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二十章不速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不速之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金叔的意思是任書記會進入天雲省常委席中?」葉凡問道。biquge

「沒錯,這事還沒最終定論,我也不好講的。當然,對於任時滿的一些情況我還是可以跟你說說的。

京城有個任家,時滿同志的爺爺任昌達同志是共和國開國功臣之一。

最後是在副總理位置上退下來的。而且,時滿同志的父親任潭冬同志也是在最高檢檢察長位置上退下來的。

而任時滿同志還有二個兄弟一個妹妹。這些同志所處的位置都不低。」金樹洋說道。

「門弟不淺埃」葉凡說道。

「嗯,所以,你要注意著在工作中跟他相處的方式方法。」金樹洋說道。下午休息了一陣子后各路人馬都走了。

「恭喜你啊老弟。」鐵占雄打來了賀喜電話,說,「不過,你這傢伙,這保密工作作得不錯嘛。事先居然一點消息都不露。」

老鐵的口氣可是含著一些不滿了。

「對不起鐵哥,這事,說起來你都不敢相信。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事先知道我早憋不住要跟鐵哥說說了。你看,這些天下來,我有沒回京城活動一下。在明知道沒戲的前提下我根本就沒拿這個當回事兒。」葉凡講道。

「我相信老弟你的話,不過,在未知的基礎上能意外提拔,這個,你應該更高興才對。回京的話讓兄弟們好好的宰你一頓。不花上幾萬塊兄弟們講了,可是不答應的。」鐵占雄笑道。

「那是必須的,必須的。到時由鐵哥發話就是了,去哪兒兄弟們開口就是了。」葉凡笑道,這傢伙心情也是大好埃

「中中。老弟,你現在也昂然跨進了副省行列。老鐵我真高興埃所以,最近你得以更顯眼的工作態度來取信大家才是。因此,老鐵我覺得你不要沒事盡往京里跑了。」鐵占雄這話裡有話,葉凡一琢磨,聞出味兒來了。

「唉,鐵哥,本來我還想過幾天到京城為你的事活動一下。這下子看來,唉……」葉凡相當的尷尬。

「我剛才的意思你應該聽出來了,這次你能上去,估計你岳父跟寧書記都出了大力的。

並且來講,你要為我活動的話估計也就這幾家了。一個是喬家,一個是費家,其它的像是趙家鳳家的你肯定不會去的。

而為了你上位,這兩家肯定都出了力了。如果再為我的事去勞煩人家,那的確是說不過去了。

所以,鐵哥的事你就不必管了。反正由我去沖沖就是了,就當是『熱身』一下,為今後打些基礎吧。」鐵占雄說道。

「對不起了鐵哥,我真想幫哥你一把的。這下子看來真沒辦法出嘴了。因為,金部長跟我談過了。的確如鐵哥你猜測的那樣子。而一個偶然情況下唐主席才是最關鍵的人物。」葉凡講道。

「沒事沒事,過幾年再說了。」鐵占雄笑道,葉凡曉得,老鐵心裡肯定不是個滋味兒。只不過這次葉老大也沒話說了。這『資源』全給自己佔光用盡了。

接下去就是各地來的賀喜電話。

而葉凡也趕緊打了電話給寧書記以及費書記等人,表示感謝。並且,葉凡也透露給了寧志和一個重大消息,那就是天雲省省委班子估計不久將要調整。

寧志和一聽也重視了起來,畢竟,省委班子調整可是關係到寧大佬的切身利益。

比如,以前自己剛理順的關係人物如果調整走了的話,那新來的同志如果要拉過來是不是又得重新想辦法了。

寧志和晚上剛到家,費香玉就笑道:「今天葉凡升了,志升心裡可不是個滋味兒。剛才來了電話,跟我哩嗦聊了不少。」

「自己干不好事兒有啥好『吃醋』的,想要陞官可以,拿出成績來。我看他就曉得在你這邊嘮叨。這副省長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耍下來的。那是要靠實實在在的政績成績才能實現的。」寧志和一聽,哼道。

