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霸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霸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同志,別這樣子,有話好好說嘛。」安平峰追了出去。

「讓他走。」身後傳來楊開成省長的冷哼聲,安平峰嘆了口氣停下了腳步,眼望著葉凡的背影大步遠去。

「你說說平峰同志,這都什麼事嘛。好像事事都得他拿主意,都得聽他的。

咱們這個橫空的大股東一點否決權都沒有。他葉凡還兼著咱們省省長助理這職務,咱講他幾句都不行,還發脾氣。

而且,這橫空集團我看快成什麼了,快成他葉凡同志的小山頭了。

這種思想要不得,要不得滴。」楊開成陰沉著臉,發脾氣了。

「楊省長,這事,我看是不是趕緊跟陳書記彙報一下。葉凡既然撂下了這句話,那就是最後通碟了。

在橫空集團董事會中咱們並不佔優勢。十個董事會成員中天雲省佔了五個。

國資委二個,而咱們只有三位同志在董事會中。而剛才葉凡也講了,天雲省同意建立橫空經濟區。

而國資委也同意了。一旦這事上了董事會,咱們將處於很被動的地步。」安平峰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起來。

「那行,我們倆馬上過去。」楊開成點頭道。

陳巨德書記聽了兩人的彙報后臉色也是空前的嚴肅。

三人都沒講話,辦公室里靜得只剩下呼吸聲了。

「你說這事是不是天雲省同志的主意?」陳巨德問道。

「主意肯定是葉凡提出來的,不過,利用董事會的定拍權卻是某些高人指點的。

而葉凡肯定也早有準備,不然,他不會先去國資委敲定了那邊再來咱們滇南剩

也太囂張了,根本就沒有商量餘地嘛。最後通碟。這就是最後通碟了。

這是葉凡同志在以董事會壓制我們滇南剩這個同志的思想上霸道主義很明顯。

以前咱們是不是太寵著他了,致使得他養成了這種目空一切,橫空集團變成了一言堂,現在這種思想到了噴發的極致。

連咱們都不放在眼中了。我覺得咱們必須採取強硬手段才行。不然,任其發展下去,咱們滇南省今後就失去了話語權。

而且,也將被橫空經濟區邊緣化了。」楊省長說道。

「採取手段,怎麼樣做?」陳書記看了楊省長一眼。

「董事會方面咱們治不了葉凡,但是。葉凡不是還兼著咱們省省長助理一職嗎?算起來他也是咱們滇南省的幹部。省委對屬下的幹部處分的權力都沒有嗎?」楊省長說道。

「這樣子干會不會進一步激發矛盾?」安平峰皺了下眉頭。

「現在已經激發矛盾了,咱們這樣子干不幹這張臉皮都撕破了。葉凡同志執意不聽咱們的勸意,哪咱們只好採取強硬手段了。」楊省長說道。

「給個什麼處分呢?」陳書記吶吶了一句。

「警告的話估計那傢伙會不當回事,我看重症就要重葯下。記大過怎麼樣?」楊省長說道。

「是不是太嚴重了,這事只是觀點不同罷了。這樣子下去那將進一步點燃葉凡的怒火。

咱們可是沒權力撤了葉凡橫空集團黨委書記總裁一職的。到時。葉凡還是集團最高領導。

就怕該同志脾氣倔起來會做出一些咱們難以忍受的事。到時,受損失的還是咱們滇南一塊。

而葉凡雖說背了一個記大過,但暫時對他來講影響不大。」安平峰說道。

「如果不記大過一點警告批評能讓他停手建立橫空經濟區嗎?

而且,你看他多囂張。連份檢討揚言是不會寫的。這是公然的跟滇南省省委省zhngf較勁。

這種同志咱們還不下重手,某些同志如果也上行下效的,今後咱們還能管得下去嗎?

而且,我不相信葉凡同志一個幹部會不怕記大過處分。這可是要記入檔案的。

對於他今後的升遷什麼都是有著相當大影響力的。即便他橫空經濟區幹得再有成績。但背上一個記大過處分,估計在今後幾年內他就甭再升了。

我們並不是要打擊報復他,而是用此事來壓制他,要讓他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從而暫時的拋棄建立橫空經濟區的想法。只要他肯暫時停了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可以免於處分嘛。」楊省長覺得權威受到了空前的挑戰,所以,必須打掉葉凡的威風以顯示自己的權威。

「這樣,可以先提醒葉凡一下。平峰同志可以把省委省zhngf的意思傳達給他。叫他先寫份深刻的檢討遞過來。如果連檢討都不寫的話。那這位同志也著實需要下重葯處理了。」陳書記點頭了。

葉凡剛匆匆趕回橫空集團的途中就接到了安平身同志的電話。

「葉凡同志,剛才你也太急燥了一些。」安平峰說道。不過,口氣還是很和緩的。

「我急燥了嗎?我看是某些同志太急燥了才是。」葉凡冷哼道。

「你看看,一講起這個你就急了。消消氣才是,你心平氣和的想想。

剛才你對開成同志是不是有些過火了。再怎麼講他也是省zhngf領導。

你作為省長助理不能以這種態度去刺激他。作為省zhngf班子成員之一,你應該跟省zhngf的腳步保持一致嘛。

如果下邊的副職們都這個樣子,你想開成同志心裡會怎麼想?

