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擺開龍門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擺開龍門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群眾的力量就是大,短短三天時間,採用三班倒不間斷的法子居然在谷溪上築出三條寬達6米,高達4米的攔河壩子。當然,這壩子還是較簡易的。不過,攔水還是不成問題。

而這邊王朝和李強分頭行動踩盤子去了,把閘門的圖也給搞到了手上。而李強也在公路上找了幾處地點可以搞成人工山體滑坡的最佳地點。

因為到電站的公路是小公路,是電站自己建的。平時除了饒人對其它地方的交通倒也沒多大的影響。

葉老大也只能嘆息,這年月,合法的手段一時沒辦法奏效,為民為國還得搞這些歪門邪道。

這個,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因為時間太緊,葉老大即便是智慧強者,可也只能用這種陰損的法子了。

一切準備停當,聽玉春風彙報說是紅谷寨的攔水壩子也差不多硬了。

農曆27那天,米月匆匆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看你一臉匆匆的,是不是又有什麼新情況?」葉凡問道。

「嗯。」米月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萬勝集團董事長柳西河下午四點的時候居然親自帶著一行人從省城趕到了紅谷電站。

在紅谷電站會議室任命了新的電站站長,此人叫繆雄飛。而繆雄飛也接著宣布了電站的一系列管理層,比如副站長等職位的任命。

而整個紅谷電站管理層基本上全換班子了。詭異的就是繆雄飛這個人。此人可是萬勝集團實實在在的副總。

以前郭陽叫副總,其實並不是集團總公司的副總,而是電業一塊的副總。

而繆雄飛可是集團公司的副總,是柳西河的得力助手。叫他來擔任紅谷電站站長。這個,實在是令人難以費解。」

「這個正常嘛,既然紅谷電站管理層一窩子都給包毅抓到局裡了。他們不換人行嗎?

不過。這再過二天就過年,這種時候萬勝集團難道沒事幹了?倒是怪了。柳西河親自來倒是顯得有些大炮打蚊子的感覺。

紅谷電站這樣的小電站對於註冊資產都達幾十個億的萬勝集團來講只是一小塊肉罷了。

柳西河這是什麼意思?繆雄飛的到來可是大大增強了紅谷電站的實力,難道派他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打持久站,要跟我們同嶺市政府『鬥法』到底了?」葉凡動了動腳,抽出一隻煙來點上了。

「難道是為了應付明天市裡展開的各項年底特別安全檢查一塊來的。今天早上市安監局水電局都給紅谷電站去了通知。柳西河下午四點才匆匆到了紅谷電站,這個,是不是就是沖著明天上午的檢查而來的。」米月一臉凝重,講道。

「呵呵,看來。還真有這個可能了。柳西河這是來為紅谷電站撐腰的。人家還是省政協常委成員之一,到時拿出這名頭來還有些滲人的。不過,就萬勝集團的人來嗎?」葉凡笑了笑,問道。

「好像還不止,同來的居然還有省內知名的幾家大企業的老總。比如德升集團老總陳步林。秋水集團董事長蔡平生。這兩個人在咱們省都是知名企業家,咱們省排得上號的大富翁。而且都是龍江商會的核心成員之一。」米月說道。

「擺明了要跟咱們『鬥法』的嘛,前幾天是省政協代表團,今天又換作省城商會了。這走馬換班似的有味道。我葉凡喜歡1葉凡往後面靠了靠,彈了彈手上的煙灰,這貨一臉的淡然笑容,一幅沒心沒肺的樣子。

「葉書記,就怕他們明天會整出什麼事來。咱們還是先提前想些辦法應對一下。

這三個人雖說不是官員。也管不了咱們。不過,他們背後肯定有官員們撐著的,而且,背景相當深。

再說了,他們一聯合就有點代表全省商會的意思了。到時一些小商人跟著他們起鬨。

而且,如果他們在報紙上嘰哩哇啦幾下也挺惹人煩的。更何況,一折騰起來就能讓省委領導們看見。

這個,影響相當的不好。」米月有些急了。

「呵呵呵,別急,咱們乾的是正義的事,是為了紅谷寨的老百姓嘛。相信老天也會相助咱們的。老天有眼嘛1葉凡還是一臉的悠然,米月愕了愕,無奈的搖了搖頭。

第二天一大早由葉凡親自領軍,帶著安監、水電、公安等部門的同志直奔紅嶺縣而去。

葉凡一行人先是去走巡了一些礦山以及工廠,關於安全方面也放了幾句屁言套話。這些當然都是幌子,上午10點左右到了谷溪。

見到大壩,發現壩上站著幾十號人。

有個身高一米八左右,一身黑色披風,圓盤大臉,相當有風度和霸氣的中年男子正撩起披風在壩上指指點點。

指點江山柳西河,不錯,倒是個強勁對手。葉老大鷹眼早看見此人了,心裡嘀咕了一句。

「想不到葉書記親自來檢查安全了,使得我柳西河旗下的小電站真是蓬蓽生輝埃」想不到柳西河在大家陪同下,一臉霸氣的笑著,朝著葉凡伸出了一隻手。不過,柳西河並沒有快步走到葉凡跟著,而是站在哪裡在笑。

