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四百四十章金樹洋很客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四百四十章金樹洋很客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今天4更連爆,狗哥求月票。

第二天早上,葉凡拔通了中組部副部長金樹洋電話,笑著問候道:「金叔您好啊1

「都好都好,葉省長今天怎麼這麼客氣?」金樹洋更加客氣,葉凡坐上副省長位置,幾乎跟金樹洋同級別了。以前兩人對話還有些輩份之分。現在貌似都是同等級別了。

而葉凡的潛力金樹洋再次領教到了,自然,在這隻『潛力股』面前也不能擺自己這個副部長架子的。

金樹洋稱呼葉凡用的官名。雖說聽起來沒有以前親切,但這其實代表著金樹洋對葉凡平等的認可。

「金叔,從部里空降了一位叫繆彎月的同志到天雲省任組織部長。不曉得這位同志是個什麼來歷?」葉凡問道,還是以後輩自居。

雖說金樹洋把自己當平等,但葉凡卻不能如此的『大條』。這只是一個禮貌問題。

「繆彎月同志以前在部里是負責組織局的同志,該同志工作能力強。

在下邊省份也工作了十幾年才調到部里一路坐到組織局局長位置上。

這次天雲省進行人事調整就下來了。不過,關於她的推薦並不是喬委員辦的。

而且,也不是費家人提出的。具體怎麼說呢,跟已故的鳳寶山同志那一系關係不錯。

而寶山同志那一系包括京城的任系的。」對於葉凡,金樹洋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畢竟葉凡是喬家大院女婿,而金樹洋是喬系的。能幫襯著的都得幫襯著,共同進步嘛。

「寶山系那一塊現在的掌舵人不曉得是誰了?」葉凡問道。

「那個你不必知道,不過,相信你也明白了一些什麼是不是?」金樹洋說道。

「嗯,這次天雲省委常委調整,任時滿同志跟繆彎月同志可是好搭檔了。」葉凡說道。

「這事你也琢磨到了,我就不嗦了。對於你今後開展工作估計壓力就大了不少。

任時滿前段時間不是省委常委。對橫空經濟區管委會班子成員構不成多大的威脅。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而且,再加上一個省委組織部長繆彎月,這對於強化時滿同志對管委會下屬的組織部門掌舵力度加強了不少。

我知道,你一直把橫空經濟區當成自己的孩子,不想讓別人掌舵了。

可是現實的問題是時滿同志是一把手,而你只是二把手。一把手管黨務人事工作這是人家的權利。

當然。如果某些同志做得太過份了。管的工作阻礙了橫空經濟區某些大事的發展,你肯定會反抗的。

到時,交鋒是不可避免的。而省委帶給你們橫空經濟區的壓力現在增大了不少。

就是寧志和同志現在也不好像以前那樣子直接的支持你了。畢竟,那是兩個省委常委。

所以,你今後的日子將更難過了。不過,這事我跟喬委員也閑扯過。

他倒是一點不擔心。說你肯定會想出辦法來的是不是?當然,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強勢歸強勢,但也不能過多於把本屬於時滿同志的權力給全部霸佔了。

這一點換作任何一位同志心裡都會不痛快的,畢竟,這是黨和國家賦予他們的正當權力。不然的話,到時,必會拉出省里來壓制你。

所以。怎麼樣調節這個,也是你目前需要琢磨的大問題。」金樹洋說道。

「我並不是想霸著橫空經濟區,我只是想把經濟區全力搞上去。

對於權力,我當然有控制慾望。當然,如果某些同志做得不過份我也絕不會插手什麼的。

但是,如果某些同志想以人事調整阻著我的路了,我葉凡絕不手軟的。

因為,橫空經濟區就是我葉凡的『孩子』。讓經濟區發展起來。衝出國門走向世界就是我的願望。

而要作事肯定跟人有關係的,必不可能避免產生一定的矛盾跟衝突。

在關鍵的位置上我是一定要爭的。因為,爭取過來是有助於橫空經濟區的發展的。」葉凡說道。

「呵呵呵,我理解你心裡的想法。該爭的當然要爭齲只不過要注意掌握一個度罷了。

鬧僵了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上頭帶給你的壓力也使得你將腹背受敵。

當然,如果說一二把手能琴瑟和拍當然好,不過。這種現象很難完全做到統一。

一二把手其實就是一個對立統一體。有分岐純屬正常。但是,在大事上能統一也體現了一二把手的和拍。

只要對事不對人,都行。」金樹洋笑道。

「我們的宗旨都是為人民服務嘛。」葉凡笑道。

「呵呵呵……」金樹洋笑了。

「對了金叔,公安部常務副部長調走了。鐵占雄同志是不是有機會?」葉凡有些不死心。閑扯樣問道。

「我知道你跟占雄同志的感情,不過,這次的事你想喬家大院還能插手嗎?」金樹洋口氣嚴肅了起來。

「我是有些『過了』一些,不過,眼見這麼好的機會鐵哥卻是沒有機會,心裡著急埃」葉凡講道。

「你要這樣子想,不要說喬家大院這段時間有兩大手筆。一是讓報國到華夏機械任總裁,二來就是你的提拔問題。

雖說你的問題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喬家大院跟費家在對你這次的提拔事務上都發了話的。

