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突然出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一章突然出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省長,胡廳長,葉書記,崔站長的任務已經完成,我們也緩了許久了。是不是現在我們可以帶他走了?」包毅一個立正,一臉正義,問道。

「這個……是你們市公安局的事。」陳旭微微一愣,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起來,他看了葉凡一眼。

「我看這事還可以緩一緩嘛。」胡貴天硬著頭皮說道,因為郭陽盯著自己的。

這個,不光是一個抓人的問題了,因為,今天雙方的面子就擱在這裡的。是萬勝集團在跟同嶺市委市政府較勁頭。

「包局長,該怎麼干就怎麼干。這事,能早點問清楚情況早點解決問題。而且,這事也拖不起了。」葉凡突然臉一板態度空前強硬的哼道。

「楊義,陳雄,你們倆個先帶人回局裡馬上開展工作。」包毅臉一板哼道。

「是局長1楊義陳雄這聲音答得特別的響亮,反觀崔站長,這貨肚腿子好像有些抽搐,臉色漲成了紫青色,大喊道,「我不去,你們不能胡亂抓人。郭總,不能讓他們這樣子干。他們這是故意整我們電站,整我們公司。」

「呵呵,崔站長,我們不是逮捕,只是先傳喚問幾句話,你怕什麼?這裡陳省長在,胡廳長等領導都在,我們絕對會好好的招待你依法辦案的。放心,如果你真沒事時出來時絕對完好無缺。」包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崔站長似乎吞了一隻死蒼蠅。面色頓如死灰。他聽說過,公安這些高手們整起人來絕對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整了你連傷都找不到,想起來都打閃兒。這貨腿一軟往地下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軟啥,問個話都『嚇』成這樣子。看來,萬勝集團的某些管理人員素質有待提高嘛。」包毅又說道。話中極盡譏諷。

「崔新遠同志,市公安局辦案子是公平的。放心。如果你沒問題,就不必擔心什麼?」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這話可是意指這傢伙肯定有事了。

「給老子站起來,好好的去。放心,幾個小時后你就會出來的。身正不怕影歪。」郭陽臉漲得通紅,大聲的沖地下的崔新遠吼了一句。這貨恨不得上前踢死這個沒點膽子的軟皮蛋子。

崔新遠被楊義跟陳雄扶著扯進車子里遠去了,郭陽的臉色板起了一塊黑碳頭。而陳旭和胡貴天此刻卻是四處張望,似乎沒看見這發生的一切。

「米秘書長。宣布對紅谷電站的處理通知吧?」想不到這時葉凡又講道。

「處理通知,什麼意思葉書記?」郭陽人一轉身,目光從隕鮮樟嘶乩矗盯著葉凡,就差咬牙了。

「米秘書長,你來讀吧。」葉凡沒理會他,繼續講道。

「經同嶺市委市政府研究決定,市公安局調查報告中鑒於在涉嫌毆打紅谷寨寨民多人致傷致殘的事件中以紅谷電站崔新遠為頭。還有楊瑜,李勝喜……

五位紅谷電站管理層的同志以及紅谷電站幾位職工參與此事實。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

決定要求紅谷電站馬上停業整頓。全面接受由市公安局,市檢察院等部門的同志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的徹底調查。

企業內部管理層亂了,知法犯法,沒有一個良好的管理層班子。紅谷電站還怎麼正常的運行下去。

在紅谷電站管理層問題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不允許紅谷電站在沒有管理層的基本上運行……」米月一臉嚴肅的宣讀了市委市政府的通告。

本來這事孔端還有**的,只是葉凡逼得緊。孔端又得到了火電項目這一塊的挂帥權,自然在這件事上暫時妥協了下來。

「胡鬧,胡說,亂來!你們這純粹是污衊。陳省長,胡廳長,我要起訴同嶺市委。

他們這根本就是在打擊報復我們不給水的事。葉凡就是最大的幕後主使。

陳省長,胡廳長,你們政協的各位領導再不站出來,這天下還有公理嗎?」郭陽激動得很,嘴唇在劇烈的顫慄著。連講話都帶著強烈的美聲顫音。不曉得的人還以為這貨在抽風。

「葉凡同志,怎麼又弄出這事來,到底怎麼回事?」陳旭皺了下眉頭,問道。

「是不是污衊,聯合調查組會調查出結果的。不過,鑒於你們紅谷電站管理層集體對紅谷寨老百姓的極端行為,難道市委市政府連調查的權力都沒有。

市政府絕不會不顧企業的利益打擊報復任何一家企業。同嶺市所屬的企業為同嶺市作出了貢獻,同嶺市政府沒有打擊報復你們的理由。

這是站在法律角度上和政府職能上,我們必須作出這樣的決定。不然,一個管理層集體涉嫌犯罪的管理層還能讓電站正常運行下去嗎?

