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你肯定欠人家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二十九章你肯定欠人家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葉老大氣得血紅了眼,一轉手,把三股大力從蕭瑟一身上硬是扯了出來往水柱攻擊而去。

水功驟然而出,三股大力把潭中之水扯到空中形成一把粗如油筒的長槍往水柱扎去。

哧溜的怪異聲音傳來。

水槍只是扎進水柱中半米就好像被什麼硬擋住了扎不進去。

紅邪厲無崖葉凡三人拚出了吃奶的力氣往水槍中注入力勁,可是還是難以進入分毫。

一時,好像僵持住了。

蕭陽天趕緊過去想把蕭瑟一扯到旁邊,可是,剛接近蕭瑟一身體十米範圍之時,一股氣柱傳來,啪啪幾聲脆響。

水柱居然分出一小股水來形成一隻手掌樣子連連煽了蕭陽天幾個在耳光,老傢伙腦袋頓時腫成了豬頭。

最後叭地一聲,蕭陽天被抽到了百米開外躺地下爬不起來了。

「還我的錢錢……還我的錢錢……」這時,前次聽過那女子聲音又傳來了。

眾人朝著聲音看去,頓時傻眼了。

還是那天晚上那個女子,不過,此刻那女子居然穿著的是農村姑娘那種帶綠花的衣服,頭上還是梳著幾十條的髮辮子居然站在水柱的上面。好像整個人就是踩著水柱過來的。象極了一村姑龍女。

「啥錢錢,老子不曉得啥事?」葉老大朝著那女子吼道。

「還我的錢錢……」女子根本就不搭理葉老大,還在繼續吶吶著,又好像在自語似的。

「姑娘,你講清楚些。我們真不知道什麼錢錢?」紅邪頭上冒著白氣,氣喘如牛,問道。

「還我的錢錢……」女子好像生氣了,一隻腳在水柱上一踢。頓時,水柱散開,如滿天花雨一般撲了下來。

唰啦啦一陣響動。

頓時,葉老大等人全都淋成了落湯雞。這還是三股大力相抗已經卸去了八成攻擊力勁的基礎上,不然,眾人估計得全受傷了。

「還我的錢錢……」女子繼續問著,水花還在繼續往眾人身上澆來。

就是葉老大三人拚命相抗,可是還是有大量的水花噴了出來淋在眾人身上,而且,就是想閃都閃不開。

「呵呵呵,這女子很奇怪。好像對你們手下留情了,我說葉凡,你是不是真欠她錢了?」這時,傳來盧定宗的笑聲。而且,口氣中還充著一些幸哉樂禍。

「前輩,趕緊幫一把,不然,我們非得被這女子累死不可。」葉凡趕緊說道。

「你到底欠她錢沒有嘛?」盧定宗繼續笑問道。

「欠個屁,我身家十幾個億,會欠她錢嗎?莫名其妙嘛。」葉凡哼道。

「倒是怪了,算啦,助你一把。這一助可又得損失我一成的魂氣。」盧定宗嘆了口氣。

一股大力傳來,葉凡頓時感覺身上充滿了用不完的活力。這次融合了盧定宗的力勁。

葉老大重新凝聚起了水槍,叭嚓一聲。

這次還真靈了,周遭空氣都在顫抖。水槍勢如破竹,穿透了水柱直奔水柱上的女子而去。

轟攏

葉凡一掌拍去,水柱頓時被打散,而女子身子被震得退後了幾十米。

她眼中居然閃過一絲懼色,爾後一轉身,往上一提,帶著水柱又撲了過來。

「你打我,嗚嗚,你打我,我要找那個好哥哥去……」女子居然哭了起來。

最後一掌撲面而來。

轟隆隆水聲震響,女子又被震得退後了上百米撞在了瀑布壁上。女子哭叫著道:「還我的錢錢……你打我,你是壞人……我要找好哥哥去……」

爾後幾個起落,不見了人影。

「真是莫名其妙,什麼錢錢的,這什麼跟什麼嘛。」葉凡攤了攤手,一臉的無奈。

不過,眾人都用一幅你肯定欠人家錢了的眼神看著葉凡。

「咳咳……葉先生,是不是數額巨大,我們華山派還有些錢,可以湊一些借給你臨時頭周轉一下。」蕭陽天咳嗽了幾下,問道。

「你看我像是缺錢的主嗎?」葉凡有些惱火的哼道。

「葉先生當然不缺錢,前次不是剛從我們派中詐去三個億嗎?」蕭青紅譏諷著說道。

「那是你們活該付的,不服氣行,啥時咱們切磋一下就是了。」葉凡冷哼道。

蕭青紅一愣,給噎住了,華山派來的人都露出了憤怒神情。

「好了青紅,別再提舊事了。」蕭陽天笑道。

等把蕭瑟一的傷情搞好之時已經天亮了。

雙方敲定一個月後去大雪山爾後葉凡回到了賓館。

「太囂張了,這傢伙囂張到沒邊的地步了。」蕭歲鬆氣憤的講道。

「拳頭大就是硬道理,你說,我們中誰能打得過那個傻傻的女子?」蕭陽天冷哼道。

「沒人,那女子太厲害了。你看,葉凡合二個老頭之力才戰勝她的。那女子到底到了何種境界,太可怕了。」蓋飛揚有些發怵樣子。

「沒錯,人家能戰勝那女子就有囂張的本錢。跟著葉凡來的兩個老傢伙你們都知道他的底細,咱們就是一對一都沒把握。至於那個傻瓜女子,我懷疑不止先天大圓滿實力。」蕭陽天說道。

