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零三章動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零三章動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查過了,就蓋飛揚那傢伙咱們知道。其它的有二個年輕弟子應該是華山派的弟子。

不過,還有一個長發蓬頭的老傢伙咱們不清楚是誰?而且,此人咱們也不曉得功底子怎麼樣。」唐城講道,「而且,現在關鍵是不明白蕭瑟一到京城的目的是什麼?人家到處轉悠總不能把他們抓起來是不是?」

「呵呵,蕭瑟一再怎麼樣也不敢亂來的。畢竟,他是華山派的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

不過,我總覺得有些奇怪。崑崙派有先天大圓滿的武衛山。武當派有著神秘的陽長老,而華山派按理講在古代可是跟這些門派並列的大門派,怎麼滴就蕭瑟一一個高手。

前幾年不過半先天境界,現在即便是突破進入先天也不過先天第一個層次罷了。

難道華山派真沒高手了?」葉凡說道。

「那是不可能的,華山派也是底蘊豐富的武林大派,不可能沒有高手的。

蕭瑟一隻是咱們知道的高手之一。而像這種千多年的大派一般都有真正的高手不顯山不露水的。

真要等到危及到門派存亡時才會出現。就像是武當派藏那個傢伙就是一個可怕的傢伙。」紅邪說道,「以前咱們雖說號稱那十一個人中三邪之一。

其實,那只是江湖上給的稱號罷了。真正國術界那些大派才是實力強悍之輩。

你看,即便是我們那個時代也無法撼動這些大派的地位的。而且,他們往往看不起咱們這些江湖中流浪的人。

說明人家就是有著大派的實力。即便是現在,也應該還是有高手的。」紅邪講道。

「紅老邪,啥時這麼謙虛了?」厲無涯笑道。

「這是事實,不是我謙虛。我這人雖說邪氣了一些,但再邪氣也要摸清別人底細。不然,我怎麼死的都不清楚。為什麼我沒去碰這些大派,就是這個原因了。」紅邪講道。

「大派的威力就在於他們人馬眾多。而且,各個檔次的高手都有。

從二段到先天都有。而且,咱們如果進攻他們的話,他們還會聯手起來。

這就是為了什麼大派的弟子走出來沒人敢惹的道理。雙拳難敵四手,人家群起而攻,咱們也難承受。」厲無涯說道。

「是不是蕭瑟一發現了咱們戒備森嚴,所以。暫時還處於觀望階段。

比如,咱們埋伏的狙擊手就很容易被他們發現。面對現代大威力的槍械,蕭瑟一也有些發怵的。

不如咱們全面放開戒備,請蕭瑟一同志來個請君入甕怎麼樣?」葉凡說道。

「這法子好。」紅邪一拍大腿笑道,唐城跟李強馬上出去安排了。

為了穩妥起見,費青山王仁磅都到了以增強實力。不過。兩人都是藏在進入紅葉堡中的運菜的車子裡面的。倒是不用擔心會被蕭瑟一等人發現。

夜悄悄來臨了。

幾條黑影身手敏捷的就竄進了紅葉堡。

「記住,先把葉凡的老婆兒女抓起控制住咱們再談條件。」有條黑影冷哼道。

「明白。」有人小聲答道。

「各位,夜入紅葉堡想幹什麼?」正要散開時,突然,一道聲音淡淡的傳來。

蕭瑟一抬頭一看,發現居然是葉凡。這傢伙還真是大膽,居然一個人站在自己等人面前。

「蕭某來拿回自己的東西。」蕭瑟一一看頓時就輕鬆了起來。

「你的東西。什麼東西是你的?這裡是紅葉堡,是我葉凡的家。」葉凡冷哼道。

「閣下不會忘了吧?那個盒子可是你從蕭某手中搶走的。當時要不是那個丑大頭下了陰手,就憑你,小娃娃,還真不曉得天高地厚是不是?」蕭瑟一臉上充滿了不屑跟輕蔑。

而幾個年青弟子散開后在周圍擔任警戒。

「那個盒子是人家醜無端的,跟你什麼關係。你原本也是從我們倆手中搶走的。葉某拿回自己的東西有什麼錯?」葉凡淡淡說道。

「葉凡,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覺?」這時,從屋子裡傳來車轆的聲音。兩個弟子正要上前動手,蕭瑟一擺了擺手,「不用,讓他們過來,兩個老殘廢罷了。」

紅邪跟厲無涯自己轉著輪子過來了。

不過,兩老一進來,就被華山派的弟子們給包圍住了。

「你……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這深更半夜的。葉凡,趕緊報警。」紅邪這傢伙還想玩別人一下,一發現被人圍了這老傢伙居然裝著十分慌張樣子叫道。

