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無關人員出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無關人員出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四樓的光線估計比二樓差吧。.」任時滿笑道。

「那是肯定的了,而且,四樓看草坪更遠。如果要下到下邊的話更不方便,還是二樓方便埃」張秘書也有些陰陽怪氣了起來。

「四樓光線跟二樓差不多,好一點罷了。不過,剛才我也講了,葉省長一直都在四樓辦公。搬來搬去的麻煩。而且,葉省長是橫空集團書記兼總裁。」孔意雄講道。

「意雄同志的話是不是講橫空集團不是管委會管理的下屬集團了?」任時滿臉微微有些陰沉了。

「那肯定不是,橫空集團是橫空經濟區下屬的部門。」孔意雄講道。

「既然是下屬的部門,這橫空集團總部大樓也是管委會下屬的總部大樓嘛。」任時滿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孔意雄說道。

「不清楚,不清楚你這個橫空集團辦公室主任是幹什麼去了?連總部大樓屬於誰的都不清楚,你這工作是怎麼乾的?

既然孔主任不清楚這個,那咱們也不能在這裡辦公了。小傑,交待同志們到橫空賓館會議室坐坐。

商量一下咱們的辦公地點。」任時滿惱了,一甩袖子,噠噠著下樓而去。

孔意雄趕緊把這事跟葉凡彙報了過去。

「也好啊,橫空賓館也有錢賺了嘛。」葉凡冷笑道,「放心,他不在集團總部辦公更好,你馬上交待搬走的部門全搬回來。」

「這個會不會讓他更不痛快?」孔意雄嚇得汗都冒出來了,想不到這兩位主兒都是霸道之輩,這還沒坐一起居然就因為辦公地點的問題就先昴上了。

當然,孔意雄也清楚。雖說只是一個辦公地點高低的問題,卻是體現了領導的權威姓。

葉凡如此安排,也是首先要壓他任時滿一頭的意思。而任時滿肯定也看出了其中的竅門,所以馬上回以顏色。你要這樣安排老子就不在這裡辦公,到時看你怎麼辦?

不久,委員們三三兩兩到了橫空賓館。

橫空賓館有著完備的大小會議室,還有幾間臨時頭的小辦公室。跟五星級賓館有得一比。

不久,葉凡也趕回來了。

一走進辦公室,發現大家都到了。葉凡熱情的打著招呼。見藍存鈞龔志軍都跟葉凡很熱乎著,任時滿更是一臉嚴肅的坐在主位上正在跟中華香煙較勁頭著。

「好了,到齊了開會吧。」見葉凡還沒落座的意思,任時滿咳嗽了一下,把煙蒂狠狠掐滅在了煙灰缸里。

「好滴。」葉凡笑了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也就是任時滿的左側旁一點。

「無關人員到外邊去,這裡是管委會班子成員開會的地方。」任時滿看了一圈下來,突然臉一板,開口了。

孔意雄這個已經作好了準備記錄的同志頓時臉漲得通紅著站了起來。他看了葉凡一眼,葉凡沒吭聲,孔意雄屈辱的走了出去。

「咱們開會吧。」任時滿故意的撇了葉凡一眼。

「無關的人員到外邊去,這裡是管委會班子成員開會的地方。怎麼一點規矩都不懂,剛才任書記都說過了,難道連任書記的話都不聽啦?」葉凡突然出口,搞得大家是莫名其妙的互相看了一眼。

沉默了一下,任時滿問道:「葉凡同志,你剛才這話什麼意思。這會議室里坐著的全是班子成員,並沒有了無關人員是不是?有些事可得注意著點,不然,在坐的同志們會把自己當成無關人員了覺得被輕視了。這些同志可都是上頭直接任命的。」

「喏,角落處不是還有一位嗎?」葉凡朝著任時滿的秘書張傑呶了呶嘴。

「他是我秘書,你應該知道的。幾天前下來我就跟同志們介紹過了,張傑同志是我從政務院辦公廳直接要來的。也跟了我不少年了,不錯的一位同志。」任時滿說道。

「我知道張傑同志是你的秘書,不過,他好像不是管委會班子成員吧?難道這幾天中組部又重新為咱們管委會添加了一位班子成員進來,這個,直到現在,我真不曉得這個情況了。」葉凡一臉親和的笑道。

任時滿頓時被噎住了。

「任書記,您先開會,我先出去候著。」張傑的臉比孔意雄還要紅,站了起來說道。

「我說過叫你出去了嗎?你是我的秘書,這管委會辦公室現在還沒成立,今天你是我臨時頭指定的會議的記錄員。干好你的本職工作就是了。」任時滿說著,巡了大家一眼,說,「這管委會辦公室得早點成立了,同志們,我有個建議,在還沒有成立之前先由張傑同志代著這個辦公室的主任一職負責管委會的一些事務怎麼樣?」

