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二十七章開門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二十七章開門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今天再次連爆三更,月票來!訂閱來!

「呵呵,由喬報國同志挂帥倒是合適。不過,報國同志以前可是在政府機構工作。

而調到企業工作的時間不到三個月時間。對於機械行業的了解方面,以及機械行業競標方面估計不如老牌的專門的負責這方面的同志強些。

當然,我並不是說報國同志不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只是相對來說跟專業人士相比欠缺了一些。

而這次競標關係到經濟區成立以來頭件大事,一定要一炮打響。

不然,出了紕漏會大大的打擊經濟區的勢氣,從而致使得上級領導會不會置疑管委會的組織跟管理能力。」彭一凱說道。

「呵呵,情況的確如此,我不得不承認。不過嘛,彭同志認為所謂的專業人士指的是誰?能不能具體一些,不然,咱們可是找不到這樣的專業人士的?」喬報國笑道。

「要講這個的話我的確講不出具體的人士來,畢竟,對於橫空集團跟華夏機械兩大集團的具體人才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不過,我講的可是事實?」彭一凱問道,兩人漸漸的有些火藥味了。

「不了解還講什麼,這不是廢話嗎?」喬報國哼道。

「報國同志,我只是講不了解兩大集團的專業人士方面,並不是講我先前講的不是事實。

這一點報國同志你是不是也認可的?這還是你親口說的。既然你親口承認了,咱們在坐的坐一起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怎麼樣挑選出專業方面的人才來是不是?」彭一凱冷哼道,「並且,我不了解並不代表在坐的其他同志都不了解是不是?」

彭一凱這說法根本就是在鑽牛角尖,像這種競標會一般的挂帥領導只是掛個名頭罷了。而具體的工作當然有專業人才來安排了,挂帥領導的作用並不是特別的大。

彭一凱的說法就是反對喬報國挂帥了。

「呵呵呵,這方面的專業人才當然有了。沒有的話我們兩大集團還怎麼樣能發展下去?

不過,在競標小組中已經安排得有這方面的相關人才了。比如,華夏機械的江叢林同志就是這方面的人才。

而橫空集團的陳圓嬌同志也是專門的這方面專業的博士。有他們配合著報國同志其實參與競標問題並不是很大。

而報國同志在政府一塊的能力也能體現出大帥風格。這負責人並不一定要是這方面的專業人才是不是?

比如,咱們有的時候帶隊出去幹什麼,難道就要求咱們是這一塊的專來人才啦?

那如果下一次換個行業,咱們又得是這一塊的專業人才。那咱們就是累死也學不過來的是不是?

而領導的作用在於決定以及統籌以及安全。而具體的事務就是由下邊各方面人才來決定的。

就拿納書記來講,他是華夏機械集團一把手。但納書記在機械專業方面並不比下邊的專業人才要強是不是?

又拿我來講吧,我是橫空集團書記兼總裁,而我們橫空集團下屬的部門眾多,業務涉及面廣,難道都要我去成為這方面的專家。

那樣子的話,窮其人的一生也不可能辦到的。比如,再往上。天雲省省長曲志國同志來講吧,一個省下屬有多少的部門?那曲省長除非有上百個腦袋瓜,不然,怎麼學得過來是不是?」葉凡笑道,笑里可是藏刀著。

