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零七章攻擊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零七章攻擊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鼓聲可以擊碎石頭,其實那只是一種音波攻擊罷了。 就像是咱們用劍也是一樣的,只不過鼓邪用的聲音。世界萬法,武技也是多種多樣的。用什麼手段禦敵,那得看你合適不合適罷了。」蕭瑟一說道。

「估計最後在紅葉堡還是沒能討到好處吧?」蕭陽天譏諷道。

「那當然,你們以為紅葉堡就那麼簡單嗎?就是蕭大師你輸了也輸得不冤。

至於說紅葉堡的秘密我當然不會透露的。不過,我要警告你們,下不為例。

不然的話,我是不會直接上華山了,而是直接滅了你們。」葉凡露出了滿臉的霸氣。

「帶葉先生去取東西。」蕭陽天說道。也不想在此事上再糾結了。再糾結下去面子掉得更大。

葉凡一伙人跟著蕭青紅過去的,轉了幾個彎之後到了後院。

蕭青紅朝著後院連拜了幾下才打開了院門,葉凡探頭一看,發現後院並沒有屋舍,而是一潭碧水。

水潭也不大,方圓就幾十米左右範圍。而且,好像還很淺,一眼就能看到底部了。

「這啥都沒有,連條金魚兒都沒瞧見,怪事了。」唐城嘀咕了一句。

「越沒有的地方越有東西。」蕭陽天冷哼了一聲。

只見蕭青紅突然出掌往水裡一拍。啪地一聲,水柱升騰起足有十幾米高。

蕭青紅連續不斷的往水面擊水,而水霧也越來越大了,有種朦朧的感覺了。

而在水柱升騰之中,居然從滿天的水柱之中冒出一截樹根狀東西來。葉凡鷹眼之下,這貨心裡突然一驚。

不過,那東西被蕭青紅伸手一吸到了手上。

「這就是雪岩根?」葉凡伸手去拿,突然一愣,手往下一沉。

「是不是特別的重?」蕭陽天居然笑了笑。

「嗯,是普通樹根的十倍左右。這也許就是裡面含有天然鐵素的緣故吧?」葉凡問道。

「老夫幾十年就得到這麼一截。當然,用來打制一把寶劍還是足夠的了。」蕭陽天說道。

「我們走1葉凡拿起樹根轉頭就走,而且是一點都沒猶豫。唐城跟王仁磅心裡納悶著,但葉老大都跨步走了,兩人也只好跟上。

「他倒是跑得快埃」蕭瑟一講道。

「會不會感覺到了什麼?」蕭青紅問道。

「應該不可能,如果事先沒告訴,就是先天大圓滿者都難以發現什麼的。」蕭陽天搖了搖頭,「此人辦事還真是果斷。達成目的后調頭就走,一點也不含糊。」

「紅葉堡里真有秘密嗎?」蕭青紅問道。

「估計還有高手坐鎮,這個姓葉的很神秘。是個很可怕的年青人。」蕭瑟一講道。

「再可怕也要一血今天之辱。從現在開始我閉關,不恢復原狀我是不會出關的。你們就不要來打攪我了。」蕭陽天臉陰森森的。

「唉,失去了雪岩木師叔你怎麼辦?」蕭瑟一問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不過。我的雪岩木不是那麼好拿的。」蕭陽天冷哼道。

