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零四章這就是拜山貼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零四章這就是拜山貼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次明顯力量強弱就出來了,兩個老傢伙因為腿的緣故不方便搞持久戰。但昴足內氣干幾拳還是行的。

唰啦……

蕭瑟一像炸彈一般飛了回來。

蓬髮人發怒了,發掌往紅邪身上劈將而來。

啵啵啵……

不遠處一顆小樹被蓬髮人扯起往厲無涯身上而去了。

紅邪跟厲無涯一看,兩人這麼多年『戰友』了自然配合默契。雙手一絞,把蕭瑟一當人肉兵器往小樹上砸了過去。

老頭了一看,趕緊往旁邊一卸把小樹給砸遠去了。

頓時,三人戰成了一團。

葉凡冷冷的站在原地沒動。而其它的華山弟子也沒動作,一個個獃獃的看著像耍雜耍一般的三大高手之戰。

要知道,這老頭可是蕭瑟一的師叔蕭陽天。自從三十年前到國外尋找一件東西后就一直沒有回來。

直到前段時間才回來了,不過,功力可是罕見的突破到了先天大圓滿境界,可是讓華山派人著實的狂喜了一回。因為,蕭瑟一也突破到先天了嘛。

一下子增強了兩位絕頂高手,怎麼不令人高興。

百回合之後,蕭陽天漸感吃力。畢竟,在先天大圓滿高手中是沒人能打得過紅邪跟厲無崖的。

雖說兩人沒腿了,但兩人居然奇般的配合在一起也是先天大圓滿高手中所向披靡的。

兩人居然輪翻往地下拍力作為反彈從而保持著身體始終空中沒有落到地下。

叭叭叭……

一連串的空中內氣對撞之後,蕭陽天終於被兩老合力給打得摔在了幾十米開外。

等他爬起來時嘴邊全是鮮血。

「走1蕭陽天一看,趕緊扯起地下滿身鮮血的蕭瑟一就要跑路。

不過,感覺眼前影子一晃。發現居然是紅葉堡那個主人葉凡這個年青人正一臉冰冷的站在自己面前。

蕭陽天不信這個年青人能扛住自己憤怒的一掌,雖說自己目前就剩下平時力勁的三成了。一個年青人能有多大能耐?

不過,令蕭陽天掉了下巴的就是自己那般剛猛的劈空掌好像是撞在了一堵冰牆之上。

瞳孔下,蕭陽天頓時愣神了幾秒。因為,面前空中的確詭異的出現了一面冰牆,華山那幾個弟子包括蓋飛揚都是一臉疑惑這玩意兒哪裡來的。

難道這小子用冰作為兵器不成?

不過。蕭陽天卻是知道。這是內家高手在特殊的武技之下把空中的水份子用內氣凝聚而成的。

要干成這個,沒有先天實力是絕對辦不到的。而且,還要有特殊武技缺一不可。

而紅邪跟厲無崖跟葉凡分三角形包圍了華山派。這時,費青山帶著唐城等人形成了外包圍結構。

蕭陽天知道,今天估計是要栽了。不過,蕭陽天是不會服輸的,叫了一聲。『拚啦/

所有弟子跟著他就往側旁紅邪身邊突圍。

啪啪啪啪……

一場混戰,費青山輕鬆搞定蓋飛揚。而唐城跟王仁磅還沒打幾拳就沒人可打了,兩傢伙還相當的遺憾,朝著拳頭吹了口氣一幅意猶未盡樣子。

「唉,來得這麼少,不經打埃」

蕭陽天在紅葉堡三大高手圍攻下。不久,嚓幾聲脆響。胸肋骨絕對斷了。再不久,又是嚓一聲脆響,蕭陽天左手斷了。

「不要打了,我們認栽。」蓋飛揚嘶啞著嗓門大叫道。

「你說不要打就不要打,你算老幾?」王仁磅上前撿便宜了,這傢伙如猛虎下山衝過去照準摔地下的蕭陽天就是幾腳下去。而唐城卻是甩了蓋飛揚幾巴掌。打得這傢伙頓時臉腫得如豬頭。

