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零六章反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零六章反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跟你說開河同志,你也別拿這些來壓我。我都聽得耳朵都快長繭了。這次的事是我的私事,我不希望a組插手。當然,你們要插手也行,那等我走後你們愛怎麼整就怎麼整。我絕不干涉。」葉凡態度堅決,掛了電話。

「這個同志礙…」擱下電話后龔開河眉頭皺得緊緊的。

「怎麼,他不答應是不是?」計永遠問道。

「一根筋,愣是要自己解決,還不希望我們插手。」龔開河說道。

「呵呵呵,這個也正常。咱們每次都這樣子,人家不煩才怪。搞得葉凡都快成咱們的人事部主任了。

這個還不是招人,根本就是在利用事敲詐那些門派逼著他們派人加入組裡。」計永遠笑道,轉爾說道,「不過,這事葉凡如果堅決頂著,事還真不怎麼好辦。」

「怎麼能說是敲詐呢?都是為了國家嘛。只不過,這次機會難得,咱們不能放過了。」龔開河講道。

「哪怎麼辦?」計永遠問道。

「既然葉凡提出要求說等他們走後咱們再出動,咱們就這麼辦了。到時以防務部的名義上華山去,咱們的軍科所可是給他們破壞了。咱們派人上華山抓人也正常是不是?而葉凡要的只是他的私人豪宅出事了嘛,咱們這是兩碼事,各歸各的。」龔開河居然乾笑了一聲。

「呵呵呵,要想人不被抓就得送人,這主意不錯。只不過華山派估計會惱火的要死了。給葉凡敲詐一回,現在居然還有第二波來客。」計永遠笑道。

「正常嘛,葉凡敲詐他們是為自己,那是他們私下解決的事,咱們出面那是為國家,只是為國家招人罷了,不能講是敲詐嘛。誰叫他們要破壞我們的軍科所呢?按理講還要接受法律制裁的。

據說蕭瑟一都先天了。而那個神秘的蕭陽天更是先天大圓滿強者。跟橫斷天河同一個層次的。

老計,你有沒發現什麼?」龔開河笑道。

「好像現在先天大圓滿強者在葉凡面前都不夠看了,葉凡一伙人具備了打敗先天大圓滿的實力。

估計就是那兩個老傢伙在相助葉凡才能辦到。不然,憑葉凡一個人,應該不可能。

當然,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好事兒。葉凡強了,咱們組裡也等於強了嘛。」計永遠說道。

「你個老計啊,可是你還有一點沒看到。前次跟武衛山相鬥可是那兩個老者沒在葉凡身邊的。那武衛山怎麼也先一步走了蕭陽天的路子?那次好像是葉凡一個人乾的。」龔開河說道。

「也是怪事,不過,我總覺得有些不符合現狀。葉凡剛突破先天。不可能在一年之內就具備了打敗先天大圓滿強者的實力。雖說都是先天,但大圓滿強者可以一個打四五個剛突破先天的強者。」計永遠搖了搖頭。

