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高明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高明的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有人一直抓住輕旺那次的事。雖說那次的事跟輕旺並沒絲毫關係。但有人就是說輕旺是場長,這事他必須得負領導責任。所以,前幾年本來什麼都打好了交道。可惜到最後還是給這事弄得黃了,唉……」方蘭馨一邊給大家倒著酒,眼圈也有些紅紅的講道。

「這事,要不明天你跟我去找一下謝書記。」葉凡說道。

「沒用……」想不到鄭輕旺居然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謝書記可是市委一把手,管帽子的。他講話都沒用了還了得?」一旁的李宣石有些不明白。

「唉,這裡頭複雜著。宣石,你不懂官場的事。謝書記雖說是市委一把手。但是,他也要平衡市裡各方面的關係。而且,謝書記那邊我的關係打得並不是很好。」鄭輕旺嘆了口氣又干進去了一大杯紅酒。

「別喝了,你這胃本來就壞了。再喝傷身子。」方蘭馨搶過酒杯。

「蘭馨,你就讓我好好跟葉書記喝一場,今兒個高興,特高興。喝死了也沒啥,沒啥!高興1鄭輕旺性情上來了。方蘭馨看了看,無奈的把酒杯遞了過去。

「知道是誰在拿這事說話嗎?」葉凡哼道,愛屋極烏。鄭輕旺現在的老婆是方蘭馨。而方蘭馨是方倪妹的親姐姐。

再加上鄭輕旺以前也相助過葉凡,葉凡是個念舊的人。所以,想伸手拉他一把。更何況,如果鄭輕旺有出昔了。也能適時的照顧著方倪妹。

「不瞞葉書記你了,現任市長賈飛雄。以前景陽林場事件中的主謀之一的馬占魁居然跟他還沾點親戚。

當然是很遠房的那種了。只不過人家正好在墨香市任市長。咱有啥辦法?

