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逼出來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逼出來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也比我們的60個億要多是不是?我們也是從國內出去的。而且,那地兒聽說不怎麼太平。搞不好工人受傷了或什麼了我們還得賠大筆的錢。」葉凡說道。

「小葉啊小葉,我總算是服氣了你了。算啦,就四六開。不過,你得抓緊。既然咱們談成協議了,那你總得透個底子,在發改委那邊到底有什麼關係是不是?」喬正和說道。

「喬叔,這事是發改委哪位同志負責的,我想先問問這個?」葉凡問道。

「劉副主任。」喬正和說道。

「劉震嗎?」葉凡問道。

「沒錯,是他。因為劉主任是分管對外投資一塊的。發改委也是剛調整了分管項目。

劉主任也是剛接手這一塊的工作的。我們以前本來是有些老關係的。

不過,原來的同志調走了。而現在的劉主任我們這邊關係不怎麼熟絡。

聽說劉主任跟費家的關係不錯。」喬正和說道。

「是不錯,幾年前我就找過他了。既然是他負責的,這事,這樣吧,我擠出時間回京一趟,到時想辦法讓劉主任出來吃頓飯怎麼樣?」葉凡講道。

「好!好好1喬正和連說了幾個『好』,可見心情不錯。

轉爾,擱下電話後葉凡打了電話給喬報國,笑問道:「大舅哥,春風得意埃」

「你又來取笑我了,你心裡還不明白。」喬報國今天心情也不錯,開了句玩笑。

「最近喬正和同志那邊是不是有什麼機會?」葉凡問道。

「嗯,他們遠東電力集團常務副總退休了。他一直在想辦法爭取這個。

不過,喬家大院剛把我跟你的事擺平。所以,這次的事喬家大院插不了手了。

爸也講過了,插手太多會遭人嫉恨。適可而止就是了。不過,怪了,你怎麼會問起這個來?」喬報國說道。

「呵呵。是這樣的……」葉凡也沒瞞著,和盤說了。

「他倒是找對人了,憑著你跟費家的關係,這事問題應該不大。不過,可惜的就是電站的機械方面設備需要不多。不然的話,分點給我們華夏機械就更好了。」喬報國說道。

「大舅哥,你可也別太貪了。在津門港項目上我們可是讓步很多了。人哪。要適可而止是不是?這機會也得讓我一點。現在有人在背後戳我脊梁骨,說是我葉凡吃裡扒外了。」葉凡笑道。

「扒啥外,咱們是連襟。再怎麼說也是往自家人碗里塞飯是不是?這事,我曉得你們是讓步了。」喬報國笑道。

「當然,你們出去的話打聽一下。如果南非或剛哥金那邊國家需要機械設備的話可別忘了分杯羹就是了。

我可是你的大舅哥,別忘了。當然。喬叔這人還可以。能幫忙的你也幫襯著點他。

喬家大院就這幾個有實力的人了。爸這輩子想再往上爬估計希望不大了。

到時一退,這喬家大院就得你我跟喬叔幾人撐著了。特別是你,現在共和國最年輕最走紅的副省長。

有多少雙紅眼在盯著你埃不過,你也得注意著點了。紅眼病的同志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喬報國現在也知道務實了,不像以前一看到葉凡得到提拔就眼紅髮酸的。

「呵呵,我就是眼藥膏,專治紅眼玻」葉凡哈笑道。

「你這傢伙。連我都有些眼紅了。」喬報國開玩笑道。

「我也眼紅你啊,津門的事搞得不錯。這競標幹得漂亮,就連國資委的領導都誇過你了。說是喬報國同志雖說沒在企業工作過,但人家一下去就能融入企業工作中。該同志適應能力強嘛。」葉凡笑道。

「你又來了,再怎麼搞也搞不過你的。」喬報國笑道。

「呵呵,我先到企業嘛。而且,可是為你開路的。」葉凡乾笑了兩聲。

關於此事葉凡交待秘書杜衛國跟孔意雄一起去查了相關的資料。

葉凡接著打了電話給龔開河,談了這件事。

「危險是有。不過,這對志軍來講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支持你的決定。」龔開河說道。因為葉凡想安排龔志軍去負責剛哥金電站建設項目。

「危險跟機遇並存,所以我才跟你商量一下。既然龔頭兒答應了,這事我就安排下去了。還有,我提拔的事我還得感謝龔頭兒了。」葉凡笑道。

「你提拔的事管我什麼事,我雖說是a組頭兒,可沒權力提拔你當副省長。所以,葉凡同志,別亂謝人。」龔開河哈哈笑道,「要說感謝我還得感謝你呢。一來是津門的事志軍是橫空集團的帶頭人,你給了他機會。二來華山派的事我也得感謝你為組裡引進了人才是不是?」

「呵呵,我知道。這事雖說跟你沒有直接關係,但間接的作用卻是很大的。」葉凡笑道。

「我是給你搞得越來越糊塗了。」龔開河在裝傻。

「龔頭兒,我知道。其實在我提拔為副省的問題上你幫了我大忙的。

這事雖說是偶發事件,但至關重要的人是唐主席。而平時我哪有多少機會接觸到最高領導是不是?

