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章裝傻的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章裝傻的藝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看看,是不是又妄自菲薄了。人家楊晨同志不是來找過你了,自然是希望你能伸手為古川縣爭取一定的幫助是不是?這可是你葉書記效力家鄉人民的大好機會。」李並陽笑道。

「老領導是在講同魚鄉的農田改造項目吧?」葉凡裝著一愕之後問道。

「沒錯了嘛,你以前在中辦工作過。而風部長跟齊家有親戚,而你跟齊家的關係這全南福人都曉得的事。

是不是可以從此道入手弄些支持下來。本來這事市裡也有人提過,只不過到年底了,大家一時擱不過去。

而財政部那邊,咱們市哪位同志去跑能弄下這個項目來,根本就是沒戲唱。

估計,想見到風部長的面都難,就更別說爭取下拔資金了。部里那些同志的辦事風格你葉書記又不是不清楚。

咱們一個地級市市長進部里,人家一個正科級的幹部都可以對咱蹬鼻子上眼的。」李洪陽說道。

「那個就難講了,老領導應該懂的。風部長跟齊省長家有親戚,並不等於風部長會賣我葉凡的面子。

這根本就是兩碼子事,不能等同在一起了。時下社會,不要講這種拐了幾個彎的關係。

就是表親都算不上親了。親兄第還眼睜著不幫,就更別說這層如此遠的雞肋關係。現在的人,大多數幫的是權力。

而且,再說了,風部長也到過我們同嶺了。」葉凡說道。

「到過同嶺了?」李洪陽明顯的一愣,盯著葉凡,瞳孔突然睜大了不少。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看來沒戲了。」李洪陽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悶頭自個兒喝進去了一口茶。

「老領導這話我不明白?」葉凡看了李洪陽一眼,問道。

「這事癩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嘛。估計,你要爭取首先是不是得為同嶺市爭齲更何況,齊省長在晉嶺當省長。要支持的首先得把這飯擱自家鍋里是不是?而且,又是同一個項目,算起來古川這邊跟你那邊還是競爭對手。雖說不同省,但都是往部里要錢款支持。所以,這邊,還有什麼戲唱?」李洪陽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呵。」葉凡乾笑了三聲不答。

「你小子到底心裡想些啥,難道自家的家鄉真全不顧了口下次回去我看你怎麼向古川人民交待過去。」李洪陽貌似有些惱了,瞪了葉老大一眼。

「不講這個了,李市長,我今天來主要是來要向你要支持的。」葉凡講道。

「支持,要啥支持?」李洪陽問道。

「景陽林場的鄭輕旺場長……」葉凡乾脆挑明了講,把鄭輕旺跟謝端的事都講出來了,轉爾講道,「鄭輕旺完全有能力和資格升任市農業局局長。

而謝端這年青人這些年下來也幹得不錯,擔任魚陽市副市長完全有這能力。

只不過一個副處級的人事職位罷了,鄭場長的是正處級職位,這些人事安排權都在市裡,市委組織部就可以敲定下來。」

「講得輕鬆,市裡各局一把手位置多少人盯著的。更何況,市農業局人家有一把手,難道硬把人家屁股橇了讓鄭輕旺上去。而且,此人的事在市裡還有一些噱頭,你聽說過沒有?」李洪陽哼道。

「聽說賈市長跟以前景陽林場大案的主犯之一的馬占魁有些什麼瓜葛。

不過,賈市長這樣子可是有公報私仇的嫌疑。更何況,當時這件大案可是我翻出來的。

而且,是我乾爹被馬占魁等人殺害的。算起來鄭輕旺是因為相助我而受了牽連。

賈市長怎麼能拿這事把罪名硬按在鄭輕旺頭上。如今我看到鄭場長因為我而到現在還不得志,我良心難安。

所以,今天晚上我叫子奇請各位領導吃飯,就是想解決這件事。如果市裡硬要阻著的話,我葉凡只好直接到省里要支持了。」葉凡到後頭口氣可是強硬了起來。

「唉,這事,主要是賈市長那一關難過。估計你也聽說過一些事了。不要講別的,就是謝書記也難辦。

以前討論過鄭輕旺的事,本來,有人的意思是連景陽林場場長這個位置都要挪的。

後來謝書記多方考慮,也曉得這事是因為你而起。所以,這場長位置還讓鄭輕旺坐著的。

不然,鄭輕旺早被擱啥地方去了都不清楚。我是跟你講實話,市裡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如果你硬要求我出面推薦一下,我李洪陽可以出面。但是,可以提前告訴你,這事,絕對沒戲。」李洪陽倒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這天下沒有絕對的東西。」葉凡冷哼了一聲,看了李洪陽一眼,講道,「那謝端的事總是小了不少是不是?魚陽市多一個副市長並不是很難辦的事吧?這官場上的貓膩兒老領導你就別瞞我了。

