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九十八章理解理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九十八章理解理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理解理解。」王仁磅乾笑了幾聲,十分好奇,問道,「是哪位,不會是那位叫木月兒的吧?」

「木月兒是誰?」鳳傾一聽,整個人從被單里坐了起來,脫口問道,而且是一臉兇巴巴的好像要吃人。兩個峰子頭在葉凡面前晃動著真是令人眼暈了。

「別聽這傢伙胡扯蛋子。」葉凡趕緊捂住電話。

「那你告訴我木月兒是誰?」鳳傾哼哼道,葉老大給她蓋被單,又被她一手就扯掉了。

「她是美國華星集團總裁,人家幾十個億的富婆,咱們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人家哪能瞧上咱這個土蛋子是不是?」葉凡趕緊陪著笑臉。

「信你才是鬼了。」鳳傾哼了一聲倒是鑽進了被單。

「葉老大,我剛聽到一消息。據說華山派那個蕭老傢伙下山了。你可得小心著了。」王仁磅說道。

「這傢伙可是沉寂了相當長時間了,不過,我跟他的事總是要解決的。我會交待紅葉堡的。放心,他如果敢到堡里**,那是自取其辱了。」葉凡冷哼道。

「嗯,你注意著點。我叫唐城帶了幾個人回紅葉堡了。這段時間如果喬大小姐跟你的寶貝出去可得叫紅邪給陪著還差不多。姓蕭的可是有著半先天實力,這幾年過去了,天曉得這傢伙有沒突破先天了。

其它人都不夠看的,現在車天又不在,還是小心為妙。我在這邊又脫不開身。

再說了,就是我遇上了是被K的份頭。」王仁磅說道,「本來這事我跟組裡彙報過了,不過,龔老頭也相當的苦惱。

人家現在還沒動手,咱們要去警告華山派都沒證據。難道人家下山轉轉就不行,那豈不成了國家封鎖華山派了。

所以,真等拿到證據時就太晚了是不是?」

「也是,有沒派人跟著那老傢伙?」葉凡問道。

「哪跟得上,人家至少半先天。人一晃就影了。」王仁磅講道,「不過,龔老頭聽說過後已經安排唐城帶了七個狙擊手圍著紅葉堡,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監視著的。如果真進堡里有紅邪倆人在倒不怕,就怕這傢伙不在堡里攻擊,而在外邊就有些防不甚防了。」

「我知道了。」葉凡冷哼了一聲,皺頭緊眉著了。

王仁磅那頭擱了電話。

「發生什麼事了葉哥哥?」鳳傾半依在葉凡身旁,問道。此刻倆人倒是都清醒了過來,鳳傾早就羞得滿臉桃花滿天,看得葉老大直發愣。

「看啥,真是的。」鳳傾嗔道。

「你真好看妹子。」葉凡說道。

「真好看么?」鳳傾媚眼如絲。

「好看。」葉凡點頭道。

「你這假話吧,好看的話為什麼不理我?」鳳傾撇了撇嘴兒。

「好看歸好看,我是有老婆的人了。我不想害你。」葉凡說道。

「我不怕你害。」鳳傾羞紅著臉。

「我進衛生間,你把衣服給穿上。再說了,你下來有沒跟家裡人講,那還不急壞家裡人。晚上的話你如果住這裡我就到隔間去睡了。先洗把澡。沒有睡衣的話我交待人過去取來。」葉凡說道。可不能再談下去了,不然,估計又得被點燃啥情了。

「我不洗,除非你……」鳳傾俏臉更紅了。

「除非怎麼樣?」葉凡問道。

「你幫我穿上我才去洗,而且,晚上你陪我睡。」鳳傾說道。

「這個……不行礙…這個……」葉老大差點傻眼了。

「不行也得行,馬上給我穿上。」鳳傾一掀被單,又裸了。

「穿……穿……」葉老大聲音發著抖,趕緊在地下撿起衣服手忙腳亂的幫她穿上了。

「咯咯咯,你看看,連扣子都扣錯啦。」鳳傾像個精靈樣的笑開了。

爾後看了葉凡一眼,進了衛生間,臨進去時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晚上你得陪我,就是為了我爺爺你也得陪我。而且,不準碰我。」

講完就進去了,老天,連衛生間的門都沒關,裡面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

葉老大趕緊到隔壁拿來了睡衣掛在了門拴上。。

麻煩了,晚上這個咋辦。不能碰,還得陪睡,煎熬人埃葉老大在心裡嘆息著。

鳳傾洗完穿上睡衣又鉆進了被單里。

「葉哥哥,你真不給我爺爺治病了?」鳳傾又要冒淚了。

「這樣吧,等明天的事過後我抽空再去檢查一下。不過,有些話我講在前頭。估計希望不到半成。而且,即便是能暫時壓住,估計也不可能延長鳳老多少時間的。」葉凡疼愛的摸著鳳傾的臉蛋兒,說道。

「那好,你儘力就是了。」鳳傾點了點頭,半依在葉凡身上,一臉的幸福外帶憂鬱相。

「葉哥哥,我覺得又回到了天水壩子那個時候。當時你只有十幾歲,而我更是少女時代。那個時候我看你真是老土埃」鳳傾說道。

「呵呵,我當時是在鄉下工作嘛,村裡幹部,土點正常。」葉凡笑道,「對了,你到這邊來有沒跟家裡人講?」

「我有留封信的,說是來請你給爺爺看玻」鳳傾說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

第二天早上。

咯咯咯……鳳傾指著葉凡笑得直打跌。

「笑啥?」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看你,變大熊貓啦。」鳳傾說道.

