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一十三章葉老大的威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一十三章葉老大的威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龔志軍下來雖說時間不長。但是,關於葉凡的一些事他從父親口中早就聽說過了。

而且,龔志軍也一直在關注著葉凡的關係。凡是跟葉凡關係不錯的同志龔志軍都留心著的。

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緊跟上葉老大的腳步。

「沒錯,志軍同志講得太有道理了。橫空大規劃旅遊一塊一旦建成,收益估計也是橫空集團最大的一塊了。

而且,旅遊一塊影響著橫空經濟區的所有建設。為什麼這樣講呢?

你們想,咱們現在正在建設的廠房企業是不是都跟旅遊一塊掛上勾了。

以前建廠是不怎麼注重環保一塊的。現在這一塊抓得很緊,沒有得到環保部門批准,不符合橫空大規劃對環境一塊的嚴標準要求的企業都是不準上馬的。

轉爾從居民生活一塊來講,更是突顯出來了。就是建一座房子,下水道怎麼樣走,都得符合生態環境的要求。

因為,橫空大規劃要打造一個融人文生活工作企業發展於一塊的生態區。

而旅遊一塊所倡導的人文環境就注於了整個橫空經濟區。以後這種效果更要突顯出來了。

所以,旅遊一塊的負責人勢必要進入管委會班子之中。不然,將給以後的管理造成很大的不便。

如果雲亮同志能進入管委會,有什麼環境方面的要求直接跟他協商就是了。

不然,還得轉手通過橫空集團轉達,豈不是更麻煩了。」陽震東也講道。

「嗯,雲亮同志最近的表現是很出色。自從這位同志接手旅遊一塊的工作以來,經常在工地跟工人們同吃同住,直到問題解決。常常是一到通天山建設工地一蹲就是幾個月。這種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現在這種同志已經很少了,紮實苦幹就是雲亮同志的表現。」曹月一看,知道自己沒戲了。

伍雲亮是葉凡的最鐵竿下屬。陽震東跟龔志軍進去了。肯定會聯手支持淫以,曹月後悔埃

前次在省里申請組撤離時的表現太差了。沒有一顆心緊跟著葉老大。

而當時龔志軍跟伍雲亮就鐵心跟著的。雖說陽震東也沒有鐵心跟著,但是,陽震東太老牌了。

而且儼然橫空集團現在的二當家。他進入管委會是必須的。不然,估計連陽震東都沒有希望了。

「同志們估計是忘了一件事吧,橫空集團的前身叫什麼?叫橫空機電集團,這說明機械跟電力一塊才是橫空集團的主打。

怎麼現在變成旅遊一塊了?旅遊行業是個投資大見效慢的行業。

不像是機械公司投入進去一二年就能見到效果。旅遊產業靠收門票管理費的那有多少錢。

那需要十幾二十年才能收回成本的。雖說投入一塊是橫空集團最大的,但是,收益未必是橫空集團的。

比如,跟旅遊一塊附加的賓館飯館交通運輸等產業。那些產業咱們橫空集團基本上都沒涉及到。

其實際上的收益卻是被外邊的單位或個人獲得了。」陳圓嬌也曉得大勢已去,講這話無非就是在表示自己的不滿罷了。

「呵呵呵,怎麼能講是給外邊的單位或個人獲得了。橫空經濟區即將成立。

我們不能只把眼光投放在橫空集團身上了,而且,要著眼於整個經濟區的發展上。

即便是那些收益不能給橫空集團直接獲得,但實際上的獲得者是經濟區內的單位或個人是不是?

而這些單位或個人獲得后反過來也能促進橫空集團的發展的。

相得益彰嘛。」葉凡突然笑道,見差不多了,也該是收場的時候了。

最後,以陳圓嬌跟楊貴芳龔長喜三人投了棄權票結束了推薦人選問題。

下午的時候伍雲亮匆匆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葉書記。我……」伍雲亮一臉恭敬,眼眶中居然還隱隱有淚霧了。

「雲亮同志,你這是幹什麼嘛。來,坐坐。」葉凡指著轉角處的沙發椅子笑道。

「葉書記。我啥話也不想說了。您看我在工作中的實際表現就是了。不在旅遊一塊搞出成績來,我伍雲亮沒臉來見你。」伍雲亮說完后,朝著葉凡深躬身一下,爾後轉身大跨步而去。

陳圓嬌刺激著了伍雲亮。伍雲亮也曉得自己在竟爭中的劣勢。而葉凡力推他上去,他萬分感謝著。

「干好工作也要注意身體。」背後傳來葉凡的聲音。

「明白,我不會圬下去的。」伍雲亮頭也沒回。背影而去。

杜劍陪領導下鄉回來,不過,一進屋子就看見老婆板著臉兒。而且,眼圈還有些微微紅的,好像哭過了。

「怎麼了陳影?」杜劍是一臉疑惑,順手把公文包擱在了桌上。

「你不是說想辦法嗎?」陳影哼哼道。

「不是跟你講過正想辦法嗎?這事我正在考慮請哪位給說叨一下。」杜劍講道。

「人家早定了人選,還說個屁1陳影氣得都暴粗話了。

「定了,什麼時候定的?」杜劍一愣,臉上有些微微紅了。一股怒火從心底騰騰往上冒。

「上午就定了,開了會了。圓嬌說葉凡根本就沒把你的話當回事兒。

一開始就把兩個名額給了陽震東跟龔志軍兩個副書記。剩下一個名額居然給了他的親信伍雲亮。

伍雲亮是省紀委下派到橫空集團的。憑什麼能進入管委會?更何況,紀委幹部去管旅遊發展事業,這根本就不符合規定是不是?