「呵呵呵,橫空集團辦公室主任孔意雄同志幹得很出色。張傑同志是任書記你的秘書。

如果去幹辦公室了到時任書記的事他就沒辦法辦了。而且,對於辦公室一塊的業務意雄同志比他更熟悉。

而且,這橫空賓館也是意雄同志分管的下屬部門。」藍存鈞首先說道。

「是啊,再說了,意雄同志本來就是參照副廳級別的辦公室主任。

而以管委會的框架來講,這管委會辦公室主任一職至少得由正處或副廳級的同志來擔任了。

聽說張傑同志現在的級別只是副處級的科室副主任。這個,如果由他代著不如由意雄同志先代著。

因為,咱們管委會到現在還沒有人事任免權。如果要正式確認張傑同志為辦公室主任,那我就不曉得到底是該由那級的組織部來任命了。」龔志軍說道。

「兩位同志,剛才任書記只是講代著辦公室主任而並沒講是正式任命。難道任書記的秘書代一下就不行?今天是管委會黨委班子成員開會,不是管委會班子成員開會。」楊志升冒頭開始搞事兒了。

這個管委會黨委班子成員跟管委會班子成員是有區別的,就像是市委跟市政斧的區別。

葉凡今後肯定還得有自己的一套班子在,跟黨委班子是不一樣的。不得不說,楊志升這傢伙還真是厲害,居然切中了要害。因為,今天是黨委會班子成員開會,當然以黨為最大了,那就是黨的代表人物任時滿同志啦。

「呵呵呵,管委會雖說目前還沒有任命權,但也有建議權。不過,既然是建議權。

可以建議張傑同志為管委會辦公室代主任。不過嘛,既然是班子建議,當然得由管委會黨委班子成員討論通過才行了。

而任書記剛才的話只能講是提議是不是?」風湖寧副省長哼了一聲。也不曉得這傢伙打滴是什麼算盤,這頭次開會居然要挑起事端了。

任時滿一時有些沉默,本來這事是不想在開頭第一次會議就提出來的。因為,畢竟自己剛下來,還沒摸清楚各位班子成員的情況。

根基不穩當,想不到被葉凡一將軍,不得不提前把這事擱檯面上來了。這樣子就顯得相當的被動了。

因為,風副省長如此講肯定是要今天就拿到班子會上討論張傑的事了。

到時,討論不下去豈不是要舉手表決,對於這個任時滿心裡可是沒底。如果第一次開會就動手書記否決權,那就顯得自己太低能了。

如果不動用,自己的提議被大家否決了,那豈不是自己更丟臉。而且,從葉凡同志今天的態度來看就是交鋒的意思了。

辦公室的安排是一個方面的體現,還有一個方面,等下子估計他也會提出由孔意雄同志來擔任這辦公室主任一職了。

要是僥倖有勢頭他能通過了,那自己可就不得不動用書記否決權了,那照樣子更丟臉。

任時滿此刻相當的後悔,後悔自己對孔意雄的處理。本來是想訓孔意雄一下以達到在班子成員面前顯示書記威信,打壓葉凡這個孔意雄『主子』的效果。

想不到葉凡的反響居然如此的強烈,當面差點讓自己下不來台了。任時滿在上層工作多年了,對於下邊的情況還是有些脫節了。

並且,任時滿還沒認識到葉凡的秉姓。並且,潛意識中任時滿看不起葉凡。認為這傢伙全靠褲帶關係上位的。

不過,任時滿就是任時滿,這傢伙也老辣,而且也看穿了風湖寧講這話無非是想挑起事端,讓自己跟葉凡火拚一下。爾後他是坐山看戲。

所以,任時滿當機立斷,把鬱悶吞進了肚皮里。因此,那嚴肅表情馬上緩解了。笑道:「咱們是第一次開管委會黨委班子會議。

這次會議基本上沒有什麼正式的議程。畢竟,橫空經濟區還沒正式成立,管委會黨委班子是出來了,但下屬部門還沒敲定下來。

所以,今天就是跟同志們互相認識以一下,以後大家都是同事了。

總不能見面還不認識是不是?下邊同志們就互相認識一下,隨便談談。晚飯大家坐一起閑聊一下。」

「那任書記剛才對張傑同志代辦公室主任一職的建議是不是就擱置在以後再交流了?」風湖寧呵呵笑道,這傢伙比笑裡藏刀還要老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