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零五章逼上華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零五章逼上華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宏殿』是華山派的主殿,其格局有點像是天水壩子的老宮,只不過後邊立著的不是泥菩薩而是華山派祖師爺的木雕相。

葉凡是藝高人膽大,大馬金刀的坐在了客座上。

而蕭瑟一跟蕭陽天等一干華山**都給捆著在背後躺著的。而紅邪跟厲無崖蕭青紅不認識。

不過,蕭青紅已經把這兩個看上去一文雅一粗魯的老傢伙划入了難纏級人物之中。

估計蕭陽天跟蕭瑟一就是著了這兩個老傢伙的道的,至於葉凡,蕭青紅相信他不會比自己厲害多少的。

不過,令蕭青紅有些想不通的就是。這兩個老傢伙只是坐在葉凡下首,而葉凡好像才是這夥人的頭兒似的。

聽說這位姓葉的只不過是zhngf官員,莫非還有著另一層神秘的身份,比如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哥。而這兩個老傢伙只不過是他的保鏢罷了。

不過,能請得動這種高人當保鏢的家族,其實力也是可怕的。

「蕭掌門,你知道你們華山派的前輩跟後輩們都幹了什麼嗎?」葉凡冷哼道。

「葉先生的話我不明白?」蕭青紅肯定是在裝傻,這事如果認了的話就成了華山派的行為了,那臉可就丟大了。如果是他們私下行為,那談判起來就好**作得多了。

「蕭掌門,咱們都是明白人,就沒必要在這裡忽悠了。」葉凡冷哼道。

「我真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我派中兩位長老都給你打成這樣子了?我還想問問你們幹了什麼,為何傷害我們華山派門人?」蕭青紅這嘴還真是厲害。

「蕭掌門倒打一耙的本領葉某真是領教了。」葉凡譏諷道。轉爾問道,「蕭掌門也認可這些都是華山派的人是不是?」

「當然,這一點我並沒有否認。他們的確是華山派的長老跟門人。我想警告葉先生,你把我們華山派的人打成這個樣子,我們如果報警的話,你們有麻煩。」蕭青紅點頭道。

「報警,我也正想報警。唐城,你先把事說說,如果聽后蕭掌門覺得還有必要報警的話咱們一起報了算啦。」葉凡哼道,唐城把事講了一遍下來,當然,在唐城的嘴裡蕭瑟一一伙人全成了強盜,搶劫犯人。

「有這麼嚴重嗎?我聽說他們只是到紅葉堡跟你們談事兒。而且,只是砸倒了幾顆樹罷了,堡中並沒有其它方面的損失。」蕭青紅說道。臉上也露出憤怒來了。

「談事兒用得著跳圍牆嗎?而且,鬼鬼崇崇的。見人就打。你說我們沒有損失,你哪點可以證明。

我們損失可是慘重。別看只是樹林子,這樹林子可是長在京城三環圈內的。

這樹一顆要培養出來需要幾十甚至上百年。因為,這些樹都是我們『葉門』花重金培養出來的。

是我們葉門練功寶地,是按照特殊的一種九宮八卦之法設置的。

對於葉門**練功都有促進作用。我們葉門的祖宗們當初為了能培養出這個練功的練園子來可是花了一百多年時間的。

現在被你們打砸壞了,我葉門**還怎麼去練功。蕭掌門,你們華山派也是國術界的大派。

國術以武為首。失去了武術的葉門還有什麼實力。像今天來講,要不是葉門有實力,早被你們打殘打傷了。」葉凡冷哼道。

唉,葉老大又玩敲詐這一套了。王仁磅在心裡鄙視了某人一句。

就一個破樹林子給葉老大搗鼓成寶貝練功園子了。唐城在心裡也腹誹著某君也!

「葉先生,要想要錢也不是這般想法的。你那樹林子很普通嘛。

而且,我們查過,以前那樹林子還不是紅葉堡的,你是從別家買過來的。

你說說,怎麼可能在百年前就是葉門的什麼祖宗們搞的練功園子?」蕭青紅譏諷道。

厲害,此女厲害,看你葉老大怎麼答覆,王仁磅在心裡幸哉樂禍開了。

「怪了,蕭掌門不是講不懂得怎麼回事嗎?怎麼在華山派潛入我們紅葉堡之前就把我們的老底子都查過了。居然連我們有幾顆樹你們都清楚。這說明了什麼,仁磅同志,你說說?」葉凡笑問道為。

