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三章搞定劉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三章搞定劉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不是你有辦法了?」費青山一愣,問道。

「辦法倒是有,車天就是如此突破的。而洛飛我們也相助他突破了。

車一刀也是如此的,現在對於突破半先天的相助我們是有些把握了。

而且,剛好紅邪跟厲無涯兩位前輩都還在堡里。如果他們倆個分開了,這法子就不成了。」葉凡講道。

「唉,你用什麼藥材作為輔助?」費青山嘆了口氣。

「韓國搞來的妖參王我還剩下一點,就怕今後師伯有機會時沒有了這種好東西。這好東西擱家裡總是有人惦念著。」葉凡笑道。

「是你們組裡那位龔同志吧?」費一度笑道。

「呵呵,有啥辦法。國家需要人才,咱私人一點私貨都給人家惦念著。不給的話講我摳門不愛國,乾脆用完了別人也沒話講了是不是?」葉凡笑道。

「分點給小弟我怎麼樣,雖說現在我剛突破,但留著以後用也不錯。」費一度露出了一臉的貪念來。

「一度,別提這種要求。咱們費家人不能這樣子。」費青山臉兒板了起來,費一度還有些發怵,趕緊笑道,「大伯,我是開玩笑的。哪敢問葉哥要是不是?」

「給你小子留了一份,過得幾年助你突破到10段位沒問題。不過,你現在剛突破,不適合再吃了。」葉凡說道。

「看到沒,還是大哥對我好。」費一度差點樂開花兒了。

「我的東西可不能白拿。」葉凡突然乾笑了一聲。

「我曉得,白拿人家的我也不敢伸手是不是?」費一度貌似早有準備著葉老大提條件的。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說說有什麼事吧?只要不是涉及到原則性的問題都好去弄是不是?」