「難道是半念氣?」蕭瑟一問道。

「很有可能。」蕭陽天說道。

「那女子到底什麼來頭,真是奇怪了。」葉凡一屁股坐在大廳椅子上相當的納悶這個。

「你真沒欠她錢?」紅邪居然也是一幅不信的眼神兒。

「我說兩位,別拿這種眼神瞧我。不是解釋過了嗎?」葉凡著實有些惱了。

「真是怪了,一個韓國女子。身手如此的高,人還有些傻傻笨笨的。怎麼就能讓她比我們還要厲害得多。這錢錢葉凡是不會欠的,不會是欠情了吧?」厲無崖說道。

「我會看上那種傻女人,我說厲前輩,你這什麼眼神?」葉凡頓時火了。

「呵呵,是有些哪個了。那女子長得真不怎麼樣好像。不過,給她纏上就有些麻煩了,時不時冒出來糾纏一番。這日子難過了,幸好今天有我們兩個在常不然,也不曉得會是什麼結果了。」紅邪說道。

「估計盧定宗有相助你吧,不然,咱們三個好像都不夠看了。那女子,至少半念氣身手。這世上啥時出現了這麼一個厲害人物,還真是詭異埃」厲無崖嘆了口氣。

「嗯。」葉凡點了點頭。

「果然如此。」紅邪嘆了口氣,相當的鬱悶。

幾天時間過去了,一切平安。

而喬報國興匆匆的帶隊回來了,而且,同時拿回來了二十多個億的比唬喬大英雄回來在經濟區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因為喬大英雄帶隊的,所以,這二十多個億的訂單最後以六四開的分成量跟橫空集團分拿了。

喬報國一炮打火,聽說回到華夏機械集團時該總部大樓組成了上千人的工人隊伍來歡迎他歸去。

「顯擺個啥?」西南電氣的烏雲山冷哼了一聲,那股子強烈的酸味兒任誰都能聽出來。

「人家有顯擺的資本,這次華夏機械跟橫空集團聯手居然拿下20多個億。而華夏機械佔六成,拿回去了16個億的訂單。光是這筆錢都夠他們生產上一段時間的了。基本上完成了華夏機械一個季度的任務。」顧友全面無表情。

「我看還不是沾了橫空集團的邊,雖說表面上看是喬報國的功勞。

實際上我看根本就不是,聽說津門那邊首先就給了幾個億的對口支援訂單給橫空經濟區。

因為,其下屬的項南市以前就是津門市的對口支援城市。現在項南市歸於橫空經濟區,當然經濟區就佔了大便宜。

藍存鈞的父親在津門,老子利用手中權力給兒子撈政績,正常。」烏雲山吭吭道。

「這次的政績沒有直接落藍存鈞身上,估計橫空經濟區得給一定的補償了。在其它方面給藍存鈞一些支持。」顧友全說道。

喬家大院聽到這個消息后當然也高興。喬報國老婆蘇香玲正好回喬家大院,第一時間把這個喜訊傳到了喬家大院。

「看到沒,報國一下去就打了一個漂亮仗。」喬遠山老婆葉蓉笑道。

「嗯,不過,有了成績也不能翹尾巴。而且,還得更進一步。」喬遠山喝了口茶,面上倒是很平靜。

「你看看,你這個老頭子儘是這樣子說。報國風光了,你這個老子頭上也有光彩。應該去個電話鼓勵一下報國才對。」葉蓉有些不滿老公如此講。

「你懂什麼,這次的事葉凡幫了很大的忙。」喬遠山哼道。

「爸,這次可是報國帶隊的。葉凡在總部都沒去津門。怎麼能說他幫了什麼忙。」蘇香玲說道。

「沒去津門,他去的時候要你看見是不是?你們懂什麼,津門的藍平峰市長是葉凡最好朋友藍存鈞的父親。好了,不說了。」喬遠山擺了擺手。

「遠山,那你不能虧待了葉凡。咱們以前一直還對他有些看法。現在都是親家了,能幫的還得幫一幫。他也不容易,一個沒有背景的年輕人能走到今天這種地步,不容易。」葉蓉說道,「以後,以後他們姐妹夫還得互相幫襯著的。」

「是啊爸。」蘇香玲也插嘴說道。

喬家大院的『表示』不久就到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