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七章這位同志很強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七章這位同志很強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楊志升也明白。想在橫空集團搞出什麼來翻盤那是不可能的。畢竟,葉凡這顆大樹太巨大了,是任何人都無法推倒的事實。

「呵呵,蔡中天同志以前是同西市委書記。後來調到項南市任市委副書記,分管黨群工作。

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蔡中天同志能力強,思想素質過硬。不然,怎麼可能由縣級市市委書記位置上一步就到了項南大市副書記位置上。

如此有能力的同志到橫空經濟區組織部擔任一個常務副部長職位還不能勝任嗎?

而陳元東同志只是在省政府辦工作。雖說以前在省委組織部門工作過一段時間。

不過,據我所知。陳元東同志在省委組織部門工作那段時間裡並沒有擔任過重要崗位職位的。」藍存鈞首先站出來為搭檔加油了。

這項南市委書記跟市長相鬥不是在項南市委常委會上,而是在管委會班子會議上爭鋒,倒也是件新鮮事兒了。

這戰場好像選擇的不是地兒嘛。

「跑腿兒的嘛。」龔志軍漏了一句引得幾位同志都在努力的把笑往肚裡憋。

「志軍同志,嚴肅點。討論就討論,怎麼連『跑腿兒』這種話都講出來了。

都是為國家工作嘛,工作是不分貴賤的,不能說下邊的普通工作人員都成了跑腿兒的。

為誰跑腿兒?咱們當領導的也不是『主子』是不是。人人平等,你這種講法要不得。這是要搞封建思想。」任時滿馬上板著臉上綱上線的訓起龔志軍來了。

「沒錯啊,我只是打個比方。難道讓人打比方都不讓打?那這黨委會成什麼了?

又不是乾隆時要大興文字獄,或者說來個現代版本的焚書坑儒?這黨委會是民主討論集體決定經濟區大事的地方。

凡是有助於說解釋說明的話按理講都能適當的講講是不是?至於說『主子』僕人的那種封建思想更要不得。

咱們都是新時代的同志,哪還會受這種封建殘毒毒害。

在這一塊上,任書記是想左了是不是?」龔志軍才不怵任時滿,那是馬上就回應過去了。而且,暗指任時滿思想過時了。

「志軍同志,任書記是管委會一把手。剛才他批評你幾句就不行嗎?

這黨委會就是個很嚴肅的地方。特別是在推薦重要職位時要更嚴肅。

這『跑腿兒』就有些不嚴肅了。黨委會可不是菜市場,咱們在這裡一言一行都代表著經濟區核心領導層。

領導要有領導的風範跟品性,跟菜市場大媽是不能比的。」風湖寧配合著任時滿壓制龔志軍。

「黨委會當然不是菜市場,但黨委會是民主討論的地方,並不是個不讓人講話的地方。

話都不讓人講了還能叫民主討論集體決定嗎?志軍同志並沒有在黨委會上爆粗話。

這『跑腿兒』卻是電影中應用的一些龍套術語。跟有些嚴肅的詞相比更容易讓人理解,更通俗了一些。

而這『跑腿兒』三個字並不庸俗嘛。湖寧同志,你的『不嚴肅』三個字是在理解上有些偏差。

這件事上我得批評你一下了。不能把你的理解強加於管委會班子成員之上是不是?」葉凡一臉嚴肅,這話一出,差點氣歪了風湖寧的鼻子。

雖說自己提拔為副省長時間比葉凡還要早,而且,在天雲省省政府班子中的排名自己比葉凡還要高。

可是在橫空經濟區黨委班子中的排名自己比葉凡要低。這一點,讓風湖寧同志鬱悶甚至憤怒不已。

「葉凡同志。既然是理解上有偏差。那也不能代表著你的『理解』就是正確的是不是?

這理解上正不正確要得到同志們認可才是正確的。如果得不到同志們的認可。

即便是你認為自己的『理解』上升到權威的地步,但是,那誰又認可呢?」風湖寧生氣了,馬上反駁。

「呵呵,這不正是證實了你剛才講的有誤嗎?這話可是你先講出來的,我只是就事論事一下。

而你現在卻是承認了我的觀點的正確性嘛。那就是不能以個人的理解來代表管委會全體同志們的理解是不是?