「夠了,包紮一下。放一個回去叫華山掌門過來。咱們要好好的面談一下。」葉凡冷哼著一揮手,幾把精鋼鐵鏈子拿來把這些傢伙全都五花大纏了起來。

「不如報警,讓公安來收拾他們。」這時,唐城嘻笑道。還想上演葉凡玩崑崙派的舊戲。

「沒必要,咱們私下解決。」葉凡擺了擺手。

那名華山弟子如喪家之犬,一拐一拐的跑外就去。葉凡突然又一扯把那傢伙扯了回來,說道:「華山風景不錯。咱們再上華山一行怎麼樣各位?」

葉老大要洗血前次的恥辱。

「中啊,出去逛逛好埃」唐城一臉喜色,王仁磅這貨也差不多。

「嗯,出去走走也好。整天憋在堡中也膩味了。」紅邪跟厲無崖都點頭,兩人回去換了假腳后眾人直奔華山而去。

第二天下午總算趕到華山派的駐地回天崖。

古老的村子依舊,還是照樣子的古樸。

照樣子在村口有著一個抽旱煙的老傢伙頭戴斗笠,其實他就是進入華山派的第一門戶。

「我叫葉凡。要見你們掌門。」葉凡冷哼道。

「要見掌門,你有拜山貼嗎?」老頭還是坐著的,只是微抬頭看了葉凡一眼,吧嗒著他的旱煙。

「這就是拜山貼。」王仁磅把全身包紮起來的蕭瑟一叭地一聲就扔在了地下。

「礙…這……怎麼回事……」旱煙老頭再也禁不住了。整個人都跳了起來,擦巴眼看了看的確是蕭瑟一,那是震驚得嘴唇在抖瑟著,好像連腿兒都有些打閃了。

不久老頭冷靜了下來,馬上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不久,村子里響起了噹噹當急促的聲音來。

「呵呵,十八下,這是華山派的紅色警報令。」唐城知道這個,果然,不久,上千號人手拿著傢伙從四面八方滾涌而來。

「不得了,他們要打群架埃」王仁磅笑道。

「怪了,華山派不是聽說連打雜食堂大媽都算上也不過三百來號人。怎麼幾年不見一下子就湧現出了上千號門人啦?看來,華山派是門庭興旺埃」李強是相當的疑惑這個。

「興旺個屁,沒看了來嗎?你看,這上千號人中有八成手中拿的是什麼『兵器』?」王仁磅這二貨譏諷著笑道。

「噢,原來如此。都是村兵埃」李強恍然了,因為,有八成的人手中拿的『兵器』是相當有特色的,有鋤頭磚頭石塊木捧甚至有兩位同志肩上扛著的居然是尿瓢。

「華山派是全民皆兵嘛。」唐城乾笑不已,一看,「噢,好像走在前頭的還是個漂亮妹子?」

「我說唐城,你丫的什麼眼色兒。這也叫妹子,至少三十歲以上了。農村大媽知道不?」王仁磅哼道。

「閣下,她就是我們華山派現任掌門蕭青紅。」想不到旱煙竿子指著打頭的那個女子介紹道,頓時,跌碎了一地眼睛。

「蕭青紅,來路不明,有人說此女就是蕭瑟一在外生的女兒。不過,沒辦法考證。

不過,此女據說並不是從蕭瑟一處學來的武功。而是另有師傅,到底師傅是誰,我們也不清楚。

此女三十來歲,也是個練功天才,時下功力段位達到十段頂階。」唐城如數家珍背起了華山派的資料。看了葉老大一眼,說道,「而且,此女至今還單身。」

「那唐城你正好了,你不也單身嗎?」王仁磅在一旁乾笑了一聲。

「我可不想娶一帶刺的媳婦兒等著挨K。」唐城聳了聳肩,紳士味兒十足。

「閣下就是紅葉堡的葉凡?」蕭青紅走到葉凡面前,看了幾眼才問道。

「嗯。」葉凡從鼻腔里哼出的聲音。

「你算個什麼東西,在面對我們掌門居然……」一個華山弟子忍不住了,粗口成臟。不過,還沒講完,嚇得旱煙竿子趕緊叫道:「別胡叫1

因為,人家連蕭瑟一都打成這樣子的人了。好像還是來興師問罪的。

這種人哪裡惹得起?

太晚了,叭嚓一聲脆響。那個長相相當帥氣的『帥哥』給王仁磅這貨一巴掌給抽得摔進了後邊的人堆里。頓時撞滾倒下一遍村民們。

「嗎滴,沒看見嗎,蕭瑟一都這樣子了,有你在這裡人五人六的份頭嗎?」王仁磅這傢伙囂張到沒邊了。

神氣啊!

「蕭……蕭祖……」一些華山弟子往旁側一瞅,果然瞅見了被綁帶綁得像只木乃伊的蕭瑟一,因為,臉部雖說腫得很大,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就是華山派的英雄蕭瑟一祖宗嘛。

對華山弟子們來講,蕭瑟一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跟張無塵在武當派的權威差不多。

雖說蕭陽天功力比蕭瑟一還要高,但剛回來,並沒多大名氣。有點像是武當派那個藏的老傢伙。

蕭青紅再往裡一瞧,頓時色變。

因為,蕭陽天好像也差不多狀況。只不過比蕭瑟一好一些,沒有全身都綁滿。但胸脯上也纏著一大塊沙布。左手好像還夾著夾板的。

「閣下,到宏殿喝茶。」蕭青紅居然瞬間就恢復了平靜,葉老大都暗暗佩服此女的心境。

一般人在如此情況下早就亂了分寸,這說明此女的心理素質很高。第二個原因也許是華山派還有更高實力的人在撐著。

不過,葉老大相信這種可能性不怎麼高。因為,再上去就『念氣高手』了。

直到目前,葉老大雖說連脫神境的高手都見過,但那個也只是死人搞的把戲,並沒見到一個達到念氣階段的真正的活人高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