而外人更會認為這就是喬家大院的手筆。所以,在短短的時間裡喬家大院兩次大動作已經算是超額度了。

如果再插手,那這中組部會給別人講成喬家大院的菜園子了。所以,至少在半年時間裡,喬家大院不宜有什麼動作。

不要講別的,就是國有遠東電力集團的喬正和同志這次也是有機會。

可是喬家大院因為你跟你大舅子的事只能幹瞪眼。喬正和雖說現在還在利用自己的資源在爭齲

但是,估計希望是很小的。當然,積極爭取,干出成績來可以為今後得到機會鋪路是不是?

而鐵占雄的問題是費家你也不可能去找了。而且,還有一點。即便是沒有你們倆個的事在前頭。

喬家大院出手要扶持占雄同志坐上常務副部長位置也很難。畢竟。常務副部是一個正部級的位置。

咱們華夏雖大,但正省部級的位置又有多少。這是屬於金字塔頂端下的第三層人物了。

位置太少,而可以在家方面有資歷政績爭取的同志可是不少。副職嘛,全國可是不少的。

所以,這事我看你就沒必要再去幻想了。除非鐵占雄自己有自己的陣營,該陣營力薦他上去才有希望。

不過,據我所知。鐵占雄並沒有其它的陣營。當然,向他伸出橄欖枝的同志可是不在少數。

只不過我也搞不清楚,他好像就跟你關係很鐵。並沒有站出去的意思。

你們倆個的兄弟感情就是令我都相當的感動。在外邊如此大誘惑,而你暫時還沒有很大能力幫助他的基礎上他居然還能不動如山,就是我金樹洋都相當的佩服他。

畢竟,在他這個位置上要再往上半步都難。而你目前是沒有能力扶他上去的。

雖說你們這個陣營實力也不弱。但是。你們的陣營中缺少了頂層人物來掌舵。

而鐵占雄往上的位置就挨近頂層了。而下層人數再多也不可能把他拱上頂層接近的位置的。

只有由上到下有人提點才行。」金樹洋說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

「你不必愧疚,因為,這是你力不能所及。一個人只能搬動一百斤叫你搬動五百斤,這就是不自量力了。慢慢來吧,占雄同志現在還年輕,還不到五十。還是有著大把的機會的。」金樹洋勸道。

「唉,連我都想勸鐵哥改投陣營了。如果一直跟我一起。猴年馬月才有機會。

他要等到我們這個最年輕的陣營中有人突破到頂層,不要說頂層,就是第二層副國級那一層的難度也無異於登天之難。

在我這個陣營中目前最高級別就是副省部級。再往上就是正省部級,光是這一個門檻都難以跨躍就更別說更往上了。

假如說我能上去,那也估計五十歲左右了,到那個時候,鐵哥退休了。」葉凡心裡相當的難過這個,覺得虧欠鐵占雄了。

「呵呵呵。別灰心,有些時候適當的機會借些外邊還是可以的。

這次只是大把的事都集中在一起所以無法伸手了。而且,你跟費家還有另一個鳳家的關係都還成。

只要他們需要你的時候你埋下『種子』。今後在遇上鐵占雄這種事時你可以大膽的提出來。

這人情債總得要還的。而且,我覺得你不要把眼光只局限於這二家人。

京城豪門跟頂層家族可是不少,從副國那一層算到頂尖的話也有三四十家的。

只要有機會你都可以出手,別等著別人求上門來,你要主動出擊才是。

而且。你也別光顧著橫空經濟區,經濟區搞得已經差不多了,你葉凡的名頭也打出去了。

再搞得更好無非也就是給經濟區添磚加瓦罷了。並不能給你的政績添上多少法碼。

當然,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你想讓經濟區永遠註冊在共和國的歷史上。這也許是你的理想,我只是勸勸你。

你自己拿主意吧。」金樹洋像個老朋友在跟葉凡聊天。

感謝『agdhaha』『書友130323175405719』『無聊來看SHu』等兄弟打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