而能在唐主席心中留下印象的就是通過你的嘴了。我心裡清楚,你平時都會在首長面前不著痕的為我講些好話。

沒有你平時印象的積累,即便是我葉凡干出了天大的成績也輪不到我提拔的。

我想,那天唐主席隨手翻了我的資料,會講出那些話來也是歸於你平時對我的『照顧』。」葉凡很正經的說道。

「呵呵呵,我可是沒有誇大其詞的。就是對a組引進人才方面來講你的功是不可沒的。

只不過組裡的確不能再給你什麼了。如果提拔你,可是你又不願意回到組裡專心工作。

給你幾十萬塊的獎勵對你來講也沒多大意義。而a組不可能插手政府一塊的事務,這是鐵的紀律。

所以,換個法子也算是額外的補償吧。」龔開河笑道,算是模糊承認了。

「雖說龔頭你幫了我,不過,在華山派的事件上你可是做得有些不地道。」葉凡說道。

「我知道組裡有些過份了一點,不過,你也知道組裡的現狀。組裡自身的『造血』功能並不強。

而要招收高手人家又不賣賬。所以,能東敲一鋃頭西挖一鋤頭的引進人才這倒是成了組裡最主要的招人手段了。

而在這其中你起了很大的作用。這是不爭的現實。」龔開河說道,「下一步的話我要求你為組裡培養出幾個半先天的高手。車一刀同志能成了,下一個就該輪到田離秋同志了。而崑崙的朱長老是接著的。」

「呵呵,我葉凡都快成了『高手兵工廠』了。」葉凡譏諷著笑道。

「誰叫你有這個能力是不是?放心,你所作的一切我會隨時向主席彙報的。

組裡會為你記下每一筆功勞的。其實,你的提拔之路為什麼會如此的快,這跟在組裡立下的功勞是分不開的。

這也是你在政績一塊上的很重份量的一塊。」龔開河說道。

「我明白,有機會我一定相助他們提功。」葉凡說道。

「不能說是有機會,而你現在就有機會。我要求你在二個月內相助田離秋同志提功。」龔開河的聲音變得嚴肅了起來。

「沒有藥材啊頭兒同志。」葉凡叫了起來。

「別跟我玩『障眼法』。」龔開河說道。

「玩啥,真沒有。」葉凡說道。

「真沒有,你去韓國幹什麼了。那麼大一截妖參王你用完啦?你別跟我說把妖參王當蘿蔔啃了吧。你葉凡同志如果真有如此的大手筆的話我也沒話可說了是不是?」龔開河居然乾笑了一聲。

「是有一大截,不過,給車天提功用了一大塊。而下一步我想給費青山師伯提功了。師伯對我葉凡不薄,而費家在我的事業上對我的幫助也非常的大。我葉凡不能做個知恩不報的人是不是?」葉凡說道。

「少來,車天在你沒去韓國前都半先天了。你自個兒都忘了吧。」龔開河譏諷著笑道。

「這個,我倒真給忘了。不過,你也知道,我手下人馬也還有些。」葉凡有些尷尬。

「呵呵呵,你手下有高手,這我都曉得。不過嘛,我相信,給田離秋同志的一小塊妖參王你還是能拿得出來的。我相信你葉凡同志的政治覺悟性以及黨性人格的是不是?」龔開河以笑而逼。

「我拿1葉凡氣得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這小子,不逼怎麼能掏出好貨色來。」龔開河電話給葉凡掛了倒一點都不生氣,倒是樂開了。

「啥好貨色?」計永遠笑著問道。

「妖參王啊,老計,咱們a組繼葉凡先天、車一刀同志半先天之後將要誕生第三位半先天強者了。他就是田離秋同志。朱長老就是第四位了,咱們的隊伍實力增加了,高興埃」龔開河笑眯眯的,心情那是大好。

「妖參王,不是聽說是葉凡從韓國搞來的。那傢伙平時很大方,但對於這種好東西可是特別摳門的。」計永遠笑道。

「我不是講過了嗎?逼嘛。」龔開河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