講到了里,柳西河環顧了一下四周,笑道:「如果咱們晉嶺每位市委書記都能像葉書記這樣事必躬親的話,咱們有得福氣享了。葉書記真是人民的好乾部啊1

柳西河這話自然是以譏諷語氣講出來的。

「那還不得累死咱們的書記啦?」旁邊一個留著點小鬍子的傢伙家簧,此人自然就是新任紅谷電站站長繆雄飛了。一個瘦個子的傢伙,長相併不帥,甚至有點屠夫相。

「哈哈哈……」那邊一伙人全爽笑開了。

「雄飛,可不帶這麼講咱們的葉書記,你這可是有咒咱們的葉書記啊!這樣的『好書記』咱們希望他能活上一萬年,怎麼能累死了呢,那不是對黨國的一大損失。」右側旁一個大肚皮的傢伙調侃道,此人就是德升集團老總陳步林。

而且,『好書記』三個字咬字特別的重。居然連『黨國』這犯騷包的詞兒都整出來報,擺明了要埋汰葉老子滴。

「放心,咱們的葉書記是金剛不壞之身,死不了。至少得在你們之後是不是?各位嘛,呵呵,是乎比葉書記大了不少。自然規律嘛,誰也逃不了,生老病死是不是。」王龍東插了一句話出來,差點噎死了陳步林老總。

這老傢伙瞪著個金魚眼,哼道:「年輕人,老當益壯這句話都沒聽說過嗎?」

「當然聽說過,不過,老人家,以老買老這句話想必你也不陌生是不是?都這麼大年紀了,可不比年輕的時候能折騰。太過於衝動會傷肝傷肺的。」王龍東當然也不會是善茬,句句都能磕慘死人的。

「呵呵,沒事,這個,不勞這位同志你操心了。咱們保健得好嘛,活個百八年的是沒問題。倒是你,年輕人,可不能太過於動氣了。而且,當幹部也得注意著酒色不能過度是不是?而且,有時一生氣做出什麼蠢事來可就後悔不及了。」陳步林冷笑著說道。

「不勞陳總記掛了,本人從來都是潔身自好。倒是你,陳總,可得注意埃這老胳膊老腿的像這樣折騰不行啊1王龍東乾笑了一聲又還給了陳步林。氣得老傢伙連腿兒好像都有些打閃兒。

雙方都慢慢的走著,葉老大的二隻手終於跟柳西河的一隻手緊緊而熱情的握在了一起。

這貨一臉熱情的笑道:「想不到柳常委親自到咱們這偏僻的旮旯小地方來,真是令葉某無限的榮幸啊1

葉凡的舉動倒是令得同嶺市一些官員們心裡彼為有些不滿,認為葉書記也太掉價了。

一個企業老總居然給嚇成這樣子。你怵他什麼?居然雙手握人家一隻手,他又不是省委來的上級領導?

「咋能這麼講呢,同嶺市可是咱們晉嶺人口第二大市,經濟排名等全省第三。倒是名符其實的大市了。」柳西河貌似在誇葉凡,不過,在場的都聽出味兒來了。人口第二大市應該各項指標也第二才能相符。你弄了個第三,柳西河這是明擺著在編排葉老大不會治市嘛。

「唉,講起這個慚愧啊!幸好有著柳董這樣的開名企業家到咱們同嶺投資才使得咱們同嶺市排在了第三。不然,也不曉得會掉啥旮旯名次去了。」葉凡嘆了口氣,裝得還真像哪碼子事。

「是啊,柳董花了三千多萬買下了咱們的紅谷電站,拉動了同嶺全市的經濟發展。要是柳董把整個公司全搬過來,哪咱們同嶺還不排第一去了?」王龍東乾笑了一聲。

哈哈哈……

同嶺這邊的同志們當然也配合著全笑了起來。

「慚愧啊,柳某著實是沒有閑錢投到同嶺了。如果同嶺市市委市政府就這種邏輯思維,這種眼光,認為企業都是政府的。

那我柳西河可是有些擔心到了同嶺投資猛不丁的萬勝集團就成了葉書記的下級單位,而我柳西河冷不丁的成了葉書記的下屬。

這個,柳某雖說不才,但也不想屈居於葉書記旗下。當然,如果是某些市委書記能讓柳某上心的,咱倒是願意著了。只是,呵呵,這個……」柳西河暗指葉凡是強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