我看這個葉凡根本就是在任人為親,還講什麼公平,根本就是霸權主義。」陳影氣呼呼講道。

「圓嬌怎麼不跟我通氣?我也剛陪領導下鄉回來。」杜劍問道。

「通氣有用嗎,人家都定拍了。圓嬌說不想再麻煩你了,所以,只跟我閑扯了一下。而且是告訴我別跟你提這事兒,免得你心裡不舒服。事都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就是了。而且,圓嬌說了。感謝你這個姐夫對他的幫助。」陳影說道。

「她的話你也信,這事既然她認為過去敢還會跟你講。明擺著的你會跟我說嘛。這種小伎量你難道不懂得。」杜劍說道。

「這事當然得講,不講還行。我看那個葉凡就是過份了,聽說現在在橫空集團搞得很過份,儼然就是橫空集團的土皇帝。

下邊的同志稍微有點什麼都會板臉罵人。嚇得黨委委員們都不敢講話了。

這種人就是在搞一言堂,還講什麼民主,根本就是騙人的鬼話。

這樣子搞下去橫空集團就怕到時全憑他的想法干,到時豈不是全亂套了。我就怕個人**膨脹後會帶來極大的後果。」陳影哼道。

「這話你別亂講,一碼歸一碼。」杜劍陰沉著臉。

「怎麼就不能亂講了,我又沒亂講。這不是事實嗎?聽說姓葉的連曲省長都敢頂。是誰給了他這膽子。不就干出了點小成績嗎,現在尾巴都快翹到天上了。」陳影說道。

「好了1杜劍一拍桌子,茶杯飛起來嚇了老婆一跳。獃獃的看著他,陳影眼圈兒一紅,流淚了,「我知道你外邊有人了,現在我老了,黃臉婆了是不是?現在嫌棄我了。可是當初呢?還不是你死氣白臉的追著。現在官當大了,脾氣也有了是不是?」

「唉。你這哪兒跟哪兒嘛。我跟你說,你知道葉凡的底細嗎?」杜劍坐了下來,咕嚕著干進去一杯冷茶。

「什麼來頭,不就一個企業老總。難道比你這個省委大秘書長還氣派不成?」陳影冷哼道。

「葉凡是寧書記從別的省親自點將要過來的。你懂了嗎?」杜劍哼道。

「假的吧,華夏沒人才啦?難道葉凡跟寧書記有親戚?」陳影根本就不信。

「你懂什麼,葉凡此人的確有一手。以前橫空集團怎麼樣了,省政府一塊已經背不起的大包袱了。寧書記見如此狀況。而當時葉凡還在另外的省搞經濟,而且搞得很好。所以,被寧書記叫過來了。」杜劍說道。

「原來你講找人根本就是在推。寧書記點的將,你還怎麼說。」陳影底氣弱了許多,這個女人並不是不懂事。而是有些急了才甩狠話的。

「你說要我怎麼講這事兒,叫我直接找葉凡壓他。寧書記會怎麼樣看我。說句實話,在寧書記心裡,我跟葉凡擺在一起的話,誰輕誰重還指不定。你不懂得其中的形勢。」杜劍說道。

「不會吧,你堂堂的大秘書長比不過一個企業老總。你為寧書記鞍前馬後的,雖說乾的是伺候領導的角色,但你這個工作是最重要的。領導不舒服了還怎麼能更好的開展工作?」陳影打死也不信老公在寧書記心中份量還不如葉凡。

「哼,你還不懂得葉凡的另一個身份。京城喬家大院,也就是中組部那位掌舵人喬委員的女婿。你說,我的份量能超過他嗎?」杜劍冷笑道。

「這個……」陳影眼瞪得老大,吶吶道,「難怪,難怪了。」

「知道就好,本來我在天雲省已經幹了五年了,可我還是省委秘書長。

按一般的貫例新任書記上任一般都會換秘書長的。幸好我站隊立場堅定。

不然,我這位置能不能保住都難說了。現在對我來講,想更上一層樓非得緊跟寧書記腳步不可。

而且,你知道的就是項南市的楊志升跟寧書記還有些親戚。這事還是你從費香玉口中打麻將時不小心漏出來的。

楊志升怎麼樣,下到項南市后就跟葉凡掰手腕,結果是碰了一鼻子灰,現在也給葉凡收拾得服服貼貼了。

這事兒結果怎麼樣,連寧書記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你說說,如果要真對葉凡表示不滿的話我就直接跟他談這事兒。」杜劍反問老婆。

「還講什麼,過去就過去吧。那人咱們惹不起就不要惹了。這事反正也過去了,以後有機會再說了。」陳影可不想老公受到什麼影響的,堂妹雖說親,但跟老公的前途相比什麼都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