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回到老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回到老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慢走,柳總,注意身子。這邊的事我會安排市裡相關部門具體來處理的。」葉凡一臉關切,親自送柳總到了賓士車。還殷勤的當起了開門小童把柳總給塞進了車裡。

「喬市長,這邊大壩的事由你配合玉市長全權處理。今天的檢查到此為止。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和孔市長彙報。」葉凡交待喬河道,當然,喬河對同嶺市來講還只是個新人,總得給他一個亮相的機會了。

而紅谷寨那邊三條攔水壩其實有兩條都是裝裝樣子,其中粘合石頭的水泥標號極低,而且做工粗糙,這個,當然就是拿來敲詐紅谷電站錢款葉老大支使玉春風搞的豆腐渣工程。

當時建設時三叔公和馬校長這兩個帶頭人還相當的擔心這兩條壩子能否行。玉春風的解釋是年底了,來不及了,先整一下,年過後再修補加牢。

所以,而只有一條攔水壩子才是真材實料。這一條拉河壩子當然拿來就是經后貯水用的。

這水給貯存一部分也不怕乾旱什麼的了。而且,紅谷電站也可以不用全部還水,還一部分水就能讓紅谷寨的老百姓常年有水生活和發展生產了。

「哈哈哈,痛快,痛快啊1午休時葉凡的一號樓里坐著王龍東包毅以及王朝和李強等人。王朝咧開嘴笑得正歡。

「你們沒看見咱們的柳董那嘴臉,我難以用言詞形容出來了。」米月一臉笑吟吟的。

轉爾。米月一臉佩服的說道,「就是有些怪了,葉書記安排的三條攔河壩子好像事先能算到這水會衝出來似的。」

「我變諸葛孔明了。」葉凡爽朗的笑了。

「我也覺得納悶,葉書記。你不曉得外邊人怎麼傳的你了。」包毅也有些疑惑不解的說道。

「怎麼傳?」葉凡也覺得有些奇怪,問道。

「老百姓都講葉書記是天神下凡,一心為了老百姓感動了上天。所以。降下神怒讓谷溪的壩子自動開了。紅谷寨的三叔居然帶著全寨的百姓們為葉書記你殺了一頭牛說是要感謝老天,代葉書記祭天1包毅樂呵呵的笑道。

「祭天。呵呵,還真有味道。」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天神下凡,還真有點像。」王朝有些怪怪湊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這貨似笑非笑的眼神相當的怪異。

「我也覺得我是不是真是天神下凡了,就伸手指了幾下那閘門居然真的就開了。這又不是玩芝麻開門。真能做到這一點那就好了。那我葉凡豈不成神人了?」葉凡笑得燦爛。

王朝看了這貨一眼,隱晦的豎了豎手指頭,葉凡見了也不惱,曉得這傢伙在心裡鄙視自己。因為這事就連包毅和米月兩人都不清楚。自然感覺迷糊。

葉老大倒不是講不信任他們倆個,主是要這飛刀技藝也太玄乎了。兩人曉得了還不把葉老大當『神人』看。

晚上天公還真是作美,居然下了一場暴雨。

不過,葉老大和李強王朝三人可是苦哉命了。大暴雨中人家都躲家裡舒服著。而在這大冷天里三人還穿著雨衣去搞人工山體滑坡去了。

幸好三人身體強,干起這活來雖說較辛苦,但也還差強人意。三人合力之下用大鋼柱子硬是把重達七八萬斤的巨石都給從山上橇到了小公路上。

頓時就是轟隆巨響中那本來只是碎石子鋪的小公路這下子是徹底被砸圬了一大截出來。

三人又忙活了一陣子,把去紅谷電站的小公路破壞成三截之後才回去的。

「剛才那個石頭大,連小公路都給砸圬了。估計沒有幾個月他們休想再搞起來了。」坐進車裡三人換了衣服。王朝一臉的笑眯眯的,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我咋的感覺自己快變成陰謀家了。」

「為國為民陰謀一回又何妨。」葉凡淡淡的說道。

「可惜不能用炸藥,不然就省事得多了。而且。破壞力度更大。」王朝還彼為有些遺閡⊥貳

「夠了,咱們搞破壞的目的是為了阻止他們暫時截水,並不是想讓紅谷電站就此圬了。那不是我葉凡的本意,只要再給我幾個月時間,一旦紅谷電站的事查清楚,到那個時候,就不需要這個了。」葉凡哼聲道。

「沒事,有咱們兄弟在,什麼事查不出來。就是把哪幾個傢伙抓來銬問也會查出事來的。」王朝哼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葉哥,過年去寮國解決三毒教的事都安排好了沒有?」

