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一十四章兩難境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一十四章兩難境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了,這些事我本不該跟你講的。你也別亂傳了,葉凡的事我會處理的。」杜劍擺了擺手,陰沉著臉進了書房。

「倒是怪事了。」天雲省風湖寧副省長拿著橫空集團的推薦名額有些疑惑。

「老風,咱們就當是閑談。說說你的看法?別藏著掖著,閑聊閑聊。」曲志國省長點燃一根煙,問道。

「四個名額葉凡肯定要進去的,陽震東進去也純屬正常。畢竟他在橫空集團不少時日了。

而且很有可能接替葉凡的總裁位置。而伍雲亮能進去算是突然殺出的一匹黑馬。

不過,從伍雲亮是葉凡推上去來看葉凡會讓他進去也正常,自己人嘛。

就是這個龔志軍可是剛到橫空集團還不到幾個月吧,他居然也進去了。

葉凡的意思是副書記都要進入,這其實是沒有根據的。橫空經濟區管委會班子更應該加入一些在一線管理的幹部。

比如,對於促進橫空經濟區能更有力發展的同志。而龔志軍剛來並沒有多少『建樹』。怎麼就進去了?」風湖寧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疑惑,龔志軍下來不久。而且,此人以前在政務院辦公廳工作,跟葉凡並沒有多少交集。

而一下來,龔志軍的表現就奇怪。老寧,你記不記得,那回省里把申請工作組撤走了,而龔志軍也是鐵竿支持葉凡的同志之一。

另一個級別較高的同志就是伍雲亮了。龔志軍跟葉凡是什麼關係?這裡頭可是有文章埃」曲省長笑道。

「難道他們以前就深交了,好像我沒看出什麼來。」風湖寧說道。

「我在想,是不是龔志軍的家勢有問題。葉凡是看在其家勢份頭上的。」曲志國說道。

「噢,龔志軍家裡什麼來頭?」風湖寧問道。

「我剛打聽過,其父龔開河只不過是防務部下邊的一個副部長。

只不過有些事上頭有特殊安排,一個副部長居然還是軍界委員會的委員。

這個,按理講是很不符合常理的。防務部居然有兩個委員,大反常理了。而且,龔開河同志以前是在保密局工作的。

會不會是因這個原因上頭才讓他進了委員會。」曲志國說道。

「軍界委員會的委員身份可就頗具份量了。如果沒有這個身份只是防務部一個副部長那也算不了什麼,跟我這個副省級幹部差不多份量。只不過軍政不同系統罷了。但是加了一個委員,聽說是副國級了。那這份量當然就大了,也難怪葉凡會看重龔志軍如此了。」風湖寧說道。

「哈哈哈,其實,我跟你的觀點有點不同。軍界委員會委員是享受副國級待遇,但仍然達不到副國級標準。

所以在官方排名的時候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委員、高法院長、高檢檢察長、政協副主席之後特別稱呼軍界委員會的委員為某某某也出席會議。

在老同志的排名上。這家政治委員會的常委級別的老同志與四副兩高級別的老同志中間要用「和」字連接。

與原軍界委員會的委員之間要插入現任委員,如果單純老同志的排列,原委員與四副兩高級的老同志之間也要加上「和」。所以應該說軍界委員會的委員的待遇是副國級,但只能說是准副國級。但他們跟正部級幹部坐一起時卻是排在前面。

這說明他們這些同志的級別又略高於正部級幹部,但又略低於正式的副國級幹部。這個界線有些模糊罷了。但即便是這樣,龔開河同志的份量也是不淺的。」

曲省長呵呵笑道。

「原來如此埃」風湖寧笑道。「老曲,咱們就是閑扯,你說,龔志軍的家勢寧書記會不會曉得?」

「你說呢?」曲省長含笑看著風湖寧。

「那這樣看來,這份名單到時送達省委討論時估計都能通過了。唯一可能存在變數的就是伍雲亮同志會不會被捋下來就是了。」

「4個捋掉一個也正常。」曲省長笑道。

「如果捋掉伍雲亮,葉凡同志心裡可是就相當的鬱悶了。」風湖寧說道。

「有些事嘛,給了下邊同志權力。但也不可能完全下放是不是?不然。怎麼能體現省委省政府的權力。都沒上頭什麼事情,你我可是天天就閑扯看報喝茶了。」曲省長開玩笑似笑了。

「對了,曲省長。現在咱們談談正事兒。管委會班子不是還有三個名額是省里下派嗎?而這三個名額一部二省各佔一名。」風湖寧說道。一談正事兒就是上下級關係了,所以,稱呼也改為『曲省長』了。

