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你這是土匪行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你這是土匪行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慢著,今天我們下來是聽崔站長說說紅谷電站的。你們要傳喚的事先緩緩。葉書記,你總不能讓咱們政協代表團的常委們全坐著乾等著你們幾個小時傳喚過後再聽彙報吧?」胡貴天果然出馬了。

「既然政協代表團的領導們有這要求,包局長,這事那就先緩緩。等崔站長彙報完后你們再傳喚行不行?」葉凡問道。

「那就先等等。」包毅擺了擺手,楊義跟陳雄退了下來。

「葉凡同志,聽郭總說是你們強行搶了他們的水。這個,到底怎麼回事?」陳旭開始發飆了。

「對不起陳省長,這是他們用詞錯誤了。應該是他們『還水」還給紅谷寨民們的水,並不存在搶水一說。」葉凡表情平靜,講道。

「噢,還水,什麼意思?」陳旭問道。

「根本就是強詞奪理,什麼還水,還什麼水?陳省長鬍廳長等各位領導今天既然走巡到了我們紅谷電站,哪咱們就把事擱桌面上講了。你們得為我們作主。」崔站長說道,不過,這貨顯然剛才被包毅一弄有些怕了,所以,聲音低弱了不少。

「我們政協走巡團還有監督一塊的權力嘛,有什麼事你們儘管講出來。不要顧及什麼,有我們在,一定公平處理。如果處理不了的事,我們會及時向有關部門或上級領導彙報和提出建議的。」陳省長拉長了聲音。講道。

「這紅谷電站是我們萬勝集團的,是從紅嶺縣政府買過來的。可是同嶺的葉書記根本就不顧及這些,用行政強制手段要求我們放水到谷溪。

眾所周之,電站的水一經過發電后其實就成了利潤。這水。說白了就是錢。

也是我們電站能運轉下去的基矗如果水都白白放掉了,我們的電機還怎麼運轉。

我們電站的職工拿什麼吃飯?對於同嶺市政府要求我們放水,我們提出用錢購買也合理合法。

因為。這水雖說是老天給的,但現在已經是屬於我們紅谷電站的了。你們紅谷寨要用水行。那至少先得跟我們協商。

有結果后再講放水的事。可是葉書記沒這麼干,兇巴巴的跑來直接無理要求我們放水,憑什麼?

我們不放,他居然唆使包毅局長帶著公安人員毆打我們的保安以及電站職工。這還是黨的政府嗎?

這種行為,跟我在電視中所看到的土匪行徑又有何區別。咱們企業有啥辦法,打落了門牙只能往肚裡吞。民不與官斗,我們想上訴都無門也耗不起。

不過,葉書記等人的行為太惡劣了。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郭陽還真會造勢,這口才,絕對不錯滴。

「葉凡同志,你有什麼答覆?」陳旭看了看葉凡,問道。

「電站是你們萬勝集團控股的,這一點是事實。不過,當初建這電站時建設方就跟紅谷寨有些糾葛。

據查,當初建電站時並沒有把作谷溪的水截流考慮進去。後來方案變了。紅谷寨的寨民們並不曉得。

而且,當初建設方還有採取一定的欺騙手段,倒致這電站建成后一直到現在紅谷寨的群眾跟紅谷電站還一直糾葛不斷。

同志們,你們想想,電站佔了他們生活生產用水。人家不折騰能行嗎?你們用水是為了發電賺錢,而搶的卻是他們飯碗中的用水。

因為谷溪的水絕大部分被截流。所以,谷溪差點幹了。而紅谷寨的農田等是屬於低含量的鹽鹼地。

這下子因為沒了水,鹽份積澱加大,使得本來就低產的耕地和農田現在幾乎到了『無產』的地步。

前幾天省委田省長和財政部風部長一行人親自到過紅谷寨考察。專家們給出的改造農田辦法就是用水,搞灌溉排水等措施有效減少鹽份的含量。

這些措施水是致關重要的,沒有了水一切都是空談。上級領導對這事相當的重視,也交待我葉凡一定要解決紅谷寨寨民用水發展生產的大問題。

所以,同嶺市不得不重新撿起當初的糾葛。而且,年底了,我葉凡提的要求並不高。

只是要求他們暫時先還給谷溪鼎勝時水量的三成左右的水。這三道閘門也僅僅開了一道閘門。

紅谷電站肯定是有損失,我們市政府也考慮給以適當的補償。不過,他們囂張埃一張口怎麼講,一小時放水要求給200萬。

呵呵,按這種演算法的話光是谷溪的水放上一個月的話就是幾個億的收入了。我想問一下郭總,你們紅谷電站一年的利潤是多少?難道是幾十個億嗎?呵呵,比山峽電站的利潤度還要高了。

