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二次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二次較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有電我就是睡在機械製造總廠也沒用,衛書記也清楚。如果光靠自己發電的話根本就用不起。而且,載荷什麼也不夠。廠里用電量太大了。只能是想辦法催問變電站那邊加快速度搶修。不過,這次停電變電站那邊可是有些詭異。」葉凡說道。

「詭異,有什麼詭異的?人都會生病,難道機器就不能出毛病?」衛玉強冷冷哼道。

「可是我們派專家過去協助他們為什麼拒絕,我們的專家可是高手,而且分文不齲他們這樣子干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世上還有拒絕無償援助的?」葉凡講道。

「他們這樣子干是什麼意思,你講得很好。這箇中原因不正需要你葉總裁去了解嗎?」衛玉強講道。

「等下我就過去一趟,直接把專家帶過去。」葉凡講道,看了衛玉強一眼,說道,「其實,還有個問題。咱們是用電大戶,當初為什麼不自己搞個內部的變電站。或者跟項南市電力公司合作搞也行。現在也不會搞得如此的被動了是不是?」

「你可能不清楚,咱們市河道縱橫,而且落差也相當的大,水力資源豐富。

光是咱們項南市本市就有三十幾個大小的電站。這些電供給給全市工礦企業以及民用之後還用不完。

如果往電網送的話那電價可是不高。所以,這肥水不流外人田。

項南市把市裡所有的電站都合併起來,自個兒搞了獨立的電網供給全市所用。

這樣一來,所剩也不多了。而且,這電價比入網的電價要稍高一點。

但是對於全市來講,跟電網給我們的價格相比又要低一些。所以,我們得到了實惠而市裡也得獲得了更大的利潤。自然,這變電站都是市裡統一搞的。」衛玉強解釋道。

「哪咱們的命運可是有很大的部分都掌握在他們手中了。」葉凡哼聲道。

「這有什麼辦法,這是省里的指示。咱們雖說是省跟國資委共管企業。

但在人家的地盤上,好多業務都得受到地方上的掣肘。所以,跟地方搞好關係,也是我們必須要乾的事。

不然,一旦激發矛盾,人家一拉閘咱們就吃不消。當然,這種事他們也不會簡單就敢幹的。

畢竟,我還兼著省長助理頭銜嘛1衛玉強這話出來可是有些味兒了。

貌似在指責那天葉老大動手掐了蓋紹中脖頸的事。你這一掐,可是把整個項南市的領導都給得罪了。

而這次停電,衛玉強當然也是心知肚明著。那肯定是『蓋老虎』的手筆了。

恐怕今後這種事還會時常發生,對橫空集團來講那還真是雪上加霜。

不過,衛玉強當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既然你省里硬要把我這總裁位置剝離了出去。

你們安排的人如果搞得更糟糕,到時還不得我衛玉強出來收拾這攤子。

到時,一個顯示我衛玉強是有能力的,二來,這總裁位置不就又順當著回來了。

「這個現象我看也不能長期下去,咱們這麼大的集團給項南市捏住了命脈,今後還怎麼樣發展壯大?這電力,就是我們的生命線。」葉凡冷哼了一聲。

「呵呵,你如果能有更好的辦法我也不反對。」衛玉強淡淡的笑了笑,有點玩味兒似的。

「其實,在用電方面完全可以簽定合同。既然項南市要求我們用他們自產的電,那就得保證用電才行。

這麼搞可是不行,我們是花錢在買電而不是白用。算起來我們還是顧客。

經商理念中顧客是上帝這句話在這裡難道就行不通了?」葉凡講道。

「簽定合同,如果你不用項南市的電。那問題就多了,比如,最簡單的來講,你電從哪裡來。

如果從電網上來,這電網根本就沒有考慮經過咱們項南市。當初本來是考慮規劃過進入的,不過,後來給項南市拒絕了。

而電網集團也知道人家打的小算盤。你們項南市都不用電網集團的電了我還花如此多的錢拉線架網的,那豈不是更虧大了。而且,他們經過合理的規劃,就從臨近的縣市過去了。」衛玉強說道。

「這電網規劃可是國家統一的,那是國家有政策的,怎麼能任憑一個市胡鬧?這個現象也太詭異了吧?」葉凡有些訝然了,居然連國家電網都沒經過市裡,還用個毛球的電?

「有些事政策歸政策,政策也是有靈活性的。你可以講這是地方保護主義,可是你想想,這種事在全國還少見嗎?