「是有這麼回事,湖寧同志,你是不是也有這個意思去搏一把?」曲省長笑道。

「呵呵,好男兒志在四方。而我們這些幹部當然都想干出一番事業來。

而我剛擔任副省長一職。可是要在省里建功那就相當有難度了。

而且,曲省長你如此的看重我,我也不能給你丟臉了是不是?」風副省長笑道。

「你個湖寧同志啊,咱們倆這關係你還藏藏掖掖的不好意思講。其實,今天叫你過來我也有這方面意思。想聽聽你的真實想法。湖寧同志,你可能還沒有意識到這個位置的關鍵性。」曲省長問道。

「關鍵性?」風湖寧念叨了一句后看著曲省長。

「沒錯,三個名額由一部二省定奪。但是。橫空經濟區是在天雲省大部分區域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就是華夏機械集團來講,雖說他們不屬於天雲省直管,但是,他們總部跟主廠卻是設在咱們天雲省境內的。

所以。橫空經濟以天雲省省內為基礎建立那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國資委跟滇南省的同志都無法抹殺的事實。

而且,橫空經濟區是在橫空集團的基礎上,橫空大規劃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所以,橫空經濟區管委會的一把手,也就是管委會書記一職肯定要由天雲省省里下派同志過去管理。」曲志國說道。

「那是肯定的了,經曲省長你一提。這個位置的重要性更是突顯出來了。橫空大規劃出成績是肯定的事實了,到時,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政績。」風湖寧點頭說道。

「沒錯,其影響力之大肯定會在一部二省之間掀起一個高潮的。」曲省長說道。

「爭的同志也多啊,不過,那這管委會主任人選呢?是不是也是由一部二省選出的三位同志其中一位同志下來擔任?

而葉凡只能給個黨委副書記兼常委副主任位置了。我想,國資委估計會下派一個副部級同志下來,而滇南省也將安排一個副省級幹部過來。

而我們這邊因為擔任的是一把手,所以,份量絕不能比他們低了。

而葉凡同志目前太年輕,還只是一企業老總。享受副部待遇罷了。

其人在政府的職位最高到正廳級,能給個常副都不錯了。估計是連常副都有難度吧?」風湖寧問道。

「呵呵呵,你又錯了。」曲省長笑道。

「又錯啦,難道是給個管委會黨委副書記兼副主任職務。而一部二省挑選的同志其中兩位同志擔任一二把手。第三位同志擔任管委會黨委副書記兼著常務副主任是不是?」風湖寧說道。

「是份量輕了,並不是重了。」曲志國又搖頭。

「管委會主任,怎麼可能。那一部二省中我們天雲省下去的同志擔任一把手,葉凡擔任二把手。

而滇南跟國資委過來的二位同志只能擔任常務副主任跟副主任兩個職位。

當然,這三位都要兼著黨委副書記,加上葉凡就是三個副書記了。

副書記排名可是就難定了,葉凡一個參照副部的企業老總擔任二把手,那豈不是在黨內排名要比滇南跟部里下來的同志還要高一些。

這個,怎麼能讓這兩位正宗的副省部級同志心服?這些,的確是省委省政府需要考慮的問題。

從職位來講,葉凡同志的職位高了。從級別來講,葉凡同志的級別可是上不去的。」風湖寧覺得不可能。

「是啊,這其中的糾葛相當的大。推葉凡上去不好給另外兩位同志排名。

不推葉凡同志擔任管委會主任一職的話好像也有些不妥當。因為這橫空經濟區他是創始人,而橫空大規劃也是他著手搞的。最後卻只撈到一個排第四位的角色。省里十分的擔心葉凡同志會心裡不痛快。

而橫空經濟區還指望著他帶出去。同志心裡有情緒就不好了,因為,人家的確干出成績來了嘛。

這事,還真是傷腦筋了。到時,一部二省肯定得坐在一起商量一下的。

這事,天雲省說了不算,國資委跟滇南那邊講了也不能算。我是擔心因此事會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到時,會波及到橫空經濟區建立的根本。而且,我們省里的人選要等到部里跟滇南那邊確定后才能視情況而定。

不出意外的話,滇南省那邊估計是張相和同志進入管委會了。部里應該也是一位副部級同志下來。

當然,也不排除正廳級同志下來進入管委會。」曲志國臉上閃過一絲憂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