「人馬落實得差不多了,你我,還有天通,仁磅也去。存鈞說是也想去,還有包毅師兄弟倆,加上李強。

這一合計也有**個人了,再加a組派出的人馬配合,一個三毒教,咱們還拿不下這就是咱們兄弟無能了。

不過,大家也得做好充分的準備。畢竟,三毒教那毒玩意兒太厲害了。各位兄弟的命是最重要的,完成任務倒成了其次的事。」葉凡講道。

「可惜天通這傢伙不爭氣,如果能突破到十段位哪咱們的把握就更大了一些。這傢伙,聽說九段大圓滿都好幾年了,怎麼滴就是無法突破到10段位。」王朝說道。

「你去試試,站著講話不腰疼。10段位那麼容易突破的話那大家都10段了。這個世上,能突破10段位的絕對能稱得上是國術界的天才人物。」開車的李強同志冒話插了一句。

「也是,老子到現在拚死拚活的還沒到七段,還真是難埃」王朝嘆了口氣彼為有些失落。

「別擔心,麵包是有的,境界也會提升的。」葉凡伸手輕拍了拍王朝肩膀。

第二天早上。

守谷溪壩子的工作人員把小公路的遇上山體滑坡的事彙報給了紅谷電站新任站長繆雄飛,這傢伙差點把桌子給砸壞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難道還真是老天在發怒了。這怎麼可能……」繆站長看了看天空,發現是暖陽高照著,不由得有些沮喪。

「有可能是人為的嗎?」繆站長轉頭問副站長宋錢。

「我親自去看過了,不可能人為。人又不是神,那些個石頭,大的有幾萬斤甚至十幾萬斤。就是用鏟車都有難度,更何況昨天晚上絕對是沒有鏟車肉個,我查過了。鏟車目標大,不可能查不到。」宋錢說道。

「看來不是我們的對頭搞破壞了。」繆站長點了點頭,一根煙燃到手指頭上了才感覺到了痛楚。

「站長,怎麼辦?這路不通,又過年了,哪能找到人修復?到時,即便是鋼閘門做好了也運不過來。」宋副站長眉頭緊鎖。

「是難辦啊?柳董走時可是有交待。要爭取在10天內把新的閘門給重新安裝上去。咱們,不能讓葉凡看笑話了。想要我們紅谷電站的水,叫葉凡磕頭來拿。」繆站長差點咬牙了。

「可惜天公不作美,不要講10天,一個月都不可能拿下。這大過年的,誰還願意作工,人家都忙著回家過年了。」宋副部長嘆了口氣。

「我剛才請示過柳董了,他交待,最多一個月內必須要把新的閘門裝上把水給攔了。說是可以給三倍甚至四五倍的工錢。柳董這次是跟葉凡較上勁頭了。」繆站長講道。

「我去聯繫一下,這年月,有錢能讓鬼推磨。也許有人願意乾的。」宋錢講道。

大雪紛飛,轉眼間到了年底。小天同志雖說沒撈到診所鋪面,不過,卻是收到a組給的一個50萬的新年大紅包。這貨心裡還是挺蕩漾著的。

只是,在這大過年的,葉老大還得帶著一幫官員到處走動。拿著紅包慰問孤寡老人,五保戶,體現政府溫暖什麼的。

春節聯歡晚會開始了,葉老大可是沒福享受,此刻他正遞著紅包。順道看望節日堅守崗位的武警交警電廠職工們。

初一早上葉凡才趕回老家,當然,陪著一起回去的還有葉凡的准老婆喬大小姐。下午的時候葉凡帶著喬大小姐開車到了天水壩子。

不過,剛開到老宮,葉凡有些愣神了。

因為,他發現老宮前的空地上好像密密麻麻全是人頭。這貨有些納悶。

正想事時喬大小姐笑道:「葉凡,你看,今天老宮裡是不是有做什麼活動。聽說農村人過年會去請瑪祖娘娘回來。還會在老宮裡演戲三天。」

「不清楚,估計是吧,不然這麼多在聚集起來開會啊?」葉凡笑道,車子開近了。

剛停穩當,居然發現李宣石這傢伙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正想打招呼時,突然,轟轟轟……

那衝天的炮響了起來,震耳欲聾。

「我們的葉鎮長回來了1不曉得哪個喊了一聲,頓時,人群涌了上來。

一個個都是笑眯眯的把葉凡和喬大小姐圍了個水泄不通。見這麼多純樸的村民們全都盯著自己,落落大方的喬大小姐居然也臉蛋兒紅了。

「葉鎮長,這位是夫人吧?」李宣石看著喬大小姐笑道。

「呵呵,算是吧。」葉凡笑道,這貨也是一臉的蕩漾,畢竟,身邊有個漂亮老婆作男人的也感覺有面子嘛。

「葉鎮,『算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想不到粗莽的李牛突然插了一句不要命的話。

「你小子怎麼講話的,『算是』的意思就是……就是……」李宣石脫口而出,不過,後頭居然解釋不出來,逗得大家鬨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