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章葉老大那詭異的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章葉老大那詭異的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是以事實為證,如果事實證明楊義同志講了假話。省公安廳不但要求他寫檢討,甚至立案調查,拘捕他都有這個權利。

葉凡同志,難道你硬要干涉公安機關的正常辦案。雖說公安機關是黨委領導下的公安機關,但是,公安機關也有獨立辦案的權力。

行政手段干預公安機關執法這是違規的。我嚴肅的對你講,你這種行為是嚴重的違規違紀的不當行為。

我胡貴天會向上級領導反應你葉凡同志的這種嚴重行為。」胡貴天跟葉凡昴上勁頭了。

「呵呵,貴天同志,我什麼時候講過沒證據的。關於紅谷電站的水量情況,我們早查到了。」葉凡居然嘴角勾起一淡淡微笑,轉爾沖米月說道「把相關的材料給政協團來的領導們各一份看看。」

米月一邊發材料一邊說道:「這是我們從紅嶺縣電業局拿到的關於紅谷電站水量統計的最權威的材料。

絕對不是假造的。從材料上顯示,跟楊義警官聽到的大致差不多。所以,楊義警官講的其實就是事實,並沒有任何的摻假在其中。

倒是崔新遠站長一二三再二三的講假講,他到底想掩蓋什麼?各位領導和同志們,這裡頭,是不是有些什麼,值得推敲啊?」

「不管這水怎麼樣組成,那只是當初建設紅谷電站時建設方跟紅谷寨寨民的糾葛。跟我們現在的轉買方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這水現在是屬於紅谷電站的,電站有權拒絕放水。如果政府都是以這種手段強制別人的私有財產任意拿出來,那企業還怎麼搞下去。法律也有神聖規定,公有財產不容侵佔。但私有財產也不容隨便侵佔的。

如果你說這是你的就是你的,那這社會還不全亂套了。陳省長,胡廳長各位領導。

在這裡。我要申明我們萬勝集團的決定。這水,我們不放。因為。我們自己還不夠運轉電機。

同嶺市委要水可以,要跟我們談判商量解決這件事。如果達不到我們的要求的話,我們有權不放水。

可是,葉書記居然指使公安幹警駐守在谷溪壩上,強行搶水。我們要求政協團的領導們制止葉凡同志的這種土匪行為。

賠償因放水帶來的一切損失,嚴懲相關人員以及指揮者,包括葉凡。」郭陽耍起橫來,這貨有些惱羞成怒了。

「我想讓郭陽同志清楚一點。跟民生事業相比,什麼東西都不能臨駕於它們頭上。

在國家和政府需要的情況下,企業也應該考慮到政府一塊的需要,考慮到人民的需要。

紅谷寨寨民們的基本需求總要得到基本保障。這水原本就是谷溪之水,被你們任意截流,這爭端一直持續了十幾年了還在繼續。

這其實已經不是你們雙方的問題了。已經嚴重影響到了社會民生以及政府。

我們不能讓這種狀況再持續下去。政府是調解人,在事情還沒有得到處理前讓紅谷電站排放一些水量以解紅谷寨民的燃眉之急,這個。我葉凡哪點又做錯了?

作為企業,一定的社會責任你們還是需要承擔的。不能光顧著賺錢而無視人民的急迫需要。

你們這件事現在正在調解當中,放些水只是解燃眉之急罷了。而且,你們也無權不放水。」葉凡正氣昂然的講道,倒是令得政協代表團中一些常委們心裡認同。

這時。一個白髮蒼蒼的政協委員講道:「是啊,民生問題在政府看來是大問題。

而現在有些企業只顧著自己賺錢完全忽視了民生問題。其實,企業也需要干一些必要的社會義務。

就是從人道出發,紅谷電站放一定量的水解決紅谷寨寨民的生活用水問題還是應該的。

至於說農田改造需要用水,這可以雙方坐下來協商解決。當然,我們反對暴力的解決辦法。

不過,企業在其中也不能做得太過份。像一個小時200萬這種做法是很不恰當的。這個,跟直接拒絕不是一輒而同嗎?」

「這是我們企業的正當權利,同嶺市政府根本就沒有跟我們協商解決的打算。

他們一味以行政手段代替了法律,這是權臨駕於法律之上的一個典型的例子。

而且,行事粗暴,他們的行為已經嚴重的威脅到了我們企業的生存。

如果省里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萬勝集團將聯合全省知名的一些大企業向省政府以及省委提出申訴。

再讓他們這樣子胡搞下去,還有我們企業的生存空間嗎?政企分開講了多少年了,我們的企業是私人的,並不是國營的。

政府沒有權力要求干我們損害自身的利益的事。」郭陽說道。

「這樣吧,放了的水同嶺市政府給以一定的錢款賠償就是了。不過,在還沒有商量好之前,紅谷電站的決定同嶺市政府不能干涉。」陳旭定拍子了,他看了葉凡一眼,一臉嚴肅的交待道「不過,既然紅谷寨的用水問題關係著幾千寨民們的生活問題,而省委和財政部都在關注著。