所以,首先要調查清楚這件事,爾後把處理結果通報給萬勝集團。由萬勝集團高層來重新調整紅谷電站的管理層。

對於這件事,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是本著對企業負責的態度才慎重做出這樣決定的。

在這件事還沒解決前,紅谷電站只能停產整頓,直到接到市政府下發的可以運行通知為準。

不然,市政府將視你們為非法的。包毅同志,留下兩個幹警駐守在紅谷電站。

哪個膽敢私直開機運行,視為無視國家法度,無視市政府的決定,馬上處理。」葉凡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紅谷電站管理層出了問題?沒有證據就要求人家停業整頓,這是不合法的。如果同嶺市政府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省公安廳將插手此事。」胡貴天以強硬姿態表態了。

「這事包局長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人證物證俱全。他們不會無視法律而胡亂下結論的。

而同嶺市委市政府對這件事也是慎重的。畢竟,紅谷電站是在同嶺境內,而紅谷寨的寨民們也是同嶺的群眾。

手心手背都是肉,市政府下這個決定也是經過充分考慮的。如果任由一個沒有管理層的電站運行著,那出現的危險將危及同嶺市幾百萬的人民。

打個簡單比主,如果谷溪的水壩因為沒有管理層的人在指揮而出了什麼紕漏的話,那水下來,首先會要了紅谷寨的命。

而下游還有許多的群眾。而電力的安全方面我就不說了,一旦這些方面出問題,打屁的是我們同嶺市政府肯定脫不開。

胡廳長,你說說,如果換作你來坐我今天這個位置,在這種情況下你會怎麼決定?

是任由他們胡幹下去還是宣布停業整頓。如果胡廳長敢於承擔這種沒有管理層開機運行的責任,我葉凡就下令他們可以正常運行。」葉凡冷冷的哼道。

「這個,我只是問問你們有沒證據。至於開機不開機那是紅谷電站自己的事,我不作表態。不過,葉凡同志,你並沒解釋清楚市公安局是否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此事紅谷電站的管理層出了問題。」胡貴天一愣之後馬上否認,這貨當然不會來趟這個能把自個兒栽進去的大渾水。

「不信的話我們馬上問問。」葉凡一聲冷哼,沖包毅示意。

「傳喚楊瑜、李勝喜、張貴、王開、胡玉妹五位同志。」包毅一臉嚴肅的沖手下下了命令,其實根本就不用叫了,因為五位同志就在郭陽的身後,一下子臉色全變了。

「這五位同志中有三位副站長,一位是辦公室主任,一位是保安隊長。」包毅解釋道。

「出來吧五位同志?」葉凡冷冷哼道。

「我們沒做這事,怕什麼,我就是楊瑜。」這時,楊瑜倒是顯得光棍,他看了看郭陽,這貨昂首從郭陽後頭走到了葉凡面前。

他雙眼冷冷的盯著葉凡,講道,「葉書記,你們的污衊絕不會得逞的。到時,我要你葉書記磕三個響頭送我楊瑜回電站。不然,到政務院我也得去告你。」

見楊瑜硬朗的站出來了,另外像李勝喜張貴和王開在郭陽那冷煞的目光之下也只能是硬著頭皮站出來了。

只是胡玉妹這個辦公室的主任因為是女的,打扮相當的洋氣,而且,加上狐媚相水蛇腰使得這女人顯得特別的妖麗。

不過,此刻她臉色早就發白,站那裡盡顧著嗦了連腿兒都邁不動了。

「別怕,過去!你們身後有萬勝集團,有柳總在看著的。」郭陽為胡玉妹打氣道。

其實,胡玉妹根本上就是郭陽的姘頭。不然,這個犯騷的女子屁本事沒有哪能坐上辦公室主任一職。當然,這種花瓶拿來招待客人陪陪酒喝喝茶晚上陪陪床還是相當不錯的。

「郭總……我……我……」胡玉妹在大家眼神逼視下嘴唇打著顫慄,腿兒嗦著覺得這腿今天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就是邁不開步子。

「上去,別怕,包準你沒事1郭陽又鼓勵道。

胡玉妹沒辦法,只好嗦著硬撐著往葉凡面前走去。因為她到葉凡面前中間還有一塊水泥灌的空地,周遭三十米範圍內都沒有。

剛走到中央的時候,葉老大突然冷哼一聲道:「胡玉妹,你是怎麼夥同楊瑜李勝喜,唆使李順牛把紅谷寨馬四公的兒子馬樹林打殘的。從實招來,爭取寬大處理。」

「我……我……沒有……」胡玉妹抖瑟得更厲害,也站住了邁不開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