比如煙草,有的省份不允許外省煙進入等等。而這事省委那頭可是默許過的。

國家電網下屬有省電網,咱們省電網難道由著他們胡鬧。不過,省電網也是受到省委掣肘的。

這事,就是這麼個情況。你我也是翻不過來是不是?」衛玉強講道。

「沒有電網經過,哪咱們市不是有多餘的電,這些往哪裡轉去?總不可能白白讓電流掉吧?」葉凡又想到一個問題。

「呵呵,人家自然有辦法,不用你操心這個。這不,還有臨近的縣市嗎?往哪邊一轉手,多餘的電不就出去了。」衛玉強笑道。活脫脫的一隻老狐狸形象。

這老傢伙,居然看我笑話,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這傢伙一句,嘴裡說道:「我馬上帶人過去催一催,這電可不能再停下去了。一天50萬,愣是誰都受不了。」

「那行,你過去催一下。」衛玉強點了點頭,想了想說道,「葉凡同志,其實,你現在的精力更應該放在公司恢復運行上。

至少得讓公司正常的運轉下去。現在開工僅有原先的二成左右。工人們都快閑出病來了。

沒有錢這一萬多號人可是不答應的。那天的事你也看見了,這是集團公司長期積累下來的矛盾倒致的。

而錢的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工人們有了事干有了工資領,有福利,有錢報銷看病,他們還折騰什麼?

而這閑人最會折騰事來了。太閑所以才會鬧事。」衛玉強又扯出這個來自然是暗示葉凡要不去瞎折騰周棟那詐騙案子的事。

「我正在干這事啊,你看衛書記。這詐騙案子沒查清楚可是不行,那可是上億的資金。

如果能拿回來,相當於公司幾個月內開足馬力的利潤嗎?目前咱們集團公司的現況你最清楚了。

想在短時間內把公司帶出去那隻能講是天方夜譚。而這一個多億被捲走,如果能拿回來,那才是最實惠最現實的問題。

至於集團的發展,當然也不能拖了。我會另想辦法的。但這事急不來是不是?

如果如此容易的話集團不早就脫困了?」葉凡隨勢就把周棟的事搗鼓了出來。

「你呀,還真是一根筋。」衛玉強氣得臉馬上就陰沉了下來。

「我不明白衛書記這話什麼意思,為公司找回被騙的錢,這難道不是為公司的利益嗎?」葉凡故意裝傻。

「找回來,那麼好找嗎?鬼影子都見不到一個,全到國外去了。

如果如此的容易找的話那為什麼有極少數卷錢外逃的高官,以及一些巨富們到現在也抓不回來。

而且,即便是有的能抓回來,又能剩下幾個錢。就怕你到時折騰來折騰去的,辜切講人給弄回來了,到頭來兩手空空。

而這邊集團的發展又給你丟棄了。到那個時候,這攤子怎麼收拾?

而何況,破案子是人家公安的事。」衛玉強顯然有點惱火了,口氣重了不少。指責葉凡是狗咬耗子多管閑事了。

「我並沒有把集團的發展丟棄是不是?集團發展還是要擺在首要位置的。這點請衛書記放心。我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去催一下電。」葉凡講道,衛玉強只能是微沉著臉點了點頭。

葉凡帶著孔意雄,戰部長以及一些專家直奔設在橫空鎮的變電站而去。

因為橫空集團是用電大戶,所以項南市在橫空鎮專門搞了個很大的變電站。

這個變電站不是由皇崗縣電業局管轄,而是由項南市直接管轄的。

變電站站長崔有生同志可是副處級幹部,而且還兼著市電力局副局長職位,也是相當牛逼的同志。

以前橫空集團效益好的時候,這變崔有生同志更是牛逼衝天了。那個時候橫空集團會經常宴請崔站長的,時不時還會塞個大紅包過來。

現在橫空集團不行了,這電用得不多,站長同志當然也萎縮了一點。

而且,基本上不在橫空變電站『坐台』而在市電力局了。

開車僅僅十分鐘就到了橫空變電站。

規模還真是不小,光是這佔地面積就令人咋舌。圍牆圍著的看上去方圓足有一千米範圍。

而通天山下通天河畔這個三支河匯合之地倒是相當的平坦,似乎可以稱之為一個微型的小平原地帶,地皮倒是不少。

葉凡發現,變電站里還在忙碌著。一些工作人員手拿工具貌似在修理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東東。

葉老大雖說不懂這些玩意兒,但可以肯定。這些人肯定在搞假修理。

或者說是有人為損壞后這些人在干著。估計這忙碌也僅是個假現象,因為葉總到了嘛。

門衛進去老長時間了,崔有生站長居然不見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