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一群混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一群混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是因為他被葉老大的化音迷術給震住了。而且,葉凡發現這個女子這種狀況,估計意志力是最薄弱的,當然選擇她作為突破口了。

「說,再不說將從重從嚴處理1葉凡又是一聲問,這一聲問由內息逼入嘴裡形成聲波直擊胡玉妹的大腦,其個外人是沒有感覺,只是覺得葉凡的聲音嚴肅了一點。

只有胡玉妹才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種音波的可怕,似乎大腦突然被什麼扎了一下。

一下子,胡玉妹整個人軟癱了下去,大腦一空白,整個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

她抖瑟著,面白如紙,嘴裡大聲的哭叫道:「這些是他們叫我乾的,我不幹能行嗎?

是崔新遠楊瑜他們指使我乾的。說是不幹就要撤了我這個辦公室主任,以後就沒辦法再吃香的喝辣的了。

我只是傳了話給李順牛他們。我沒打人,真沒打人,這一切都是崔站長在後邊指揮的。

當時楊瑜和李勝喜還踢了馬樹林幾腿,痛得馬樹林鼻涕眼淚都出來了。

因為馬樹林帶頭到紅谷電站來鬧事,而且,崔站長還說這事辦成后叫人買塊高級腕錶打發票來報銷。」

「哪是誰指使的崔新遠這些人?」葉凡緊逼著就問了過去。

「這個……這個……我不清楚。」胡玉妹似乎看了郭陽一眼,不過,還是搖了搖頭。

「是不是郭總?」包毅冷哼道。

「停1這時。胡貴天突然喊了一聲。

「什麼意思胡廳長?」葉凡問道。

「包毅同志,你這是誘供。作為一個老乾警了,你怎麼也會犯這種錯誤。這在審案過程中是絕不允許的。」胡貴天一臉嚴肅的訓叱道。

「對不起我太急燥了一些。」包毅說道,看了看。說道,「鑒於胡玉妹同志已經供出了崔新遠楊瑜等人夥同支使李順牛等人毆打紅谷寨馬樹林致殘的事,這已經是刑事案件了。馬上把這些人都帶回局裡審訊。」

這個時候了。就連郭總咂巴了一下嘴都不敢吭聲了。而楊瑜等人更是一臉死灰的被幹警們抓上車了。

「郭總,我看你們電站還真要整治了。都成什麼樣子了。這電站管理層從上到下全這個德性。剛才不是講過,有事好商量,怎麼能唆使人毆打群眾致殘,這是犯罪知道不知道?」陳旭轉爾也板起了臉訓叱了郭陽幾句,轉身沖包毅說道,「一定要嚴查清楚,給老百姓一個交待。」

陳旭當然也是被逼無壓,都發生這種事了胡玉妹泄恕H思乙斗燦置桓閾萄侗乒且惶住<虻サ奈柿思婦渚駝辛恕U飧觶鐵定是事實。

所以,陳旭只好站出來表個態。不然,老百姓會怎麼傳咱們的陳副省長了。胡貴天自然也裝模作樣的交待了包毅幾句。

「我們走吧。」陳旭再沒心情吃飯了,轉身就要走人。今天本來是想整治一下葉凡的,想不到結果如此的糟糕,自己都差點陷了進去。這事傳回省里的話這臉還真沒地兒擱去了。

「陳省長,飯吃了再走吧?」郭陽問道。

「不吃了。沒胃口。」陳旭陰沉著臉也沒給郭陽留啥面子了。

「那我們電站停產的事怎麼解決,我們萬勝集團可以馬上換人過來管理。這停產可是不能停。」郭陽趕緊跑上前說道。

「你去問葉書記吧,別問我,這事,我管不著。」陳旭不再理郭陽。鑽進車一冒煙溜了。

「葉書記,這事,能不能商量一下,看看……」郭陽剛講到這裡,葉凡講道,「對不起郭總,我得先陪領導吃飯去。不然,領導會講我們連餐飯都沒有。當下屬的難辦埃」

一講完,葉老大甩下一臉黑碳的郭陽鑽進車也走了。短短分把鍾,電站又恢復了平靜。

「這他娘的都什麼事,操他娘的一夥混蛋王八蛋1郭陽氣得抓起一旁的竹掃把直往大門上掃砸而去。聽說那銅製的鏤空大門都給郭大俠給砸歪了許多銅棍。

「怎麼搞的會搞成這樣子?」萬勝集團老總柳西河在電話那頭哼道。

「我也不清楚,那個葉凡跟包毅太凶了。他們不經嚇,都是些軟蛋子。」郭陽憤然講道,「我看那個陳省長和胡貴天也不怎麼樣。連屁都沒放幾個。還副省長,連個市委書記都擺不平有啥用?」

