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重新洗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重新洗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任時滿同志暫時住在橫空賓館,也是一個兩居室的套間。

「呵呵,沒事。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嘛,不過,我還得催一催,得提速才行。」任時滿笑道,貌似上午開會的事一點沒擱心上似的。

「是得催一催,不然的話。對下邊同志沒有了威懾力講話沒人聽埃咱們都是空降幹部,跟原本在這裡幹了多年的同志是沒得比。而且,管委會組**員太複雜了。滇南的同志咱們拿他們沒辦法。」彭一凱嘆了口氣。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天雲省雖說管不了滇南剩但是,政務院卻是管得了滇南省的。更何況,滇南省那邊過來的就木雄飛同志級別高些嘛。一個省長助理,難道還真要嘎上天了不成?」任時滿冷哼了一聲。

「老任你是想從上頭著手壓下來?」彭一凱問道。

「對於滇南跟天雲省的同志要區別對待,天雲省的同志今後我那件事一定拍下來,他們自然還是有些忌憚的。

而且,風湖寧同志也有些想法。葉凡這個後來者居然爬他頭上了,他自然心裡不服氣的。

所以,風湖寧會選擇跟我或者跟木雄飛合作,但絕不會選擇跟葉凡合作的。

而滇南的同志自認為咱們管不了他們,利益糾葛不大。所以,他們相當的放肆,願意跟誰合作就跟誰合作。

目前葉凡的同盟最多,木雄飛當然願意跟葉凡合作。不過,這種合作關係也十分的脆弱。

只要我的事一敲定下來,這勢頭一上去,木雄飛同志,自然心裡會重新考慮的。

而且,政務院那邊我會找些人跟木雄飛打聲招呼的。做人,別太自以為是。

今天咱們不同省,沒準兒過得二三年就在一口鍋里掏飯吃了。」任時滿講到這裡全身充滿了霸氣。

「嗯,滇南的同志由上往下壓有作用。而且,雙管齊下效果更佳。

不過,葉凡同志如此的干也太過份了一些。你是書記還是他是書記。

這根本就沒把上級領導對你的認可擱心上嘛。我看,是不是適當的時候也可以跟省委領導打聲招呼。

不能由著葉凡如此的幹下去。這工作還怎麼樣開展?」彭一凱講道。

「嗯,適當時候打招呼也是應該的。爭取上級領導支持嘛,不過,還得等等。我就不信拿不下一個年齡比咱們差了一大截的年輕人。更何況,咱們還有個機會嘛。」任時滿講到後頭突然又笑了。

「機會?」彭一凱看著任時滿有些不明白樣子。

「沒錯,龔志軍同志不是負責剛哥金電站建設項目嗎?這過段時間不就得走人了。到時,這管委會班子就少了一位同志。而葉凡也將少了一票。此消彼長,到那個時候,我的事定拍了。咱們是不是可以著手再拉些同志過來一起干工作。」任時滿笑道。

「那咱們這段時間豈不是乾瞪眼著。」彭一凱問道。

「沒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咱們不就等上個把月,跟十年相比短得很。」任時滿說道。