「既然江從林跟陳圓嬌同志是這一塊的專業人才加領導,那為什麼不由他們倆位同志挂帥?」楊志升突然抽冷子放了一槍。

「呵呵,這叫做體現領導的藝術性嘛。人家別的參與競標的企業都是由總裁親自挂帥,咱們當然也不能例外了。

可以體現出咱們對這次參與競標會的重視度。志升同志,『重視度』你應該會理解的是不是?」葉老大淡定自若。這事喬報國是當事人,不好出口,只好自己這個妹夫頂上了。

「江從林同志跟陳圓嬌同志就不是領導了嗎?兩位同志可都是雙方集團公司的副總。像這種競標會有副總帶隊已經算是高規格的了。」楊志升冷笑道。

「領導級別更高越能說明對此。事的重視嘛,這次我們的競標勢必拿下不可,為咱們經濟區的成立搞個開門紅。」葉凡說道。

「葉省長認為他們倆位同志不行?」楊志升還真是陰險。這話料必葉凡不好回答了。

哪曉得突然殺出了個程咬牙,就是納買提林說道:「從林同志雖說是華夏機械集團的副總,也擁有機械方面專業知識。

不過,就是缺少了點挂帥的大氣。而報國同志剛到華夏機械集團不久,集團黨委的意思也就是讓他多去第一線實地體驗一下,增強企業的競爭意識。

畢竟,在企業工作跟在政府工作完全是兩碼事。多去實踐檢驗有利於帶領華夏機械走向更高的輝煌嘛。」

對於納買提林來講當然是希望喬報國能領銜這次的競標會,如果能成功的話,有功勞華夏機械集團佔了大頭。而自己這個一把手雖說沒有親臨現場,但面子上也有光彩。

自從葉凡一下來華夏機械集團一直被橫空集團打壓著,納買提林當然也想掙回點面子。

「呵呵,競標會組成人員方面是葉凡同志這個管委會主任的事。我看就不必擱在黨委會上討論了。只要人員正式敲定之後上報一下就是了。」任時滿笑道。

楊志升頓時啞火。

葉凡琢磨出點味兒來了,楊志升是啞火了。不過,這樣一來勢必更會激起楊志升今後有機會反擊時的更為瘋狂的『火力』了。

任時滿等於在為自己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任書記,上級領導要求我們早點組建一些必要的下屬部門。我看,這管委會辦公室人員倒得提前組建起來。

不然,收個信息通知各位同志開會以及跟上級領導聯繫什麼的都不方便。

如果一直由張秘書代著也麻煩是不是?」風湖寧突然提出這事來了。

「是啊,辦公室組建至關重要。而且,辦公室主任早點敲定下來也有利於管委會更方便開展工作。」葉凡也補充了一句。兩人聯手逼向了任時滿。

「呵呵,今天剛收到上級指示。具體的人員組成現在還沒摸底,如果今天要定拍子那是操之過急了。

不過,各位同志有什麼想法的話關於此話題可以先議議。比如,各位同志心目中有什麼人選可以先提出來。

留待不久后的黨委會上討論定拍是不是?」任時滿也不是盞省油的燈。

知道躲不開,而且一味的躲的話也顯得自己太沒能力了。但是,他卻是為後面留了伏筆的。而且,他知道今天定拍的話肯定輸。

不過,這辦公室主任一職任時滿是非得拿下不可。任時滿帶張傑下來的目的就是如此。

「呵呵呵,既然任書記如此講了那就等以後一起來了。」風湖寧笑道,貌似一臉的親和。

散會過後,葉凡跟納買提林喬報國幾人坐一起敲定下來了去津門競標的人眩第二天一大早,喬報國帶著人馬直奔津門而去。

晚上,橫空鎮一個小酒館里坐著二位同志。

一個是任時滿,一位居然是國資委下來的那位主任助理彭一凱同志。

這兩位同志怎麼會湊一起,葉老大如果看見肯定會吃上一驚的。

其實,彭一凱也是任家推上去的同志。這次任時滿下來,知道這橫空經濟區的書記不好當。

所以,預先打了伏筆,他就是彭一凱。至少,還有位堅定支持自己的同志在一起的。

「老任,這黨委會複雜埃」彭一凱嘆了口氣,平時在私底下兩人私交不錯,稱呼也較隨便。

「這個我早想到了,葉凡是這裡的『地主』,他必不服氣我的。而風湖寧來自天雲省,也算是半個『地主』。他不服葉凡,但也想欺負我這個空降同志。這人人都想當家作主,自然,麻煩事就出來了。」任時滿倒是顯得冷靜,面無表情。

「目前最要緊的問題就是咱們的『同志』還是太少啊,得趕緊行動。不然的話,在黨委會裡咱們占不上優勢。這優勢沒有這黨委會怎麼開?今天風湖寧提出了辦公室主任人選問題,你覺得是不是有些古怪?」彭一凱問道。

「我也覺得此人的心機有些琢磨不透,按理講如果是今天早上討論辦公室主任人選問題的話。我任時滿討不了什麼好,但他風湖寧也絕沒有什麼把握。而得利者卻是葉凡。他為什麼會做這種為他家作嫁衣的蠢事兒?」任時滿說道。

「嗯,目前黨委會裡支持葉凡的同志較多一些。這些是因為他是橫空經濟區的倡導者而造成的。

而天雲省對他的扶持力度加大,再加上國資委的高一天同志也附和著,所以,人選方面下放,給了葉凡很大的權力。

這個,有權力時當然就要用,像橫空集團三位同志加入經濟區管委會班子,那肯定都是葉凡的手筆。

聽說當初初選向省委推薦時還有四位同志,最後那位鐵竿伍雲亮還給刷了下來。

不然,葉凡的實力更為強悍。估計天雲省也不願意看到管委會一開始就被葉凡掌控吧。

而且,你這位同志的感受天雲省的同志也得考慮一下是不是?如果下邊亂了套豈不是上級領導也沒能耐是不是?」彭一凱呷了口酒,說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