現在還能掛著這個場長帽子已經算是人家額外開恩了。這事上,謝書記也有難處。

畢竟賈書記是市裡二把手。更何況,聽說賈市長還是省委費書記一手提拔上來的。」鄭輕旺略帶點醉意。講道。

葉凡聽了心裡有些古怪,因為。謝國忠當時也是費滿天提上去的。而且,當時葉凡倒是拿了一些事搗鼓出來。

難道謝國忠並沒有能進入費滿天的圈子。而賈飛雄偏偏是費滿天圈內人,那就能解釋為什麼謝國忠有顧慮的原因了。

沒準兒謝國忠還在擔心著自己的屁股能否坐穩當,賈飛雄說不定還是費滿天安排來準備接替謝國忠的同志。他現在擔任市長只是一個過渡階段罷了。

「那意思就是講只要賈市長這一關能過,基本上就能敲定下來?」葉凡問道。

「也說不定,謝書記心裡怎麼想我也不敢妄猜。」鄭輕旺微微搖頭。

「明天我要去市裡,順當著也去謝書記家坐坐。」葉凡說道。其實,說起來葉凡還有些不好意思面對謝國忠。

前次的事人家幫了大忙。可是自己答應他的事最後給喬遠山給攪黃了。

不過,這次葉老大見過風清錄后心裡已經有計較了。聽說財政部這次風清錄考察團也到過南福剩

而且,還到過墨香市。古川縣那邊也有上千畝農田品質也相當的差,需要改造。

對於自己的家鄉,葉老大當然也上心了。而且,還可以以此來還謝國忠的人情,一箭雙鵰了。

昨天葉凡一回家不久,古川縣新任縣委書記楊晨就到家裡拜訪過了。楊晨也隱晦的提過這事了。葉凡當時雖說並沒有表態,但其實早就留心過這事了。

而且,風清錄已經答應一定會給古川一些款子。這個,當然是照顧著葉老大的面子了。

一回到老宮,葉凡打了電話給弟弟葉子奇。要求他聯繫上幾個人。明天葉老大要在墨香市請客。

而葉凡也打了電話給費滿天的兒子費向飛,乾脆挑明了把這事講了。費向飛一口答應明天准到。費向飛答得乾脆,不過,葉凡心裡卻是長了疙瘩。

因為,費向飛所要辦的事比這些事棘手得多。費向飛想到總參工作。這事葉老大到現在還沒去活動一下。

如果費向飛隨便搞個崗位乾乾還好說,關鍵是費向飛想要的位置在總參還相當的惹火。

這個,就是葉老大曾經在總參挂名工作過也相當的有難度。而張強的事也還沒擺平,這一切的事都繞得葉老大有些頭痛。

早晨才五點多鐘,天還灰濛濛的一遍時,葉老大到天水壩子小公路上跑了一圈。

不過,總感覺好像老宮旁的柴堆後有什麼動靜。這貨突然一個彈身到了柴堆後頭。

果然發現有個人影,而且,還把那人給嚇壞了。腿一軟往柴堆旁倒去。

葉凡確定是個女的,心想應該不會是女飛賊,於是趕緊伸手扶了一把。那女的好像真是嚇壞了,人一軟就栽進了葉老大懷裡。

「真是你倪妹?」葉凡低頭一看,頓時一愣。

方倪妹穿的是大紅花色的夾襖似的外衣,內衣居然也是一件大紅花色的毛衣。

褲子黑色的像馬褲樣的東東,梳著兩條大辨子,辨子尾巴上還扎得有兩條小花。

這個才是讓葉老大愣神的主要原因,因為,當初去下邊村子處理事時在大三輪上方倪妹穿著的也是這一套衣服。

而且,就是在大三輪上趁著月黑風高,葉老大就地給辦了她的。那是她的第一次,被葉老大霸佔了當然這輩子估計都忘不了。

「對不起……我……我……」方倪妹滿臉通紅,從葉老大懷裡掙扎著脫開身來。

「好久不見了,唉……」葉老大有引起感嘆。因為,昔日那個純樸可人的方倪妹幾年不見變得更成熟更有風韻了。不過,顯得有些蒼老了一些。

要知道,方倪妹跟葉凡差不多大。不到30的年齡眼角居然有了魚尾紋。

看來。這幾年她過得並不怎麼如意。估計是孔家的事也讓她操了不少的心。

「我走了。」方倪妹看了葉凡一眼,轉身就往公路上跑去。

「倪妹,好像不見了進宮喝口茶聊聊吧?」葉凡問道。

「不了。不方便。」方倪妹搖了搖頭還在往前小跑。不過,葉凡一個跨步就追上了她。

「咱們走走吧。」葉凡嘆了口氣。進老宮喬圓圓還在睡覺,的確不怎麼方便。兩人默默走了一里的路方倪妹還是沒開口。

「是不是為了謝端的事?」葉凡問道。

「不是,好久沒見到你了,只是來看看。沒別的意思,我們過得很好。」方倪妹自欺欺人的講著。

「你的事我知道了。」葉凡說道。

「我真要走了,姐夫的車在哪邊,我走了。」方倪妹這次跑得很快,不久。拐了個彎葉凡看見了鄭輕旺的車子。葉凡也就沒再追上去,鄭輕旺向葉凡點了點頭,車子緩緩的開走了。

「唉,倪妹……」葉凡遠望著車子而去,心裡不是個滋味。

「謝端的事,你跟他講過了?」車裡,方蘭馨沉默了一陣子問道。

「沒有,我跟你們早講過。這次過去只是想看看他。並沒有別的意思。」方倪妹說道。

「你傻啊,他難得回來一趟。而且,聽說他現在能量很大,跟省委好多大領導都有交情。

要幫助謝端還不是一句話的事,難道你真就這樣跟著謝端混一輩子啦?

你看看。昨天晚上是不是又被謝端打了,這臂膀還青腫著。如果謝端工作好一些,他應該不會這樣拿你撒氣了。

真不行的話乾脆離了,這種人渣拿來幹嗎。」方馨香心疼的摸了摸方倪妹的手臂。

「沒有,自己勒門框上勒的。謝端他再有氣,我難道真就讓他欺負了?不過,家裡的事多。他也有些難過。」方倪妹說道,這話講出來,方蘭馨根本就不信。

「唉呀,你真是笨。多好的機會居然不懂得出口。下次你要再見到他就難了。」方蘭馨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好了蘭馨,這事,倪妹作得對。」這時,在前面開車的鄭輕旺說道。

「她還對,笨死了,這麼好的機會都不懂得利用,真是蠢到家了1方蘭馨繼續數落著妹妹。

「你懂什麼,關於謝端的事昨天晚上咱們不是有講過一些。今天早上倪妹雖說沒講這些,但葉凡是個念舊的人。

他估計早明白了,這事,你看著,不出幾個月,謝端必有好處落頭上的。」鄭輕旺掃了兩人一眼,繼續講道,「有些事,沒必要擺明面上講,那樣子就太庸俗了。

像倪妹的事,不要講人家心裡早明白。能幫你的那是絕不會含糊。謝端的事對咱們來講很難,但對葉凡來講不是件難事,張張嘴就能解決。

葉凡跟謝書記的關係很不錯。可惜我的事被賈市長給擱著了,不過,葉書記叫我下午陪他一起去趟市裡,估計,他有心幫我了。

不管成與不成,我鄭輕旺這輩子沒白交這個朋友。」

「姐,葉凡是個好人。」方倪妹臉上掛著憂鬱,講道。

「好人也會變的,幾年沒見,誰曉得人家心裡會想些什麼?你呀你,當初就應該約個機會找他到賓館去談談。」方蘭馨可是現實得很。

「姐,你講什麼?」方倪妹臉兒漲得通紅,偷偷瞄了姐夫鄭輕旺一眼。

感謝『盟主哥cbchen』大俠打賞,這幾天狗子的事特別的多,晚上天天有喜酒喝,不是搬家就是孩子做周歲。這紅包去了倒沒啥,主要是忙不過來。不過,不管怎麼樣,明天是一號了,狗哥會連爆5更,希望各位把保底月票留給狗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