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七章哥心疼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七章哥心疼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這事這樣子也的確有些尷尬。」張相和嘆了口氣。

「有些事不得已而為之,既然做了就不要去後悔。像這種事要見一件剎一件。」楊省長冷哼道。

「大快人心埃」蓋紹中笑呵呵的。

「小勝利而已。」葉凡笑道。

「那三位同志飯只扒了一口就推說有事忙著回去了,估計是心裡不痛快吧。」龔志軍笑道。

「不痛快就讓他們不痛快,活該1蓋紹中冷冷哼道,這傢伙是霸氣十足。

「不曉得他們在後面會不會整出什麼妖蛾子來?」龔志軍問道。

「這個就難說了,也得看他們的態度了。不過,如果要整的話我葉凡決不手軟。

我不介意把滇南省那一塊踢出局去。當然,這是最壞的打算了。

既想分杯羹又要整治我,這世上沒有這種好事兒。老子被你煽了耳刮子總不能還要舔著臉去笑臉相迎。

還為他們搞建設,不成1葉凡臉臭臭的,陰沉得可怕。

「沒錯,乾脆咱們把江華地區邊緣化了再說。」龔志軍點了點頭。

「有些事,咱們跟葉凡可是有些撕破臉皮了。到時,這橫空經濟區的掌舵人還是葉凡。我是相當的擔心該同志會弄出一些措施進行反制咱們埃」張相和一臉的憂心。

「嗯,如果葉凡真要搞什麼。咱們江華地區就有些麻煩了。而且,其中可做手腳的地方很多。」安平峰也點了點頭。

「應該不會,橫空大規劃上報時就把江華地區規劃進去了。沒有了咱們的江華地區,橫空大規劃的份量將減了二成有餘。葉凡應該不會這麼沒腦子的。」楊省長講道。

「不踢出去可以,但是,比如。一旦國家重點扶持方面的資金拔下來。

葉凡如果把大批資金壓在天雲省那邊搞建設。而咱們的江華地區很可能就被邊緣化了。

咱們到時連理兒都沒地方訴,即便是有意見,但這事肯定就扯皮了。

到時,葉凡肯定會羅列出大量的理由,什麼什麼這個重點那個重要的。

到時,嘴還不是在他的身上。」張相和說道,「所以,我覺得咱們現在就得先把這些可能想到,提前採取一定的對策對應著。不然。就怕到時措手不及,吃了大虧就是咱們了。」

「相和,沒必要過於擔心什麼。葉凡心眼不會那麼小,放心。大規劃是他創立的,他肯定不會毀了的。不然。他敢大動作,咱們就沒辦法了嗎?比如,咱們自己要求撤出江華地區,看他們的大規劃還怎麼搞下去。」楊省長冷哼道。

「這一點不大可取,那是真正的撕破臉皮了。到時,兩敗俱傷很不好。咱們能搞個半落子工程嗎?

到時,豈不成了全國的笑柄。所以。怎麼樣調和矛盾,怎麼樣解決問題也是關鍵之處。

而不是一味的把矛盾激發下去。這樣子搞下去對咱們雙方都沒有好處。

而且,咱們不能把人民群眾的利益當兒戲,江華地區可是關係著幾百萬人口的生活。要慎重再慎重。」陳書記一臉嚴肅。

「嗯,這個我們在坐的都明白。不過,防防總是要的。」楊省長點頭道。

「一些正常的防範措施還是必要的,當然。葉凡同志即便是搞點小動作也純屬可以諒解的範疇。有些事,換位思考一下也差不多。」陳書記說道。

都晚上10點多了。葉凡加班回來剛走近自己的住處,發現前面有個黑色的影子。這貨趕緊一個旋身藏在了花壇中。

鷹眼之下發現居然是一身黑衣的鳳傾。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葉凡站了起來,面對一身黑衣的鳳傾,這貨感覺聲音都有些結巴了。

「葉哥哥,5555……」想不到鳳傾一把就撲進了葉凡懷裡哭了起來。

「咱們進去再說。」葉老大一看,可不得了。自己可是住在橫空賓館後邊一座獨院的。

雖說是獨院,但在院子里一個女子在啼哭這要是傳出去那還不馬上上演出什麼『風化案』子來。

所以,這貨趕緊抱起鳳傾一竄就進了房子。而後再幾竄就上了二樓的房間里,地一聲關上了門。葉凡的室裝修方面當初就考慮過隔音,倒是不用再擔心什麼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葉凡把鳳傾擱床邊一沙發上坐下後去泡茶,問道。

「爺爺,爺爺……他快不行了。」鳳傾一臉淚水,整個人幾天不見憔悴得不行了。眼圈也是紅腫了起來,再也見不到平時那個翹皮高傲的公主般的鳳妹子了。

「唉……」葉凡也能猜到了,鳳老全身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十幾個關鍵部位,就是羅天上仙陳風笑同志現在場也難以救活了。

