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三章天雲省要推薦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三章天雲省要推薦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看你,還沒看到問題的實質。跟楊省長爭論只是表面現象。這不是問題的根本嘛。」白萬升說道。

「這個我就不明白了,還有什麼事兒。」葉凡哼哼道。

「你好好想想,為什麼跟楊省長發生了爭執。估計你們倆位同志爭執的事才是引發對你處分的結果。」白萬升恨得牙痒痒的,也曉得葉凡肯定在裝傻。

不過,省委交待下來的事又必須得完成。白萬升也是無奈只好接受了這個很難堪的任務——說客。

「爭執的事,那憑什麼處分我。只不過觀點不同罷了。我們想建立橫空經濟區,滇南的同志不肯罷了。

就憑這個要處分我,呵呵,這處分的名頭的確充足,充足到令葉某我汗顏的地步了。

所以,我認為這個應該不是主要原因。」葉凡譏諷著笑道。

「這個,其實,你也沒必要如此的執著是不是?作為省長助理,跟省zhngf保持一致還是必須的是不是?主要是這個一致性致使得他們下了這個決定。所以,只要一致了,這問題不就解決了嘛是不是?」白萬升笑道。

「這個我做不到,沒辦法保持一致了。難道滇南的同志錯了還要我保持一致?

難道下邊的同志就不能發出一點不同的聲音來?咱們是**社會嘛,總得讓我們闡述自己的觀點跟想法。

我們的建議上面不同意就要處分我,著實顯示了『**』埃不過,這個**是霸道的**。」葉凡繼續譏諷道。

「唉,你真是的,叫我怎麼樣說。這事,你好好考慮一下吧。」白萬升感覺跟這傢伙講話特別的吃力。而且,好像有種被這傢伙耍了的感覺。

「這事沒得考慮,就這麼著了。謝謝白部長對我的關心。」葉凡說道。

「榆木疙瘩埃」掛了電話后白萬升嘆了口氣,又掛起了電話,還得把結果跟幾位同志說說了。

奇怪的是天雲省在接到滇南省的通報后除了蓋紹中打來一個電話后,其它同志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默認了滇南省對葉凡的處理了。

葉凡不曉得的是天雲省省委小會議室里此刻也正坐著幾位同志,煙霧騰騰的冒著,好像在加班的架勢。

寧志和一臉嚴肅的坐在主位上,手指頭上夾著一根煙正在冒著煙霧。

不過,寧大佬好像在想事兒,並沒有擱嘴裡吸上一口。香煙完全在自動的燃燒著。

曲省長正夾著一隻鋼筆在筆記本上敲敲點點,記著,不是寫,而是在敲,好像這鋼筆此刻成了鋼鎚子而筆記本成了菜板。

而黨群書記金仁遠同志盯著天花板在發獃。

省委另一位副書記占友光同志倒是真正在跟嘴上的中華較真著。這滿室的煙霧有八成是他製造出來的。

像省委的書記碰頭會一般是隔一定的時間有規律的會招開一次,天雲省的幾巨頭碰面談談省里大事。

而參加書記碰頭會的成員一般來講都比較固定,是由書記跟幾位副書記組成的。

當然,如果碰頭的事涉及到某一塊的負責人,比如,人事任命方面,那省委組織部長也參加。但他只是提供材料,並沒有發言權。

而此刻已經六點多了,已經下班了還招開碰頭會,說明肯定發生了重大的急事大事。

而不久,省紀委書記雷家東同志也匆匆進來了。按理說他是沒資格參加的。他進來那代表著今天是不是省里發生了重大的貪腐案件要拿下某重量級的人物了。

「都到齊了,因為事發突然,所以,臨時頭招開這個碰頭會,害得大家連晚飯都沒吃上。沒關係,等下子開完會咱們到省委食堂好好碰幾杯。」寧志和抖了抖指頭上的煙灰,爾怕狠狠的把煙蒂掐滅進了煙灰缸中。

「這樣吧,志國同志先把事說說。」

於是,曲志國把滇南省對葉凡處分的事通報了一下。

「這好像是一件小事,只是對某位同志的記大過處分。但是,這又是一件大事。

因為,橫空大規劃正在申請之中。葉凡同志作為橫空大規劃的掌舵人,在接到這個處分之後心情必不好。

就怕因此事而影響到項目申請埃而且,葉凡同志是個有性格的同志。

我怕他想不開時會作出什麼來。那咱們為之努力了一年大規劃就危險了。」占友光一臉的憂心。

「是啊,記大過處分對於一個風華正茂的幹部來講是非常的嚴重了。

這對於他今後的晉陞,前途都將是一次嚴重的打擊。滇南省的同志我看是相當的草率了。

因為,葉凡同志在工作中並沒有出現什麼過錯嘛。怎麼能因為頂了楊開成同志幾句就如此下決定?