所以,反之。你剛才批評龔志軍同志的言論就有些過偏了一些。」葉凡居然笑了。

風湖寧一聽,那是悔得腸子都差點青了,這不正好應證了自己剛才講的是錯的,而葉凡講的是正確的了。

「好了,咱們繼續討論兩位同志的推薦問題。就別跑題兒了。」任時滿一看風湖寧快啞火了,趕緊把轉移目標。

「看到沒,連任書記都講了『跑題兒』這話。這『跑題兒』可也是通俗用語,跟『跟腿兒』這詞可是有著類似的效果。而且。我們馬上就能聽明白任書記講這話的意思了是不是?」龔志軍笑道,風湖寧那臉都差點呈豬肝色了,哼道,「這是兩碼事。」

「怎麼又成兩碼事了,明明同類詞嘛。」藍存鈞哼了一聲。

「你什麼地方證明這兩個詞兒是同類詞了,藍存鈞同志,你給解釋一下?」風湖寧生氣了。瞪著藍存鈞發飆了。

「呵呵,跑腿兒跟跑題兒只差了中間一個字。聽起來口音都差不多。這難道不是同類詞嗎?」藍存鈞冷哼道。

這傢伙根本就不怵風湖寧。一個不入常的副省長,而藍家家勢不比風家要差。而且,在天雲省有葉凡。有寧志和在支持著怕什麼?

「好啦好啦!那位同志再提這事兒的話我要批評他。」任時滿同志差點要抓狂了。

自己這個書記管委會一把手講話居然沒人聽,還在議論這『跑題兒』的這破事兒。

這根本就是在挑戰我任時滿的權威,不管藍存鈞龔志軍抑或是風湖寧同志,都沒聽自己的話。

都沒把自己這個一把手當回事兒,因此,那是氣得任時滿終於伸手敲了桌子,嗑嗑幾聲過後,他一臉嚴肅瞪了三位同志一眼,說,「今後要注意著點,議什麼事就議什麼事。

別把正事兒給擱在一邊反倒去交流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兒。凡是跟正事無關的就不要擱在黨委會上來。

咱們的時間有限,咱們的同志都有大把的事干,這管委會班子開會不是喝茶聊天打屁。

咱們開會要注意效率,像你們如此的討論問題要討論到猴年馬月是不是?

那咱們管委會班子天天就坐這裡像菜市場的大媽一樣嗦一堆沒用的事是不是?

那管委會班子還要是不要運轉下去,還要不要開展工作,還要不要到下邊巡視指揮,還要不要處理一些……」

任時滿這一頓子講話下來那是酣暢淋漓舒服得很,終於逮到一機會發泄一下因為張傑的事失利的不滿了。

而且,張傑沒能上去任時滿對風湖寧也有些小意見。覺得風湖寧這一夥並沒有出大力支持自己,支持力度還不夠。

而陽震東臨時頭變卦就是成敗的關鍵。

「蔡中天同志熟悉我們橫空集團周邊幹部情況,如果能擔任這個職位的話很快就能進入角色。

如果讓元東同志上去的話估計還得一段時間熟悉這方面一塊情況了。

這搞組織工作如果不熟悉幹部的情況就無法入手。而且,要是用人不準,這會對橫空經濟區造成極大的傷害的。」木雄飛同志講道。

「上級領導催我們儘快把下屬部門建立起來,就是為了我們橫空經濟區管委會能提早發揮出作用來。而一個能熟悉橫空經濟區幹部情況的同志能起到催發工作的作用。也符合上級領導的意思。」木成章跟著說道。

「陳元東同志雖說無法在幾天之內就把幹部情況摸清底細,但是,陳元東同志將要擔任的是組織部常務副部長。

下邊有一批工作人員。而這些工作人員絕大多數都是從橫空經濟區抽調出來的。

有這些同志相助,再加上元東同志的敬業精神,還有什麼事解決不了?

比如拿咱們來講吧,難道每位同志下來都是從本地提拔上來的?不要講遠的,就拿近的來講吧。

咱們管委會的任書記跟葉主任都是上面或外省過來的同志。不照樣子工作幹得很出色?」彭一凱講道。、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儘快進入角色的同志,以便於能儘快開展工作。咱們耗不起也拖不起。」葉凡說道。

「我也這樣子認為,一個能儘快進入角色的同志有利於經濟區組織部早日展開工作起來。不然,經濟區的步子就要慢下來,這是不利於經濟區的發展的。」周家生說道。

任時滿一看,今天好像有些不妙。滇南來的三位同志都支持葉凡的工作。

加上葉凡跟藍存鈞還有龔志軍以及喬報國就穩當到手七票了。自己這邊跳死不過五票。

而且陽震東那一票還是個未知數。於是,任時滿皺了下眉頭,手一揮,說道:「都快12點了,各位同志從早上開會到現在,這五臟廟也得祭一祭了。我看這樣吧,第三個議題暫時就不用議了,放到以後開會時再議吧。散會。」

任時滿一講完首先站起來大步而去。

葉凡也不再提了,今天算是大收穫了。也得給任時滿同志留點面子。不然,人家畢竟是一把手。

「葉凡這位同志很強勢埃」下午一上班,風湖寧掛了電話給曲省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