「不講了,你準備一下。這事最好叫林棟國將軍去辦吧。」龔開河說道。

「我們需要一些特殊的東西來擺平這事,當然,軍科所損失的三個億不能少給。我可是軍科所的所長,不然,沒辦法向防務部的領導交待。」葉凡講道。

「三個億太多了,我們拿不出來。」蕭青紅直搖頭。

「蕭掌門,別跟我們講華山派連三個億都拿不出來。你們在國內還有好幾家大公司。

我們剛調查過。其資產總額達到十幾個億。我說得可有錯?而且,還不包括你們駐地總舵的一些古玩古董。

華山派有著幾千年的傳承,不可能你們的先輩們都沒留下什麼的。」唐城哼哼道。

「看來,你們真是有心了。」蕭青紅氣得咬牙瞪著唐城。

「既然要上山來。咱們當然要摸一下你們的底子。而且,我們的損失要有得理賠。不查查你們的底子怎麼樣向法院提起訴訟是不是?」唐城哼道。

「三個億可以給,但什麼特殊材料我們沒有?」蕭青紅咬牙答應了下來。

「這三個億隻是收回我們的損失費,而特殊材料可是用來換取他們幾個自由的。

比如。像營養價值特別高的幾百年的老山參王首烏都行。還有,一些特殊可以製作兵器的材料也行。

當然,你們如果真沒有就算啦。我們拿了三個億走人就是了。不過。他們可是不能還給你們的。

等你們什麼時候有材料時再說了。給你們三天時間,如果沒有材料拿來的話我葉凡可是不客氣了。

因為,他們幾個還犯法了。」葉凡是獅子大開口。

蕭青紅臉色鐵青,看了幾個長老一眼。

「那個東西給他們就是了。」蕭歲松陰沉著臉說道。

「什麼東西?」葉凡趕緊問道,知道果然有好貨埃

「我們也不清楚那是什麼,那個東西是蕭陽天師叔祖帶回來的。

據說材料的韌性跟硬度都達到了超高的地步。可以用來打制最好的寶劍。

我們華山派歷來都是以劍術稱尊的,不然,為什麼叫華山劍派。

一把好的寶劍可以發揮出超高的威力來。蕭陽天師叔祖出外幾十年,就是為了尋得一把製作好劍的材料。」蕭青紅說道。

葉凡在蕭陽天身上點了幾下,蕭陽天不久醒轉了過來。

「蕭大師,你帶回來的是什麼,從哪裡來的?」葉凡問道。

不過,蕭陽天不配合,哼了一聲別過臉去。

「如果蕭大師不講的話也行,到時,我們會在紅葉堡公審你們一夥到軍科所搗亂的案子的。我葉凡會讓天下人都瞻仰一下咱們華山派祖師爺蕭陽天大師的風範的。」葉凡不陰不陽,說道。

果然,蕭陽天忍不住了。

老傢伙嘆了口氣,說道:「算啦,我蕭陽天活了幾十年了,這次算是最失敗的。反正這臉都丟盡了,唉……

我離開華山派幾十年了,一直都夢想著能找到一把能合心意的寶劍。

因為。華山以劍為尊。而一把好的寶劍可不但是殺敵的保證,而且,最主要的就是,一把好的寶劍可以相助我們突破。」

「寶劍能助你突破,這怎麼可能?」唐城沒忍住,脫口而出。其實葉老大也想問問這個問題,只不過不好意思開口。這顯得自己這個勝利者多沒知識。

「有什麼不可能的,小年青,你還真是孤陋寡聞了。」蕭陽天老氣橫秋了起來。

「我是孤陋寡聞了,不過。你多活了幾十年還不是成了咱們的手下敗將。」唐城這句話可是像針一樣刺了過去。

蕭陽天頓時滿臉漲得通紅,而整個華山派在場之人全都怒目瞪著唐城。

「小年青,我讓你一隻手掌,咱們試試?」蕭陽天冷哼道。

「跟你打,我傻是不是?」唐城才不上這個當。

「年青人,知道不。寶劍跟你心意相通之後等於你的左膀右臂。

這其實就是外來的助力,為什麼像幾百年的老山參王能相助某些人突破,那也是一種外力。

比如開頂灌氣之法,那也是一種外力。而寶劍能相助你。那也是一種外力。

不過,怎麼樣相助那是我們華山派的秘密。老夫尋了幾十年,功夫不負有心有,終於在日本的大雪山找到了。

那種材料他們稱之為『雪岩木』。是一種特殊的木頭。此木卻是長在浸入雪水裡的鐵沙之中的。

久爾久之,這木頭在漫長的生長歲月之中就吸收了精鐵之沙中的鐵的精華。

使得這木頭自然的帶有鋼鐵的剛性。而它又是木頭,所以,又帶有木頭的韌性。

不過嘛。這雪岩木可是人家的寶貝。我也是趁他們高手正好不在家裡之時突襲弄走了一截。

不過,老夫幾十年才尋回的東西,現在還沒打製成寶劍。居然又要給你們了。

這也許就是命數吧。當然,在尋找材料的同時,老夫由12段位頂階也晉級到了先天大圓滿。

可惜的是老夫命數不好,一回來居然遇上這種事了。本來是想從你那神秘盒子中能弄出什麼來改善我的寶劍的。想不到結果卻是如此了。」蕭陽天乾脆全講了。

「實話告訴你,那盒子是有東西,不過,只是在指示出一個地方罷了。我是拿到了那東西,其實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三個血滴子。」葉凡講著隨手一動,血滴子在空中展開,不久又給葉凡手了回去。

「雍正時粘桿處的血滴子王器,果然是這個。」蕭陽天瞳孔瞪大,就差沒流口水了。

「當年為了這個我差點死在那山洞之中,而丑無端跟守洞的人一起死了。

不過,幾年後,丑無端居然又活了過來。那傢伙當初根本就沒全死,而是用了龜息之術假死來騙過了我。

那傢伙陰啊,居然把這爛事套我頭上。結果你們知道它引來了誰嗎?」葉凡神秘一笑。

「誰?」蕭瑟一都來了興趣,艱難的咂巴著嘴問道。

「丑無端聽說半先天了,那他引來的人肯定是先天了。」蕭陽天說道。

「沒錯,當年這世上是不是有十一大高手。而那人就是三邪之一的鼓邪。背著一面大鼓,擊鼓之下天昏地暗。那鼓聲能殺人於上百米之外。端的是厲害。」葉凡講道。

「鼓邪果然厲害,據說當年這傢伙一鼓之下殺了十幾個人。可見鼓聲的厲害之處。」蕭瑟一感嘆道。

「鼓聲有那麼厲害嗎?」蕭青紅有些不信。

感謝『流浪者&』打賞,狗哥祝所有的兄弟們聖誕快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