所以,這演算法怎麼算出來的,這損失怎麼算的,我請郭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以及確鑿的證據。

不然,你們就是故意違抗市政府的命令,甚至是敲詐同嶺市政府。我們將以敲詐罪起訴你們紅谷電站。」葉凡這嘴皮子也不賴,倒打一耙的本領絕對不低的。

郭陽那臉都黑得快成煤碳了。

「一小時200萬我們當然也有演算法的,咱們電站谷溪的水量佔了很大一部分。

如果谷溪的水被你們放了,現在又是枯水季節,咱們的電機將因為水量不足無法運轉。

無法運轉電站將沒絲毫利益,而且,還要發工人的工資,還有電站的運轉費用,交稅,機器耗損等,這七七八八加起來200萬不過份。

更何況,像你們這樣子放水,估計谷溪壩的水沒多久就能庫空了。根本就放不了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我們一庫的水發出電來買個上千萬還是有的。」崔新遠根本就是在狡辯,這個,在場的哪個聽不出來。這貨也實在是沒輒了,只好硬著頭皮瞎編亂造了。

「呵呵,崔站長,你把省政協來的常委領導當傻瓜是不是?這麼大一庫的水,你說值一千萬我信。不過嘛,我想問崔站長。這麼一庫的水開啟一道閘門難道幾個小時就放光了。楊義,從昨天放水到現在已經多長時間了,中間是否有停頓?」葉凡淡淡一笑,說道。

「報告葉書記,從昨天早上10點開始放水到此刻已經整整25個小時了。

我們聽從您的指示監督壩里的工人一直開著一道閘門開放。中間沒有任何的停頓。

並且,從總庫容來看,好像並沒有放掉多少水,而且,電站方面一台機還在運轉著。

後來我還向當地的職工和農民打聽過,才曉得這紅谷電站的水主水量並不是谷溪的水。

而是上游主流雪河的水,它的水量佔了紅谷電站總水量的七成。而谷溪的水僅佔到三成左右。

即便是把水全部放入谷溪,還是能保證紅谷電站一台電機的正常運轉的。

當初設計時只是一台機組,後來添加了一台。其實就是因為當初並沒有把谷溪的水算進去,滿負荷發電的話一台機組足夠。

而且利潤相當可觀。只不過當初為什麼會裝了兩台,而又把紅谷寨群眾們的要飯水都給截流了,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楊義答道。

「崔站長,楊義同志講的可否屬實?」葉凡緊逼著就問了過去。

「完全一派胡言,我崔新遠是電站負責人,難道不會比你們的幹警最清楚咱們電站水的組成嗎?道聽途說的也擱到檯面上來,做什麼,都要拿出證據來才是。沒有證據就是誣衊,亂來!陳省長,楊警官根本就是在胡說。」崔新遠黑著個臉說道。

「嗯,辦案子講求證據,這了解事實當然也注重證據了。楊義同志,你講的可是事實?」這時,胡貴天一臉嚴肅的問道。雙眼灼灼的盯著楊義,自然有威脅的意思了。

「這個,我是聽說的。不過,有八成的可信度。」楊義當然拿不出證據來,低氣弱了不少。

「聽說的不要亂講,楊義同志,你是一個警官。要曉得證據的真實性。聽說的不能作為證據,所以,話也不能亂講。

這個,嚴格來講,在這麼嚴重的場合上講這話,是很不妥當。希望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行為。

寫份深刻的檢討遞上來,我胡貴天要看。」胡貴天抓住把柄反擊了過來,自然是甩葉老大的臉子了。

「呵呵,楊義同志,你講的跟事實有九成相吻合,這檢討我看就不必寫了。」想不到葉老大突然淡淡一笑,講出的話可是令胡貴天是相當難堪的。

「葉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胡貴天好歹還是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

全省警察我胡貴天都有權力質詢。更何況楊義同志對這事處理不當,造謠生事。

這個,從大的主面講,就是唬弄省政協代表團的成員。這是非常嚴重的事。

葉書記你硬要包庇嗎?這包庇罪名也不輕。葉凡同志,你要考慮周到。」胡貴天勢氣高昂,連葉凡都給訓叱了進去。

「胡貴天同志,我想你應該明白。楊義同志是同嶺市公安局的幹警。同嶺市公安局尚且在同嶺市委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的。難道你胡貴天同志要臨駕於黨和組織的領導之上?」葉凡的言詞更為犀利,差點氣爆了胡貴天的肚皮。

因為葉老大也太餿了,可是有隱晦指責胡貴天對黨的領導不滿的意思。這個大帽子扣下來哪個能承擔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