任時滿的動作還真是快,本來需要二個月左右才能敲定的事,他居然在一個星期後就提前弄到手了。

所以,一個星期後,任時滿同志的春天到了。中組部再下來人宣布了對任時滿同志的任命——天雲省省委常委、副省長兼橫空經濟區黨委書記。

任時滿同志大放異彩啊,那一天,他特別的風光。在酒桌上頻頻敬酒,居然把自個兒給整醉了。

晚上10點,今天的月亮特別的圓。而朱雀山莊院子里擺上了小桌椅,葉凡、藍存鈞、龔志軍、包毅圍著小桌子喝上了小酒。

「你們看任時滿那個嘴臉,一幅小人得志樣子。以往喝酒都是小泯一口,今天全是半兩杯一杯一杯的整。愣是把自個兒給整得紅光滿面。」包毅譏諷著說道。

「這個正常嘛,誰陞官時都這樣子。平時的矜持今天也得放任一下。

而且,任時滿如此的豪飲今天是飲給葉省長看的。就是他酒量不行今天都得頂上。

來橫空經濟區也有些日子了,任時滿前幾天一直都很低調。裝著一幅為民干實事樣子深入第一線搞調研。

而且,還去了滇南的江華地區好幾個貧困縣,這個,誰不曉得這傢伙就是不想跟葉省長碰面。

而且,橫空集團總部那間辦公室他也不想呆著。只能以下鄉來解決了,這其實就是變相的逃避罷了。

今天機會來了,自然得表現一下。」藍存鈞哼道。

「這次省里的格局變化不小啊,任時滿同志接任了周歲月的位置進入了省委核心領導層。

今後他頂著這頂常委頭銜對下邊的同志還是有一定的威懾力度的。

而金仁遠同志調到外省,上頭又把在外省任常委、副省長的唐光雄同志調到天雲省分管黨群。

這省委第三把手交接對寧書記的排兵布局又是一番考驗了。以前的金書記跟寧書記還較和拍,唐光雄同志到來就不曉得啥情況了。

而且,組織部長吉拉同志也調走了,來的是部里下來的繆彎月同志。

這三位同志跟寧書記的關係咱們都不清楚。而這次上頭對天雲省的大調整,也預示著高層的想法有些變動。

寧書記好不容易整出的局面一下子全給**倒了。如果要重新**盤,就得重新排兵布局。

到時,也得考慮到這三位同志的一些想法了。這些,貌似不會波及到咱們下邊的同志。其實,對咱們下邊的同志影響也相當的大。」葉凡說道。

「沒錯,比如,以前任時滿沒進入常委會時寧書記可以不用考慮到他的想法。

現在就不一樣了,特別是在省委格局發生大變動之後,寧書記要重新掌舵,就得考慮到新加入的同志的想法了。

而轉爾來講,估計對葉省長的支持力度在這段過渡時期就會減弱不少。

比如,任時滿認為怎麼樣,寧書記現在總得考慮一下他的想法。

我是擔心任時滿這下子一進去,對咱們橫空經濟區會帶來相當大的蝴蝶效益的。」藍存鈞也有些憂心。

「任時滿是京城任家人,好像跟寧書記的費家一系不是同一個派別的。

到時,兩人很難尿到一個壺裡。在遇上大事決策之時,任時滿可以提些適當的要求了。

而唐光雄同志跟繆彎月同志對咱們來講都是個空白,根本就不曉得這兩位同志的情況。」葉凡講道。

「唐光雄同志我倒是知道一些,以前在政務院工作時經常會看到他過來。

而且,好像跟唐城那一家人有些親戚。不過,都是屬於那種八竿子才能打中的親戚了。

不過,即便是這樣子,估計,從這裡可以琢磨出什麼來了?」龔志軍說道。

「你是說唐光雄同志是唐的那一系?」葉凡一愣,問道。

「很有可能,既然跟唐城有些親戚,扯上唐澤喜的關係是不是跟唐也有些關係了。

上峰如此的調整,這對於費家來講也是一種壓力。至少,唐光雄同志的到來,估計會對寧書記的地位形成一定的壓力。

如果任時滿不跟唐光雄合作的話還好一些。如果這兩人,甚至加上繆彎月三者一合作,那給寧書記帶來的壓力就非常的強大了。

到時,他們三駕馬車提出什麼要求來,比如要整改橫空經濟區什麼方面的事項來,寧書記也得考慮是不是?

從而倒致對葉省長的支持力度減弱。甚至,有的時候還得要求葉省長退一步。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罷了。」藍存鈞說道。

「而且,咱們現在能在常委會上穩**勝券的主要原因就是滇南的同志聯盟。

他們有三票。現在天雲省省委格局變化,勢必引起滇南的同志的一些想法的變動。

比如,唐家就可以影響到滇南的同志的想法的。如果滇南的同志一倒盤,咱們在管委會中的話語權將大大減弱。

而咱們不可能跟任時滿同志合作,如果跟風湖寧同志好像也很難合在一起的。」龔志軍說道。

「可惜的就是華夏機械那隻老狐狸納買提林不怎麼賣咱們的賬,不然,如果他能像報國同志那樣子的支持葉省長,咱們的實力還是很強大的。」包毅說道。

「那當然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天雲省格局的變化也將引動納買提林的一些想法。這傢伙本來跟咱們就有些不和拍,估計格局一變將更能堅定他的心機了。」藍存鈞講道。

「這管委會班子將更加複雜埃」龔志軍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而且,一旦剛哥金電站建設拉開序幕,估計我得經常去那邊了。而遇上開班子會議時就難以支持葉省長你了。」

「呵呵,沒事,事在人為。咱們也沒必要把局面想得那般的糟是不是?一來,如果唐光雄跟唐家有關係,我倒是可以先說和一下。」葉凡講道。

「這倒是真的,咱們把唐城這傢伙給忘一邊去了。」包毅笑道。

「嗯,這事只要唐城肯出面。唐光雄總得給點面子是不是?」藍存鈞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