難道就不讓下邊的同志講話啦?這都什麼事嘛。」金仁遠因為蓋紹中方面的關係,所以,較支持葉凡的。

「現在關鍵的問題在於葉凡同志還兼著滇南的職務,人家那邊要處分他咱們天雲省這邊也只能是乾瞪眼。

其處分的真正原因在坐的都揣測到了,頂了開成同志幾句只是一個導火索罷了。

這事,咱們天雲省又必須拿出一個態度來。因為,橫空經濟區的建議我們這邊是支持的。

如果我們沒有態度,哪葉凡同志肯定灰心了。橫空經濟區的建立成為了泡影,就怕橫空大規劃的申請工作都將化為泡影。

咱們是損不起這個的。所以,必須支持葉凡同志的工作。」曲省長旗幟鮮明表了態要支持葉凡。

因為,橫空大規劃跟他的關係最要緊了。如果橫空大規劃成功了,曲志國的政績上也能留下深墨重彩的一筆。

因為,橫空大規劃是在省委省zhngf的領導下才順利完成的嘛。如果失敗了,對曲志國同志的打擊也是相當大的。

像占友光也是申請小組主要領導,也關係著他的政績。

「支持是必須的,肯定的,但是,就是怎麼個支持法。明天上午就要招開董事會了,在招開前,咱們就得拿出態度來表示出去讓大家都看看咱們的態度。」占友光說道。

「升職是最好的表態了,可惜葉凡同志級別太高,咱們省委組織部都沒這權利。其它的表態也只能是聊表心意了,起不到扳回影響的效果。」金仁遠說道。

「沒有權利也可以申請嘛。」寧志和突然講話了。

見大家都看著他不明白,寧志和說道:「有些事,明知不可為咱們也得為之。以葉凡同志現在的年齡資歷來講,升副省長肯定是不俱備的。但是,咱們省不正空著一個副省長位置嗎?」

「寧書記的意思是咱們往上推薦,這事肯定最後只是一場空,但也表明了省委的態度是不是?」曲志國馬上明白過來了。

「沒錯,咱們給的就是『態度』。要讓葉凡同志知道,咱們天雲省是鼎力支持他的。

而且,在往上推薦時還要附上葉凡同志的橫空大規劃,橫空經濟區的構想。

咱們要明白的讓某些同志看到,橫空經濟區成立是大勢所趨,是肯定要成立的。

什麼手段在大勢面前都得讓位。」寧志和一揮手,作出了決斷性定拍。

「我同意。」曲志國馬上點頭說道。

「我同意,而且,我覺得是不是再附上對葉凡同志最近表現的褒獎。」金仁遠說道。

「嗯,這個主意不錯。」寧志和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

吃完晚飯,寧志和回到家裡都快九點了。

費香玉正在看電視。

「今天沒去麻將?」寧志和笑著問道。

「不麻了。」費香玉笑道。

「累著了吧,你現在年歲也不小了。可得悠著點,打麻將只是娛樂,但是,別把身子累壞了。」寧志和說道。

「累倒不是,我不是都有時間的嗎?只不過今晚上三缺一罷了。麗芳回娘家了。」費香玉笑道,轉爾,卻是問道,「老寧,我聽說了一個事兒,是不是真的?」

李麗芳是省委秘書長杜劍的老婆,也是費香玉的『麻友』之一。其實,費香玉的麻友當然都是天雲省的高官夫人,如果這個麻友圈子能打入進去,那你就接近了天雲省高層了。

有些同志走夫人路線就是如此乾的,讓老婆陪著打麻將去了。當然,打麻將技巧也相當的多了。

「原來如此。」寧志和恍然悟到了,大笑了起來,「你問什麼事兒?」

「聽說葉凡被滇南那邊記大過處分了?」費香玉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寧志和一愕,問道。

「還不是你那表弟,一聽說這事後得瑟了起來。剛才有事給我打電話,不小心說漏嘴兒了。再說了,這事滇南那邊已經通報到天雲省委省zhngf了。哪位同志還不知道是不是?」費香玉說道。

「唉,這下子該輪到志升得意了。不過,可別得意得忘了形就是了。」寧志和不滿的哼了一聲。

「他們倆個是冤家,得意也正常。不過,我給他提過醒了。得意可以,但是,別在背後整事就是了。」費香玉哼哼道。

「他『宣傳』一下估計是會,要說整事應該不會。不然的話,這回我得抽他了。」寧志和板起了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