葉凡同志,你一定要解決好這個棘手的問題。不然,省委領導們會問責你的。

就是我們省政協代表團的全體成員今天也看著的,如果你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各位委員們將向形成合議向省委遞交。」

陳旭這番話還真是陰辣,這邊要求市政府不能干涉電站的決定,那豈不是講不能拿到水了,這是直接煽葉凡的耳光。

並且,讓紅谷寨寨民們都會認為葉書記是個沒有魄力沒有能力的人。連用水問題都解決不了。進一步分析來講,這是在壓制葉凡的群眾影響力。

而這邊又要求葉凡要慎重對待,解決紅谷寨的問題。解決問題必要用不,人家已經表態不給水。這兩個問題簡直就是矛盾的統一體。葉凡夾在中間,根本就解決不了。這是陳旭向葉老大施展的一大殺手,根本就是玩了一個不可能解決的問題。

到時。葉凡下受寨民們的怨言,中間受紅谷電站的氣。上頭省委領導還要追究責任。這叫三頭受氣。

「謝謝陳省長以及各位政協領導的支持,陳省長,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叫谷溪壩的工作人員關閉水閘了?」郭陽相當得意的看著葉凡,聲音很大的在問這話的。

「我剛才不是講過,這是你們自己的水。放水關水,那是你們公司自己的決定。當然,同嶺市政府出面跟你們商量,你們也得拿出態度來跟他們商量解決的辦法。」陳旭貌似關心民生。實則是搞模糊戰術。

商量當然可以,人家紅谷電站不同意你市政府提出的條件的話那商量是沒有個結果的。

這個,又沒個日期限制,我商量個幾十年都行。到時你問起來,人家答覆還沒談好就結了,你又能拿紅谷電站什麼法可想?

「崔站長,馬上電話下指令,要求谷溪工作人員馬上關上閘門。等我們跟同嶺市政府的商量有個結果時才聽我們指揮決定是否開閘門。」郭陽此刻的聲音特別的響亮。當然是為了一口惡氣。

不過,崔站長卻是故意的瞟了一眼葉凡,說道:「陳省長,要是市公安局不讓關閘怎麼辦?咱們小老百姓的可是惹不起他們。到時招來一頓棍棒,甚至被抓怎麼辦?聽說陳省長也分管公安口子。能不能請您給下個指示,我們才敢執行下去。」

崔新遠的話當然極盡譏諷了。

陳省長看了葉凡一眼,問道:「你看我這個決定怎麼樣?」

「我執行省政協代表團的決定。」葉凡點了點頭,沖包毅說道「包局長,通知壩上臨時頭駐守的公安人員全部撤走。」

「是1包毅一個立正,臉色難看的拿起電話下達了命令。這個時候,郭陽的嘴角居然掛著一絲嘲諷樣的微笑。

「葉凡同志,我希望今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什麼事都要以法律手段去解決。

協商解決不失為一個很好的解決爭端的好辦法。政府是居中調解人,作為調解人,一碗水一定要端平。

如果一偏這解調就將失去準頭了。希望你能切記切記,當然,我理解你的困難。

不過,再困難也不能不顧及雙方的感受是不是?再想法子解決好這個問題吧,希望紅谷寨的寨民們能早日過上幸福的生活。

這事,我們省政協這些常委們會隨時的關注著。」陳旭還放了幾句屁話,貌似在安慰葉凡,實則是批評大於安慰,指責葉凡失了偏頗。

「陳省長,彙報工作算是完成了吧?」葉凡突然問道。

「今天到此為止吧,也到飯點了,乾脆就在紅谷電站蹭頓飯吧,這肚皮也餓了。人是鐵飯可是鋼埃郭總,一頓沒問題吧?」陳旭笑著說道。

「哎喲,剛才只準備了省里來的領導們的飯。這個,同嶺這邊來的同志我們就沒法子招待了。

如果硬要在這裡吃飯的話只能到職工食堂。飯不貴,一份三塊錢就夠了,這是因為是電站食堂,我們電站為職工考慮貼了一半的錢的。當然,別看就三塊錢的伙食,四菜一湯還是有的。」郭陽講到這裡還停頓了一下,好像下了決心似的,講道「這樣吧,崔站長,給食堂的負責人講一句。同嶺來的這些同志的伙食費就不要收了。算是我們電站提供的免費午餐吧。」

「午餐,我們還真肚皮餓了。這三塊錢的午餐錢我們會付的。放心,一個子兒不少。」葉凡突然呵呵笑道,倒是令得郭陽陳旭胡貴天等同志有些莫名其妙。

郭陽甚至有點不妙的感覺,這個,著實太詭異了。不可能葉老大的臉皮厚到如此的反語都聽不出來的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