「你以為那些當官的會給你當打手是不是?人家全聰明著。如果這事好欺負,他們人窩峰全上了。

稍微遇上點硬把子,像葉凡這樣的人,他們都有顧慮。畢竟,他們首先考慮的是對自己有沒損傷,考慮的是自己頭上的帽子。

不過,你給我記住,今後把褲子給老子扣嚴點。」柳董前面的話郭陽聽了倒沒什麼,只是最後那句話可是令得電話這邊的郭陽那冷汗一下子就冒出來了。

郭陽明白了,這是柳董在警告自己。估計胡玉妹是自己姘頭的事柳董人家早曉得。

只是沒什麼事時人家不吭聲罷了,看來,這紅谷電站也有人家柳董安排的親信在隨時的盯著的。

「柳董,那還放不放水?估計葉凡故意的整我們,如果我們肯放水他估計能同意我們開工。」郭陽說道。

「不放,我倒,沒有水紅谷寨的老百姓會不會把葉凡吃了。他想逼我,我柳西河是什麼人,好說好歹的話我沒準兒還有慈悲心放些水給他們。

這下子想整我,哪咱們就耗到底。錢算什麼,我柳西河不差這點錢。

就是把紅谷電站整個爛進去都不準放水。我要葉凡跪在我面前來求我。市委書記又如何?」柳西河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陳旭一行人匆匆吃了飯連休息都沒休息匆匆就走了。

下午上班了。

玉春風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葉書記,紅谷寨的三叔公等人又反映問為什麼又沒水了?問什麼時候能再見到水?」玉春風一臉憂色,問道。

「你說他們會妥協嗎?」葉凡問道。

「這個就難講了,關鍵要看萬勝集團的那個柳董了。我想,八成這事會耗下去。

紅谷電站雖說一年也有幾千萬的利潤,但這點錢對擁有著十幾個億身家的柳董來講他還沒怎麼擱在眼中。

現在咱們擺明了跟他耗了。估計,這事,他會賭。這倒是難辦了,如果沒有水,紅谷寨的老百姓怎麼過年?

咱們政府的公信度還能樹立嗎?到時,就怕寨民們又到紅谷電站折騰,折騰出更大的事就麻煩了。

更何況,這事葉書記你當眾講過年底前會有水的。這才放了一天又給停了。

現在離年底就剩幾天了。這剛見到一點希望又給滅了,寨民們不火才怪。唉……」玉春風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上盡噴著煙霧了。

「你馬上下到紅谷寨,以安撫他們為主。這水,我會想辦法。叫他們安靜些。」葉凡冷哼,想了想又講道,「對了,你先支上幾百萬到紅谷寨,首先解決一下他們最困難的問題。」

「只能如此了,幾百萬數字很大,拿到紅谷寨一撒連個泡都不會冒的。不過,我會儘力做好寨民們的工作。希望這個年能平安過去吧。」玉春風點了點頭走了。

「包毅,他們招了沒有?」葉凡拔通了電話問道。

「胡玉妹是招了,不過,其它像崔新遠這幾個傢伙嘴還相當的硬實。居然還頂住了,估計是想著那個郭陽來救他們出去吧。」包毅講道。

「王朝和李強馬上就到了,無論如何,今天必須把這幾個硬骨頭的傢伙拿下來。一切準備停當,不過,這遠水解不了近渴。關鍵是要查清楚電站賤買的原因拿到證據我們才能逼柳西河低頭。不然,這水根本就拿不下來。我葉凡將失去對紅谷寨老百姓的承諾。」葉凡講道。

「這麼大的事,又過去好幾年了,咱們都不是神仙,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查清出來。」包毅很難為了,想了想又講道,「不過,不解決這個問題就拿不到水,這個,真是難辦埃」

就在這時候,葉凡電話響了,一看曉得是王朝跟李強到了。葉凡乾脆直奔公安局而去。

王朝歇都沒歇直接就進了審訊室,這貨二話沒說,馬上施展開分筋錯骨術。

裡頭不久就傳來了崔新遠等人的慘叫聲。再加上葉凡的化音迷術相助,不久,這伙傢伙終於全倒下了招了出來。

「可以抓捕郭陽了。」包毅拿著口供乾笑了一聲。

「怪了,崔遠新作為電站站長,居然不曉得賤買電站的事。看來,這事他們搞得很保密。而且,也可以看出。崔新遠還算不上萬勝集團的核心層。」王朝皺著眉頭說道。

「馬上抓捕郭陽,沒準兒還能從郭陽的嘴裡挖出些有價值的東西來。」葉凡哼道。包毅馬上拿起電話交待幹警去辦了。

不過,等幹警趕過去時彙報說是郭陽失蹤了。

「好厲害的殺招,這事,肯定是柳西河先安排好了的。全華夏這麼大,現在想找個人難了。」包毅憤怒的一拳頭砸在了桌上。

「從這裡也看出,郭陽肯定曉得電站賤買的內幕。這個,我們太大意了一點。」王朝說道。

感謝『飛翔2102』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