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白的不行來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白的不行來黑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跑脫了郭陽還有其他人嘛。像當初跟這件事扯上關係的原紅嶺縣委書記鄭滿,縣長常青以及當時的縣水電局負責人莫理才。

鄭滿調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了,而常青到省城龍江市下屬的拱縣任縣委書記。

莫犁力總公司任副總了,這傢伙享受的是副處級待遇。三個人同時得到提拔,其中沒鬼的話鬼才信。」葉凡淡淡的擺了擺手。

「乾脆直接在暗中抓了這三個人,只要葉哥施展開手段,還怕他們不招出內幕後。一旦蓋子揭開,咱們就掌握了主動。到時,沒準兒還能把紅谷電站拿回來。只要拿回來放水還不是自己的事。」王朝講道。

「不是那麼容易的,即便是三個傢伙招了也不可能在年底前就拿回紅谷電站來。

這其中的牽扯相當的大。主要是原縣委書記鄭滿調整到省建設廳任副廳長這件事讓我在想,這其中是不是有孔家人的幕後操縱。

如果真有這麼回事,那這件事就複雜化了。想拿回來,一時半分兒就不要想了。

而咱們當務之急是要解決紅谷寨民年底前用水問題。就剩下幾天了,有什麼辦法,你們說說?」葉凡掃了兩人一眼,問道。

「還有啥辦法,人家不肯放水,咱們又不能強行放水。陳旭走時那話可是意有所指的。叫我們商量,商量個屁。等你商量好黃花菜都涼了。」包毅發牢騷道。

「這當然是陳旭打的馬虎眼罷了,明曉得這事商量不下來還要求咱們商量。陳旭根本就沒安什麼好心,可是總得想也輒才行。」王朝也皺緊了眉頭,坐在椅子上搖來搖去的。

「王朝。我叫你調查萬勝集團你查到什麼沒有?」葉凡想了想問道。

「葉哥想知道哪方面的,這調查到的信息相當的多,一時半分我根本就不曉得要從哪裡著手?」王朝愣了一下。問道。

「萬勝集團的主要利潤是從哪裡來的,他們的支柱產業是什麼。最關鍵的就是他們的商業對手是誰?他們現在急著在幹什麼事?」葉凡問道。

「萬勝集團註冊資產達到三十個億。他們的支柱產業並不是電力投資而是電力設備製造和銷售一塊上。

在晉嶺省他們的對手主要是通達集團。因為通達集團也是生產差不多類型的電機設備等。

兩個集團都是從星羅製造方面進的原材。我查過,因為年底了,銀行收緊。

剛收回去的貸款他們現在還沒有貸出來。而萬勝集團現在還欠著星羅集團五個多億的材料款子。

估計,萬勝在等銀行的貸款到了后就付一部分欠款。葉哥能從中找到什麼嗎?」王朝一邊翻著材料一邊講道。

「如果咱們把萬勝的這些貸款給攪黃了,那萬勝暫時是不是拿不出錢來還給星羅。

如果咱們能做通星羅的工作讓星羅出馬逼萬勝還款,而這邊又跟通達集團合作搶市場,雙面夾擊之下萬勝必要加緊生產。

主要是為了搶市常而他們又沒錢,是不是從中可以把水給逼出來。」葉凡講道。

「就怕星羅根本就不敢逼萬勝。畢竟他們怕失去萬勝這個大客戶。他們合作也有十幾年的老交情了。

而通達想一下子就搶佔萬勝的市場那也不可能能在短時間內打下江山的。

畢竟離年底就幾天了,時間太緊。而要攪黃銀行的貸款,這個難度也相當的高。

畢竟,晉嶺省的銀行相當的多,這家不行他完全可以去哪家。柳西河在省城還是相當的具有影響力的。

除非咱們找到銀行的上級主管部門隱晦的暗示不準貸款給萬勝集團,那還差不多。」王朝分析道。

「銀行業的政府管理部門應該是華夏人民銀行和銀監會。而咱們要找的話肯定得找人民銀行了。

不過,這方面咱們什麼人都不認識。如果去找晉嶺省各家銀行的上級銀行,那得費多少時間。

更何況。有些私人銀行人家未必肯賣咱們的賬。這個,估計是行不通。

只不過,針對萬勝現在的這筆大的貸款倒是可以出手把它給攪黃了。」王朝講道。

「不管用什麼辦法,幾天就過年了,怎麼可能達到要萬勝同意放水的地步。」包毅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

「嗎的。真火大了,乾脆直接炸了那攔水的鐵門就是了。」王朝一火起,衝口而出。

包毅差點瞠目結舌了,半晌回過神來,說道:「倒是個好主意,不過,影響太大。而且,要不露半點痕的把這事干下來也有難度。更何況,大壩的壩體會不會受到損傷?這個,後果方面相當的嚴重。」