「也沒啥,晚上你出面給我邀請一下發改委那個劉震副部長一起吃頓飯就是了。」葉凡笑道。

「就這麼簡單?」費一度貌似還有些不信。這事對費大少來講當然是小事,但對於共和國絕大部分同志來講想請到劉副部長吃頓飯難於登天了。

「就這麼簡單。」葉凡笑道。

「值了。」費一度樂開花了,馬上屁顛著到過道上打電話去了。

「師伯,太師叔到現在都沒動靜嗎?」葉凡問道。

「聯繫不上。走的時候是帶了手機。後來不久后就失去聯繫了。不曉得武當那邊張大師是否有動靜?」費青山有些擔心,眉頭皺了一下。

「武當那邊我問過了,說是也沒有張師兄的消息。唉,他們到底去做什麼了?」葉凡也有些憂心。

「算啦,咱們一點線索都沒有。想找也無處下手。」費青山突然又豁達了起來。

「要不就選在今天晚上突破怎麼樣?還是到寒潭去。」葉凡問道。

「可以試試。我也感覺精神狀況良好,精氣神都達到了鼎峰。」費青山又居住了信心。

晚上五點,皇城根酒店外。喬正和早跟葉凡費一度站在了門外候著了。

「怎麼還沒到,難道堵車了?」費一度看了看錶,有些不耐煩了。

「京城這個地方像這個時間段堵車純屬正常,小費同志,耐心點。」葉凡伸手笑著拍了拍費一度肩膀。

「難怪人家都說當官的耐性好,這是官場打拚磨礪出來的。咱可不是官場中人。沒有好脾性。」費一度笑道。

正說著,葉凡發現了劉震副部長下車了。不過,旁邊還跟著一個年輕人,跟劉部長長得有幾分相似,估計是不是劉部長的孩子。

幾人趕緊迎了上去。

一看到喬正和人家劉部長就明白了咋回事兒,經劉部長介紹才曉得旁邊的年輕人叫劉海平,正是其子。

「劉叔。海平在什麼地方工作我可是從沒聽說過。而且,我到劉叔家從沒見過海平。」費一度問道。

「他一回國我就安排他直接到下邊鍛煉去了,先是在南福省省經貿委幹了幾年。去年到古川縣掛職任副縣長。」劉震笑道,好像頗為欣賞兒子似的。

「劉叔的行事風格跟京里好多大家族是不一樣的。」費一度笑道。

「噢,有什麼不一樣?」劉部長笑道。

「京里大家族的子弟回來后一般都喜歡先在京城某部委工作,因為在部委里得到提拔的機會多,提拔速度也快。

部委里科長處長廳長的位置相當的多。而下邊就相對來講這些都是某個層次的頂尖人物。

比如,科長是縣裡某局局長。處長是一縣之長。難度就較大了。

而在部委撈到了足夠的級別後可以下放到下邊鍛煉了。而劉叔可是反其道而行之了。」費一度笑道。

「年輕人嘛,國外讀書回來先到下邊去鍛煉鍛煉也不錯。從下邊獲取了第一手的從政經驗。

雖說提拔速度慢了些,但也是有機會的。部里鍛煉雖說局面較開,但不如下邊來得真實。

而且,容易養成虛浮的不良習慣。一旦下放就有些手足無措了。」劉震說道。

大家聽了都笑了,幾人寒暄了一下進包廂了。

坐下後葉凡問道:「劉部長,可以上菜了吧?」

「客順主便嘛。葉總你決定就是了。」劉震笑道。

「劉叔,人家葉哥同志現在是副省長啦。這葉總的稱呼可得排下頭啦。」費一度乾笑道。劉海平明顯的臉上閃過相當震驚的神情。

「副省啦,什麼時候上去的。不好意思葉省長,劉震我失禮了。」即便是劉震位居如此高位的同志也是一愣。那也得趕緊說道。

「只是運氣罷了,沒啥。我還是在橫空經濟區工作,管著橫空集團,這老總身份也沒卸下。」葉凡很順意樣子。

「唉,葉省長,看到你我真是覺得年輕可畏埃」劉震這話還真是發自內心的。

「是啊,縱觀共和國體制中官員們。像葉省長這種歲數能到副廳級已經算是年輕了。」喬正和也有些感慨,自己奮鬥得鬍子都快白了,到現在還只是一個打了擦邊球的參照副部待遇的同志。

這個,跟正宗的副省級幹部卻是有著不少的差距的。

「運氣運氣。」葉凡謙虛的說道。

碰了幾杯過後,葉凡講道:「劉部長,這次遠東電力集團準備跟我們橫空集團合作去爭取剛哥金電站項目。

這是我們橫空集團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派出人馬到國外去搞建設。

對我們集團來講意義重大。而這次機會是喬總給我們的,我們倍加珍惜。

而我也剛擔任天雲省副省長一職,總得拿出點東西來讓省里的同志們都看看。所以,我們不願意失去這個機會。」

「嗯,剛上位總是要拿些成績出來,這是很正常的事。」劉震微點頭說道。

「呵呵呵,相信劉叔會給我哥一個機會的是不是?」費一度笑道。跟葉凡的稱呼也顯得特別的親昵。

「呵呵呵,葉省長年輕有為。這機會肯定是有的是不是?」劉震這可是在隱晦的應答這事了。費一度親自出馬了,劉震再怎麼說也得給些機會。

而葉凡跟喬家大院關係,也是劉震必須要考慮的問題。而葉凡如此年輕居然是副省長了,才是劉震必須要正視的一個大問題。

像這種同志今後得到提拔能力跟機會要比自己要大得多。而費一度如此的賣力,還哥呀哥的叫得如此的親昵,這說明葉凡跟費家的關係不淺。

當然,劉震怎麼也不明白費一度為嘛對葉凡如此的親昵。

在送劉部長之時,葉凡突然沖一側的劉海平笑道:「劉縣長,你可是我的父母官埃」

「葉省長說笑了,我一個小小的副縣長能管得了葉省長。那豈不是找抽嗎?」劉海平也開了句玩笑。

「葉哥說滴還真是真的。」費一度神秘一笑。

「這話可是給我都鬧糊塗了,葉省長在天雲省工作,海平可是在南福省,兩地隔了相當距離埃」劉震笑道。

「呵呵,葉哥的老家就在古川縣。而且,伯父就是在古川縣勞動局局長一位上退下來的。

而伯母也是在古川縣教育戰線上退休的。兩位老人現都還居住在古川縣老宅,偶爾會出來走走。

海平兄現是古川的父母官之一了,今後有空可以去走走。」費一度說道。

「唉,為人子我算是沒敬到孝道了。本來打算去年過年回去一趟,後來又給事擔擱了。」葉凡嘆了口氣。

「葉省長這是為了工作嘛,忠孝難以兩全。」劉部長說道。

「葉省長可是古川的『地主』,我這個外來戶還得葉省長照顧著了。」劉海平笑道。

喬正和一臉笑眯眯的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不錯不錯,有好消息后我馬上給你去電話。」

「我們這邊的人馬是不是先得組建起來了?」葉凡問道。

「可以組建了,如果順利的話估計不久就要出發了。」喬正和說道。

「喬叔,能不能把你們集團有過這方面經驗的專家派幾個到橫空集團來對我們公司這方面的人員進行一個短期的培訓。畢竟,這是我們橫空集團的工作人員第一次大批量的走出國門。聽說那個地方還有些不太平,事先有個心理準備也好。」葉凡說道。

「這個不是什麼問題,我回去后給你們挑幾個過來。只要你們人員組建完畢,找個地方就可以展開培訓了。」喬正和說道。

「要得1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