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一十六章寧大佬到底在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一十六章寧大佬到底在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這事,你跟金書記聊過了沒有?」葉凡問道。

「他也沒辦法插手,因為是省政府推薦人眩而且,在這一塊上曲省長很強勢。最後布華清也敗下陣來,結果是風湖寧被推薦上去了。不過嘛,最後,呵呵呵。」講到這裡蓋紹中居然笑了起來。

「看把你樂得,是不是又變卦了讓你下來啦?」葉凡問道。

「下來個屁,不是我。」蓋紹中哼哼道。

「那是誰?」葉凡也是深感意外,風湖寧副省長居然沒下來。

「周歲月那老傢伙。」蓋紹中說道。

「這個,怎麼可能,周歲月雖說也是副省長,但人家可是省委常委。」葉凡說道。

「沒啥不可能的,曲省長最後也是搞了個一場空。老子沒進去他推的人照樣子沒進去。

活該!而且,下午省常委會開始就充滿了火藥味兒。寧跟曲兩人在常委會上交鋒了。

曲說推薦風湖寧同志這是省政府的大事。而橫空集團是省政府直管的企業。

這件事,本來就是省政府的事兒。意思是你寧是省委,你這是撈過界了。」蓋紹中笑道。

「寧書記怎麼回應?」葉凡是興趣大來了。這省里大佬交鋒還是頗具意味的。

「寧說省政府就不是省委領導下的了嗎?而且,現在是在給橫空經濟區挑選黨委書記。

這一塊應該是省委拍板的事。而且,還舉出,人家滇南省都是張相和同志,咱們天雲省難道還能用份量不夠重的同志了嗎?當然,意思是這個意思,怎麼講我形容不出來。而在這一塊上,金書記見我沒被推薦上來,當然也對曲有意見。

結果。當然是相助寧了。自然,曲最後是鬱悶的敗下陣來了。」蓋紹中哈哈大笑著幸哉樂禍不已。

「這管委會書記是省委定下來是周歲月同志了,那管委會主任呢?」葉凡問道。

「不清楚,沒討論這個問題。我覺得很詭異,如果說是由滇南過來的張相和擔任也有些道理。

這橫空經濟區管委會書記由天雲省控制了。那總得留下一個主任位置給滇南那邊是不是?

不然,也顯得天雲省太霸道了不是。人家滇南的同志肯定有意見。」蓋紹中講道。

「嗯,張相和擔任管委會主任一職較合適。估計這個就不用討論了,因為是兩省一部的事。

他們三位一號人物通口氣就能定拍了是不是?更何況,這個,也符合常理。

國資委在這三家中份量是最輕的。它們不可能會提出什麼意見的。估計能撈個常務副主任就不錯了。」葉凡講道。

「也許是吧。不過,老弟你估計會鬱悶了。」蓋紹中又講道。

「還有什麼事?不可能把我也排除在外了吧?」葉凡笑道,當然不信這個言論了。

「你當然不會排除在外,不過,你們推薦的四個名額中伍雲亮被拿下來了。」蓋紹中說道。

「換誰上了?」葉凡一愣,一股怒火上來了。因為,這事省委省政府都沒跟自己打聲招呼的。

「此人叫陳元東,是省政府辦副主任,副廳級幹部。不過。這次居然好運氣一下子升到參照正廳了。」蓋紹中說道。

「參照正廳,是不是也到企業了?」葉凡問道。

「沒錯,你們橫空集團黨委班子中的龔長喜給調回省里。而陳元東下來接替他的位置並且直接進入了橫空經濟區管委會。這個,當然大家都明白。這是寧大佬在玩平衡藝術。」蓋紹中講道。

「怎麼說?」葉凡追問道。

「此人是曲省長的鐵竿。寧大佬把風湖寧給拿下了。自然得安排一個曲省長的同志到橫空經濟區是不是?不然,曲的心裡難平衡。」蓋紹中說道,「他們事先沒跟你通氣嗎?」

「通個屁,我算啥。」葉凡沒好氣的哼哼道。「直到現在這管委會班子搞得雲里霧裡的,我都快給搞蒙了。而我自己到底擔任什麼職務也不清楚。」

「估計就是管委會副主任了,要不你問問寧大佬就是了?」蓋紹中倒是關切的問道。

「算啦。不管了,由著他們折騰吧。人家根本就沒拿我當回事兒。啥事都沒問問我就定拍了。咱這橫空經濟區創始人就是一擺設讓人瞻仰的。這年月,有啥辦法,領導嘛。」葉凡譏諷道。