幾人快步而去,不久下了華山坐進了車裡啟動而去。

「葉大,走這麼急幹嘛。咱們可是還沒顯擺夠的。」唐城忍不住問道。

「那水潭有古怪。」葉凡講道。

「好像有些問題,原本看去那水潭很淺,能透底了。而且,裡面什麼都沒有。不過,給蕭青紅一拍,居然從水裡拍出樹根來了。這裡頭難道有機關設置?」王仁磅問道。

「剛才蕭青紅連續拍掌之時你們是不是看到薄薄的水霧騰起?」葉凡問道。

「沒錯,是有水霧。 這也沒啥。假如咱們去拍也有一樣的效果。」唐城講道。

「效果是有,不過,你後來是不是有感覺到水潭裡的水霧好像有一種能量朝著我們擠壓過來。我看見你慢慢的還退了幾步,難道就沒發現什麼?」葉凡說道。

「對了,我真給忘了。當時還以為是蕭青紅的內氣餘波逼得我後退呢?」唐城恍然了。

「不是她的內氣餘波,蕭青紅不過十段頂階身手,怎麼可能迫得王仁磅也退後?」葉凡搖了搖頭。

「怪了,那裡來的威壓?」唐城疑惑了。

「我懷疑是封界。」葉凡一句話出,車裡幾人都有些震駭。其實。葉老大的鷹眼經過再次升級后現在能內視了。只不過較模糊。

「不可能吧,封界是脫神境高手創造的。就連武當派都沒發現封界。這華山派難道比武當派還要強悍?」王仁磅都不相信了。

「你們看不見,我能感覺到。水霧升騰之後其實是形成了一道水膜。

這綠色狀水膜估計就是封界。這水潭是不是能見到底,那怎麼藏樹根,那是因為蕭青紅拍掌裡面有學問。

估計只有歷代華山派掌門會這個。咱們如果去拍水是不可能開啟水中封界的。

而霧狀東西只是迷惑人眼罷了,而封界之膜就隱藏在水霧之中。

看上去樹根是從水霧中出來的,實則上是封界打開一個小口子而出來的。

而且,即便是有人發現了水潭,但也會因為見這水潭沒什麼特別之處而離開的。

並且,沒有強於封界者的實力怎麼樣開啟封界。除非像那次的我們一直用小導彈炸,導彈可是不好弄的。」葉凡講道。

「華山派的老輩們還真是厲害,居然能想到這法子。」唐城感嘆道。

「而且,我還感覺到封界開啟之時有一把劍氣逼了過來。所以,我才決定拿了東西馬上就走。

就怕後頭會發生什麼意外。封界是脫神境高手設置的,裡面有什麼天曉得。

當初我們去韓國時卻上的那張可怕的人臉。而華山派的老祖宗們把魂氣藏於劍氣之中攻擊也正常。」葉凡講道。

「這雪岩木能做什麼?」王仁磅摸著那截木頭問道。

「我想,如果能煉物的話,也許可以給紅邪兩位前輩製作假腿。

這東西制所的假腿絕對能承受兩位前輩的折騰了。而且,按古代高手的煉物之法煉物出來的假腿可以達到幾可亂真的地步。昌背山的玩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葉凡講道。

「它娘的,要是咱們都會的話那豈不是世界上就沒有了殘腿之人了?」唐城笑咪咪的。

「那行啊,你唐城試試。」葉凡笑道。

「我可能不行吧?」唐城問道。

「煉物者的最低功階要達到念氣。」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要求這麼高,還煉物個屁。」唐城像是一隻泄了氣的皮球,頓時就焉啦,「老子估計一輩子就甭想達到念氣了。還煉啥物?」

「努力呀。」王仁磅笑道。

「你先努吧,我是沒這想法了。」唐城說道,「不過,葉大可是有這機會的。」

「難埃」葉凡嘆了口氣。

「前輩,這截雪岩木能否煉物成假腿?」葉凡問道。

「材質不錯,而且,有韌性有剛性都適合。不過嘛,沒有煉物者。二來,這截木頭也太少了些。最多能煉物成二條腿。」盧定宗說道。

「合我跟紅邪和厲前輩,再加上前輩相助四人之力能不能煉出二隻假腿來?」葉凡問道。

「可能性不大,四人之力跟念氣強者相比根本就是兩個概念。一個念氣強者可以集中自己的力量,而且內氣屬性是一樣的。

如果由四個先天強者合夥,那內氣即便是能融合在一起,但也斑雜得很。

估計就是能煉物出什麼來那雜質也差,算是次等品了。」盧定宗說道。

「次等就次等,總比用高科技搞出來的假腿要好得多。」葉凡說道。

「那個倒是肯定的,煉物產品再差其質量也比現代高科技整出來的玩意兒要強一些。畢竟,內氣是天下最精純之氣。而且是人體練功出來的。」盧定宗說道。

「前輩,目前我們在幾個門派甚至一些大家族都發現了封界。我想,是不是那些大門派都有封界這樣的設置。只是咱們一時還沒發現或者什麼是不是?」葉凡問道。

「我想也是,在千年前哪個門派或大家族沒有脫神境高手。而且還不止一個兩個的。

而當時的封界技術已經較成熟,就是自家不會也能用什麼換來這種秘術的。

所以,有封界並不奇怪。」盧定宗講道,「不過,古代高手在煉物時都喜歡藉助一定的工具來施展,這樣一來自已出力就會少一些。」

「什麼工具?」葉凡問道。

「比如爐子之類可以用火燒的東西,就像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爐那種。把所需要煉之物投入進去,再配上這些材料,火煉加上高手的內氣催發,就能成功。」盧定宗講道。

「這個,到哪去找,現在人搞的爐子行不行?」葉凡問道,「比如,像我們機械廠里的那種很大的鍊鋼用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以前古人用的煉物爐子人家也是用內氣打制出來的。你們那鍊鋼爐應該沒有內氣吧?」盧定宗說道。

「這就難辦了,到目前我可是沒發現這種東東了。」葉凡講道。

「你的飛劍『幹將』哪來的?」盧定宗問道。

「有了,那裡還真有個爐子。以前在天水壩子有個養龍潭。有次我無意進去捉魚才發現的。而且,幹將就藏身於那個爐子之中。原本我們還以為那個是用來煉丹的。」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