「醫生說沒辦法治了,爺爺……爺爺最多能活三個月。」鳳傾雙肩聳動著,抽泣著。

「唉,傾,鳳老也八十接近九十的人了。器官老化,再加上老疾擴散。這是命,自然規則。人總是要去的,何況鳳老這一生也過得很傑出。有這一點就夠了,你要想開些。」葉凡輕輕拍著鳳傾的雙肩。

「我知道這個,可是我捨得不爺爺埃他最疼我了。」鳳傾哭道,又撲進了葉凡懷裡,好像這裡溫暖似的。胸脯上那堅挺的雙球擠得葉老大都差點喘不過氣來。

「唉,想開些。相信鳳老也不願意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他會心疼的。」葉凡安慰道,此刻什麼話都是多餘的。

「我不管,你救救爺爺。他們講你有大本事,而且,我看你能飛檐走壁。在古代這就是大高手,你肯定有辦法。」鳳傾耍起賴來,身體在葉凡懷裡亂動著。而且,雙手勾著葉凡的脖頸,臉擠在葉凡的臉腮邊摩擦著。

這一摩擦可是就有些走火了,鳳傾天仙美人,再加上青春靚麗,沒準兒還是個處。

而葉老大又血氣方剛的,哪能受得了這種折騰。下邊早就有反應了,只是這傢伙在拚命在心中念著清心咒意圖清醒一些免得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兒來。

「你叫我打打人還行,叫我救人。一般的小病還行。可是這是癌,而且是擴散了的。如果用辦法清除掉的話,估計鳳老還活不上三個月了。」葉凡說道。

「我不管,你救救爺爺,只有你能救爺爺了。」鳳傾好像進入了半瘋狂狀況,突然,滋啦一聲。

鳳傾把自己的上衣給撕扯開了,一把又捋去了罩子,兩隻堅持的小白兔一彈而出。

而葉老大還沒反應過來,鳳傾又用嘴一把就堵了上去。頓時,香膩可口,誘人心魄。

「傾…………」葉老大差點流鼻血了,雙手不聽使喚就摸了上去。而嘴也給動作著。

頓時,香艷滿屋。鳳傾那處子味兒刺激得葉老大暫時迷失了自己。雙手往下一捋,嘖啦,鳳傾的裙子被扯了下來……

不久,兩具**身子滾上了……

「嘟嘟嘟……」正準備上馬的時候,它娘的,電話居然響了起來。

這嘟嘟聲好像是在給葉老大敲響了警鐘,這貨一下子清醒過來,忙不迭的趕緊把短褲給穿上而把被單一拋把鳳傾給蓋住了才接通了電話。

「你個死二貨,你打什麼電話,深更半夜的。」葉老大氣得沖著王仁磅就吼開了。這傢伙那個氣啊,如果王仁磅在場的話鐵定被K個半死才說。

「深更半夜,這才幾點葉老大?」王仁磅可是相當委屈。

「10點多了還算早嗎?」葉凡一看時間,哼了一聲。

「我的老大,這也算是遲嗎?你丫滴那一天不是一點摹!蓖躒拾踅械饋

這傢伙可是相當敏感,而且也是此道中高手,轉爾乾笑了一聲,說,「對了,我倒是忘了。你這傢伙今晚上如此的反常,是不是現在正在進行什麼『活動』啊?」

「活動個屁。」葉凡沒好氣的哼道,不過,鳳傾突然嗯嗯了兩聲,而且聲音很大。鳳妹子雙腮通紅著,一條腿一架就搭在了葉凡的身上。

不過,好像搭的地方有些不對頭。因為,正在哪啥的上面嘛。

「別鬧1葉凡隨口講著伸手把鳳傾的腿給撇開。

「我鬧了嗎,葉老大,我可是有正事兒找你這傢伙。」王仁磅可是誤會了,在電話那頭叫道。

「叫個鬼啊,輕點,別把狼招來。」葉老大沒好氣說道,不過,鳳傾好像激情越來越旺。居然一把掀開被單整個人光溜溜的就撲在了葉凡身上。

那雪白的大腿,那雪白而挺翹的圓臀,那幽深之地,那雙球擠壓著葉老大,考驗著葉老大那脆弱的神經。

「好了,你小子到底有啥事趕緊放屁。」葉凡趕緊一邊伸手按著鳳傾一邊說道。

「放屁,你丫的這是人話嗎?」王仁磅差點氣蒙了,聲音更是粗大。

「葉哥哥,快來嘛。」鳳傾突然叫道。

嚇得葉老大趕緊把她給塞回了被單里,並且作了個求饒的手勢。

「怪了,我好像聽到誰叫葉哥哥了。」王仁磅陰陽怪氣,笑道。

「是,老子身邊正有個妹子,正在叫葉哥哥,你丫滴現在滿意了吧,快說,有屁快點放了我要擱電話了。」葉凡惱了,火上頭了,沖著電話里就吼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