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一十五章葉凡的職位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一十五章葉凡的職位問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關於咱們省的人選問題,不曉得省里是什麼意思?」風湖寧想探底子。

「這事我問過志和同志了,他說是等他們兩塊敲定后再論了。這事,眼盯著的同志也不在少數埃就這件事來講,省委省政府也是處於一個相當尷尬的境地。」曲志國說道。

「當然,像蓋紹中、蔡強、趙向雲幾位同志難道不想嗎?」風湖寧也有種無力感。

跟蔡強和趙向雲相比,他並沒有多大優勢。最多就比蓋紹中這個打了擦邊球位置的省長助理強些了。

「蓋紹中可以排除,雖說他也是副省級幹部。但相對於部里跟滇南那邊安排的同志來講,他著實是份量輕了一些。」曲志國講著看了風湖寧一眼,說,「其實,你還沒考慮到更上一個層次的問題。」

「更上,不可能會派一個『常委』下去擔任經濟區一把手吧?」風湖寧有些疑惑了。

「有什麼不可能,不要講省政府各位副職盯得緊。就是省委常務席里好多同志都盯著經濟區這塊大蛋糕的。

在省里常委席里擱著分管一定的部門要出成績難,但一旦下到橫空經濟區,見效就快了。

最多二年時間必出成績。甚至會更快一些,畢竟,橫空經濟區的建設方面差不多進入尾聲了。

正是出成績的時候,對於這些常委們來講,他們是更需要成績的。副省長到正省,沒有天大的成績是很難墊定基礎的。

關係第一,但只有關係沒有成績也不行。二者缺一不可,這就是軟體跟硬體的問題。

不然,會讓你的『關係』不好推薦你是不是?像這種例子也不是沒有。

你看,各大省城的市委書記不都是掛著省委黨委嗎?橫空經濟區管委會書記由常委擔任就正常了。

因為有先例嘛,也符合規章跟政策。從另一個方面也能看出省委對橫空經濟區的重視程度。

國家扶持的重點工程嘛,咱們不重視能行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就是我也不好說話了。」曲志國哼聲道。

「嗯,這個,難度太高了。」風湖寧臉色有些難看了,本來以為把握還是較大的,這下子好像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如果省里常委席插手橫空經濟區,那基本上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剛到總部門口,發現孔意雄也在大門口。

「孔主任早埃」葉凡倒是先打了聲招呼,笑問道。

「葉書記,我專門在等您的。」孔意雄說道。

「有什麼事咱們進辦公室談去。」葉凡說道。

「不是,是圓嬌同志昨天晚上凌晨三點突然病了。現在正在醫院輸液。她說是半夜不好打攪你休息。所以直接掛了電話給我說是要請假一個月休息一下。」孔意雄講道。

「查出來是什麼病了沒有?」葉凡眉頭一皺,知道陳圓嬌心裡不痛快,八成是在裝病要鬧情緒。

「不清楚,我問過了。醫生說是老胃病犯了,不過,這話可是模稜兩可的。這種病你說有病也有,你說沒有也可以沒有是不是?」孔意雄話裡有話。

「呵呵呵,正好,咱們乾脆現在就過去看看。同志病了嘛。咱們作為集團領導總得去關心關心體現一下領導關懷嘛。」葉凡笑道。

「我買些營養品。」孔意雄笑道,買了東西跟著葉凡直奔醫院而去。

見葉凡進來,陳圓嬌躺床上掙扎著要坐起來。

「別動別動,圓嬌同志。看看,不要光顧著工作也要注意休息。你這一病真病倒了可就麻煩了,機械公司一大攤子事等著你回去處理呢?那地兒可是離不開你埃」葉凡忙過去輕輕扶著陳圓嬌。

「唉,以前干工作時沒感覺到什麼。這一病倒就感覺到了全身都上不去了。酸麻不說。而且,胃部一陣陣的扎痛,實在是頂不住了。而且。醫生說了,我這是老胃病了,再不休息的話會嚴重下去。所以,估計得幾個月時間了。」陳圓嬌肯定在賭氣了嘛。

「幾個月,倒是麻煩了。」葉凡故意的皺了下眉頭。

「沒辦法,我是想早點回去上班的。可是這身體實在是頂不住了。」陳圓嬌說道。

「這事,如果你真是感覺頂不住了的話公司總部也不能要求你一定要回去上班是不是。

還是身體重要,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你好好休息,好好休息就是了。」葉凡安慰著,轉爾沖孔意雄說道,「給醫生講講,要用最好的葯。藥費全部公司報銷。而且,還得多掛營養品。」