「有啥辦法,一個活色生鮮的天仙美人兒睡一旁還不能碰。老子感覺比柳下惠還柳下惠了。要是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葉凡同志不行呢?」葉凡惱火的說道,「更何況,你不曉得你半夜睡去后那是個什麼樣的睡相。」

「什麼睡相?」鳳傾問道。

「整個人像只八爪魚一般壓得我差點都喘不過氣來了。而且,把你推開一會兒又爬上來了。

你說,我這眼圈不成熊貓那才怪了。而且,整個晚上,我去衛生間沖冷水都沖了好幾次了。

不過,總算是熬過來了,沒發生什麼大事兒。」葉凡說道。

「我有那樣子睡嗎?騙人。」鳳傾根本就不承認。

「看到沒,我自拍的。你是不是像八爪魚?」葉凡居然掏出了相機。

鳳傾一看,頓時臉紅得像猴子**。相片的確火辣,雖說鳳傾還穿著睡衣。不過,那趴在葉老大頻娜妨釗蘇ι唷

只見她是雙腿叉開著,因為鳳傾穿的睡衣是裹圍似的。所以,兩條他媽的**整個都露在了外邊。

連那圓**都半露著,下邊是三角地帶反向的隱露著,就這相片,也能看得人**。

「葉哥哥,你這個給我好不好?」鳳傾說著,一把就搶過了相機。

「給你看看就是了,還是趕緊刪掉吧,別不小心折騰出什麼來。」葉凡講道。

「怕什麼,我會保密的藏著的。一輩子只給你看。而且,這輩子,咱們還有沒這種機會都難說了。如果爺爺一去,家裡,唉,唉……」鳳傾一幅楚楚相,葉老大嘆了口氣,只好把相機給了她。

「怎麼啦?」葉凡問道,有些意外。

「爺爺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的病情了,那天他跟我說。小傾啊,這輩子爺爺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看到你走進婚禮的殿堂。如果能抱抱小傾的寶貝,那這輩子就走得沒有遺憾了。」鳳傾講著,眼淚又順著流下來了。

「這個,要不你找個人嫁了算啦。至少,在鳳老走之前能看到你走進殿堂是不是?」葉凡試探著問道。

「我不1鳳傾突然高叫了一聲,她雙眼瞪得老大,那是狠狠的瞪著葉老大,**在劇烈的起伏著。那臉上表情特別是凄婉,凄婉得讓葉老大心裡都在滴血。

「你還不懂我的心嗎?」

「不說這個了,我得起床迎接領導了。你如果要出去的話小心點就是了,給外人看見畢竟不大好。如果要玩我安排人陪你去逛逛。通天山景色還是不錯的。」葉凡不敢看鳳傾的雙眼。

「爺爺,對不起了,小傾對不住你了。」鳳傾無聲的流著淚,在吶吶自語,葉老大感覺心好像被什麼突然的捅了一刀似的,這貨趕緊起床出門而去了。

五點多本來天剛蒙蒙亮,不過,因為今天要迎接政務院下來的鄭委員,所以,橫空集團早就熱鬧了起來。

橫空集團總部燈光耀眼,工作人員忙忙碌碌的在干著自己的事。

「怪了,老孔,你有沒看見剛才一道影子從門外邊閃過?」伍雲亮擦巴了一下眼睛,問孔意雄道。

「哪有,你見鬼了吧。」孔意雄看了看大門外那有些灰濛濛的天笑道。

「看來是昨天晚上沒睡好,眼花了。」伍雲亮擦巴了一下眼睛,說道,「我還是趕緊去沖一下冷水,免得等下見到領導下走神那就完蛋了。」

「去去,趕緊去。看你這精神頭就知道昨晚上熬夜了。」孔意雄說道。

葉老大當然聽不到兩位同志談話了,因為這傢伙心裡鬱悶到了極點。施展開蝠王的蝠功如一隻蝙蝠一樣腳一點一去就是幾百米滑空。

不過,在經過橫空總部門口時正好被伍雲亮抬頭看見,還以為鬧鬼了。

「……礙…礙…我是個混蛋1

「我是個孬種1

「我是個沒用的東西1

「我沒種1

葉某人像一匹狼樣在通天山某處瀑布下大叫著,一邊揮拳抬腿的,頓時就石飛土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