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機遇就燙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機遇就燙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龔組,逼是可以,可別激怒了他。不然,物極必反。」計永遠說道。

「這個我清楚,這小子的大方是逼出來的。放心,我相信葉凡同志的心胸的。」龔開河笑道。

「這事是不是也得向首長彙報一下,為組裡培養出一個半先天不容易埃」計永遠說道。

「那當然得彙報了,這對於咱們a組來講是大事。」龔開河慎重的點了點頭。

想了想,不久拿起了紅色加密電話。

第二天下午,葉凡主持招開了橫空集團班子會議。

「都到齊了沒有?」葉凡問孔意雄道。

「葉省長,除曹月同志一時離不開就沒有回來了,剩下的12位同志全到了。」孔意雄精神抖擻的答道。

「今天把大家招集在一起,主是要要議一件重大的事。這事我昨天已經交待孔主任去調查過了,就由他跟大家說說。」葉凡說著,孔意雄一邊彙報一邊分發著材料。

「葉省長,這去國外搞建設跟國內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咱們集團雖說也經常向國外出口,但那都是出口一些機械電力設備。而向國外派出大批工人去幹活這個倒是頭一次。」陽震東有些猶豫。畢竟,這事如果出事的話責任可就相當的重大了。

「是啊,國外跟國內完全兩碼事。而且,剛哥金這個國家還有些不太平。

咱們國內好多大企業派人到有些國家去搞建設,不是都遭到了當地武裝份子的攻擊。

如果是在治安狀況良好的國家去倒不用擔心什麼。剛哥金的情況就較複雜了。」新調來的接替龔長喜同志位置的陳元東同志介面說道。

「風險當然有,如果怕風險而不去干,那咱們豈不就失去這個機會了。

人家國有遠東電力集團還是佔大頭,而且還負責電站建設的主體工程。

人家都敢去咱們還怕什麼?咱們占的份額雖說小了一些,但也有接近60個億埃

這一筆項目能做成功的話咱們的利潤可達到20個億左右。同志們,咱們集團去年才收益了多少。

就幾個億。而今年光是這一筆收益就夠了。」龔志軍說道。

「呵呵呵,龔志軍同志好像不怕這個似的。那這件事如果真要去做的話龔志軍同志敢於去負責這個項目帶隊出國嗎?」陳元東冷笑道,這傢伙心裡有怨氣。

本來按省里原來的打算陳元東有進入管委會班子的機會。可是後頭發生了變化。

半路殺出了任時滿。致使得省委常委、副省長周歲月到橫空經濟區的願記都落空了。

而風湖寧本來是沒能進入橫空經濟區班子的,後來也進去了。風湖寧明顯的跟曲省長關係很鐵。

而雖說陳元東也是曲省長的鐵竿下屬。但陳元東跟風湖寧相比份量輕了不少。

最後估計是曲省長促成了風湖寧進橫空經濟區管委會班子,而陳元東卻是失去了這個大好機會,只能到橫空集團任副總了。雖說也是提拔了,但陳元東心裡不痛快著。

「如果黨委班子認為我龔志軍能承擔這個項目的話我去。」龔志軍冷哼道。

「志軍同志你真肯去?」陽震東突然殺出一句來,好像在加強逼龔志軍的意思了。

「如果龔志軍同志真肯去的話,同志們有沒什麼意見?」陳元東再逼。

其實。葉凡倒是在心裡樂開了花。原本還擔心這個項目有人爭,現在看來好像大家都怕接手。

這香餑餑在他們眼中居然成了燙手山芋,葉凡知道,大家都怕那個地方不太平會出亂子。到時成績拿不到手倒是惹了一身的騷味兒。

「呵呵,大家都不講話,是不是默認了?」陽震東笑道。對於葉凡如此的看重龔志軍。陽震東認為自己在橫空集團的地位受到了這位新來者的挑戰。

就是津門的事讓龔志軍作為橫空集團這一方的領軍人物陽震東心裡都是有氣的。這傢伙才來不長時間,居然給他撈到一筆政績,怎麼不使人眼紅。

「我同意龔志軍同志接手這個項目。」陳圓嬌突然說道,她當然也有怨氣,因為津門的事嘛,陳圓嬌認為自己最適合作為橫空集團這一方的領軍人物滴。

「呵呵呵,既然三位同志都認為龔志軍同志適合接手這個項目。我也相信龔志軍同志能幹好這個項目。」葉凡乾脆趁機定了拍子。

結果。龔志軍挂帥負責剛哥金項目工程的事在黨委班子會上一致得到通過了。