唐城跟王仁磅躲在暗處用高倍夜視鏡看著差點笑出聲來。

「想不到紅邪還真有演戲的特質。」王仁磅嘀咕道。

「天生嘛。」唐城小聲笑道,「老傢伙。有人要被玩死啦。」

「報得了嗎?老殘廢,給我老實點。不然……」一個華山派弟子這話還沒落地,叭地一聲脆響。

那傢伙直接表演了一個空中飛人把葉老大後園的樹林子當水池來了個轉體五周半的高難度動作噴著鮮血掉進去了。噢,不是掉,應該是直接砸進去的。

頓時,蕭瑟一瞳孔睜大。

「老殘廢,深藏不露埃」蕭瑟一哼道,並沒把紅邪划入特等高手之列。

轟……

紅邪坐輪椅上一拳直捅而來,蕭瑟一不屑的也是一拳直砸了過去。

因為,老蕭同志很想聽到這個鬍子拉碴的老殘廢的慘叫聲外帶著手骨碎裂的聲音。

不過,嚓嚓嚓……

蕭瑟一連退了十幾步才勉強站穩當了身體,頓時,瞳孔收縮,人愣在了當常

因為,自己可是剛突破先天埃

這世界怎麼啦?

一個雙腿都沒的殘廢人居然打得自已這個自認為可以『下山』顯擺的特等高手如此慘狀。

而且,蕭瑟一感覺頭皮發麻,雙腿隱隱有斷折開的感覺。可見剛才那殘廢老頭一拳之力勁。

那另一個還沒開口『放屁』的文雅老殘廢呢,難道也是同等級別的高手,那晚上豈不是有點玄啦?

蕭瑟一不信這個邪,認為自己剛才是輕敵造成的。於是,這次做了準備。

腳往地下一踢,紅葉堡那樹林子里的泥巴連帶著青草坪好像被人愣是從地下橇起了一條草泥帶子一般往紅邪身上砸去。

這是蕭瑟一用內氣把草跟泥巴凝聚起來的結果。

別看這只是草跟泥巴,但在內氣融合之下,其剛性絕不會比鋼鐵來得軟的。

「哈哈哈……好久沒這樣子了。」紅邪猖狂的大笑著,整個人連人帶著輪椅飛到了空中。

居然詭異的把蕭瑟一凝聚成的草泥帶子當空中之路輪椅硬是壓在這上面滑了過去。

說是遲那是快。

眨眼間,蕭瑟一感覺眼前有什麼影子到來。龐啷一脆響,蕭瑟一噴出一口鮮血被紅邪的特製輪椅子給撞得飛到了幾十米開外一屁股降落在地下滑行了三四十米才停了下來。

地下愣生生的被蕭瑟一坐出一條深達一米的泥槽來,不過,這泥槽可是『屁股』型號的,而且,上面沾滿了蕭瑟的鮮血。

自然,蕭瑟一臉漲得通紅。因為,剛才經那麼一摩擦。啥布匹也沒這般耐磨的。自然,整個屁股血淋淋的露在了外邊,而布早就不見了。

而紅邪冷冷的坐在輪椅上在幾十米遠處瞪著老蕭同志。

「老殘廢,老子跟你拚啦1蕭瑟一丟不起這個臉,根本就不去想老殘廢的厲害了。

這屁股可是比臉子還重要,在眾弟子面前丟這個丑,那還混個毛球?

此刻的蕭瑟一往空中一跳,彈起足有十幾米高。爾後往下一載,詭異的整個人收縮,在空中看去就像是一把人形寶劍樣子往紅邪身上扎刺了下去。

周圍空氣都微微升溫了,而蕭瑟一身旁的空氣好像被什麼劈開了似的往周圍拚命的逃去。

這逃開的空氣迫壓得那幾個段位較低的華山弟子們好像被什麼推得不得不退開似的。

「人劍合一,華山派絕學,也不過如此。」紅邪抬頭,不屑的講著,又是往空中一拳而去,好像發射內氣炸彈一般。

這次聲音居然不是十分的響亮,只不過好像打了個悶雷似的。

轟……

礙…

蕭瑟一噴出的鮮血濺得周遭上百米範圍好像都在下血雨似的。

而蕭瑟一整個人好像大風車一般被紅邪這十足的一拳捅得在空中旋轉著,不曉得轉了多少個個筋斗,爾後呼嘯著往地下砸去。

「師傅1蓋飛揚一看,不要命的撲上去救師傅蕭瑟一了。

「滾一邊去。」紅邪一哼,一巴掌甩得蓋飛揚飛到了幾十米開外頭下腳上『種』進了泥土裡。

眼見蕭瑟一就要旋轉進泥巴里了,就在這時候,那個一直沒講話的蓬頭散發老頭突然一伸手一扯,蕭瑟一整個人被扯得往蓬髮人身邊而去。

「嗯?」紅邪一看,應了一聲,往回一招吸扯向了蕭瑟一,那當然不能讓人把蕭瑟一吸走了。

蕭瑟一身子一頓頓時停在了空中。

不過,對面壓力很大。紅邪的輪椅子呻吟著,在重壓之下嚓一聲,終於整個癟著壓進了泥土裡。

而紅邪整個人坐在了地下。

不過,蕭瑟一還是緩緩的往那蓬髮人身邊而去。

厲無涯一看,一把騰到紅邪身邊,也是一掌往回一扯,兩股大力都往蕭瑟一身上招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