換作是你來當這個省長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安平峰說道,打起了官腔。

「那是他楊開成同志沒有大局觀,咱們有的只是觀點不同,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角度在爭論罷了。不能講誰對誰錯。」葉凡說道。

「唉,怎麼勸你都沒用。省委陳書記的意思是要求你寫份深刻檢討遞給楊省長。我看你回去后馬上就寫,可以派人送過來就是了。」安平峰這話一出,葉凡那小火是越來越旺了。

「這檢討我明白的告訴他,我是不會寫的。你可以直接給陳書記說。我葉凡並沒有錯,所以,我絕對是不會寫的。」葉凡口氣強硬。

「你看你,怎麼就不開化。你這樣子執拗下去會讓事越搞越僵。你是非逼得省委省zhngf作出對你的處理是不是?」安平峰跟葉凡相處了一段時間,倒是真心想勸葉凡回頭。這是最重的提醒了。

「可以,滇南省委省zhngf要怎麼樣處理我由著你們。到時通知我一聲就是了,是開除還是撤職,你們定。」葉凡講完掛了電話,最後倒是聽到了安平峰的一聲嘆息。

「怎麼啦,他同意寫沒有?」見安平峰從衛生間出來,陳書記皺了下眉頭,問道。

「唉,太倔了。」安平峰嘆了口氣,一臉的無奈。

「看到沒,我看他就是一匹倔驢。這都是因為橫空大規劃所帶來的成績致使他養成了這種脾氣。

人家根本就沒把咱們滇南省擱眼中嘛。他葉凡同志要抱的就是天雲省的大腿,咱們算什麼?」楊開成的怒火也在上升,看了安平峰一眼,問道,「對了,關於寫檢討的事你有沒提醒一下這是陳書記的意思。」

「這事我提醒過了。」安平峰本來不想講的,不過,楊開成逼得緊,只好實話實說了。安平峰知道,楊省長最後一句話才是一把刀。

「這事,平峰,你把蔣書記他們都叫過來。」陳巨德說道,安平峰知道,這就是書記碰頭會了。葉凡被處理那是已成定局的事實。

三個小時後葉凡剛回到橫空集團就接到了省委辦公廳打過來的電話。傳達了滇南省委對葉凡同志記大過處分的決定。並且已將此事通報給了天雲剩

「沒事,你們開除都行,就更別說一個小小的記大過了。」葉凡很冷靜,冷哼一聲后掛了電話。

幾分鐘過後蓋紹中打來了電話,罵道:「滇南這群傢伙太不是個東西了,怎麼能這樣子沒有理由就搞人?」

「人家是領導嘛,要搞就讓他們搞。」葉凡冷哼道。

「不行,老弟,咱們不能就此讓人欺負了。這事,咱們要往上翻。」蓋紹中氣憤的講道。

「不翻了,既然他們不仁,我也不義了。」葉凡說道,「他們這是在逼我放棄董事會決定建立橫空經濟區的計劃。」

「唉,老弟,這事整得。」蓋紹中嘆了口氣。

「沒啥,我頂得祝」葉凡哼道。

一個小時過後葉凡倒是意外的接到了滇南省委組織部長白萬升的電話。

「呵呵呵,葉書記,最近華江在江華市幹得很出色埃這些你可是幫了我大忙的。」白萬升笑道。

「說笑了白部長,那是華江同志自己幹得好。我可是沒有照顧著他的。」葉凡笑道。

「唉,那事兒我也聽說過了,是有些了。」白萬升嘆了口氣。

「沒事,由著他們。」葉凡說道。

「這事兒其實還有轉環的餘地的。」白萬升說道,葉凡一聽就明白了,白萬升估計就是一說客了。

「噢,怎麼樣轉環?」葉凡故意的問道。

「我打聽過了,只是書記碰頭會決定下來了。而且,這事雖說已經定拍。不過,也可以撤消嘛是不是?關鍵的問題就在於他們為什麼要處分你。所以,這事,你好生想想。」白萬升說道。

「不就是跟楊省長爭論了一番嗎?」葉凡故意裝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