「謝謝葉書記關心了。」陳圓嬌貌似臉上露著感激。

「不過,既然圓嬌同志要請假幾個月。你這一攤子事沒人管可不行。

明天就要組建去津門市競標了。這事可是大可,不能落下了。這樣吧,意雄同志,你馬上通知在家的同志回來開個會。

商量一下圓嬌同志的工作由誰負責。這津門的事沒有人挂帥可是不行。」葉凡一臉嚴肅。

鷹眼下發現,陳圓嬌臉色都變了。

跟老子鬧情緒,老子就撤了你的分管,回來讓你喝稀飯去,葉老大在心裡冷笑了一聲。

「葉……葉書記……」陳圓嬌整個人不知什麼時候居然斜坐了起來。

「怎麼了圓嬌同志,這工作你就不用移交了,還是養病要緊。我直接安排伍雲亮同志接手就是了。到時,叫他到醫院來跟你商量一下相關的事務就是了。」葉凡一臉的關切了。

孔意雄在心裡直想發笑。

「葉書記,我覺得我還行。這去津門的事可不能落下了,而且,我對這一塊熟悉。如果由雲亮同志接手的話就怕他一時沒搞清楚,到時競標失敗可就麻煩了。這津門競標的事關係著集團機械公司能否起得來,太重了。」陳圓嬌說道。

「你這病可是傷不起埃」葉凡皺緊了眉頭。

「我還能冉蠣諾氖侶澠暮笪以倩乩蔥菹T偎盜耍只是老胃玻頂頂就過去了。

一邊工作一邊還可以回來繼續輸液是不是?」陳圓嬌趕緊說道,知道這是人家葉老大敲打自己。

可是不表態可是不行了。這去津門的事可是一件大好事兒。如果能順利拿回十幾個億訂單的話,那對於自己來講也是一筆不菲的政績。這種機會可不能失去了。

這女人臉皮還真不薄,孔意雄在心裡鄙視了一句。

「就怕累壞你了怎麼辦,公司還希望你病好后回來繼續工作的。」葉凡再敲打。

「沒事,我真能頂得祝競標的事是大事,不能落了。」陳圓嬌說著居然坐直了身子。

「那好吧,你抓緊輸液。明天一早由你組建去津門的工作組。那邊還得跟喬報國同志商量一下,他們那邊安排哪些同志去。這次過去是聯手競標。」葉凡講道。

「行行1陳圓嬌就剩下點頭的份了。

葉凡走了后,陳圓嬌的老公楊秋譚看了她一眼。嘆道,「你這是何苦來著。」

「我又怎麼啦?」陳圓嬌沖著老公發脾氣了,「你又幫不上忙,就由著我一個女人在打拚,還不是為了這個家。」

楊秋譚在省里工作,不過,到現在不過一個科級幹部。大事上還得靠著老婆撐著。自然,底氣不足。

「唉,這事我得說說你了。雖說以往我都聽你的。不過,這次你不能再鬧下去了。

人家不是傻瓜,一眼就能瞧出來。剛才葉書記很明顯的就是在『敲打』你。

你看看,經你一折騰。不但印象不好,而且還差點失去了一個天大機會。

我知道,女人當幹部不容易。要不你乾脆要求調回省里去吧。在這裡的確不好做,競爭壓力太大了。」

「我是不會回去的。不幹出個人樣來我回省里幹什麼?姓葉的越是瞧不起我,我越是要干出成績來。到時,看他怎麼樣瞧我。」陳圓嬌哼聲道。

「唉。由著你吧。反正我也勸不了你。當初你下來我就反對過,在省里呆著多舒服。」楊秋譚嘆了口氣。

「老楊,你就是被這個『舒服』二字給害了的知道不。為什麼你直到目前還只混到正科,連個副處都達不到。

不是姐夫不幫你,是人家瞧你這樣子就來氣兒。你不幹怎麼能上進。

老楊,你得改改你這太過於安逸的想法了。」陳圓嬌說道。

「我跟你理想不一樣,我是知足常樂。算啦,不談這個人。反正你有你的事業,我有我的想法。咱們都不要勸對方了。」楊秋譚說道。

二天後,滇南省跟天雲省分別接受了葉凡辭去滇南省省長助理一職以及天雲省省委副秘書長一職。

現在葉凡是全身脫了出來,專註於橫空經濟區建設了。

晚上的時候蓋紹中打來了電話,一開口就破罵道:「不幹了,它娘的,還干過屁埃」

「怎麼了蓋哥?」葉凡問道。

「這管委會班子居然沒我這橫空集團董事兒的份頭,這都什麼跟什麼?」蓋紹中哼聲道,口氣中充滿了極端的不滿。

「怎麼可能,你不可能進入不了管委會吧?」葉凡一愣。

「有啥不可能的,省政府今天早上推薦了名額。候選人是風湖寧趙向雲以及我。

不過,我就一陪選的。因為,一開始曲省長就強調了這次省里派駐進入管委會班子的同志級別比較高。

因為,據說滇南省很可能是張相和進入管委會,而國資委那邊是一個副部長下來。

而我蓋紹中雖說也是副省級幹部,但只是打了擦邊球的。所以,首先就把我剔除在外了。

他們這是明擺著在搞陰謀,估計早就商量好了的。」蓋紹中氣呼呼的講道。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