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不是強勢是霸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不是強勢是霸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這話已經是對他客氣了,他不是強勢,而是霸勢。」曲省長呵呵笑道。

「看來,還是曲省長最了解這位同志埃」風湖寧說道。

「是不是如此嘛,今天聽說你們招開了黨委會。而時滿同志在會上被殺得丟盔棄甲,最後居然動用了書記否決權。」曲志國說道。

「嗯,前二輪都給葉凡一系的人上去了。而葉凡估計跟滇南來的木雄飛也早就有交道了。

而葉凡自身卻是掌握著穩當的四票,還有一個未知的陽震東同志。

加上滇南三票,對黨委會那是穩操勝券埃這第一輪情況還好一些,江華地委書記木成章同志倒是跟木雄飛同志意見不一。而第二輪就是一邊倒了。第三輪更是危機,還沒議下去滇南三位同志都表態了。

這還議什麼,時滿同志不得不動用否決權了。不然,還得再次丟臉,那還真是一敗塗地了。

當然,動用書記否決權也是丟臉。這其實是書記無法掌控常委會的最直接的表現。

但是,跟第三輪再受打擊相比,這個還好一些。估計時滿同志也是權衡輕重,最後選擇了面子稍微好看一點的書記否決權。而葉凡也沒再糾纏。」風湖寧說道。

「呵呵,看來,葉凡同志也不是個全面霸道的同志嘛。還給時滿這個一把手留了點面子嘛。」曲志國笑道,「不過,湖寧,你應該也看到了其中還是可以入手的地方是不是?」

「嗯,一個變數就是木成章跟木雄飛並不是很鐵的關係。在面對滇南大局時兩人會合二為一。但是,在無關到滇南省的同志的任命時兩人好像有些分岐。」風湖寧說道。

「哪位同志可以伸伸手?」曲志國問道。

「木成章好像有些搖擺不定,而木雄飛從今天兩輪議題來看跟葉凡估計是達成了什麼協議的。

就是互相支持嘛。但是,木雄飛也不可能是鐵心依附著葉凡的,他們只是臨時頭的結盟關係。

既然木雄飛能跟葉凡結盟。那也能跟任時滿以及我們結盟。假如滇南的三位同志能齊心的話。

如果跟我合作的話咱們這一塊的力量並不比葉凡要差,甚至還強一些。」風湖寧說道。

「要拉木雄飛過來估計不容易,畢竟,你目前在黨委會中就一個楊志升同志。

如果能把陽震東鐵心拉過來,那就有三票了。合計一起就有六票了。

但是,人家木雄飛如果選擇跟葉凡合作的話就有七票了,完全可能綁定常委會的大局。

而跟你合作還無法綁定。如果他們選擇跟任時滿同志合作。結果比跟你們合作情況還要糟一些。

所以,木雄飛同志眼光老道,早就瞧出了其中端倪。暫時哪家更強他就選擇跟哪家結盟。

當然,滇南來的三位同志心並不齊,倒是可以從內部入手分化他們。

比如,把木成章或周家生同志拉過來。滇南的三駕馬車馬上就散了。

當然,這個要實現的話也有定的難度的。畢竟,木雄飛是滇南省省長助理,副省級幹部。

下邊的木成章跟周家生也得注意著滇南省委省政府那些同志的想法是不是?」曲志國分析得還真是入木三分。

「沒錯,不過,聽說周家生的後台是滇南省委組織部長白萬升。

而木成章能坐上江華地委一把手位置,其後台比白萬升肯定更硬實一些。

估計不是陳巨德就是楊開成抑或是分管黨群的那位省委同志了。

周家生跟木成章在有的時候會照顧著上頭的想法的。但是。也不一定就是全部齊心。

今天第一輪就表現出來了,木成章跟木雄飛並不齊心。周家生直到現在還跟著木雄飛腳步。

估計跟以前葉凡在江華地區擔任過書記一職還是有關係的。周家生跟葉凡的關係比另外兩位同志要深一些。

另外兩位同志是結盟,而周家生跟葉凡有點朋友架勢。」風湖寧說道。

「這世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朋友,也沒有牢不可破的結盟。只要時勢一變,事情一變,涉及到自身時都有變數。