「也是啊,太不地道了是不是?老弟,他們這可是有些卸磨殺驢的感覺了。

現在橫空經濟區成立已成定局,而國家重點工程項目也批了下來。

聽說下個月首批扶持款項8個億就要到賬了。到時,你別被邊緣化了,而這些錢可是由管委會來分配的。

就沒你這個創建者什麼事了。」蓋紹中說道。

「他們敢,老子爭取來的錢沒我什麼事。到時一拍兩散,大家都不要拿。麻痹的,什麼世道。」葉凡惱了,罵娘了。

「呵呵,這只是猜測,老弟你先別生氣嘛。不過,管委會由別人控制著。

你在裡頭一個副主任權力並不大。到時,在會上討論時話語權沒有,人家就是給你機會你都沒辦法抓祝

人家到時說不是不尊重你,而是你自己搞不定嘛。這些領導,最會玩貌似尊重你的把戲嘛。」蓋紹中笑道。

「到時再說,老子搞來的錢他們不給我一半的話絕對不行。」葉凡霸道的說道。

「就是嘛。」蓋紹中哼道。

「姐夫,聽說伍雲亮也沒能進去?」陳圓嬌覺得心裡此刻特別的舒服。

「嗯。」杜劍應了一聲。

「聽說葉書記在辦公室差點拍桌子了。」陳圓嬌說道,聲音中充滿了幸哉樂禍。

「別在背後亂講領導的話,雖說伍雲亮同志沒能進去,但是,那是省委有考量。

你也別以為這事是我乾的,我還沒那能量能左右領導的想法。這段時間你安靜一些,好好乾好自己該乾的事。

不然,你稍有什麼風言風語的話。葉凡還真會認為這事是我乾的。

你想想,沒有的事給人誤會了,到時無端的結下一個對手是不是划不來。

在體制內要注意著這些,對手最好是要變成朋友,朋友越多路子越寬。

指不定葉凡什麼時候就成了我的同事也說不定。你要尊重領導知道不?」杜劍語氣心長。

「我明白,只是跟你說說,哪會表現出來。不過,你剛才講這個,是不是天雲省推薦葉凡擔任副省長的事有著落了?」陳圓嬌不死心,問道。

「那當然不可能。這只是省里給葉凡畫了張大餅。葉凡才多大,也想進入副省級行列,那是絕不可能。

當然,現在不能並不代表將來不能。此人爬升的速度很快,如果我猜測水錯的話。

估計不用三年時間,他必入副省部行列。」杜劍講道。

「不會這麼快吧,今年聽說才30周歲。再過三年也不過33周就到副省部,怎麼可能。」陳圓嬌根本就不信這個。

「在別人身上不可能,但在他身上就有可能。不然。你見過二十七八的參照副部待遇的同志嗎?」杜劍冷哼道。

「也是。」陳圓嬌應道。

「聽你姐說你又鬧脾氣了是不是?」杜劍問道。

「沒……這個,我是真病了。」陳圓嬌估計是相當尷尬的。

「你的這些把戲三歲小兒都騙不了,你還想騙葉凡嗎?結果是不是又被葉凡給敲打了。現在心情不爽跟我聊天來了。」杜劍哼聲道。

「姐夫,這次我是有些不對。不過。葉凡是不是也太過份了一些。」陳圓嬌問道。

「過份,敲打你算是輕的了。要是葉凡根本就不過來看病而是直接在黨委會上把你分管的工作給捋了。

到時給你個決定你找誰哭去。真到那個時候情況就不可收拾了。

你是不是得另換地兒了,如果還留在橫空集團葉凡把你邊緣化了,你天天喝茶看報。你願意嗎?」杜劍譏諷道。

「我知道了,他是看姐夫面子給我留了點面子。以著葉凡的脾氣他還真幹得出來。以前未經得省委同意他都敢跟滇南那邊簽定那邊退出橫空集團股份的協定,他有什麼事干不出來。」陳圓妖說道。

「你還不笨嘛。真以為你姐夫在天雲省就能支手遮開了是不是?

圓嬌,做人要誠實,踏踏實實幹好工作才是正道。姐夫在上頭也好照顧著你。

不然,你自己干成這樣子,叫姐夫怎麼處理。當然,這次伍雲亮沒能進管委會我也出了一點力。

葉凡如此幹了,當然也得『敲打』一下。這官場就是敲打來敲打去的。

你敲我我敲你,不然,也不能讓某些同志嘎一下就上房了是不是?」杜劍說道。

「我明白,以後我不會再這樣了。我要用成績讓葉凡瞧瞧女將也能成英雄的。」陳圓嬌還真有股子不服輸的霸氣。

「呵呵呵,這就好了嘛。」杜劍笑道。

此刻寧志和也正跟葉凡通電話,笑道:「是不是心裡不痛快著?」

「是有點,伍雲亮是我力推的對象。像拿下陽震東的話我倒不怎麼生氣。

伍雲亮很支持我的工作,以後在管委會裡他也有神聖的一票。不然,今後我這個在管委會裡擔任副主任的同志沒有幫頭,以後還有什麼話語權。

這橫空經濟區建立起來后倒是削弱了我的權力。早知如此不如當初不建立。

至少,雖說橫空大規劃較鬆散一些,但那是我的地盤。現在自家地盤換了主人了。」葉凡略顯惱氣,說道,「我算過,管委會的班子成員共計13個。

而在裡頭能支持我工作的就是龔志軍跟藍存鈞兩位同志了。陽震東此人都講不來,一進入管委會的話領導一變,此人也許心氣兒足了,翅膀硬了。

到時不好講話了。至於說江華的周家生同志,當時那種情況會支持我。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在管委會裡沒有了話語權,今後這工作還怎麼樣開展下去。

我是發愁啊,不是我葉凡權力**過高,而我主要是擔心橫空經濟區因此而遭到損失。

如果毀了以前開創的大局,那就可惜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