「他,也麻煩。」李洪陽搖了搖頭。

「老領導是不是還在與以前謝強所乾的事?,一葉幾問道,也不避晦了。

當初謝強是魚陽縣武裝部長,在常委裡頭也是一大角色的。跟李洪陽這個縣委一把手也唱過多次的對台戲口估計老李同志現在心裡還長著疙瘩的。

「一個廢人了我還記這些就落了下乘。」李洪陽搖了搖頭。

「那這又怎麼解釋?」葉凡步步緊逼了過去。

「謝強的事並不是他個人的事,而是代表著謝家。主要是省里那頭,不然,謝家不可能因為謝強癱下就倒了。

而是因為謝家從省里到市裡再到縣裡,上層建築一倒,下邊小樓全傾了。

這事,不得不令下邊一些同志心裡在琢磨這箇中原因。既然上頭有這個意思,下頭如果讓謝端上去了。

那不得不令人擔心下頭在挑戰上頭的權威是不是?葉凡,你現在不在南福省了,這其中好多事,你是想不清楚的。

這人嘛,出手相助是好事,但是,如果因為相助別人而讓自己倒霉,那是不可取的。

從人的自我保護一塊來講也符合人性是不是?這事,我覺得你最好是不要去管了。

不然,拖下來一大塊的麻煩事還得自己去擦。」李洪陽還真沒跟葉凡藏著掖著。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謝家的事主要是擔心省里那頭的意思。其實,這事只有葉老大心知肚明。

這事,本來的始作俑者就是葉凡同志了。不過,這事葉老大又不好明講這事是自己乾的。倒是難為著這些傢伙了那腦袋瓜在琢磨了。

嗎的,老子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葉老大在心裡好笑的自嘲了一句。

以前為了一些事要整謝家,當然因為謝家太過份了。再在倒好,要反過來相助謝端一把。

倒也不是講相助謝家。謝家的興衰葉老大不感興趣。其中只是牽扯著方倪妹罷了。

「老領導,我就要你一句話,這事,你幫不幫?」葉凡問道。

「你真要一條道走到底是不是?」李洪陽神情也嚴肅了起來,盯著葉凡。

「這事沒得商量,我幫他們幫定了。」葉凡表態了。

「那你總得拿出說服賈市長的底牌才行。」李洪陽並沒有立即就表態,而是轉爾又講道。葉凡曉得,這兩件事牽扯太多,李洪陽有顧慮完全正常。

葉老大在心裡嘆息,如果這事換作齊天或盧偉,他們倆個肯定二話不講就跟上了。

而擱李洪陽身上又不一樣了,他總得考慮一些得失。而且,葉凡的底牌李洪陽也不可能清楚多少。

「古川同魚鄉的事我出面要支持,多的不說,二三千萬還是有的。」葉凡拋出了底牌。

「你不會是跟風部長有講過家鄉的事吧?」李洪陽問道。

「沒有。」葉凡搖了搖頭,當然不會承認。看了李洪陽一眼,講道,「我相信風部長會給這點面子的。」

「有幾成把握?」李洪陽慎重了起來。幾千萬,這數目也是不小的。對於老李這個常務副市長來講,也能解決許多的麻煩事。

「八成。」葉凡講道。

「這事,這樣,晚上你也講過請了賈市長的。到時在酒桌上擱點出來亮亮。看看老賈什麼態度再議了。」李洪陽說道。

晚上四點半,像大過年的,市裡一般的孝酒館都關門了。不過,幸好墨香大酒店還在營業。其實,過年的時候食客倒是特別的多。這個時候倒是個賺錢的好機會。

只不過華夏人都注重過年,那些在外地打工的花了幾千塊的車費擠車回去也是為了幾天的過年時間。

葉子奇訂了個豪華大包間。

車子穩當的停在了酒店門前的停車常

「有客人到了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估計時間還沒到。像他們一般都講究準時。這大過年的應酬特別的多。能擠出時間來已經不錯了。」葉子奇講道。

葉凡看了看弟弟,突然身子一震。再仔細的看了看,腦海中突然騰起紅谷寨玉葉庵那個瘋女人來。

莫非……莫非……葉凡震驚了。

「哈哈哈,葉書記,於某來遲了,來遲了。」突然,身後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不是在蒼海市任公安局長的於建臣這貨還是誰?於建臣是墨香本市人,今年也回來過年了。

美女作家雲幫主的《奮鬥的法拉》這書是相當不錯的,力作,兄弟們都去瞧瞧。不過,千萬別被美色所迷!

哈哈哈……

狗哥被迷了……。

她在職場和上司斗,在市場和同行斗:生活中和藍顏斗,和閨蜜斗:在機關和同事斗;在村裡和潑皮無賴斗:在家和男友斗,和未來的婆婆斗,各種斗,怎一個「斗」字了得,且看她斗出了怎樣的人生?!~!