你要在經濟區管委會中有所作為的話,就得多結交幾位同志才行。

不然,就你跟楊志升兩位同志。這二人組合力量太弱了一些。而任時滿同志估計不久后還有變動。

到時。他的力量反倒會比你還要強一些。到時,估計陽震東這位同志那傾斜的天秤會倒向任時滿同志。」曲志國突然的嘆了口氣。

「任時滿會有變數,這話怎麼解釋。他剛到橫空經濟區管委會,難道又馬上要調走了,不可能吧?」風湖寧相當的不解這個。

「調走怎麼可能,但是,前次中組部下來宣布時有沒講任時滿同志的上級領導是誰?」曲志國問道。

「這個誰不曉得。任時滿同志是管委會黨委書記。而橫空經濟區最直接的上級就是天雲剩

而國資委跟滇南那邊只是協助管理罷了。有什麼大事通報給他們,他們一般不直接干涉。

既然經濟區都是天雲省在管理,那任時滿同志自然就是天雲省委省政府在領導著是不是?」風湖寧說道。

「錯啦,湖寧。你是大錯特錯了。中組部在任命任時滿同志時為什麼採取了模糊上級的意思。

其實,你也清楚。經濟區是由一部二省在合作管理。而天雲省占的比重最大罷了。

而任時滿同志現在只算是掛職下來鍛煉的同志。還沒有明晰他的上級領導的。

而不久就會明晰出來的。」曲志國說道。

「明晰出來,曲省長認為他的上級應該是誰?」風湖寧試探著問道。

「算啦,我也不跟你打馬虎眼了。估計不到十天,對任時滿同志的任命又要下來了。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咱們天雲省常委會會有所調整。」曲志國語氣中充斥著一些無奈感。

「難道任時滿同志會進入省委常委會中?」風湖寧一震,趕緊問道。

因為,風湖寧同志自個兒當然也想進入嘛。如果有機會的話總得要去爭取一下。

「八成是這樣了,湖寧,這次你機會不大,因為,你剛到副省長位置上。

你想,任時滿一進入常委會中,那話語權跟現在這個位置那是天壤雲泥之別。

而且,對於經濟區管委會的一些同志有著很大的壓迫感。先前任時滿同志對下邊的同志的『帽子』並不能構成威脅。

可是一旦他進入省委常委會中,那對下邊的同志的『帽子』就帶來了一定的壓力。

如果任時滿同志在常委會中的位置靠前的話,那對下帶來的壓力就更大一些。

下邊同志在反對任時滿同志的決定的時候必須要考慮今後自己有機會時該同志會不會在常委會上大力反對。

這個可是切中要害,而葉凡跟你因為沒有入常,那是不可能能給下邊同志如此的緊迫感的。

到時,葉凡的威力將被削弱。而你更加弱勢。」曲志國說道。

「嗯,任時滿一入常,估計像陽震東同志必給他拉過去了。而且,就是對藍存鈞、龔志軍兩位同志也有一定的壓力的。

只有喬報國同志任時滿是鐵定拉不過去的。如果那兩位同志給任時滿同志拉過付出,那他的力量就是四了。

而葉凡就成了二。而且,滇南省的同志到那個時候選擇跟誰合作就難講了。

因為,跟葉凡合作也不過五票了,跟任時滿合作倒是可以一鎚子定音了。」風湖寧說道。

「龔志軍藍存鈞兩位同志如果真加入時滿陣營,那他就不是四了,而是五。」曲志國說道。

「加上陽震東同志也不過『四』埃」風湖寧有些不信。

「呵呵,還有位彭一凱同志就是任家舉薦上塞不幫任時滿誰幫。彭一凱同志跟任時滿的關係差不多能抵得上葉凡跟喬報國的關係。雖說他們並不是親戚,但是京城任家圈內的。」曲志國說道。

「原來如此。」風湖寧頓時感覺肩上壓力空前增大,原本到橫空經濟區也是想有一番作為的。而且,甚至妄想著操控著管委會班子。

想不到算來算去的,自己還是個『老四』的角色。就是葉凡一系,任時滿一系,就是滇南那邊一系也比自己要強一些。

「呵呵呵,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其實,像藍存鈞龔志軍跟葉凡的關係也相當的牢固的。

並不是一般散沙,你沒發現。龔志軍一下來就鐵心跟著葉凡的。

就是那次省委申請小組撤走,而龔志軍也是鐵竿跟著葉凡的腳步的。

還有藍存鈞同志跟葉凡的交情很深。任時滿想輕易的拉走這兩人,不容易的。

這樣一來,你是不是又看到機會了?」曲志國笑道。

「嗯,如果龔志軍藍存鈞如果能頂住的話。任時滿同志最多也就三票左右。不如葉凡強大,我倒是可以選擇跟誰合作了。到時,雖說不能主導人事,但是,也能分上一塊蛋糕的。」風湖寧心情又好了一些。

「老任,別鬱悶了,過段時間就能改變一切了。」彭一凱提了一瓶酒到任時滿房間,兩人整了一碟花生米一碟茴香豆就那樣子喝了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