「衛國同志一直跟著我也浪費了,這次到國外對於我們集團公司工作人員走出國門意義重大。

這是個良好的開端,我提議讓杜衛國同志去擔當龔志軍同志的副手,協助志軍同志抓好這個項目。」葉凡說道。

因為,葉老大隱隱有些感覺自己在橫空集團呆不長時間了,所以,在走前,葉老大總得給杜衛國好好安排一下。

這個。要安排當然就得出成績了才行。

「我同意葉省長的決定。」龔志軍說道,對於葉凡這個提議更沒人攔著了,這燙手山芋只要不落自己頭上你葉凡要怎麼做都行。

第二天上午葉凡到了省政府,跟曲省長談了這事兒。

「機會很好,但責任也是重大。葉凡同志,你要考慮清楚了。安全責任重於泰山。重大工程項目死傷極少數人倒是在可控的範圍之內的。但超出這個範圍就意味著重大的責任。」曲志國省長一臉嚴肅。

「我明白,不過。這次的機會對咱們橫空集團來講太難得了。我想,雖說我們是頭次走出國門。但是,人家國有遠東電力集團可不是頭次了,他們有大把的經驗供我們學習借鑒。咱們既然是合夥去搞建設。他們總不能把我們擱一邊去是不是?」葉凡說道。

「呵呵呵,你講得也有道理。真要去的話到國外后要多虛心向兄弟企業請教。

在國外建設經驗一塊上咱們橫空集團的確是個空白,不服氣都不行。

不要怕丟臉子,跟安全責任相比,面子的問題並不大。只要能賺到錢,虛心點沒有壞處。」曲省長點頭笑道,算是答應了。

爾後葉凡直奔寧大佬辦公室。

「既然你們決定了就去干吧,這對橫空集團來講也是另一個飛躍。

順利的干成功后就為你們開拓了另一條發展道路。」聽了葉凡的彙報后寧志和說道,轉爾笑道,「其實,對不了解龔志軍同志底細的同志來講當然覺得這件事很麻煩,就是責任重大。

但對於了解他底細的同志來講,這麻煩其實就變成了機遇。而且,有你葉凡這個大高手在坐陣,還怕什麼?

當然,咱們也不能麻痹大意,要盡量做得盡善盡美才好。工人工作人員的安全是第一要務是不是?」

「我明白,一接到遠東電力集團的邀請后我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不過,不管怎麼說,風險小於機會的。」葉凡笑道。

「他們如此的熱情邀請你合作去國外賺錢,估計背後會讓你去幹些什麼吧?」寧志和還真是厲害,一眼就瞧出了其中的一些關巧之處。

「寧書記就是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葉凡笑道。

「少拍馬屁,不過,這事,你能解決吧。不然,早叫了。」寧志和笑道。

「應該還行,不然,我得來找寧書記了。」葉凡說道。

「經濟區管委會正常運轉起來了吧?」寧志和問道。

「運轉啦,只不過對於下屬部門的建立關於負責人人選問題上有些分岐罷了。這個也正常。」葉凡講道。

「嗯,有分岐的確正常。不過,也要注意適度的把問題統一。光有分岐而沒有了統一那就變成扯皮了。

這披皮現象是相當的不好,事不但給扯得延誤了不說,而且,還極大的傷害了同志們的感情。」寧志和臉變得嚴肅了起來。吃過午飯後葉凡直飛京城。

費一度開車接葉凡直奔費家莊。見葉凡過來,費家人都相當的高興。

「葉凡,咱們到後山涼亭喝茶去。」費青山直接笑道,看了孫女一眼,笑道,「蝶舞,把琴抱來彈一曲助助興。」

「我手指頭受傷了,彈不了。」想不到費蝶舞如此的講。

「手指頭,沒聽說你什麼時候傷了手指頭。過來讓我瞧瞧,不要傷著經絡了是不是?」費青山一愣,問道。

「沒事,一點小皮外傷,我早處理了。」費蝶舞說道。

「那就不要彈了,你去干你的事吧。」費青山說道。

「對不起了葉大省長,以後蝶舞我手指頭好了的時候一定彈琴給你聽。千萬別生氣啊葉大省長。」費蝶舞還伸出指頭動了動,葉凡一看,尷尬。

人家妹子手指頭根本就沒傷嘛。

「呵呵呵,沒事。什麼時候好了的話一個電話,我絕對趕過來聆聽蝶舞妹子的好琴。」葉凡笑道。

「你這指頭好像沒事吧?」費青山早瞅見了。

「誰說沒事,傷到裡頭了。」費蝶舞哼了一聲轉身如一隻蝴蝶樣飄走了。

「傷到裡頭了,這孩子。」費青山惹有所思,看了葉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