「炸肯定不行,絕對不妥當。咱們不能傷了自己的筋骨。紅谷電站在同嶺市地盤內,咱們不能傷了自己的企業。不過,小敲打一下還是行的。」葉凡淡淡一笑顯得有些神秘。

走出公安局坐進了車裡。

「葉哥打算怎麼樣干,給個指示就是了。」王朝一邊開車一臉賊兮兮的問道。

「谷溪壩的三道閘門我看過,開啟的時候其實就是用機器把拉鎖住閘門的兩道大鐵鏈緩緩鬆開。松到一定程序閘門一傾斜,水自然就從閘門的傾斜度處噴出來了。閘門放得趕低,水流量當然就越大。」葉凡說道。

「葉哥的意思是咱們搞斷那兩條鐵鏈就成了,到時恐怕連閘門都給飛到下游去了。

這個幹得痛快,估計這麼重這麼大的閘門他們一時半分兒想再裝上去就有難度了。

這年底,紅谷寨的老百姓有水了。咱們也可以利用這段空餘時間下手狠查電站賤買的事。一旦全面的證據到手,事就解決了。」王朝笑道。

「嗯,還得周全一些。不然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你想想,如果不周密。人家肯定會說這閘門是我葉凡暗中支使人去干斷的。即便是公安局查不出什麼來,但大多數同志也會認為這事就是我葉凡叫人乾的。那豈不是影響很不好。」葉凡講道。

「也是,下邊人倒沒啥。估計紅谷寨的老百姓還會叫好。就是省里領導聽說這事後心裡恐怕會長疙瘩。

會認為你一個市委書記叫人去干這種騷包事是不合時宜的,認為你沒長腦筋。

完全可以用些軟性的辦法解決嘛,何必搞得這麼粗暴。反倒是降低了你的正面一塊的影響力。

雖說是為了老百姓好。但人家領導會認為你這個不怎麼靠譜,以後當然不會放心你這個人了。」王朝點了點頭。

「所以嘛,要搞得正大光明,搞得大家都心服口服才行。」葉凡神秘一笑。

「怎麼可能?」王朝吱嘎一聲停住了車子轉頭看著葉老大,一臉不信的樣子問道,「搞陰謀還要正大光明的搞,我好像沒聽說過這種事。」

「簡單嘛,到時咱們把鐵鏈先割斷一部分。爾後咱們正大光明的到谷溪壩檢查安全工作。

剛走到壩上,而紅谷電站的新領導肯定會到場的。到時轟隆一聲巨響,那鐵門輒輒的哀叫著自個兒開了。

沒準兒被爆炸性的水流一衝連閘門都給飛走了。這對壩體來講應該沒什麼損傷嘛。

到時,咱們大家都看見了這是他們沒搞好安全工作閘門自個兒開的。咱們反倒可以教訓他們一頓,這個,質量問題嘛。」葉凡笑道。

「我說老大,你還真陰。不過,怎麼樣才能控制得剛好讓閘門在眾人面前就那樣斷開噴水了?而且要顯得很自然的繃斷的,這個,又不是遙控器指揮的?」王朝摸了下頭,問道。

「呵呵,你忘了你葉哥我可是十段位高手。我的飛刀不是吃素的。到時只要隔空內氣一震,自然,藕斷絲連的一邊當然就得斷了。

至於切口,我自會處理。這對於一個十段位高手來要造出以假亂真的自然斷裂的並不是什麼難事。

除非a組的高手來查案,不然,一般的警察是沒有用的。」葉凡笑道。

「那當然了,不過,就怕柳西河這傢伙一心要跟咱們耗到底。這閘門設備他們馬上聯繫好幾天也能裝上。那不是又沒水了。」王朝還是有些不放心。

「這個容易嘛,到時咱們再搞個山體滑坡出來。年底了,誰還願意去清理公路上的大個頭亂石。

以我之力幾萬斤巨石我可以搗鼓到公路上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這樣一阻隔,沒有個把月他們甭想再把水給關祝

而且,咱們事先在紅谷寨谷溪那一邊發動大家先築一石頭的壩子。中央用混泥土粘合,二三天就干能用了。

即便是一個月後他們再裝上把水關住,至少谷溪經過紅谷寨那一截暫時還有幾米深度的水留給他們解燃眉之急。

只要有時間,二個月內,咱們還查不清電站賤買的問題那自個兒找塊豆腐撞死得了。」葉凡說道。

「高明啊高明,不過,柳西河同志還真是不幸。居然遇上了你這個怪人。他是註定要自食惡果的。你這種能量,一般的市委書記可是沒法子乾的。」王朝嘻笑開了,一踩油門,車子唰啦一聲就鑽了出去。

「呵呵,有什麼樣的本事就幹什麼樣的事嘛!有人動智力,而咱們覺得腦子不好使時就動蠻力嘛!只要能達到目的,都可以。」葉凡笑道。

葉凡行動迅速,把攔水的想法跟玉春風一講。那邊馬上發動起紅谷寨的寨民們肩扛馬馱。三叔公跟馬校長發動了紅谷寨二千多名寨民共幹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