「那當然,你是寧大老虎,人家哪敢跟你嘮這個,那不是找訓嗎?不過,志升心裡有些不平衡正常。估計這天雲省有好多同志心裡都不平衡吧?」費香玉說道。

「不平衡才是正常的,平衡的話那才不正常了。這事兒連我都沒想到葉凡居然能上去。

我這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這二三年過後的事現在就實現了。

不過嘛,也好。至少這小子現在陞官了,心氣兒平和了,舒服了。干起事來也會更麻溜一些。」寧志和笑道,「而且,這件事對志升來講也並不是不公平嘛。

就是給他機會他也沒用,這市委書記的位置屁股還沒坐熱就想著到省里坐副省長位置了,那是絕不可能的。

這次能讓他掛著一個管委會副主任頭銜已經不錯了。做人要知足才是。

你看,喬報國同志還只是主任助理呢?人家可是參照副部的同志。」

「也是啊,不過,見到志升你也不要兇巴巴的。畢竟你們是表兄弟,是親戚,有些事,讓他嗦一下心氣兒也會舒坦一些是不是?」費香玉笑道。

「別跟我講這些,他如果敢在我面前嗦的話我絕不嘴軟。不能給他慣成光嗦不干事的臭毛病來。」寧志和哼道。

「呵呵呵,你看看,一講起這個你就來氣兒了。志升還真不敢在你面前講話了。」費香玉笑道,轉爾說道,「葉凡有出昔了,唉,年輕人,不簡單埃老寧,你可要搞好跟他的關係。如果我揣摩得不錯的話,這個年輕人,今後前程不可估量。」

「這個我比你懂老婆,少嗦了。」寧志和哼著上樓去了。

此刻喬報國正氣呼呼的打通了父親電話,說道:「爸,葉凡的事到底怎麼回事兒。不是說這事沒戲嗎?怎麼一下子又成事實了。今天這事算是天雲省的大新聞了。葉凡才大多,三十歲,副省長。這副省長就這麼不值錢了是不是?」

「你這混小子這是講什麼話,副省長什麼時候不值錢了?還是把你這妒忌心給放寬鬆一些。葉凡會上去那是人家幹得出色,領導都看在眼裡了。你盡懂得嘰歪了,還是把這些股子酸味兒擱工作上去才是正事兒。」喬遠山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

「副省長這事我不講了,可是我在橫空經濟區管委會的職務卻是令我尷尬得很。

楊志升算是個什麼東西,一個正廳級幹部居然爬我頭上了。我這個參照副部的同志居然連個管委會的副主任都沒撈到手。

這管委會班子成員的安排我看就是相當的不合理,亂得很。級別哪去了,層次哪去了。根本就是在壞了規矩。」喬報國哼聲道。

「你還想擔任副主任啊,人家納買提林可是老幹部了也不過一個副主任。

要說參照副部的話人家都參照了好多年了。總不能給華夏機械集團兩個副主任位置,那豈不是更不合理??

楊志升同志會擔任副主任一職那是因為項南市在橫空經濟區中佔有的份量很大。

範圍也是最廣的,而且,總還得考慮到天雲省里的一些同志的想法嘛。

並且,人家一個大市書記也未必會比你這個參照副部的同志要差。」喬遠山說道。

「爸你總是講我,可是你對葉凡呢?他比我小好幾歲,人家現在副省長了。你別跟我說葉凡能上去跟你沒關係,那是絕不可能的。你看看,我這個當兒子的好像還不如他這個外子。外人親埃」喬報國露怨氣了。

「你看你,像個怨婦一樣。報國,心胸放寬些。就是機會擱你眼前你也不可能上去的。

這次葉凡上去純屬意外,而且,他能上去對你來講也有幫助是不是?

如今他是管委會主任,如果不能上去就是副主任。正職跟副職相比對你的幫助哪個大,你應該最清楚了。

而且,葉凡總是要走的是不是?」喬遠山說道,「喬家大院咱們這一系現在就靠你們兩個了,你那弟弟不成器。葉凡跟你誰上去都是好事兒。」

「春風得意埃」一個小酒館里,牛得全泯了口酒後嘆了口氣。

「也未必。」楊志升哼了一聲,咕嚕著干進去了一杯紅酒。

「還不得意嗎?30歲的副省長,估計是共和國歷史上除了解放前不能比以外開天闢地最年輕的副省長了。副省長啊,這可是共和國屬於中上層高幹了。」牛得全這話里酸味兒十足。

「論級別是高,不過,他也只是管委會主任嘛。二把手罷了,這掌勺人並不是他。」楊志升說道。

「任書記從政務院副秘書長位置下來的,能在那個位置呆著的同志以前接交的朋友都是高層次的。葉凡這次還真是遇上了強勁的對手。要論接交的人,葉凡必不如他的。這個,以後較量起來就是關係的考量了。」牛得全同志又幸哉樂禍了起來。

「別看現在葉凡表面風光,其實,跟橫空經濟區沒有成立前相比,他今後的處境反倒更困難了一些。」楊志升冷笑道。

「那是,以前橫空大規劃期間他是黨政一把抓,沒有能跟他抗衡的同志了。

現在不一樣了,不但上頭來了個『婆婆』。而且,十三個委員中他又能擺平幾票?

這其中存在著諸多的變數。葉凡想控制管委會,而任時滿同志會讓嗎?估計,今後有好戲看了。」牛得全點頭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