「還用說嗎?人家早就在摸底了。就是為了華山派到紅葉堡打砸搶劫作準備的。知彼知已才能百戰不殆嘛。」王仁磅拉長聲音笑道。

「應該是咱們的蕭掌門怕樹林子里有機關埋伏啥的。」唐城補充了一句。

「胡說,全是胡說,我也是剛了解到的。」蕭青紅一時說漏了嘴,穿幫了,相當惱火了,一拍桌子,怒目瞪著葉凡一夥。

叭地一聲,茶杯整個彈了起來。

「你們過來搶劫打砸,現在人證物證齊全。你們知道紅葉堡是什麼地兒嗎?」葉老大一拍茶几。

「不就是你這位橫空集團的葉大書記的私宅嗎?咯咯,如果我把這事往紀委一報。

一個官員,居然有如此價值幾個億的豪宅。而且還養了一批高手,你想國家會怎麼樣葉總?」蕭青紅有些惱羞成怒,乾脆認了,反倒威脅起葉凡來了。

「你說國家會怎麼想?」葉凡突然神秘一笑,倒是讓蕭青紅一愣,懷疑自己是不是落入了某個圈套之中。

「紀委懲治貪官嘛,你葉總的帽子不但要飛了,而且,絕對會把牢底坐穿的。而且你這種屬於情節特別嚴重,槍斃都不算過份的。所以,葉總你只要陪償我們醫藥費,這事就兩清了。」蕭青紅貌似很大量埃

「呵呵呵,蕭掌門,你們要行事前總得把這宅子查清楚嘛。估計是你們只光顧著查院子裡面了,而忘了圍牆外邊了。」葉凡笑道。

「想拿話套我,我蕭青紅不是傻瓜。」蕭青紅冷笑道。

「你當然不是傻瓜,不過,你很笨。你們摸底時沒看清楚大門前還掛得有其它牌子嗎?」葉凡說道。

蕭青紅看向了蓋飛揚。

「好像……好像是有塊牌子。四四方方的,不過,不大,就十七寸的顯示屏差不多大。而顏色跟大門旁的青磚差不多。不小心的話根本就無視了。」蓋飛揚難澀的說道。

這個當然是葉老大故意整成這樣子的。

「讓我來告訴你吧,那牌子是國家防務部給掛上的。上書——紅葉堡軍科所。現在明白了嗎?」唐城乾笑了一聲。

蕭青紅一聽,頓時色變。

心裡也明白了,難怪裡面好像有時還有軍人出入。原來是國家一個軍科所,那這問題就大了。

「至於說軍科所的研究項目葉某就無可奉告了,而那片樹林子的確是用來作為研究作用的。

至於說地下還有沒什麼,我就不能講了,這是**。而且,整片樹林子花了我們整整三個億安裝調整。

雖說以前你們查過是別人的,其實,早就是屬於紅葉堡軍科所的了。

而且,只是保密罷了。」葉凡淡淡說道。

「三個億,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蕭歲松長老冷哼道,因為,他就是派中管後勤一塊的長老。跟國家各個單位的總務處主任同個級別的,當然心疼這錢啦。

「這事我們沒必要跟你通報什麼,如果你硬是刺探他媽的話我們完全可以按照章程辦事。

而且,蕭陽天蕭瑟一一干華山門人的行為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不是到紅葉堡打砸搶,而是衝擊國家軍科所,陰謀攻擊國家軍科所。

這個,是要上軍事法庭的。」葉老大這大帽子扣下,在場的幾個長老全變色了。

因為,這『帽子』的確太大了,大到令華山派都沒辦法承受的地步了。

「葉先生,你到底想怎麼樣解決問題?」蕭青紅知道這次挨宰是肯定的了,沒辦法。

既然是人家設的圈套,你鑽了進去,人家肯定早就拍好了證據。到時,鐵證如山。如果真斗硬的話,那一上軍事法庭那就麻煩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電話響了起來。這貨只好轉進衛生間接電話。

「聽說你把華山派人給整治好了?」龔開河肯定是一臉樂呵呵的。

「你又想打擦邊球『搶人』是不是?」葉凡有些火了,知道這麼大的事也鐵定瞞不了的。

「怎麼能說是搶人呢,紅葉堡軍科所可是國家防務部下屬機構。是防務部重點的軍事科研所。而我作為防務部第一副部長,如此重大之事件發生難道還要閉著眼,那豈不是我龔開河瀆職了。」龔開河還真是一套一套的。

葉老大都給噎了一下。

「你講得有道理,不過,不管怎麼樣。這次的事件你們自己去問他們要人,我是不想理了。這天天充當要人的『打手』都煩了起來。」葉凡說道。

「葉凡同志,你這是什麼話。你難道不是a組黨委班子成員嗎?

咱們要人不是為自己,都是為了壯大a組,保護**。隨著世界多極化開始,恐怖主義的誕生,還有各種暴力事件也增多了。

而各國在**一塊上都在更新著。以前的a組實力太弱了,已經不能適應新形勢下世界對安全一塊的要求了。

咱們要努力跟進,不然,落後就要挨打。」龔開河聲音很嚴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