩腫了滴。

「一葉,你還俗吧。」紅邪鼓足了勇氣。

「這些咱們回紅葉堡慢慢聊怎麼樣?」葉凡提議道,一葉不肯去,不過,被朱真真一勸,也就跟著去了。

不過,一進紅葉堡一葉就不理紅邪了,急得這老傢伙抓耳撓腮的像只老猴子。

「別急嘛前輩,一葉大師的心態還需要時間慢慢磨合一下。這心結一解就好了。」葉凡勸道。

「這個怎麼解?」紅邪問道。

「堡里有這麼多女人,總是有辦法的是不是?至少,她肯跟著進來就是成功了一大半。只不過一時抹不開面子罷了。」葉凡笑道。

「女人心,難測,這比練功更難百倍。」紅邪苦著個臉。

「哈哈哈……」葉老大等人全笑開了。

一回到橫空集團,葉凡再次去了滇南省闡述了自己要求建立橫空經濟區的立常

「葉凡同志,這事我電話里已經跟你講明白了。你就不必要再嗦什麼了,回去好好把橫空集團搞起來就是了。」楊省長顯然有些不滿意了,覺得葉凡是在死纏爛打。那手指頭在桌上有節奏的叩響著,以發泄心中的不滿。

「楊省長,現在華夏機械已經同意加入了。滇南的同志們為什麼就想不通這個?」葉凡問道。

「你可以跟華夏機械集團聯手競標就是了,沒必要納入橫空大規劃之中。

這一納入麻煩事是相當多的,我們擔心會攪動橫空大規劃以免出現什麼意外情況。

省委的意思就是一心一意發展橫空集團就是了。當然,你講的橫空經濟區那是以後的事了。

不是我們不同意,是因為我們認為時機還不夠成熟。真以水到渠成的時候我們不用你講也會推動此事的。」楊省長說道。

葉凡心裡不由得怒火空前猛漲,說道:「楊省長,這是我葉凡代表橫空集團黨委班子最後一次向滇南省陳述建立橫空經濟區的重要性以及必要性。」

「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不是滇南省不同意你的建議,只是認為時機還不成熟。

沒準兒過幾年時機成熟之時你再次向我們提出建議,我們會接受是不是?

怎麼能講是最後一次呢?我看你是有些情緒了,這個可是不好。

帶有情緒工作會影響工作的。兩省把橫空大規劃交給了你,這麼大的事你可得悠著點了。」楊省長感覺到了什麼,口吻越加嚴肅的批評起葉凡來了。

「悠著點,楊省長的意思是我是在亂搞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

「葉凡同志,楊省長不是這個意思。他是擔心你因為情緒問題而致使得工作中出現什麼問題。這是我們兩省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旁邊的安平峰和稀泥了。

「哼,橫空經濟區的建立是大勢所趨。是帶領橫空集團這駕馬車越走越遠的動力。

是展現橫空大規劃風向的另一個新台階。就連國資委領導們都看到了其中的玄機。

天雲省也同意我們的建議,這大家都好的事為什麼滇南省的某些同志硬是要阻著?」葉凡冷哼道,那是老實不客氣了。

「葉凡同志,你這種態度我就要批評你了。某些同志,你講的某些同志到底指誰?

是不是指我楊開成或者是陳巨德抑或是安平峰同志?你有你的角度,我們滇南有滇南的看法。

怎麼能講是阻著呢?好像我們滇南省的同志不思進取,成了橫空集團倔起的絆腳石似的。

今天你把話講清楚,不然,回去寫份深刻的檢討遞上來。」楊開成省長臉一板,要教訓人了。

「哼,誰攔著我就指誰,包括你楊開成同志。」葉凡手指頭在桌上一叩,整個人站了起來。

他看了幾人一眼,說,「這檢討我是不會寫的,我葉凡並沒有絲毫的錯。

既然咱們講不開,那我今天只好正式通知滇南這邊的同志了。明天早上10點招開橫空集團董事會。

橫空經濟區是否建立由董事會來決定定拍就是了。我有事,先告辭了1

葉凡一講完,一轉身扭頭就往外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